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薰戀人 連載(9)

☆☆★☆☆

「妳和殷琉薰在鬧彆扭嗎?」

下午的社團活動課上,佳凝一邊做著準備動作一邊看向東方凌,遲疑地說道:

「早上的你們,很奇怪呢。」

「那傢伙有不奇怪的時候嗎?!」凌沒有好氣地說道。

「凌......妳是不是喜歡薰啊?」

凌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,籃球突然飛離指尖,掉在了地面上,她沒有低頭撿球,卻只是淡淡地一笑。

「我怎麼可能喜歡那種人?」

「真的嗎?妳真的不喜歡殷琉薰?」佳凝不信地看著她,小腦袋瓜正在努力地轉著,「我還是覺得楓學長比較好,只是他不經常來學校,聽說那種大集團的繼承人都要接受和我們不同的英才教育。」

「楓已經在英國拿到了學位。」

東方凌悠哉悠哉地把手中的籃球丟了出去,笑咪咪地說道:「我爸爸說,他是絕對優秀的天才。」

「那麼妳......喜歡的是楓......」佳凝的話還沒有說出來,運動場上便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,遮住了佳凝的聲音。

「東方凌,要不要玩壘球?我們要分隊哦。」

超喜歡運動的排球隊長樂葦,正在運動場上對著凌打手勢。

「當然要!」

東方凌爽快地答應,拿過放在一邊的棒球帽,朝著運動場跑過去,長髮在半空中甩出好看的弧度。

「凌......

佳凝使勁地像小狗一樣跟在她的身後,皺著眉頭謹慎地說道:「玩壘球會把衣服弄髒的,而且,馬上就要放學了啊!」

棗紅色的外套立刻落到了佳凝的手裡,東方凌回過頭朝著宋佳凝眨眨眼睛,笑著說道:

「拜託妳了,佳凝,我很快就回來。」

三十分鐘後。

鏘﹗

被當作壘球來打的排球被樂葦用很大的力氣擊出,飛向東方凌所在的位置。

東方凌睜大眼睛看著天上的球,身體不停地晃來晃去,看準球的位置,手套已經舉過了頭頂。

排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曲線,然後......消失了。

「不要啊!」在場的所有女生眼巴巴地看著球消失後,又齊刷刷地看向始作俑者樂葦。

排球居然敲出全壘打,找死啊!

「東方凌,去撿球。」樂葦大手一揮,霸氣十足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是妳沒接到球。」好爛的理由。

「理由不成立,打死我都不會去﹗」信誓旦旦的語氣。

「給我去撿球!」粗粗的球棒對準了東方凌的鼻尖。

「真是豈有此理──」

東方凌拎著球棒在草叢裡不停地搜尋著,嘴裡還氣哼哼地說個沒完:「居然敢威脅我這麼可愛的小學妹,這些人到底有沒有公德心啊?!就算是沒有公德心也應該有一點憐香惜玉吧!」

球棒在小草間劃出一條小小空隙,凌感覺有些頭暈,這麼大的草地要到哪裡去找球啊!

淡淡的樹蔭遮住了她頭頂上的太陽,凌歪戴著棒球帽,頭髮全部塞到了帽子裡,穿著鬆垮垮的白色運動服,在別人不仔細看的情況下,她簡直就是一個秀氣得有些過分的男孩子。

微風中,飄過來一陣淡淡的香氣。

東方凌不期然地抬起頭,靈動的眼眸卻在剎那間,怔住了。

翠綠的草地上,有一個斜斜的影子。

殷琉薰──

凌睜大了眼睛,眼眸清澈透明。她正對上殷琉薰的眼眸,他似乎一直在看著自己,也似乎知道自己一定會發現他。

彷彿一切都是他算計好了的。

薰在看她,眼中的光芒如水一般流轉,似笑非笑,卻帶著一絲絲妖嬈的氣息。

凌的心跳忽然加速,她的眼前,居然出現那一晚昏迷的薰,他的嘴唇在她的側臉頰緩緩地滑過......

可是,在早上,他卻當著大家的面說出那樣的話,這個人──

「殷琉薰......」她突然之間開口。

薰看著她,卻不說話。

凌緊蹙眉心,心中一陣憋悶,不吐不快:「今天早上,你為什麼要說......

