老闆娘來不及逃,被其中一個「黃毛鬼」撞倒在地;而我呢,雖然身手敏捷地閃到了一邊,但那一桌子還沒吃幾口的飯菜卻被摔得七零八落,心疼死我了!

我還沒時間為那些可口的美食掉幾滴眼淚表示哀悼,就又被捲入了新的「戰鬥圈」。

鄭亦南把我當成了「盾牌」,居然一邊靈活地揮拳躲閃一邊對我興奮地「拋媚眼」:「怎樣?怎樣?本大爺很厲害吧?這幾個傢伙根本不是對手,要不要也試著出手過過癮?」

「謝......謝謝。我......我沒興趣。」

我狼狽地四處逃竄,可惜桌椅、板凳加上一地的碎片,讓我一時找不到能成功逃離的出口。

啊啊啊啊—怎麼會這樣?

更可惡的是鄭亦南越打越興奮,一會左勾拳一會右勾拳,腿也沒有閒著。

瞧他身材那麼高大,動作卻出奇地靈活敏捷,真沒想到他還是個打架高手。不過......如果不是這個傢伙,我新學期的第一天也不會慘到這種程度。

我蹲在角落裡,雙手抱著頭,已經放棄了逃走的打算。

就在這時突然有人拉起我的手臂,把我整個人從地上撈了起來。我在一片亂糟糟的打鬧聲中抬起頭,觸碰到的是那道熟悉的冷漠眼神,寒冷中有著一閃而過的溫暖,卻似乎無法輕易捕捉。

我呆呆地愣在原地。

「走!」

男孩的手指均勻修長,握緊我的手帶著暖暖的體溫。我還在發愣時他輕輕喚了一聲,語氣中夾雜著一絲命令的口吻。

鄭亦南依舊和那四個人打成一團,顯然他沒有吃什麼虧,而且一副應對自如、越戰越勇的架勢。我被籃球男孩拉著遠離他的「戰鬥圈」,心裡卻莫名其妙地有點猶豫,這樣走掉真的好嗎?

算了!我不會真的把他當朋友吧?嚴格說起來,今天是他把我害得那麼慘的!認識他真是一場浩劫!

就在我跟著籃球男孩越走越遠的時候,背後卻傳來鄭亦南的叫喊聲:「喂!夏寒洛!幫我照顧好『變裝癖』,她要是少一根汗毛,我絕對饒不了你!她可是我剛交到的朋友—哼哼!還敢來找本大爺的麻煩嗎?你們這群混蛋!」

他說......我是他新交到的朋友?

原來他不單單只是想敲詐一頓飯而已,他是真的把我當朋友。

我忍不住回過頭,朝面目全非的攤位上看了一眼,鄭亦南的臉因為和瘦男生扭打在地而沾到了一些飯菜的殘渣,身上也滾得髒髒的。雖然一直處於上風,但畢竟兩手難敵四雙拳頭,他也被打中了好幾下。

這種時候他還有心思擔心我?

原來他也並不是真的那麼壞心。

 

 

 

身後依舊迴響著打鬥的聲音。

虎背熊腰的男生正拿起倒在地上的椅子往鄭亦南砸過去。兩個「金毛」的更不甘示弱,撿起散落在地上的大塊玻璃碎片準備再攻擊。鄭亦南似乎有些累了,動作也慢了下來。

「等一下。」

我抽回被籃球男孩拉住的手臂,咬了咬嘴唇問道,「就這樣走好嗎?雖然不知道你們之前發生過什麼事,不過既然彼此認識,總不能眼睜睜讓他被欺負吧?」

籃球男孩輕皺眉頭,隨後雙手插進口袋裡,仍然擺出一副輕鬆的樣子:「沒人可以欺負他。」

「可是情況看起來不妙啊!他......

待我再看過去的時候,鄭亦南已經腳下一滑、摔在地上。

算了!我豁出去了!怎麼看這個冷酷的傢伙也不像是鄭亦南的朋友,與其求他幫忙還不如自己硬著頭皮先當好漢!

