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拾好行李之後,我打了個電話給老爸報平安,還以為他會擔心到不行,誰知道老爸只是草草說了幾句就催著我掛斷,唉,一定又是忙著在為哪個病人的手術做準備了吧。

話說回來,花間學園每年的學費、住宿費還有雜七雜八的費用加起來,真是貴得嚇死人!幸好我是這屆成績排名第一的特招生,所以可以減免一半的費用。至於剩下的幾個學期嘛......我只好努力用功,爭取每年的獎學金了。

雖然老爸的醫生工作收入還不錯,但畢竟我已經是個高中生了,多少也該學著自食其力!

把明天要用的東西準備好,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午四點多。糟了!那個「細釘男」不會真的來找我吧?我可沒有多餘的錢請那種傢伙吃飯。還是躲一躲好了,順便參觀一下校園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想和孟露說一聲,誰知道她一直在講電話,那聲音聽起來比吃了蜜糖還要甜,馬上我就知道電話另一頭是男生。嗯,還是不打擾她了。我從宿舍大樓出來,沿著走廊朝西側走去,走這裡當然是為了避開東邊的男生宿舍啦。

正值夏末,天氣還是很燥熱,走了沒一會兒我就大汗淋漓了。走廊兩邊的草坪上像是剛灑過水的樣子,看起來濕漉漉的。

樹上的知了發出讓人心煩的聲音。這種時候如果能吹到舒服的冷氣的話,那可真是比上天堂還要幸福。

對了!圖書館一定有冷氣!

不過......圖書館在哪啊?

嘖!看來又要自己碰運氣了。

 

我像沒頭的蒼蠅一樣東撞撞西碰碰,走了好半天也沒找到,最後在一座高大的建築物前停了下來。

門是虛掩著的,裡面似乎傳來什麼東西撞擊地面發出的悶響。我被這奇怪的聲音吸引了注意力,腳也不聽使喚地走了過去。

透過門縫我好奇地朝裡面看,原來這裡是體育館啊。一樓似乎是籃球場,寬大的塑膠地板被劃分成不同的區域,四周是整齊的座位。

一位男生穿著白色的無袖T恤,汗水已經打濕了上衣。

露出的手臂上依稀可見結實的肌肉,線條流暢而醒目。最特別的是,他的手臂上居然刺了一個圖騰形狀的臂環;下身是相同顏色的運動褲,一雙黑白相間的NIKE球鞋不時與地面發出磨擦後的輕微聲響。

他的動作輕盈而炫目,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冷漠的氣勢。額前的瀏海因為汗水的緣故顯得格外光亮,像上好的綢緞閃爍著耀眼的光澤。

一縷縷髮絲隨著主人跳落的動作不羈而張揚地擺動著。

整齊的眉毛下,透著冰冷寒意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感,直挺的鼻翼,堅定飽滿的嘴唇,加上倨傲下巴的襯托,這張臉簡直美到無懈可擊。

隨著籃球被狠狠灌入籃框的那一瞬間,男生發出滿足的喘息。他的雙肩有些疲憊地抖動著,高大頎長的身影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過去,都格外地吸引人。

我整個人呆掉了傻傻的,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反應,久久才回過神來。孟露說得一點都沒錯,花間學園真的是美男集中營。不管是之前遇到的「細釘男」,還是眼前的「籃球飛人」,都讓我目瞪口呆。

我捂著還狂跳不止的心臟,十分不情願地將目光從那個耀眼的身影上移開。對於我這個「貧民」來說,在高中就情竇初開是件太過奢侈的事情。

更何況在整個花町市名聲響噹噹的花間學園裡,我不過是隻不起眼的「醜小鴨」。除了排名第一的「成績」之外,我還有什麼可以拿出去吸引帥哥的本錢呢?偏偏成績在這裡似乎是最不被看重、甚至是可以被忽略的東西。真是可悲啊!

所以嘛......這樣的美男看看就算了。我暗暗在心裡叫道:顏曉薇啊!顏曉薇!千萬不可以做些癡人說夢的事情哦!清醒點啦!

 

「喂!『變裝癖』小鬼,被我找到了吧?」就在我重新打起精神往回走的時候,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。

「細釘男」?!怎麼把他給忘記了?糟糕!我剛想腳底抹油準備開溜,就被他一把抓了回來。

「妳不是那種講話不算話、欺騙朋友感情的壞蛋吧?」「細釘男」噘起嘴巴、閃動著一雙大眼睛,露出一副委屈的樣子。

真是被他打敗了!嚴格說起來,我跟他算哪門子的朋友嘛!

