俊美的面孔,深邃的輪廓,完美得如同從畫裡走出來一般。

薄薄的唇角勾勒起淡淡的微笑,他輕輕地搖頭,示意她安靜。

頎長的身影在凌的身邊緩緩地坐下,把他的手指放在白色的琴鍵上。

凌微微一笑,兩個人之間彷彿有了靈犀──

優美動人的旋律再次響起,兩雙手在琴鍵上輕柔地飛舞著,恍若蝴蝶的翅膀在花間舞動,溫柔的燈光打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,他們的美麗與英氣,還有那切合的默契讓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一曲終了,他們同時轉過頭,相視一笑。

大廳裡一片靜寂──

緊接著,如雷般的掌聲響起來,閃光燈在兩人的臉上不停地閃著。

掌聲如潮水一般湧過來,在喬管家的示意下,整個庭院裡所有的燈光都被打亮,亮如白晝。

俊朗的殷琉楓拉著凌走到了殷爺爺的面前,恭恭敬敬地躬下身去,聲音清晰而親切──

「爺爺,祝您長命百歲。」

殷爺爺紅潤的面龐上有著無法抑制的開心,他凝視著殷琉楓,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親情,甚至於他的眼中,還出現了隱隱的水光。

「楓兒,你終於回來了。」

海棠花樹上,殷琉薰的目光靜靜地停留在遠方,他安靜地坐著,安靜得如同一尊雕像。

眼眸清涼如同天邊澄亮明淨的星辰,良久,他的面孔上出現了一抹清寂的微笑,寂寞而黯然。

「你已經擁有了一切,不是嗎?所有的一切,都是你的......但是有一樣......殷琉楓,我要讓你永遠也得不到......

☆☆★☆☆

桌子上,一枚金色的徽章擺在那裡。

殷琉楓坐在桌子一旁,修長的手指有意無意地敲打著桌沿,俊美的面孔上有著淡淡的笑意。

而在他的幾步外,某人正把頭埋得低低的,反正就是死不抬頭!

「妳居然真的敢把崔叔叔搬出來騙人,要是被老師知道了,恐怕妳又有法律條文可以罰抄了,一百遍一定是少不了的。」

東方凌抓住時機抬起頭來,一臉討好地笑說:「只要你不說,我爸爸不會知道的啦!」

「還敢說!」

嚴厲的聲音,使她立刻低下頭,俯首認罪:「對不起,我知道錯了!」

這舵轉得還真是快啊!

「妳是跆拳道冠軍嗎?我怎麼不知道﹖」殷琉楓興致盎然地揚起嘴角,「我記得兩年前崔叔叔可是有心要栽培妳,但是某人就是天資不夠......

「是我沒有興趣吧!」

開玩笑,她東方凌的智商絕對是一流的,這世界上怎麼會有她學不會的東西。

殷琉楓敲敲桌子,濃眉一皺:「東方凌,妳是想讓我打電話給老師嗎?」

東方凌立刻規規矩矩地坐正。

真是太過於得意忘形了。

東方凌暗自歎了口氣,要不是自己一時口快,沒忍住把自己鬥倒葉欣諭的事情說出來,也就不會被訓話了。

還是爸爸說得對,做人不可以太張狂。

凌無奈歎氣的樣子被殷琉楓看在眼裡,使他烏黑的瞳眸裡終於忍不住地出現了笑意,同時他也決定饒了這個古靈精怪的傢伙。

「妳放心,我不會告訴老師的。」

「真的?」

凌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,身體湊上前笑咪咪地說:「說話要算數哦,要是被我爸爸知道,我就真的慘了,說不定這一次要罰抄長篇的道德經。」

殷琉楓把手放在她的頭上,揉亂了她的頭髮,深邃的眼眸中閃動著笑意。

「老師有一些話要我轉達給妳。」

「為什麼他自己不告訴我?」

殷琉楓微笑:「他目前非常忙,被一件很棘手的案子纏住暫時無法脫身,他要妳留在這裡,等到事情忙完了,老師就會來接妳。」

東方凌瞪大明澈的眼睛,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。

「我爸爸遇到困難了嗎?」

殷琉楓微微地怔住,他沒有想到東方凌會這麼敏感,這麼快看穿他的話,但是,他一貫冷靜地答道:

「麻煩是有一些,但是對於老師來說,那並不是困難,老師的能力,妳應該比我更清楚對不對?」

凌輕輕地點頭,她的爸爸是戰無不勝的大律師。

「我會很乖地留在這裡,」東方凌眨動著慧黠的大眼睛,「一直等到爸爸來接我,我不會成為他的負擔!放心吧!這一點我很清楚,如果我在爸爸的身邊,那麼爸爸的麻煩就真的變成困難了。」

「真是個聰明的女孩。」

殷琉楓如同貴族般出色的面孔上帶著深深的笑意:「為了獎勵妳,我有一件禮物要送給妳!」

一條銀色的手鍊在東方凌的眼前晃動,手鍊上面鑲嵌的細小碎鑽發出的光芒,竟如七色彩虹般炫目。

凌有些驚訝地睜大眼睛。

「這是我請義大利最知名的設計師為妳設計的,手鍊的名字叫做『傾城之戀』,全世界只有這一條,獨一無二。」

殷琉楓俯下身來,把手鍊戴在她白嫩的手腕上,他俊美的面孔上帶著優雅的神情,睿智的黑眸中閃動著溫柔的光彩。

東方凌把手腕抬起來,對準頭頂水晶燈的方向,眼眸中有著比鑽石還要耀眼的光芒。

「真的好漂亮,可是這麼漂亮的東西全世界只有一條,這種美麗也只有我一個人才可以看到,多可惜啊!」

「一點也不可惜,因為這是給妳的。」水晶燈下,殷琉楓俊朗的五官似乎添上了一層琥珀色的光芒,讓他更加帥氣逼人。

他微笑:「妳就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。」

東方凌睜大黑白分明的眼睛,還沒有來得及說出話來,就在這時候,門外傳來了喬管家沉穩的聲音。

「楓少爺,老爺請您過去。」

「好的,喬叔,我馬上就去。」殷琉楓隔著門板應道,他轉頭看了看還在研究手鍊的東方凌,說道,「我要到爺爺那裡去,妳快點休息吧!明天還要上課。」

「嗯!」凌笑咪咪地點頭。

殷琉楓微笑,轉身走出房間,並且細心地關上了門。

直到他的腳步聲消失,東方凌清澈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明亮的笑意,她轉過身,赤著腳跑過米色的地毯,她跑上了陽臺。

半透明的紗質落地窗簾在風中輕輕地搖曳著。

那個長著海棠樹的花園裡,並沒有人。

心中稍稍有些失望。

凌站直身體,左手握住右手平舉到空中,而右手比成了槍的形狀,食指對準那棵海棠木。

右眼微瞇,唇角調皮地上揚。

「砰!正中紅心!」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