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薰戀人 連載(7)

楓的眼眸倏地變暗。

薰清澈的瞳眸中閃過一絲挑戰的光芒,那種光芒,出人意料地堅定:「你不是在問我想要什麼嗎?我告訴你,我要東方凌,你能給我嗎?!

殷琉楓忽然從休息椅上站起來,森冷的氣息讓一旁的女傭彷彿是受驚一般退後幾步。

「殷琉薰,你以為你會是我的對手嗎?!

偌大的練習場,一片詭異的寂靜。

薰倚在門邊,眼神幽靜,看著高傲的殷琉楓,卻沒有一點點的怯懦和卑意。

 

☆☆★☆☆

 

殷園的中庭,是一個約兩百公頃的馬場,馬場的另一邊,一排排整齊的馬廄裡關著各式各樣的馬匹,訓練有素的傭人正在喬管家的指揮下打掃馬廄。

修整完美的草坪上,一個女孩正朝著這邊跑過來。

「爺爺──」

一聲清脆的呼喚讓正在餵馬吃東西的殷爺爺轉過頭來,當看清那個可愛的女孩之後,他馬上露出慈愛的笑容。

「凌,到我這裡來。」

「爺爺......」凌跑到殷爺爺的身邊,聲音帶著急促,「爺爺看到薰了嗎?他今天沒有去上學,而且也沒有在那個花園裡。」

「薰?」殷爺爺看著凌緊張的樣子,心微微地一沉,但還是淡淡地一笑,「殷園這麼大,他可能到別的地方去了吧?派個傭人去找找吧!」

殷爺爺朝著喬管家示意,喬管家轉身吩咐幾個男僕去找殷琉薰,凌也想跟去,但是,殷爺爺微微一笑說道:

「凌,在這裡陪爺爺吧!一會兒讓薰到這裡來。」

......好。」凌略微遲疑了一下,但還是乖乖地留了下來,烏黑的眼珠轉來轉去地看向馬廄裡的一匹白色的駿馬,它高大而神氣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馬中的極品。

「這匹馬好帥,爺爺,它叫什麼?」

「楓叫它『銳』。」殷爺爺頷首,「凌的眼光果然厲害啊!這是楓親自選中的馬,是這些馬中最好的一匹。」

凌從一旁傭人的手中取出幾塊食物,伸出手去餵那匹駿馬,另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著馬頭上雪白的毛。

殷爺爺有些擔心地看著凌:「小心,別讓它咬了妳。」

「沒關係,」凌回頭一笑,暖洋洋的笑容就像是一輪閃閃發光的小太陽,在夕陽的餘暉中分外得燦爛,「我爺爺那裡也有很多的好馬,我小的時候就經常去幫他餵馬。」

雪白的銳很快便把凌手中的食物嚼了下去,很滿意地打了個嗝,然後竟然還很溫柔地伸出舌頭在凌的手心裡舔舔,癢得凌忍不住笑起來。

「好癢,你這個饞貓,不,應該是饞馬才對!」

殷爺爺看著凌,眼中露出點點笑意,慈祥而靜謐。

一旁指揮著傭人的喬管家不經意地抬起頭來,看到會心的笑容在殷老爺的臉上漾開,他忽然想起,自從十年前殷琉薰進入殷家之後,老爺就很少這樣笑過了。

喬管家微側頭看著一旁的東方凌,眼眸中出現微微的驚訝。

也許......這個女孩,可以改變殷園。

「老爺──」

遠處。

一個男僕很快朝馬廄這邊飛奔過來,急迫的樣子好像是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情。

「老爺──不好了,楓少爺和薰少爺在練習場......他們......

凌震驚地看向那個因為跑得太急而上氣不接下氣的男僕,男僕的手指指向遠遠的練習場的方向。

「楓少爺和薰少爺......打起來了......

