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薰戀人 連載(6)

早晨。

優雅非凡的流線型跑車在寬闊的高速公路上飛速地行駛著,車兩邊的景物在東方凌的面前快速地倒退。

東方凌嘟著嘴、托著下巴看著窗外。

「還在生氣嗎?」

「是啊──」

東方凌拖長了聲音冷哼,繃緊了小臉,毫不客氣地說道。

殷琉楓駕駛著銀灰色跑車穩穩地在路面上行駛,他凝神看著前方,安靜地說道:

「妳用不著擔心殷琉薰,他的病已經好了,早上司機就已經把他送到學校去了。」

原來他已經好了。

心中稍微地輕鬆下來,凌回過頭看了他一眼,終於發出自己壓抑很久的聲音:「我想知道,你昨天為什麼會生氣?」

「我生氣了嗎?」他淡笑。

東方凌不滿地瞪了他一眼:「你沒有嗎?昨天你差點把我的手捏斷,都有瘀青了............

她的話未說完,就感覺到車的方向不對。

殷流楓已經把車停在了路邊,轉過頭,深邃的眼眸盯著她的手腕,聲音中帶著微微的擔憂。

「給我看看,嚴不嚴重......

「呃......不用了......」東方凌慌忙把左手放在自己的身後,臉上出現一抹小小的尷尬,剛剛自己好像有點言過其實了。

「我看看......」他柔聲說著,手已經伸出,把東方凌的左手拉到自己的眼前。

他認真地看著她的手臂。

白皙的手腕上戴著銀色的手鍊,沒有任何青紫的痕跡。

秀氣別致的手鍊,手鍊上的細鑽流轉著像晨光一樣溫柔的光芒。於是,他的眼中閃爍著和細鑽同樣燦爛的光芒。

「其實昨天是真的有一點青的......

東方凌看到他一直在凝視著自己的手腕,還以為他一定是在想如何處罰自己的誇大其詞。

於是,她便開始賣力地補救:「不過你知道我的身體一向都很好,你看,這麼快就好了,我還真是厲害啊!」

殷琉楓微微一笑,笑容如陽光般溫暖和煦。

他低下頭,在她戴著手鍊的手背上,輕輕地印下一個吻。

輕柔的一個吻。

東方凌心中一驚,本能地想抽回手,手腕上的銀鏈微微地顫動。

他沒有任她抽回手,而是輕輕地把她的手放在了她身體的一側,然後細心地幫她扣好安全帶。

回頭看到東方凌有些僵硬的表情,他微笑著揉了揉她的頭,愜意地說道:「別發呆了,我可不想讓妳遲到。」

車很快地轉向上了公路,以超快的速度朝著帝華學園駛去。

☆☆★☆☆

「凌......

「什麼事?」

中午的時候,東方凌並沒有跑去餐廳吃飯,而是在教室裡分吃宋佳凝帶來的便當,才吃了幾口就看到宋佳凝滿面通紅,一副吞吞吐吐的樣子。

東方凌立刻把分給自己的那一半便當護到自己的身邊,十足戒備地看著宋佳凝。

「這些妳已經分給我了,不可以搶回去!」

宋佳凝連忙擺手,急促地說道:「妳誤會了啦!我不是說便當的事情,那些都是我家的傭人做的,如果妳喜歡,我明天還可以帶給妳。」

「真的嗎?」

凌終於放下心來,從便當盒裡夾起一塊小排骨開心地吃起來:「佳凝,妳真是太好了,將來一定會是一個體貼的好太太。」

宋佳凝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東方凌,小心翼翼地說道:「其實是......我有一件事要問妳。」

「說吧!」東方凌爽快地夾著佳凝便當裡的排骨,眨眨靈動的眼睛說道,「我一定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,來報答妳的便當之恩。」

「就是......那個......我剛剛經過二年級......」宋佳凝滿面通紅,反絞著手,聲音好像在舌頭上打結,但還是說出來了。

「殷琉薰......好像沒有來上課......