想到這,我咬緊牙關,轉身朝攤位的方向跑去。

誰知道才跑了兩步,籃球男孩就一把將我拉了回來。我有些焦急地對他喊道:「放開我!我要去幫忙!」

「妳是那個笨蛋的朋友?」

出人意外的,他冷靜地問了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。

我試著掙扎了一下,結果當然可想而知。這些傢伙怎麼全都是「大力士」啊?!算了算了!我只好乖乖回答:「就算是吧!但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!」

籃球男孩此時終於肯正眼看一看不遠處的「戰況」了。

他輕輕一甩手,把我拽到自己身後,用命令的口吻說道:「站在這裡別動。」說完逕自走了過去。

什麼?!

難道......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籃球男孩已經幾步跑到了鄭亦南身邊,一把拉過正在打鄭亦南的瘦男生,揮起左手,一拳正中要害。

瘦男生抱著肚子痛得直鬼叫,整張臉都扭曲成了一團。其他三個人先是一愣,隨後趕緊分散戰鬥力。而鄭亦南也趁機從地上站了起來,幸好他看起來並沒有受什麼傷。

「臭屁蟲,誰要你幫忙?本大爺可不會感激你!」

鄭亦南雖然嘴上這麼說,可我明明看到他嘴角溢出一抹微笑,透亮的眸子裡也蕩漾著興奮的目光。

「我沒興趣幫你,只是手癢。」

籃球男孩邊說邊毫不客氣地一腳踢在「金毛」男生的肋骨上。沒想到他不僅籃球打得好,居然也是個打架高手。我看得簡直目瞪口呆了。

「哼!這幾個傢伙還不夠我打!你少來跟我搶!」

「閉嘴,笨蛋!」

「你敢說本大爺是笨蛋?信不信我幫這群小嘍囉去打你?」

「笑話,我會怕你?」

這種時候他們倆還有心思鬥嘴?

我真是又氣又無奈。不過多虧了籃球男孩的幫忙,那四個傢伙被修理得面目全非,最後灰頭土臉地逃走了。

 

鄭亦南用手拍了拍臉上沾到的飯菜,這才想起站在幾公尺之外的我。

「『變裝癖』,我剛剛很厲害對不對?是不是崇拜死我啦?以後有人欺負妳,儘管報上我的名字,不管是哪個兔崽子,我都替妳揍扁他!」他邊說邊得意地向我揮揮手,像是打了勝仗的英雄似的。

籃球男孩的身上也變得髒髒的,不過絲毫不影響他英俊冷酷的外貌。橫看豎看都讓人忍不住想稱讚一番。只是這個傢伙話少得可憐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自閉兒。

鄭亦南剛想朝我這邊走過來,就被一個聲音攔住了。

只見老闆娘氣沖沖地衝到他和籃球男孩面前,指著滿地狼藉的攤位說道:「你們想就這麼走人嗎?我要怎麼做生意啊?說!要怎麼賠?」

「關我什麼事?」

鄭亦南一臉的無辜,「妳也看到啦,是那幾個傢伙來找碴,我只是自衛而已。」

「他們跑掉就算了,我不管!反正是你把我的攤子搞成這樣的!」

老闆娘認定了鄭亦南才是罪魁禍首,說什麼都不肯放手。也難怪啊,人家好好的生財工具被搞砸了,東西還被摔得滿地都是,換成是我也會瘋掉的。

「喂!臭屁蟲,你也說句話嘛!」

誰知道籃球男孩依舊是一副雕像似的臉,理都不理鄭亦南。拜託!他有沒有搞清楚狀況?現在連他也被牽連進去了,起碼也要說句話脫身吧?可不是裝酷耍帥的時候!