「我說的不是事實嗎?」薰開口打斷她的話,目光淡然,「妳和殷琉楓......不是戀人的關係嗎?」

「你......

凌氣得張嘴結舌,真想把球棒揮過去,但她還是冷冷地回了一句:「當然不是!」

「不是嗎﹖」

殷琉薰緩緩地走近她,走到她的面前,濃黑的眉毛微微上揚,眼眸中出現一片幽黑的顏色。

「我才不會相信妳。」

「喂──」

凌猛地抬起頭來,卻突然看到薰的眉頭一皺的同時,自己的眼前一黑,額頭已經重重地撞到了殷琉薰的懷裡。

殷琉薰突然伸出手來抱住她。

砰﹗

一聲清楚的碰撞聲,凌感覺到薰的身體猛地一顫,她的眼前終於亮開來。

殷琉薰捂著頭,臉上出現痛苦的神情,從遠處飛過來的一個球狠狠地擊中了他的頭部,他痛得朝後退了幾步。

兩行紅色的鼻血緩緩地流了下來。

「薰──」

☆☆★☆☆

「你還真是丟臉啊!」

東方凌拿出從保健室的抽屜裡找出的鑷子和止血棉,幫殷琉薰擦拭鼻血,「那種情況是完全可以躲開的呀。」

她手中的止血棉被薰接了過去。

殷琉薰把止血棉的一端塞進流血的鼻孔,同時毫不在意地擦掉自己手指上的血跡,目光淡定得好像東方凌不在他的身邊。

「不過,我應該謝謝你哦。」凌抬頭看他,燦爛地一笑,「你剛才好像保護我了,真的很讓我吃驚呢,那個喜歡欺負我的殷琉薰,現在居然──」

薰扔下手中的止血棉,執拗得不說一句話,眼眸中閃動著倔強的光芒。

東方凌輕歎了口氣:「殷琉薰,我哪裡得罪你了?」

殷琉薰晶瑩如玉的面龐上迅速閃過一抹孩子般負氣的神情,他瞪著凌,似乎帶著點氣惱地說道:「妳沒有得罪我,是我自己得罪我自己行不行?」

「殷琉薰!」

「一個喜歡欺騙別人的人,說話不要這麼理直氣壯好不好?!

東方凌無奈地看著薰,說道:「我什麼時候騙過你?」

薰的面孔頓時充滿慍怒,賭氣地皺起眉頭:「妳居然真的忘了,妳居然忘了妳說過的話,妳知不知道那對我有多......重要......

他的樣子好像自己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錯誤,凌張嘴結舌地看著他。

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!

「我現在終於明白了。」東方凌完全肯定地點頭,「只有人類跟人類之間才有溝通的可能性,對於你,殷琉薰,真的很抱歉,和你溝通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,本大小姐我不奉陪了。」

她一臉鄭重地說完,邁開步子就要走出去,全然不顧殷琉薰的臉龐因為氣惱而變得緋紅。

凌走向白色的房門。

薰的嘴唇倔強地抿起,清澈的眼眸中含著淡淡的冰涼。

凌的手即將推開醫務室的門──

「那天......是妳說......會保護我的......對嗎?」

他的聲音,在寂靜的房間裡輕輕地響起:「妳知道嗎?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別人說這樣的話,我以為妳說的是真的,可是後來,妳為什麼要走開?為什麼不等我醒來就要走開?」

什麼......