殷爺爺的身體猛烈地一顫,蒼老的面孔上那一抹淡淡的笑容也在瞬間僵滯。

凌的手由於驚嚇猛烈地一抖,幾塊食物都落在了翠綠的草坪上。

 

 

空手道練習場。

傭人都退在了門邊,驚恐地看著練習場上糾纏爭鬥的兩個人,他們擁有相似的外形,可眉宇間卻有著完全不同的神色。

一個俊帥,一個絕美。

砰──

薰再一次被摔倒在木質地板上,他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,渾身如同骨頭要拆散一般地疼痛,痛得他忍不住皺起眉頭。

他費力地抬起頭,看著高高在上的殷琉楓那冷漠而蔑視的神色,就彷彿自己是可憐又可悲的螞蟻一般。

豆大的汗珠從薰的面孔上緩緩地落下,他幾乎是拚盡了全身的力氣,再一次從地板上爬起來,衝向殷琉楓。

殷琉楓輕而易舉地鎖住他打過來的拳頭,冷漠地看著他:「出拳沒有力度、毫無章法,你憑什麼跟我鬥──」

薰的頭髮已經被汗水濡濕,因為拚盡全力而急促地喘息著,那些汗水模糊了他的視線,但是他還是看到了楓不屑的神情。

「我還沒有倒下──」

薰突然發力,企圖再出一拳打到殷琉楓,但是,楓冷冷地一笑,輕而易舉地抓過薰的手腕,腳下隨意地一轉,就已經將殷琉薰仰天絆倒。

暗色的木質地板上,傳來沉悶的聲響。

一旁的一個女傭看不下去,偷偷地跑了出去。

殷琉薰仰天栽倒,渾身的疼痛如同一隻猛獸一般撕咬著他的身體,而他的手,居然連握攏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他的雙手,無意識地顫抖著。

他,還是輸了,在殷琉楓的面前,他永遠都是一個敗者,一個可憐的小丑。

「還要打嗎?」

殷琉楓冷漠的聲音似乎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,薰躺在地板上,清晰地聽著他優雅的腳步聲,在自己的頭邊停止。

「殷琉薰,你永遠都不會是我的對手!」

那句話,讓薰在瞬間陷入絕望的深淵,他想站起來,不想就此倒下去,就像曾經還只有六歲的他第一次站在殷琉楓的面前,發出那一聲怯懦的聲音。

 

......哥哥......

「滾開──」

 

那時的殷琉楓就已經冷漠得像一個尊貴的王子了,毫不留情甚至於是憤恨地將他推開,狂怒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迴響著。

 

「我才不是你的哥哥!是你害死了我的媽媽,我恨你──」

 

那時的薰就像現在這樣倒在地上,沒有人保護他,沒有人理會他,所有的人都站在殷琉楓的一邊,都像看災星一樣地看著他。

他的出現,就是厄運......

那一刻,他害怕得要死,害怕得絕望,害怕這種惡意的敵視,他多麼希望媽媽會出現,會用她那溫暖的懷抱緊緊地抱住他、告訴他──我永遠都會在你的身邊。

只要一個溫暖的懷抱就好。

但是,媽媽走了,把他交給了殷家,永遠地走了。

心中一片灼熱的痛感。

殷琉薰伸出一隻手拚命地撐住地面,想要站起來,但是,他的手早已經沒有了一點點的力氣,就像是棉花一樣得軟。

突然手腕一彎,他剛剛撐起的上半身再次倒向地面──

豆大的汗水從他的面頰上滾落,順著他的下巴,無聲地落在了光可鑒人的暗色地板上。

他還在很努力、很狼狽地想要站起來......就像是一個倔強的孩子不甘心就此倒下一樣......