鄭亦南被老闆娘纏得沒轍,只好苦著臉對我喊道:「『變裝癖』,妳過來!」

我怎麼覺得背部涼涼的?一股不好的感覺油然而生。看著這個傢伙眼底慢慢浮現的那抹詭異,我真恨自己不能趕快以衝刺百米的速度消失掉。

見我站在原地猶豫不決,鄭亦南又扯著嗓子喊了起來。

「變—裝—癖!」

我我我我—我的牙齒咬得咯咯直響,真後悔剛剛有那麼一瞬間把他當朋友。我氣呼呼地走過去,一字一頓地提醒他:「我叫顏—曉—薇!你給我好好記住!」

「好啦好啦!別婆婆媽媽的。」

鄭亦南一把勾住我的肩膀,再次擺出一副「好兄弟」的模樣,隨後一顆大頭湊到我眼前,距離近到我都能感覺得到他熱熱的呼吸。天啊!這個傢伙根本一點男女有別的觀念都沒有嘛!

我用力推了推他,可惜力量相差懸殊。為什麼我每次都被他吃得死死的?不對不對,是我每次都屈服在他的「蠻力」之下。

「你到底想幹什麼?」

無奈之餘,我只好任由他的「老虎鉗」為非作歹。

「我們是不是朋友?」鄭亦南十分認真地對我眨眨眼。

我吞了口口水,有種絕望的感覺:「你到底想幹什麼?」

「錢包拿出來。」

我就知道!真被這個厚臉皮的傢伙氣死了!我我我......我怎麼這麼倒楣?

「為什麼要我拿出來?我沒錢!」

見我擺出一副誓死捍衛錢包的架勢,鄭亦南終於「痛下殺手」和我搶起來。

居然摸進我的口袋?!

還那麼準確地就找到了錢包的所在!

啊啊啊啊啊......警察伯伯在哪?有人搶劫啊啊啊啊!

我的錢包......嗚嗚嗚......

站在一邊的籃球男孩像是根本沒看到一樣,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,目光淡淡地望著搶成一團的我們。直到我的錢包被鄭亦南翻出來搶在手裡,他始終沒有開口說一個字。

「好了!不要這麼小氣嘛!」

鄭亦南洋洋得意地打開錢包,取出裡面所有的錢交給老闆娘,「這些夠不夠?算是賠給妳的,這下可以放我們走了吧?」

老闆娘接過錢,這才露出笑容:「同學,以後不要這麼野蠻,打架是不對的。」

「少囉嗦啦!」

鄭亦南揉了揉頭髮,一把勾起我的肩膀,「走!我們回學校!」

我一個月的生活費就這麼沒了?!

我呆呆地望著空空的錢包,像是做了一場噩夢,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被惡魔洗劫一空。

我這個月要怎麼辦?

才新學期的第一天耶......

 

經過了這一連串的折騰,還有那個該死的鄭亦南像吸血鬼一樣的「剝削」,回到宿舍時我已經絕望得想要跳樓了。

在沒有進入花間學園以前,這座傳說中的學校對於我來說,簡直美得像天堂,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地方。可惜才短短的一天而已,天堂就變成了地獄,還有一隻貪得無厭的「大惡魔」住在這裡。

我的老天爺啊!

可憐可憐我吧!

這一夜我做了無數個噩夢。在夢裡,一個擁有天使一樣絕倫美貌的男子對著我微笑,然後一對黑色的尖角從他的頭頂上長了出來,背後那對潔白的羽翼也頓時變成了黑色。

他的笑容不再聖潔美麗,取而代之的是媚惑與邪惡。他一直追趕著我,不停地喊著:「請我吃飯!錢包給我......

 

「曉薇,妳怎麼了?」

孟露眨了眨那雙嫵媚的大眼睛好奇地望著我,她已經梳洗完畢,坐在書桌前打扮了。

我胡亂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,拚命做了幾個深呼吸,這才揮去剛剛的噩夢。天啊!那個吸血鬼在夢裡都要騷擾我!