凌轉過頭,透明的瞳眸中充滿驚訝的光芒,她看到殷琉薰幽黑的長睫毛在微微地顫動,清澈的眼眸中有著孩子般受傷的委屈。

那種眼神,竟在一瞬間讓她的心變得很軟很軟。

「那時候,在那個練習場,妳為什麼要站在我這邊?」薰凝神看著她,目光清澈卻有著一抹單純的感情。

「妳是因為我......反抗楓了嗎......妳說要保護我......可是,後來為什麼又要和楓在一起?」

凌怔然地看著他。

薰依舊安靜地注視著凌,眼眸中出現了凌從未見過的光芒,這樣的薰,和曾經那麼邪氣的薰完全不同。

薰默默地看著凌,漆黑的眼眸中有著幽幽的光芒。

胸口有著一股莫名的熱浪在湧動,他驚訝地發現,當他面對凌的時候,那居然是一種狂喜的感覺,就彷彿是他一直都在等待著這樣的相遇。

曾經,在那個練習場,她為什麼要抱住他呢?在所有的人都用輕視的目光去看他、去嘲笑他自不量力的時候,她卻選擇了他。

那個早晨,當凌要離開的時候,他才震驚地發現,自己是多麼強烈地想要她留下來,這種感覺,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......

「我不想看到妳和他在一起......

......

薰靜靜地看著她,眼眸漆黑如夜,溫柔的聲音在凌的耳邊飄過,就彷彿是那一夜,薰在凌臉頰邊,無意識的吻。

「從現在開始......妳不要和楓......在一起了,好嗎?」

凌一開始有些發怔地看著薰,最後,目光漸漸變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「你說什麼?」

「我不想讓妳和楓在一起,不想妳再因為他把我扔下,就像是那天一樣,妳說要留在我這裡卻又和他......

「殷琉薰......

東方凌匪夷所思地看著薰,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「你是說你因為這件事而生氣,毫無根據地對我發火?!

「那不是毫無根據的!」

東方凌再一次不怕死地確定:「總之,這就是你生氣的理由?也是你早上在大家面前亂說話的理由?就是因為我那天在你還沒有醒來之前就離開了?!

薰注意到了凌的表情變化,終於忍不住瞪大眼:「妳那是什麼表情?!

感覺到她好像想笑,嘴角的酒窩已經現出來了,她好像是把他的話當成天方夜譚來聽,殷琉薰的聲音很快便加上了濃濃的火藥味。

「東方凌,在這種時候,如果妳敢笑的話......

「殷琉薰......

東方凌勉強抑制住自己的笑意,伸出手指指著殷琉薰:「你這個......白癡!真的是大笨蛋,哈哈......笑死我了......受不了了......

薰瞪大了眼睛,看著某人真的大笑起來,而且,動作幅度特別大,居然抱著肚子笑彎了腰。

他揚起眉,一臉不悅:「妳在笑我?」

「哈哈......」笑聲繼續。

薰繃起了面孔,臉很臭的說:「不要笑了!」

「哈哈......」某人很囂張。

「東方凌!」他咬緊紅潤的嘴唇,氣得太陽穴幾乎要爆出來了,「從今天開始,如果我再理妳,我就不叫殷琉薰!」

☆☆★☆☆

「小氣鬼──」

廣場上,陽光燦爛明亮,銀杏樹下的休息椅上,並排坐著兩個人,微風從他們的身邊吹過,帶來一陣清爽的氣息。

殷琉薰挑眉:「妳叫我什麼?」

「我說小氣鬼──」

「東方凌──」

殷琉薰忍無可忍地轉過頭,卻正對上一張萬分垂涎的面孔,垂涎的目標是他手中原封未動的冰淇淋。

「你真的不要吃嗎?」東方凌可憐兮兮地看著他,「我的已經吃完了,如果你不喜歡可以把它交給我。」

聽完她的話,殷琉薰臭臭的面孔變得更加怒不可遏:「東方凌,妳聽說過有誰把送出去的東西再要回去的,妳是強盜嗎?!

哦喲喲,火氣好大啊!好像是十分不好惹的樣子,東方凌知難而退地收起自己貪婪的目光,改為好心地提醒。

「冰淇淋很快就會融化了哦!」

「要妳管!」

「不管就不管!簡直是小孩子嘛。」

不理會他的撲克牌臉,東方凌從白色的休息椅上站起來,舒舒服服地吸了一口氣,廣場的空氣就是清爽無比,甚至還夾著清涼的水氣。

陽光從翠綠的銀杏樹葉中間灑落下來。樹下,是一群安靜啄食的鴿子。

東方凌從地上撿起幾顆麥粒,蹲下身去坐在石階上,小心翼翼地接近一隻灰色的小鴿子,笑咪咪地把手伸到它的面前。

灰鴿子居然無懼地看了她一眼,伸過嘴來啄她手心裡的麥粒。

「哈哈......好癢......

