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薰戀人 連載(3)

☆☆★☆☆

 

清晨。

樹下卻沒有和往常一樣站著早讀的學生,甚至連校園的餐廳裡,也只有寥寥幾個吃早餐的學生。

人,都聚到了一個地方。

芭蕾舞的練習場外密密麻麻地圍了許多人,不時有讚歎的聲音從人群中傳出來。

「哇,動作好美啊!」

「那個女孩是誰啊?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?」

「笨蛋,那是一年級的轉校生東方凌啦!全校總分居榜首,據說前幾天還因為殷琉薰的事情得罪了葉欣諭。」

「得罪了葉欣諭......」那人沒有把話說下去,可想而知是做出驚愕的表情,「那她現在......豈不是在向葉欣諭示威......

「不過,她跳起芭蕾舞,似乎真的比葉欣諭......

優美的旋律,流暢的舞姿,每一個動作都極盡柔美,美麗不僅從她的眼眸中表現出來,甚至於她唇角輕盈的微笑,指尖的每一次伸展,都彷彿綻放出絕美的花朵。

空靈的身姿如同高貴的白天鵝,柔軟的雙臂展開,猶如天使的翅膀,在純白的雲端飛舞,旋轉。

優美的指尖在半空中輕輕地滑過......

彷彿滑過清澈的水面,水面上,無數的花瓣飄落......

彷彿有著無數道耀眼的光芒自她的身體中散發出來,美得令人揪心......

同學們個個屏住呼吸,生怕自己若不小心出聲會破壞這種極致的美麗。

男同學更是呆若木雞。

葉欣諭站在一旁,面色難看極了。

不用她說什麼,外面人們的驚呼和讚歎就已經明確地告訴她──東方凌跳得比她好。

無論是動作、表情,抑或是手指間所表達出的神韻,東方凌都比她高明,甚至於,遠遠地凌駕於她之上。

可惡,南川市的芭蕾舞冠軍葉欣諭怎麼會敗給一個只有十五歲的黃毛丫頭?

旋律漸漸地接近尾聲,餘韻嫋嫋地消失在每一個人的思維裡。

凌的動作緩緩地停止。

寂靜。

幾乎聽不到呼吸聲的寂靜。

靜悄悄的。

凌的唇邊泛起一抹頑皮的微笑,收起自己的動作,然後鞠躬。

嘩──

掌聲在她彎腰鞠躬的一剎那雷鳴般地響了起來,窗外,歡聲雷動,大家都在竭盡自己的力氣為東方凌喝彩。

然而──

東方凌輕輕地一揮手,似乎有話要說。

掌聲很快地停止。

凌轉身看著面色鐵青的葉欣諭,淡淡一笑,聲音清晰而無懼。

「芭蕾舞是一種美麗而高雅的舞蹈,並不是每一個會跳芭蕾的人都可以成為公主,都可以高高在上,妳也看到了,妳能做到的,別人同樣也可以做到!我認為,只有心地善良的人才可以跳出最美麗的芭蕾舞,而妳,根本就沒有資格詮釋這種美麗!」

東方凌眼眸淡然,但聲音鏗鏘有力,讓葉欣諭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。

而外面再次爆發的鼓掌聲卻讓葉欣諭只能強忍怒氣,事實證明,人心並不在她這邊。

「臭丫頭,妳太猖狂了!」

葉欣諭的手下大將莫藜滿臉凶相地站了出來。

東方凌淡笑,接著小手帥氣地一揚,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她的手中綻放而出,等到大家看清楚她手中的東西時,人群中不由得發出一陣驚訝的低呼。

「老天,她手裡拿的是......

「韓國跆拳道最高榮譽──金質徽章!」

凌微笑地看著葉欣諭身後的幾個悍將:「我想妳們應該認識這個,很不巧,我是韓國跆拳協會會長崔尚志的徒弟,跆拳道冠軍,想找我打架也可以,如果妳們承受得起後果的話!」

不用說,這種胸有成竹的言語讓葉欣諭身後的人傻了眼。

「告訴妳們,如果以為我東方凌是好欺負的,那就大錯特錯了,我的忍讓不代表我害怕妳們,希望妳們記住我的話,不要再做無聊的事情了,那種報復,第一次叫做警告,第二次就只是幼稚!」

東方凌淡淡一笑,輕鬆地轉過身,朝門外走去,很快有人幫她拉開練習場的門,外面的人群,也自動地為她讓出一條路來。

「謝謝。」東方凌感覺開心極了。

「東方凌,好樣的。」人群中不知是誰興奮地叫了出來。

「東方凌,好帥──」

「東方凌!東方凌!」

接著有人起哄似的大聲喊著她的名字,幾乎在一瞬間,凌再度成為了大家矚目的焦點,崇拜的對象。

在帝華,從來沒有人敢這樣直接挑戰葉欣諭,而東方凌居然在彈指間就將這位天之驕女貶斥得啞口無言,毫無還擊之力。

真是──大快人心!

陽光明亮流轉......

