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薰戀人 連載(8)

☆☆★☆☆

 

東方凌發現,殷琉薰在故意躲避自己。

無論是在殷家還是在學校裡,每一次見到自己的時候,他都默不作聲地走開,甚至於,頭都不願意抬一下。

凌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,而此時,在帝華,卻發生了另外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。

葉欣諭要轉學走了。

這一消息很快地傳遍了帝華,一直都是帝華公主的葉欣諭,為帝華東征西討拿回無數榮譽的葉欣諭,就要離開帝華了,這自然是足以引人議論的一件事。

關於她要離開的原因,在短短的幾天內已經有了很多種說法,但最讓人相信的一件事就是,葉欣諭要離開的原因和殷琉薰是絕對有關的。

更有小道消息傳出,葉欣諭是因為在美少年殷琉薰那裡一再受到感情碰壁才決定離開的,因為有人親眼見到殷琉薰與葉欣諭在教學樓的走廊裡見面,然而殷琉薰冷漠的樣子彷彿葉欣諭是陌生人,葉欣諭是為情所傷,不想再留在帝華。

囂張跋扈的葉欣諭,原來也有這麼灰頭土臉的一天,謠言的背後,更多的是嫉妒與偷笑,這就是所謂的牆倒眾人推吧。

當然,也有為葉欣諭出頭的,只是找錯了對象而已。

「東方凌──妳給我出來──」

葉欣諭的手下大將莫藜帶著幾個人闖進了班上,目光直指那個坐在窗旁面對如此大的騷亂依舊安之若素的女孩,冷冷地說道:

「東方凌,我們談一談──」

她的手猛地拍在凌的桌子上,企圖打破她的冷靜:「喂!我們出去找個地方怎麼樣?」

佳凝已經怕得縮起了脖子。

「出去做什麼......」凌淡漠地看了她一眼,繼續轉頭看著外面的風景,嘴唇微動,安靜地說道,「如果妳有事的話,就在這裡說啊。」

班裡的學生紛紛後退到一旁,看著眼前劍拔弩張的場面,人群中傳來一個小小的卻含著不滿的女聲。

「葉欣諭都要走了,她怎麼還這麼囂張!」

但是兩道閃電般銳利的目光立刻讓她住了嘴,莫藜冷冷地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人群,再次看向東方凌,聲音字字有力。

「妳聽到了嗎?諭學姐──就要走了!」

「要我替她送行嗎?」凌緩緩地說道,「妳來找我就是因為這個原因?」

「少給我裝糊塗,都是因為妳,橫插在諭學姐和殷琉薰的中間,才讓殷琉薰不接受諭學姐。今天我要不好好教訓妳一下,我就不叫莫藜!」

莫藜頗具威脅性地看了一眼東方凌,想要得到想像中東方凌一臉恐懼的模樣,但是,很可惜──

東方凌站起來收拾好桌面上的書,恍若未聞莫藜的戰言。

莫藜冷笑出聲:「還真是會擺樣子啊!東方凌,我就不信這世界上沒有能讓妳害怕的事,今天我就讓妳──」

「對不起,妳的樣子在我看來只是有些好笑而已。」東方凌的唇邊泛起一抹懶洋洋的笑意,「還有,我不能違背我爸爸說過的話,我沒有跟人打架的習慣。如果妳有這樣的嗜好,抱歉,請去找適合妳的對手。」

「嘴巴挺利的嘛!」圍在凌周圍的另一個女孩嘲弄地說道,「再等一會兒,我們就會讓妳知道亂說話的後果,讓妳改改這嘴硬的毛病──」

「這是遺傳,恕我難以改變!」

「給我閉嘴!」莫藜忍無可忍地上前一步,手已經向東方凌的肩頭上抓去,嘴裡氣哼哼地說道,「一定就是妳勾引了殷琉薰,妳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頭──」

居然真的動手了。

東方凌的肩頭微微一閃,在不動聲色之間閃開了莫藜的手,莫藜一愣,在還沒有進行下一步行動之前,凌已經淡笑出聲。

「我真的很好奇,無論是什麼事情,只要是一關係到殷琉薰,第一個出頭的一定是妳,妳到底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?到底站在哪一邊?」