凌忍不住咯咯地笑出聲來,薰轉頭看了她一眼,被凌抓了個正著。

「你要不要玩?」凌的嘴角揚起開心的笑意。

「不要!」

「還在生氣嗎?我都已經陪你來廣場了,你還想怎樣?!」凌說道,「快點過來,否則我就不管你了!」

好像是一句挺軟弱的威脅。

但是,殷琉薰卻站了起來,慢吞吞地走到她的身邊。

東方凌還蹲在灰鴿子的面前,興致勃勃地給它餵食,眼中有著亮亮的笑意。

「看到了嗎,鴿子比你可愛多了。」

殷琉薰挑眉,腳一揮,腳邊的鴿子便被驚飛了一片。

「你怎麼像個小孩子一樣啊?」

東方凌抬頭看了他一眼,看著他執拗的唇角,調皮地一笑:「還真像呢,一個很需要守護的小孩子。」

薰剛想反駁她,卻打了個噴嚏,瞬間聲音就變得悶悶的了。

「東方凌,妳才是小孩子......

凌一揚眉,看著他單薄的樣子,了然地說道:「又感冒了,對不對?」

「只有一點點而已......

「薰真是太脆弱了,總讓我感覺好像如果沒有人守護你,你就會因為孤單而死掉一樣!」

他沒有說話,烏黑的眼珠一動不動。

凌揚眉一笑,笑容如煙花一般燦爛奪目。

「所以我決定了,從今天開始就由我來守護薰吧!我來做薰的守護天使,放心吧,我會好好地保護你的。」

薰的目光在一瞬間變得很靜很靜。

鴿子在他們的周圍咕咕地叫著。

良久......

「妳說的守護天使......是不是永遠都不會離開......

「什麼......」凌沒有聽清楚,她抬頭看他,卻看到他俊秀的面龐上有著一抹不自然的神情,看到凌在看自己,如玉一般的面頰上竟出現淡淡的紅暈。

「我在問妳話,是不是永遠都不會離開?」

「當然了。」凌揚眉一笑,「天使怎麼會離開呢?會一直在你身邊的,放心吧!」

當得到她肯定的回答時,薰的面孔上竟出現一抹恬靜而安心的微笑,那笑容,如同倒映在泉水裡的月光,朦朧而美麗。

笑意染上凌的眉梢,她指著薰,開心地笑出聲來:「笑了,你笑了,那就是不會再生我的氣了對不對?」

薰忽然蹲下身來,接近凌。

凌的笑容忽然凝住,因為就在薰俯下身來的時候,他居然伸出手,從凌的身後抱住了她。

凌的手一抖,手中的鴿食緩緩地落在了地上,但是,她並沒有推開薰,彷彿在潛意識裡,她並不排斥薰的靠近。

薰在她的耳邊靜靜地低語:

「凌,是妳說要永遠守護我的,妳說的是永遠,那麼,我就永遠不會放手了。」

心形的銀杏樹葉緩緩落下,落在他們的腳下,一地璀璨的光芒。

遠處,在噴泉的對面,一輛加長型的黑色轎車靜靜地停在馬路邊上。

蓊蓊鬱鬱的灌木旁,站著一個頎長挺拔的身影,看著廣場上的兩個人,他的眼神一點點變得深沉起來,溫文爾雅的面孔上出現了冷峻的神情。

夕陽漸漸地褪了下去,天快黑了。

☆☆★☆☆

星星在夜空中發出閃亮的光芒,照亮了這片小小的花園,螢火蟲在花間飛舞,在半空中劃出輕盈的亮點。

翠綠的玫瑰葉片上凝著晶瑩的夜露,春季的涼氣在整個花園裡瀰漫著。

月亮的光芒映出一條長長的影子,在草地上緩緩地晃動。

「這是楓少爺讓我交給您的。」喬森把一份厚厚的資料放到了薰的面前,並低聲說道,「楓少爺說這是他給您的最後機會,希望您可以想清楚。」

薰的目光漠然地看向那份厚厚的資料,淡然說道:「這是什麼?」

喬森站在一邊。

「還是薰少爺您親自過目比較好。」

薰冷冷地一笑,伸出手,打開那份資料袋。

一份護照靜靜地從檔袋裡掉了出來,還有就是──法國巴黎大學的入學證明。

 