場邊,留下來的女傭的眼角情不自禁地濕潤了,一個男僕握緊了雙拳,凝視著薰,低聲說道:

「站起來呀!」

砰──

殷琉薰再一次體力不支地倒地,不用殷琉楓動手,他自己已經再也沒有反擊的力氣了。

殷琉楓的眼中浮現出一抹異樣複雜的神色,轉過身,不再看殷琉薰,面向一旁的傭人,低聲說道:「把他給我帶走!」

男僕走上來,卻又驚訝地停住了。

「等......等一下,還沒有完──」

虛弱卻倔強的聲音忽然從楓的身後響起,殷琉薰終於跌跌撞撞地站起來了,看著殷琉楓,努力地笑出來。

「殷琉楓,我還站得起來......

「你還真夠頑強啊!」殷琉楓轉身,冷漠地看著他,「你是要我完全把你打倒,才能順了你的心?!

薰搖搖晃晃地站著,汗水完全模糊了他的視線,他的唇角依然有著虛弱的微笑。

「這一次......絕對不會倒下......

殷琉楓的眼眸中瞬間迸射出冷光,他突然出拳,快速至極,狠狠地一拳擊中了殷琉薰的面頰,殷琉薰踉蹌地退後了幾步,身體抵到了練習場的牆壁,他真的沒有倒下。

鮮紅的鼻血從他挺直的鼻梁中流了下來,他感覺到了,卻連抬起手來把它擦去的力氣都沒有。

「你只有這些能耐嗎?」薰靜靜地笑著,以身後的牆壁為支撐才能站住,「你以為只有這些......就可以讓凌......

「殷琉薰﹗」

當那一拳夾著凌厲的風聲直襲向薰的面門時,薰淡笑著閉上眼睛,他知道自己躲不過,也沒想過要躲,即使是無力反抗也不要就此認輸。

耳邊,似乎有一個女孩的聲音在迴響──

 

「楓很優秀,也很堅強,我喜歡堅強的人!」

 

沒有被楓打倒,那麼,他也是一個堅強的人了,薰閉著眼睛,在楓的拳頭即將到來的時候,居然,靜靜地笑了。

原來這就是堅強啊......

他的身體搖晃著即將倒下──

忽然──

一雙溫暖的手。

一陣熟悉的空靈香氣。

就在那一瞬間,抱住了他,籠罩了他,薰的頭向旁邊一側,居然倒在了一個單薄的肩頭上,有一個人,抱住了他,保護了他。

那急促而響亮的聲音在他模糊的意識裡猶如天籟。

「不要傷害他──」

楓的拳頭在凌的臉頰邊停住,凌耳邊的長髮在瞬間微微地顫動。

凌從正面抱住了薰,彷彿是要替薰承受那一拳的力量,而楓的拳頭停在了她耳邊的一側,殷琉薰的頭,微微地垂下,無力地靠在凌一側的肩頭上。

凌抱住薰,臉上有著氣惱的神色。

「殷琉楓,我討厭使用暴力解決問題的人!」

楓的眉宇瞬間蹙緊,聲音冰冷無比。

「東方凌──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?!

她居然抱著殷琉薰,一股火氣頓時在楓的心中湧起,他絕對不能忍受東方凌居然用這種親密的姿勢保護殷琉薰。

「放開他!」楓竭力壓制自己內心的憤怒。

凌沒有動,她用自己的身體承受著殷琉薰的重量,只要她稍稍後退,幾乎陷入昏迷的殷琉薰就會因為失去支撐而倒下。

殷琉楓的瞳眸中閃過一道如同針尖一般的鋒芒,聲音也在瞬間加重:「東方凌,妳沒聽到我的話嗎?!

他陡然提高聲音,聲音在空曠的場地上發出冰冷的回音:「東方凌,放開他──」

「不要命令我﹗」

東方凌的眼中浮現出一抹倔強的神色:「殷琉楓,不要讓我和你吵架,不要以為你可以主導我的意志!」

「東方凌──」

「薰正在生病,」凌的聲音堅定無比,「可是,你居然這樣對待他,殷琉楓,我不能讓你傷害薰,我要保護他──」

我要保護他──

薰無力的身體,忽然,微微地一動,在混亂而迷糊的意識中,他卻如此清楚地聽到凌的聲音。那聲音,就在一瞬間印進他的心底,彷彿是處於黑暗的屋子中,突然之間,頭頂上出現一扇美麗的天窗。