我撥開那傢伙放在我肩膀上的老虎鉗大手:「好啦,我請你吃晚餐,不過只能在學校餐廳裡吃。」

「拜託!學校餐廳有什麼好吃的?超沒營養!看看妳這副發育不良的樣子,我們還是出去吃吧!」這個不知感恩圖報的傢伙一邊瞇起眼睛,一邊用手拍拍我的頭。

我聳聳肩膀:「沒關係啊,那你去外面吃好了。」

「這......這話是什麼意思啊?妳不去誰替我付錢?」

「細釘男」擺出一副無賴的樣子,豎著眉毛拉起我的手,「同學—既然已經決定請客了,就要大方一點!」

「你說得很簡單!」

我丟給他一個白眼,用力抽回一下自己的手,可惜毫無效果。那個傢伙根本是頭牛!

「對了!我叫鄭亦南,以前的同學都叫我南。看在我們是新朋友的份上,破個例讓妳也這樣叫。要不是錫辰和七海他們突然搬家到另外一個城市,我也不用轉學來這裡。」

這傢伙說得起勁,索性整個人靠了過來,還一把摟起我的肩膀,儼然跟我一副「好兄弟」的樣子,看來他已經習慣把我當男生對待。

「我可不覺得有什麼值得高興的!再說誰是錫辰?誰又是七海啊?你怎麼又是轉學生?」

我再次掙扎了一下,結果這傢伙依然像塊年糕似的緊黏在我的身邊。算了!我放棄了擺脫他的念頭。

「他們都是我『換帖的』兄弟,反正說了妳也不知道。不如......我以後就叫妳『變裝癖』好了!」

鄭亦南越說越興奮,最後自作主張做了決定。

「你敢叫叫看!」我惡狠狠地警告他,「我叫顏曉薇!」

「『變裝癖』這個名字不是很好嗎?」

「哪裡好啊?!

「嘿嘿!我覺得很好啊。」

「你的腦袋一定有問題!」

「我是天才哦!」

......

天啊!

這傢伙腦袋裡面裝的到底是什麼?我是惹到哪個神明了?非要和他扯上關係。鄭亦南!認識他絕對是我入校第一天最大的災難!

 

花間學園緊臨著大馬路,沿路一直向前的話就能看到不少快餐店。這已經是我的最後底線了,如果那個不知足的傢伙繼續糾纏不休的話,我一定會毫不客氣轉頭就走。

儘管我能順利逃脫「魔掌」的機率微乎其微,但就這樣被狠狠敲一筆,我實在不甘心。嗚......眼淚只能狂往肚子吞。

「好了,就這裡吧。」我強打起精神擠出一個笑容,指著一個路邊攤說,「這家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。」

「這裡......」鄭亦南抓了抓頭髮,耳朵上的翠綠色耳環若隱若現,「也太沒誠意了吧?」

這小子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是不是?我可是「貧民」耶!不要把我和那些有錢人混為一談!

「不是我小氣不請客,是你自己不吃!那就別怪我啦!」我丟給他一個白眼,這正是我想要的結果。

沒想到我才轉頭走了幾步,就被他一把抓了回來,他那隻老虎鉗在我的肩膀上一用力,我立刻就陷入了他的控制範圍之下。

「好啦好啦!將就妳一下。誰叫我們是好朋友呢!」

鄭亦南露出大方的笑容,瞇起一雙漆黑有神的大眼睛,濃密的睫毛精靈般頑皮地抖動了兩下,說完就攬著我邁步朝攤位上走去。

我的額頭上立刻流下大顆的汗珠。

拜託!我什麼時候和他成了好朋友的?

而且我從來都沒有想過,自己有一天會和一個賴皮鬼男生勾肩搭背去吃飯。

正在我獨自沉浸在自己的「惡想」中無法自拔的時候,鄭亦南的大嗓門突然把我驚醒:「老闆娘,你們的招牌菜是什麼?趕快把最好吃的端上來!我的肚子快餓扁了!」他一邊嚷嚷著一邊在最裡面的一張空桌子前坐定,還好心地招呼著我,「千萬不要客氣啊!『變裝癖』,妳想吃什麼儘管說!」

「好像......好像是我付錢耶?」我苦著一張臉善意地提醒道。真是被這個奇怪的傢伙打敗了!