我是做錯了什麼事?!

見我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,孟露索性坐了過來,盯著我的臉問:「曉薇啊,剛剛妳一直喊『不要』,到底夢到了什麼?該不會是......

拜託!

她那是什麼表情啊?!

我一把推開她,十分肯定地說道:「妳可別亂想!我只是夢到一個大惡魔追著我要錢而已!」

說到錢......我的眼淚又快掉下來了!我這個月的生活費要怎麼辦?

「惡魔?切!好無聊!」

孟露失望地舉起鏡子繼續塗抹,「那些魔啊怪的怎麼會用錢?他們要錢有用嗎?還以為妳夢到哪個帥哥了呢!對了,曉薇,快點打扮打扮吧,今天第一天上課,說不定班上真的有不錯的人在,真是讓人期待耶!」

了不起的人?

算了吧!比起那些有的沒的,此刻我更想知道我的早餐在哪裡!

嗚嗚嗚......

簡單地梳洗了一下,我還是老樣子的T恤短褲打扮走出女生宿舍。雖然肚子一直唱歌,無奈囊中羞澀的我,只能違心地謊稱要減肥和孟露分道揚鑣,一個人先去教室。看著孟露興高采烈地朝餐廳走去,我的心啊,不停在滴血。

「忍耐、忍耐!我一點都不餓!」

在這一連串自欺欺人的咒語中,教室裡終於漸漸坐滿了人。左顧右盼了一下,我著實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不愧是花間學園!有錢人的天堂,貧民的地獄。周圍淨是一些少爺小姐打扮的學生,高傲得全都用鼻孔在看人。和他們一比,孟露還比較親切。唉!我這隻醜小鴨還是乖乖地躲進角落裡吧。

上課鈴響起來沒過多久,一個戴著無框眼鏡、穿著套裝的女老師走了進來。她一臉嚴肅,一看就是個不苟言笑的人。

「新學期的第一節課,我對大家沒有特別的要求,相信大家在考入花間學園之前,對這所學校都有一定的瞭解了。我是這個班的班導,在接下來的三年裡,我想我們會相處得很愉快。那麼......

班導的話還沒有說完,只見本來關得好好的教室前門,突然砰的一聲爆開,所有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,一個放肆的聲音含糊不清,猶如從地獄裡傳來:「哈哈,幸好來得及—」

這個聲音......不會這麼巧吧?!

鄭亦南嘴裡咬著麵包,一隻手抱著幾本課本,衣服穿得歪歪斜斜,仍然是一副不修邊幅的鬼樣子。真是可惜了他那張俊美的臉!耳朵上的細釘耳環在亂髮的遮掩下隱約可見,閃耀著鑽石般絢麗的色彩。

幾秒鐘的沉寂過後,教室裡立刻喧嘩四起。

「他是誰啊?」

「真的是我們花間的學生嗎?」

「哇!他也太有個性了吧!」

「長得好帥哦!」

......

那些千金小姐七嘴八舌地品頭論足,儼然一副「花癡」的模樣。而少爺們呢,個個露出不屑一顧的表情,彷彿鄭亦南是隻噁心的小強,恨不得直接把他踩死。

班導的青筋都快從額頭上暴出來了,不過她還是極力壓制著一觸即發的怒火,優雅地舉起手,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,刻意壓低聲音對著還叼著麵包東看西望的鄭亦南說道:「這位同學,現在已經上課了......

誰知道班導的話還沒有講完,鄭亦南便不知死活地發出驚喜的叫聲:「太棒啦!我就說嘛!本大爺今天的運勢很旺,這個班的同學看起來還不錯嘛!看來中午要找個地方謝謝老天爺才行!哦哈哈哈哈......

天啊!這個傢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啊?!