凌聽到薰微微的喘息聲,是那麼虛弱而無力。

「楓兒。」 蒼老的聲音從場外傳進來,門邊的傭人已經退到了一旁,喬管家推著殷爺爺的輪椅走了進來。

殷爺爺看著場上僵持的氣氛,輕歎了一口氣,低聲說道:

「喬管家,找幾個人送薰回去。」

「是!」

喬管家帶著幾個男僕走上去,走到凌的身邊,示意凌把薰交給他,凌遲疑了一下,但還是退出一步,把薰扶到一個男僕的手邊。

然而,在凌放手的剎那,薰忽然向前栽倒,男僕並沒有扶住他,他從男僕的手邊無意識地向下滑倒。

「薰──」

凌驚呼一聲,快速地伸出手去扶他,薰身體的重量壓著凌的手,讓凌身不由己地跪了下去,薰倒在了她的懷裡。

薰虛軟得如同棉花一般,全身滾燙,連呼出的氣息都是滾燙的,近乎於透明的面孔蒼白得可怕。

凌抱住薰,纖細的手指在薰滾燙的面頰上撫過,緊張地一遍又一遍地叫著。

「薰............

薰很緩很緩地睜開眼睛,眼中的茫然如同一抹縹緲而寂寞的霧氣,他聽到了那個聲音,在迷濛的霧氣中,那張宛若天使一般的面孔就在他的眼前,他看到了她眼眸中的濃濃的擔憂與緊張,原來這就是......被守護的感覺啊......

那一瞬間,他情願自己不再醒來,就這樣,在她的懷裡永遠地......沉溺下去。

那個聲音,就彷彿是從他的心底發出來──

............下來......

眼前一黑,他昏了過去。

楓轉頭看向一旁的男僕:「把他給我帶走──」

男僕再一次走上來,想要扶起殷琉薰,但是,凌卻推開了男僕的手,抱緊了殷琉薰。

「你不要碰他,我自己送他回去!」

楓的眼眸裡瞬間閃過一絲冷光,低低的聲音中帶著警告的意味:「東方凌──」

凌沒有說話,只是把薰的一隻手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,用盡全力把薰扶起來,她的腳因為用盡全力而不停地顫抖著。

楓的眼神發出暗暗的冷光。

「給我站住!」

凌沒有停下來,依然扶著虛脫的殷琉薰一點點地朝外移動,眼眸中閃動著特屬於東方凌的堅毅的光芒。

「殷琉楓──你不懂得什麼叫做不公平嗎?不懂得什麼叫做親情嗎?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薰?這樣做太過分了!太殘忍了!太沒有道理了!無論如何,我要保護這樣的薰!」

所有的傭人都站在楓的身後。

凌一個人扶住薰。

她的聲音在整個空曠的練習場上分外響亮。

薰的頭,無力地朝旁邊一側,貼近凌的呼吸。他絕美的面孔上一片蒼白的顏色,而在他緊閉的眼角,卻隱約地有著一點點的水光,濡濕了他烏黑的睫毛。

 

☆☆★☆☆

 

啪﹗

房間的燈被打開,原本陰暗的房間立刻明亮起來,凌和女傭一起架著薰跌跌撞撞地走進來,薰的眼眸緊閉,無力地垂下頭來。

他已經用盡全身的力氣而虛脫了。

因為負擔薰的重量而氣喘吁吁的凌的額頭上已經沁出了密密的汗珠,當她的腳踏上柔軟的地毯時,她忽然失去了力氣,腳下一彎,跪在了地毯上。

殷琉薰的身體也隨著倒了下去,凌跪在地毯上,奮力支撐著他。

「去拿熱水來──」

凌微微喘息著對一旁的女傭說道:「還要毛巾,快點──」

「是!」女傭一路小跑步離開了房間。

凌跪在地毯上,薰的一隻手架在她的肩上,他以凌的身體為依靠,才沒有倒下去,然而,他的眼眸緊閉,彷彿陷入了無意識的昏迷之中。

正在努力地想把薰扶起來的凌忽然一怔,身體僵住了......