「無所謂啦!既然是兄弟就不要婆婆媽媽的,以後有事情儘管來找我!」鄭亦南根本沒有仔細在聽我講話,眼睛不停地朝攤位裡面看,「老闆娘,快點快點!做生意嘍!」

我遇到的是什麼人啊?不僅賴皮還是個貪吃鬼!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心好痛!

真希望他快點吃完,然後讓這倒楣的一天盡早結束。可惜我的如意算盤還是打錯了,鄭亦南那個傢伙居然趁我放空的時候點了一大桌的飯菜!我們兩個人怎麼可能吃得完?!他他他......他故意的是不是?擺明是要吃垮我!

「你—」

我已經被他氣得想要殺人了。

「怎麼了?沒有妳喜歡吃的?」鄭亦南一臉無辜的表情,閃著那雙大眼睛望著即將火山爆發的我,「怎麼可以挑食呢?『變裝癖』妳這個毛病不好哦!妳看!都已經瘦成這副樣子,太可憐了,來來來......快點吃!這碗麵給妳!」

「你怎麼可以點這麼多東西?!」我強壓怒火但聲音還是大得驚人,「我們只有兩個人耶!」

「很多嗎?四碗麵、三盤熱炒、兩個小菜、一個湯......放心啦,我會全部吃掉的,不用擔心!」鄭亦南邊說著邊逕自端起面前的碗大口吃起來,瞧那津津有味的樣子,彷彿是在吃什麼珍饈佳餚一樣。

但我擔心的不是這個啊!是的荷包要大瘦一圈了!!

嗚嗚嗚......算了!與其在一邊看著他把所有東西都吃光,還不如打起精神從他的手裡多搶一些吃進自己的肚子裡,這樣還比較划算。

就在我剛打定主意準備開動的時候,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進我的視線裡。

 

那雙透著冰冷寒意、看不出有任何感情的眼眸,直挺的鼻翼,堅定飽滿的嘴唇,倨傲的下巴......依舊俊得無懈可擊。此時的籃球男孩已經換下之前的衣服,一身白色的休閒服將他的身材突顯得更引人注目。

我呆呆地望著他天使般的身影拉近再拉近,險些忘記了自己要送進嘴裡的食物。

「喂!你......你這個討厭鬼怎麼也在這?!

還沒等我回過神來,坐在一旁的鄭亦南就哇哇亂叫了起來。只見他把碗丟到一邊,用最快的速度肢解完嘴巴裡的食物之後,一個箭步衝到了籃球男孩的面前:「我警告你!離開我的視線範圍,不然後果自行負責!」

誰知道籃球男孩根本不甩他,那雙透亮的眸子中依舊沒有任何情緒起伏,冰冷而陌生。他伸出原本插在口袋裡的一隻手用力推了一下鄭亦南:「讓開。」隨後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坐到另外一張桌子前。

「你你......臭屁蟲!」鄭亦南一個沒站穩差點摔倒,不過他很快地調整重心渡過危機,「今天我一定要和你分出個高下!別以為你躲進花間學園我就找不到你!」

原來他們兩個認識啊。此刻我才恍然大悟。不過橫看豎看這兩個人都不像是朋友,該不會又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吧?我警覺地放下手裡的筷子,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。

果然。

鄭亦南見籃球男孩依舊把自己當空氣視而不見,俊俏的臉有些扭曲,他氣急敗壞地一掌拍在桌子上:「臭屁蟲,你這個膽小鬼!是不是不敢和我比?」

「無聊。」籃球男孩像是躲什麼髒東西似的,故意把臉扭到另一邊,隨後冷冷地丟下這兩個字。

鄭亦南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,比吃了好幾十斤毒蘑菇還陰沉:「你這個傢伙每次都這麼跩!看了就讓人不爽!混蛋!混蛋!混蛋!」