班導現在的臉色已經綠的足以和青苔媲美了,他居然還在那一個人傻笑個沒完。再看看其他同學,除了孟露還在悠然自得地照鏡子之外,幾十雙下巴都一起落在地面上。

等等!我我我......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?對哦!我怎麼忘了躲起來?如果在這種情況下被前面那隻「惡魔」看到,我的下場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!他一個人丟臉也就算了,千萬不要拉著我一起墊背。想到這我趕緊用課本遮住臉,恨不得整個人都縮進去。

可惜......

「哇—『變裝癖』!哈哈哈......我們還真是有緣!不僅當了朋友,現在還是同班同學。」看著鄭亦南大搖大擺、旁若無人地朝我走過來,我真想挖個地洞鑽進去。

為什麼我不是土撥鼠啊啊啊?

「什麼?什麼?有沒有聽到他說的話?」

「當然有啦!這麼大聲!」

「他們居然是朋友?!

「物以類聚嘛!當然是什麼人找什麼人了!」

「搞不懂為什麼我們花間會收這種學生耶?」

......

雖然這潮水般的議論聲聽起來很刺耳,歸根究底惹來這一切事端的都是站在我面前的這個傢伙!

鄭亦南根本不理會這些,一邊把剩下的麵包分解完畢,一邊將手裡的課本丟在我旁邊的桌子上:「我就坐這裡好了。『變裝癖』,看到我很高興吧?喂!妳說句話歡迎我一下好不好?妳怎麼啦?」

我怎麼了?!

我想死啦!嗚嗚嗚......

「這位同學,不管你是誰!現在請立刻在教室裡消失!馬—上—消—失!」雷鳴般的聲音震得桌椅板凳都在晃動。班導終於忍無可忍地發出了「獅吼神功」。

幾秒鐘之後,世界安靜了。

 

什麼叫「生不如死」?恐怕就是我現在這種情況了吧。

一整堂課裡我的胃沒有停止在肚子裡面翻絞。

恨啊!

那些千金小姐們全都偷偷地對著我指手畫腳,好像我和鄭亦南有什麼特殊的曖昧關係。

而班導也被氣昏了頭,根本不聽我的解釋。眼前的情況不管是誰來看,我都是擾亂課堂秩序、目空花間學園校紀的壞學生的「同黨」。

鄭亦南那個罪魁禍首自從被趕出教室之後,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,整整一上午再也沒有出現過。這是唯一讓我欣慰的地方。

孟露和鄰桌的一位「少爺」寒暄完畢之後,扭著纖腰走到我的座位前。

「曉薇,我們去吃飯吧。總算熬過上午的課,累死人了!花間學園的課程可真是滿耶,才第一天就壓得人喘不過氣來。走,好好休息一下吧!」說著伸出一雙纖纖玉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「我請客哦!」

請客?!

這兩個字像「探照燈」一般,頓時照亮了我通往餐廳的那條黯淡無光的道路。這恐怕是我來到花間學園之後遇到的第一件好事。

「真......真的?!

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仰起臉傻呼呼地問了一句。

見我恢復精神,孟露瞇起一雙嫵媚的眼睛微笑了一下:「那當然!區區一頓飯而已,我像那麼小氣的人嗎?現在可以走了吧?」

我把頭點得如同搗蒜一般趕緊從座位上站起來:「當然!馬上出發!」

我和孟露一起走出教室,雖然在美食的誘惑下,我鬱悶的心情多少好了一些。但是這一路上只要路過我們倆身邊的人,全都會投來奇怪的眼神。

起初我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,過了一會我總算明白,原來他們也都把我當成了男生。

哼!有誰規定女生不能穿成這樣嗎?

沒天理!沒天理!

「那是誰啊?」

我們倆正準備抄近路去餐廳的時候,我突然一把拉住了孟露,指了指前面,小聲問道。

我看到一個鬼鬼祟祟、躲在角落裡的人影。雖然現在不應該是先填飽肚子的時候,不過誰叫我這麼「敏感」,又是個「問問題寶寶」,我和孟露交換了一下眼神,達成共識之後,一起走了過去。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