薰的頭緩緩地垂下......

他柔軟的嘴唇在凌的側面臉頰輕輕地滑過......就好像是一個輕柔的長長的吻......

凌一動也不敢動,甚至於,連眼中的光芒也在瞬間凝滯了。

她忘記了呼吸。

房間裡靜靜的。

薰的呼吸就在她的臉頰邊,他渾身灼熱,甚至於連呼出的氣息都是熱的,長長的睫毛如同簾幕一般蓋住了他緊閉的眼眸,凌的心,突然間很快地跳動起來,完全亂了章法,薰就在她的身邊,靠在她的身上。

猶豫地伸出了手,凌小心翼翼地推開薰的頭,想要改變這種曖昧的姿勢,但是,在她的手輕輕地一推之下,薰的整個身體忽然朝旁邊栽倒,旁邊,就是硬硬的牆壁了。

薰的頭,重重地撞在了一邊的牆壁上,身體無力地滑下。

「薰──」

凌驚呼一聲,連忙從地毯上爬過去抱住他的頭,手按住他剛剛被撞的地方,嚇得幾乎忘了他還在昏迷之中,緊張而愧疚地連聲說道:

「是不是很痛............對不起............

薰的睫毛忽然微微地抖動著,但是,並沒有睜開眼睛,只是嘴唇輕輕地顫動著,如同夢中的呢喃,低低地說出那幾個字來。

............為什麼......要對我......這麼好......

凌的手,輕輕地一顫。

她低頭默默地看著薰,她的手,安靜地停留在他柔軟的頭髮上。

手下,是一片溫暖的感覺。

 

 

清晨。

微帶青色的晨光從白色的紗制窗簾的縫隙裡透了進來,照亮了一個絕美少年安靜的睡臉。

安詳而美好的睡臉,就像是一個熟睡的孩子,沉浸在自己的美夢中,但是,熟悉的香氣一點點沁入他的鼻息,驚醒了他昏沉的夢境。

睫毛輕輕地顫動,他慢慢地睜開迷濛的眼睛,眼前,好像是蒙著一層霧氣,朦朦朧朧地阻隔著他的視線。

渾身的酸痛讓他在微動的剎那忍不住呻吟出聲,手微微地一抬,卻沒有伸到自己的眼前來,他側過頭,瞳眸中浮現出怔然的神色。

他的手被另一隻小手握住,一個女孩伏在他的床邊,安靜地睡著,恬靜的面孔上帶著深深的疲倦。

薰轉過頭,看到放在床邊櫃子上的藥劑和毛巾。

心中微微地一動,那一刻,薰的目光,柔和得如同春日裡的泉水,美麗的目光靜靜地停留在凌的身上。

他應該沒有聽錯吧!她說,會保護他,昨天,她是這樣對殷琉楓說的!

心中,忽然湧動起一陣濃濃的眷戀,他忽然很想,把這一刻停留下去,永遠地停留下去......

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?

殷琉薰安靜地轉過頭,靜靜地看著她的睡臉,他的目光清澈一片,良久,薄薄的唇邊綻放出和煦的笑容,他的手緩緩地抬起,輕輕地落在凌烏黑的長髮上,動作輕柔得如同羽毛的飄落。

凌忽然一動,似乎要醒過來了。

薰一怔,馬上收回自己的手,在她醒過來之前閉上自己的眼睛,裝作還在睡夢之中。

凌睜開眼睛。

她微帶睏意地揉揉眼睛,看到還閉著眼睛的殷琉薰,伸出手來摸摸他的額頭,很快地,她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。