「喂!你這是跟學長講話的態度嗎?」籃球男孩終於有了一絲反應,微微瞇起眼睛冷笑著說,「高一的新同學,歡迎你加入花間學園。」

「什麼?!什麼?!」鄭亦南差點翻桌,「本大爺和你一樣大!你少在這裝模作樣了!如果不是在考試那天路上有幾個麻煩的傢伙搗亂,我這個天才怎麼會留級?」

籃球男孩從鼻子裡輕哼了一聲,不快不慢地回答:「誰管你那麼多?新生就是新生。」

「你—」

一直站在廚房裡的老闆娘似乎也嗅出了空氣中的詭異氣息,趕緊陪笑地走過來。可是她才剛想開口,旁邊上就又出現了幾個詭異的身影。

 

有四個男生出現,全都穿著別校的制服,其中一個把上衣的釦子完全解開,露出瘦巴巴的胸膛,另外兩個把頭髮都染成了金黃色像雙胞胎一樣。帶頭的那個則長得又高又壯,樣子有點嚇人。

「鄭亦南!今天終於被我們逮到了吧?」那個虎背熊腰的傢伙聲音大得出奇,他這一喊讓老闆娘頓時愣住。

當然坐在一邊的我也好不到哪去,身子都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天啊!今天是怎麼了?

千萬別再出狀況了!拜託!拜託!

 

鄭亦南像是什麼都沒聽到似的,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籃球男孩身上。他皺緊眉毛、哇哇大叫著:「你這個愛裝模作樣的臭屁蟲!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訓你,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在本大爺面前囂張!」

籃球男孩還是一副雕像似的冷酷臉孔,應都不應他一聲。

「鄭—亦—南!」站在一旁的四個人幾乎異口同聲喊了起來,被當成「透明人」的感覺應該不會太舒服。

攤位周圍的氣壓急速下降,氣氛越來越緊張。

老闆娘似乎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妙,連忙走上前強顏歡笑說:「同學你們想吃點什麼啊?來來來!這邊坐!這邊坐!」

「我們不是來吃東西的!」

瘦巴巴的男生一揮手,來勢洶洶地吼道,「臭小子,上次你把我修理得好慘,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你!」

「給我閉嘴!」

鄭亦南總算意識到這四個人的存在,不過此刻的他根本沒有心思理會其他人,滿臉不耐煩地打發他們走。

「沒看到本大爺在忙嗎?就是你們這幾個不知死活的混蛋,害我耽誤考試被留級!不想像上次那樣被本大爺修理,就趕緊滾遠一點!」

「你你—」瘦男生差點被氣死,嘴角忍不住抽動了幾下,「你還敢這麼囂張?!

「臭屁蟲!聽到沒有?我要和你比個高下!」

鄭亦南依舊對著籃球男孩哇哇亂叫,邊叫還邊在地上亂跳,一副精力旺盛的樣子。

天啊天啊天啊!

我真是被他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人搞得一個頭二個大!花間學園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?為什麼全是一些奇怪的人?

籃球男孩被念得煩了,總算有些反應。他從椅子上站起身,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緊張兮兮的老闆娘,隨後事不關己地打算離開。

「喂!你這個傢伙又要逃走是不是?」

「先把你的事情搞定再說,笨蛋!」籃球男孩冷冷地丟下這句話,繼續邁步向前。

「你敢說本大爺是笨蛋?!你吃了熊心豹子膽啊!氣死我了氣死我了!」鄭亦南的臉漲得像個大紅番茄,本來就很大的眼睛又圓了一圈。

瞧他那氣急敗壞的樣子,像極了一頭發狂的獅子!不不不!應該是一隻精力旺盛的紅毛猴子。

他一轉頭把目標移到了那四個找麻煩的傢伙身上,「居然敢來壞本大爺的好事!看我怎麼修理你們!來啊來啊!一起上!」

「那個......

雖然這種時候不該插話,可是情況實在很不妙!

先別說急得快要掉眼淚的老闆娘,連我都想趕快挖個地洞躲起來。可惜挖洞是絕對來不及了。目前我得先提醒一下快要被怒氣衝昏頭的鄭亦南,旁邊還有無辜的人在啊。

「對了!」幸好他被我的聲音轉移了注意力,將目光收回來看向我,「『變裝癖』,要不要和本大爺一起聯手打一場?」

「什麼?!」我真想把桌子上的麵全都砸到他那張臉上!搞什麼鬼啊?完全弄錯我的意思了!

切!我才不想莫名其妙地捲入這場火爆大戰咧!

就在鄭亦南興致勃勃地說完這句讓我吐血的話時,對面的四個人終於按捺不住地衝了過來。

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災難!絕對是災難!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