 

啪﹗

當厚重的資料砸在楓的辦公桌上時,殷琉楓只是淡漠地看了一眼完全不顧傭人的阻攔而闖進來的薰,修長的手指並沒有離開閃著藍色光芒的滑鼠。

「楓少爺。」女傭誠惶誠恐地站在門邊說道,「我攔過他了,可是薰少爺一定要......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楓沒有聽女傭講下去,他揮了揮手示意女傭出去。

房門被帶上。

薰嘲諷地勾起嘴角,看著殷琉楓,目光中充滿尖銳的光芒。

「殷琉楓,這些東西還你,我不需要!」

楓看了看摔散的文件,緊繃的面容上透出冰冷的氣息,冷淡地看著殷琉薰:「我想,我已經對你仁至義盡了,殷琉薰,你最好不要得寸進尺!」

「得寸進尺?!」薰冷冷地一笑,「你楓少爺何時讓過我一寸?!

「我想我曾經警告過你,不要接近東方凌。」楓站起身,頎長挺拔的身影立在明亮的燈光下,有一種耀眼的光芒。

「你以為你違背了我的話會有什麼好下場嗎?!

薰的瞳眸中忽然發出猶如針尖一般的銳光,他的語氣中,充滿了挑釁。

「殷琉楓,東方凌不是你的!」

楓冷淡地看著殷琉薰,彷彿一個高高在上的王,在俯視著一個可憐的小丑。

良久,他忽然輕扯嘴角,輕蔑地冷笑。

「看來你是什麼都不知道了,我不妨明白地告訴你,凌和我──已經有了婚約......

彷彿是晴天霹靂。

薰的眼眸中飛快地閃過一絲震驚的顏色,他的心臟一陣緊縮,彷彿突然之間失去了氧氣,即將窒息一般。

「不可能──」

「信不信隨便你!」殷琉楓繞過辦公桌走向房門,倨傲的面孔上不帶一絲一毫的情緒,並且再也沒有看一眼殷琉薰那瞬間驚慌失措的面孔。

在楓與薰交錯而過的時候,薰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。

「你......是害怕了吧?」

殷琉薰的聲音,突然很低很低地在寬敞優雅的辦公室裡響起:「殷琉楓,你是害怕了,對不對?」

殷琉楓的腳步站住,背對著殷琉薰,挺直的脊背帶著冷漠的味道:「殷琉薰,你以為你有什麼地方可以威脅到我的?」

「是因為東方凌吧!因為凌站在我這一邊所以你害怕了,因為凌喜歡的是我而不是你,所以你害怕了是不是?」

薰的身後,沒有回應。

優雅的辦公室裡,薰低頭看著華麗的辦公桌,烏黑的瞳眸中閃動著一抹瑩亮的光芒,美麗而不可捉摸。

「我喜歡凌,凌......也喜歡我。」

楓的眼眸,瞬間變得很暗很暗。

銀灰色的華麗地毯上有兩個微微搖晃的影子,他們背對著對方,無聲地僵持著。

殷琉薰清澈的眼眸中帶著一絲不易被人所察覺的黯然,然而輕柔的聲音如同飄落的花瓣,在清澈的泉水上徐徐晃動。

「有一件事,你一定也不知道吧!我......吻過凌......

「殷琉薰──」

一聲忍無可忍的怒喝,殷琉楓猛地轉過身,手一伸,不客氣地揪住了殷琉薰的衣領,讓他面向自己,高傲的面龐上散發出冷酷的氣息,聲音冰冷如同冰窖。

「你敢再把你剛才說的話說一遍試試看──」

殷琉薰沒有管被箍緊的衣領,他看著殷琉楓的眼眸中迅速升騰出兩簇幽暗的火焰,淡淡一笑,優美的聲音魅惑動聽,帶著點冷冷的嘲諷。

「果然是害怕了啊!」

殷琉薰依舊持續著悠然的微笑,冷淡的眼珠斜睨著眼前被憤怒所燃燒的面龐:「我居然讓高高在上的楓少爺害怕了,讓不可一世的楓少爺這麼緊張。看看我選中了一張多麼厲害的王牌,東方凌,果然是你的致命傷啊!」