「唔......咬到......舌頭了!」

東方凌忽然捂住嘴,臉上出現痛苦的神情,看她難過的樣子想必咬得還真是不輕,宋佳凝一下子慌了神,忙拿過一旁的冰牛奶送到東方凌的嘴邊,緊張地說道:

「快喝點牛奶,怎麼樣?有沒有咬出血?妳怎麼這麼不小心。」

東方凌接過佳凝手中的牛奶,捂住嘴唇悶悶地出聲:「妳剛剛說殷琉薰沒有來上課?」

兩片紅雲立刻飛上了佳凝的面頰,她低頭小聲地說道:「是啊,他沒有來上課,而且我都找過了,他也不在音樂教室裡。」

「不對啊!楓說他今天來了呀,真是奇怪。」東方凌疑惑地喝著牛奶,手上的動作忽然停住了,臉上出現擔心的神情,遲疑地說道,「是不是......他的感冒還沒有好......

 

 

殷家空曠的空手道練習場上。

殷琉楓穿著白色的空手道服,正在場上揮汗如雨地做著空手道的連續動作,連貫而有力度的動作把剛柔的空手道發揮到了極致,而流著汗水的俊朗面孔更是充滿了陽剛的氣息。

少年緩緩地走進練習場的大門。

陰柔的面孔上依然是蒼白的顏色,只是那雙晶瑩的雙眸在看到楓的時候,微微閃現出異樣的光芒。

喬森看到他,馬上走上場,來到殷琉楓的身邊,低聲說了些什麼,殷琉楓停下自己的動作,轉頭看向那個柔美的少年。

天邊的夕陽漸漸地泛出金色的光芒。

薰淡淡地一笑,看著殷琉楓,聲音寂靜非常。

「楓少爺,你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

 

 

下午放學的時候,凌飛快地跑到殷家的花園裡,想要尋找殷琉薰,但是整個花園,都沒有殷琉薰的影子。

凌怔然地站在那棵古老而高大的海棠樹下,海棠花正無聲地綻放著,紛紛揚揚在枝頭,猶如剛下了一場白色的大雪。

她的手握緊了書包帶,目光轉為疑惑,殷琉薰,究竟到什麼地方去了?

......

 

 

殷家練習場。

殷琉楓走到場地外,傭人立刻走上來捧著白色的毛巾,而另一邊的男僕已經開始整理場地了。

殷琉薰看著尊貴的殷琉楓,唇角露出若有若無的嘲弄。

楓坐在場地外的休息椅上,沒有看殷琉薰,面容有著冷漠的神態,似乎是在和一個無足輕重的僕人說話。

「你想要什麼?」

薰抬頭看楓。

楓把手中的白色毛巾扔到一邊,女傭立刻走上來收了下去,他淡淡地一笑,笑得輕蔑而冷漠。

「勸你想清楚,你以為能利用凌來報復我的想法太過簡單,只要你從此離東方凌遠遠的,我會給你你在殷家得不到的。」

楓高傲的樣子像是在打發一個乞丐,而不是和他的弟弟──這個其實應該和他有著同等地位的殷琉薰說話。

薰淡然冷笑:「你憑什麼認為我是在報復你?」

「難道你還會有第二種想法嗎?」殷琉楓冷淡地一笑,「你和那個女人一樣,不是都很喜歡介入別人的感情,來滿足自己低俗的願望嗎?!

薰的瞳孔,倏地縮緊。

「你不要再詆毀我媽──」

楓的面容依舊冷冷的,聲音如同利刃一般尖銳:「真難得你還為那個女人辯護,是不是你也覺得那個女人把你扔給殷家是一件很明智的選擇,這樣,一個私生子就順利成章地成為了殷家的二少爺──」

薰的拳頭,握得死緊。

「你還是把握好眼前的機會吧!」楓俊冷的面孔上帶著輕蔑的神氣,「告訴我你到底要什麼!我會給你,然後,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!」

面對眼前如同王子一般典雅、高貴的楓,薰的心中忽然湧起一陣波濤洶湧的恨意,還有著一絲緩緩瀰漫的不怕死的倔強。

薰絕美的唇角,忽然低柔地笑開,如妖精一般嫵媚:「我要她──」

 

 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愛蟀蟀
  • 為甚麼不趕快出版
  • 愛蟀蟀~不能太急丫,艾莉需要時間好好施魔法的~就請妮再等個幾天吧!等妮拿到書之後,一定會超級滿意的!

    lovemiracles 於 2008/10/30 12:12 回覆

  • 墮‧天使
  • 為什麼!!

    我家附近的7-11.萊爾富.全家都買不到練魔咒的書ˊˋ
  • 墮.天使妮好,
    那要不要到博客來網路書店訂購,或者是誠品書店和金石堂書店看看呢?那裡也都有哦~

    lovemiracles 於 2008/11/01 16:3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