「終於退燒了。」

薰安靜地閉著眼睛,默默地享受著她小手帶來的涼意。

就在此時。

房門外,一個傭人的聲音傳了進來。

「凌小姐,楓少爺請您過去──」

薰的眉頭不經意地微蹙,凌的手從他的額頭上拿開,他感覺到凌似乎站起身來要走開。

他沒有睜開眼睛,手卻在凌的手離開的瞬間,本能地伸出,想要拉住凌的手,但是,凌沒有看到那隻想要拉住她的手,在兩人指尖即將相碰的時候,凌走了出去。

「好好照顧薰。」

他聽到傭人的應承聲,聽到凌走出去的腳步聲,薰緩緩地睜開眼睛,卻看到房間的門,被輕輕地關上。

他的眼中出現一片寂靜的失望。

☆☆★☆☆

清晨的朝露讓空氣變得分外地濕潤和清新,幽靜馬場的遠處是一片綠草和灌木叢,一群白色的鴿子在整齊的草坪上悠然自得地啄食著。

凌坐在草坪旁的一張白色的籐椅上,籐椅旁邊的桌面上,擺著花茶和一盤精緻的小點心。

遠處,白色的駿馬在綠草如茵的草坪上飛快地奔馳著,而騎在馬上的殷琉楓更是英姿颯爽,眉宇間的尊貴氣質渾然天成。

那匹馬很快地轉向朝凌的方向馳來,一身獵裝的殷琉楓,俊朗颯爽如同火熱的太陽一般燦爛耀眼。

凌站起來,朝著那匹馬走過去,在馬場外的草坪上,停下自己的腳步,她等著殷琉楓停下來。

殷琉楓直到凌的面前才勒住馬,而一旁的男僕已經準備上來牽馬了。

在馬停下來的時候,凌忽然看到楓眼中那抹淺淺的笑意,她在一愣之際,身體卻已經離開了地面。

「啊......

東方凌驚叫一聲。

殷琉楓輕而易舉地俯下身,用手臂攬住凌的腰,輕鬆地把她帶上馬,他坐在凌的身後,單手摟住凌,掉轉了馬頭,白色的駿馬再一次奔馳起來。

凌在被攬上馬的瞬間,聽到馬場周圍的傭人們驚慌失措的抽氣聲。

白色的駿馬跑得非常快。

風在凌的臉頰邊呼呼吹過,凌置身在殷琉楓的懷裡,看著整個馬場都在自己的眼前旋轉。

「楓......

「別說話,」殷琉楓在她的耳邊低語道,「妳不是對這匹駿馬很感興趣嗎?喜歡它嗎?」

凌的手握住了韁繩:「我要自己控制韁繩。」

楓微微一笑,在凌的手握住韁繩的時候,他握住了凌的手,兩雙手交錯著,緊緊地握在了一起。

凌微微皺眉,楓的聲音已經傳進了她的耳朵。

「忘了那件事吧!」

「可是......

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是只有一兩天,對嗎?」他低柔的話語在她的耳邊輕輕地飄過,「我不希望我們因為他一再地鬧彆扭,好不好?」

凌默然,但還是小心翼翼地抽出了自己被楓握住的手,楓感覺到了她的動作,在她抽手的同時,他忽然側頭,在凌的鬢角,印下一個輕柔的吻。

凌一驚,身體居然朝旁邊側去,楓立刻牢牢地把她箍在自己的懷裡,他低低的聲音帶著深沉的愛戀,彷彿是某種宣告一般。

「東方凌,我不會讓妳離開我的。」

馬場上,那匹白色的駿馬所承載著的兩個人看上去無比親密,尤其當楓在凌的鬢角上印下一個吻時,俊男美女的絕妙組合就彷彿是童話裡夢幻的畫面。

馬場外,一個修長的身影安靜地站立著,遠遠地看著那兩個人,薰清澈的眼眸,漸漸地浮上一層幽邃的黯沉。

他的目光鎖定在那個女孩的身上,耳邊,十字架耳環默默閃動著銀色的光芒。

 

 

 








 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