殷琉楓沒有說話,但是他的手在用力,殷琉薰的上衣出現了深深的褶皺,楓深邃的眼眸閃動著銳利的光芒。

「她好像已經喜歡我了......」殷琉薰含笑說道,「現在的我,對於她來說很重要!非常的重要!」

恍惚之間,居然有一種復仇的快感。

他在試圖激怒殷琉楓,想在殷琉楓冷漠的面龐上找到一點點痛苦的神色,這樣,他就會為自己在殷家忍受了十年的痛苦找回一點點的補償。

他,很想報復,很想看到擁有一切的殷琉楓面對失去時的痛苦。

但是──

殷琉楓忽然冷冷一笑,笑得十分不屑和輕蔑。

「知道嗎?你的樣子像一個急於報復的小丑,而小丑說出的話向來都是被誇大的謊言,你認為我會相信嗎?」

殷琉薰目光一閃,瞳孔中射出如同針尖一般刺人的光芒,說出的話堅定得幾乎是在立誓。

「她現在喜歡的人是我!殷琉楓,這一回,是我贏了。」

「這就是你接近她的原因嗎?只是為了報復我?」殷琉楓冷漠地看著他。

薰一怔──他臉上的表情忽然凝住,楓的話竟讓他有一瞬間的失神,但是,當他接觸到楓那充滿冷漠和不屑的目光時,他的心,忽然冒出一股怒火。

「楓少爺,第一次被人搶奪所愛的感覺怎麼樣?是不是很痛苦?!這顆不可一世的心......現在是不是很痛啊?!

「混賬──」

「好好地記住這種感覺吧!」薰的眼眸中彷彿有著深冬的寒氣,冰晶在他的眼中綻放成花,使他整個人看上去如同一個魅惑的妖精一般驚心動魄。

「這就是我忍受了十年的感覺,這就是你們殷家給我的十年的痛苦,而這些,你這個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驕子是永遠都不會明白的。你只是習慣被人崇敬,永遠都不會明白被人踩在腳底的感覺──」

「你這樣的人也配──」

「我這樣的人有錯嗎?你告訴我──」殷琉薰的面孔終於浮現出一抹冷峭的寒意,「我這樣的人到底做了什麼,要承受這樣的命運?!就因為我的媽媽是你爸爸的情婦?就因為我是一個見不得人的私生子?就因為我走進殷家的那一天你母親死在我的面前──」

「給我住嘴!」

帶著風聲的一拳終於再次揮下,殷琉薰的手忽然伸出,接住了殷琉楓那充滿恨意的一拳,他的手在微微地顫抖。

「總有一天,我會把所有的痛苦全都奉還給你,我會報復你,這一切也包括奪走你最珍愛的人。」殷琉薰的面龐上出現勢在必得的冷笑。

「我會讓你看著東方凌是怎麼喜歡上我的,我會親眼看著你是如何地無可奈何,如何地痛不欲生,這就是我的報復──」

「你說的......都是真的嗎?」

淡然的聲音從辦公室的大門外傳來,冷漠得彷彿是夜晚裡吹過的涼風。

瞬間──

殷琉薰的身體一顫,他的眼中出現驚駭的神色,側過頭,在楓的身後,他充滿震驚的瞳眸中映射出一個人的影子。

他的心,突然在瞬間空蕩蕩地下沉。

東方凌漠然地看著他,冷靜的表情彷彿從未認識過他這個人,然而,她的面孔有些許蒼白,右手彷彿害怕一般微微地顫動。

凌看著他,良久,她的頭微微一側,臉上浮現起淡定從容的微笑,聲音平靜無波:「剛才你說的話──是說謊吧!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你,從來沒有這樣說過,對不對?」

血色從薰的唇角逝去,尖銳的疼痛,在一剎那蔓延開來。

風從百葉窗吹進,在只有三個人的華麗房間裡呼呼穿過。

 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