她的話音剛落,莫藜的臉色居然在剎那間一片青白,彷彿是被說中了什麼痛處,原本跋扈的眼眸中居然染上了錯愕的光芒,她驚怔地看著東方凌,嘴唇微啟,竟然說不出話來。

東方凌慧黠地一笑,聰慧無比:「是不是被我說中了?妳根本就是喜──」

「給我閉嘴﹗」

莫藜忽然一聲怒吼,拳頭已經飛出,毫無目標地擊了出來。東方凌身體微側,輕而易舉地躲過她這一拳,同時也很快地伸出手鉗制住了對方的手腕。

「不要隨便出拳。」面對莫藜的憤怒與激動,東方凌面色如常,淡淡地一笑,「忘了說一句,我沒有打架的習慣更沒有被打的習慣,如果妳一再咄咄逼人,真正不客氣的應該是我才對。」

她撥開了莫黎的手。

莫藜的手下驚呆地看著,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老大失手。

凌淡淡地一笑,已經從莫藜的眼前走過,走向教室的大門。

就在她的身影消失在教室大門外時,莫藜才發現,自己居然讓那個丫頭這麼堂而皇之地從自己的面前走開了。

這怎麼可以──

「東方凌,妳給我站住──」

莫藜忽然一聲怒吼,帶著自己的手下衝出了教室,在走廊上憤怒地尋找東方凌的身影,在找到那抹熟悉的影子時,她氣憤地追了上去。

可惡,一定要給她一點顏色看才行。

她氣沖沖地大步走到東方凌的身後,一隻手按住她的肩膀,凶悍地說道:

「東方凌,妳和殷琉薰──」

驀地。

她的聲音,如同被卡住一般消失在自己的喉嚨裡,那隻抓著東方凌的手,也在瞬間軟了下來,憤怒的眼眸中居然出現了失神的顏色。

殷琉薰站在走廊的另一端。

薰的目光淡淡的,臉頰邊的銀色十字架耳環在風吹過的瞬間迸發出太陽般耀眼的光芒。

他幽深的黑瞳清冷,彷彿是兩泓深不見底的潭水,在無形中散發著一種懾人的邪媚。

東方凌站在他的面前,然而,他的目光卻停留在她身後的莫藜身上。

「妳剛才......是在叫我嗎?」

「呃......

莫藜身體一僵,面孔上居然出現了兩抹不自然的紅暈,聲音中還有著猶豫的顫音。

「是......你和她......

她指著東方凌:「你是不是......因為她......

「我和她沒有關係。」

凌怔愕地抬起頭,聽著殷琉薰平淡的聲音。殷琉薰的面容,依舊優雅安靜得彷彿陽光下的泉水。

莫藜怔住。

「你和她......沒關係......你不是說你喜歡她......

「怎麼可能?」

殷琉薰轉向東方凌,他唇角微微的笑意在擴大,燦若春花,輕似柳絮,彷彿春日裡最燦爛的陽光。

「東方凌是殷琉楓的戀人啊!」

此言一出,讓圍觀的人都一陣譁然。

東方凌的面孔刷地一下變得青白,澄澈的瞳眸定定地看向殷琉薰。

「殷琉薰,你胡說什麼?!

「我說錯了嗎?」

薰微笑:「難道不是這樣嗎?妳是我哥哥的戀人呢,你們......那麼親密地在一起。」

親密?

圍觀人的目光馬上掃向了東方凌,目光中含著意味不明的探詢。

「胡說!」

「我也希望我是胡說,」殷琉薰乾淨的面龐上帶著一點點負氣的神情,「但是那麼快把還沒有醒來的我扔下,跑去找殷琉楓的人不就是妳嗎?!

人群中又是一陣譁然,審視的目光統統瞄向了東方凌。

「殷琉薰,給我住口──」

東方凌低低地出聲,眼眸中充滿憤怒的光芒:「你給我住口,如果你敢再說下去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!」

「生氣了嗎?」

薰好像有些驚訝,然後又淺淺地笑開:「是不是因為這樣的話不能在這裡說?那好,我以後不會再說了。」

在所有人的怔仲之間,殷琉薰已經微笑著邁開步子,從凌的身邊安靜地走過,走出了人群。

凌呆呆地站著,聽到他離去的腳步聲,她一點點地咬緊嘴唇,眼中的氣惱更是鋪天蓋地地瀰漫開來。

 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