人群之外,一個修長的影子安靜地站在陰涼的樹陰之下,纖細的手指輕輕地玩弄著一片翠綠的葉子。

秀美的容顏映在被綠葉篩落的金色晨光裡。

看著從人群中走出的東方凌,他的唇邊泛起一抹奇異的微笑。

東方凌同樣也看到了他。

她細緻靈秀的小臉揚起,瞳若繁星,閃動著靈動的光芒。

兩人的目光,半空中交會。

幽柔的笑意,從他清俊優雅的面容上綻放出來,猶如在萬丈冰山上開放的雪蓮,高潔而絕美。

他的柔美,有一種令人心悸的魅惑。

凌忽然心頭一緊,連忙低下了頭。

不知不覺間,心神竟被他一個微笑奪去。

暖風吹過,帶過一股奇異的香氣。

等到東方凌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,樹陰之下,翠綠的葉子在燦爛的陽光中跳躍著。

那抹修長的影子,不知何時,已經消失了。

 

☆☆★☆☆

 

燭光搖曳的殷家庭院,傭人穿梭在眾賓客之間。

樂隊正在賣力地奏出優美的旋律,熱鬧的氣氛很快四散開來。

喬管家站在殷爺爺的身邊,看著坐在輪椅上的殷爺爺,也許是因為通亮的燭火之故,老人家滿面紅光,精神奕奕。

喬管家心中微微地酸痛,老爺,似乎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。

東方凌穿著米黃色及膝洋裝從樓上走下來,看到坐在一邊的爺爺,立刻走上來抱怨道:

「爺爺,我不喜歡這個......

她指著頭頂的水晶頭冠。

爺爺看著她不情不願的樣子,笑著說道:「怎麼了?不是很漂亮嗎?」

「看上去像小女孩戴的東西,」她摘下水晶頭冠,又指向腳下穿著的水晶鞋,滿面愁容,「這個也一點都不適合我,好像有點大,而且很重。」

殷爺爺看著凌恨不得馬上逃離宴會的樣子,笑吟吟地說道:「想逃可不行,這可是我第一次為自己辦生日宴會,請到的也都是爺爺的老朋友,妳要為爺爺表演點什麼才可以啊!」

要表演啊!

凌瞳眸一亮,笑笑地說道:「那是不是表演完我就可以不用穿這麼奇怪的東西,可以到那邊去吃東西了?」

她可愛地笑著,殷爺爺點頭表示默許。

「太好了﹗」

東方凌很帥地打了個響指,轉身跑到樂隊旁,示意樂隊暫時停下,自己坐在了鋼琴面前。

樂聲停止。

眾人好奇地看向樂隊的方向。

凌慧黠的瞳眸裡閃過一絲晶亮的笑意,頑皮得彷若花間的小精靈。

她纖細的手指輕輕地敲動了黑白琴鍵,悠揚的音律在整個大廳裡飄揚起來......竟是一首《愛的旋律》。

柔美的音樂好像在婉轉低唱著很美麗真摯的感情,動人的旋律,微妙的觸動,無形地滲進每個人心中最柔軟的部分。

周圍的人們全都凝神地傾聽著,為這小女孩精湛的琴藝而驚歎。

花園裡,白色的花瓣如雪一般紛紛揚揚地飄落。

殷琉薰坐在海棠木粗大的枝幹上,安靜地看著遠處燈火輝煌的前庭裡所發生的一切,他深邃的黑眸中有著清澈的光芒,彷彿落滿了星輝,明亮而燦爛。

如黑緞一般的夜空上,滿天星斗。

芳香的花瓣簌簌地從他的手間落下,只留給他,清雅的香氣。

驀地。

殷琉薰烏黑的瞳仁中忽然迸射出一道異樣的光芒,他彷彿不相信一般地睜大眼睛,臉上的表情在一瞬間僵滯,也可以說,他整個人,都在剎那間僵硬。

鴉雀無聲的殷家前庭,只有動人的樂音在每一個人的心頭盤旋著。

凌專心一志地彈著琴,每當她決定做一件事,就會完全地沉浸進去,然後做出的任何事,都是最完美的。

於是,她沒有看到,殷爺爺臉上出現的笑容。

同時,賓客無聲地讓開一條路來,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出現了驚訝的表情。

空氣中,瀰漫著沉澱下來的甜美花香。

擺在米白色長桌上的紅色玫瑰在恍惚間似乎變得更加耀眼,恣意綻放著自己的美麗,殷爺爺看著突然出現的那抹頎長挺拔的身影,在驚訝之後卻又十分欣慰地笑了。

一隻手忽然在凌的眼前落下,光潔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按住了琴鍵──

琴聲戛然而止。

東方凌抬起頭,然後,她驚訝地睜大眼睛,嘴唇微微地顫動,說出那個名字來──

「楓......

 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蒔
  • 艾莉姊姊有沒有部落格裡當背景的那張桌布呀?因問很可愛很想帶回家用呢!

    請問這披戀魔咒的書出完後是不是就要等明年才會再出新消息呢?

    那個遊戲基地和城邦集團是一樣的出版社嗎?怎麼好像很難用基地出版找到書呢?
  • 小蒔好,你是說部落格上面的星光大道圖片嗎?目前還沒有桌布哩!艾莉會趕工做底~
    明年初還會有書哦,記得常來部落格看艾莉發布的消息;我們是和"奇幻基地"同一個出版社,不是在"遊戲基地"哦~呵呵

    lovemiracles 於 2008/10/27 18:04 回覆

  • 愛蟀蟀
  • 為什麼那麼好看
    太太太好看了吧
    我好想好想趕快買到喔
  • 快囉快囉,艾莉已經在做最後的魔法調配了,
    愛蟀蟀再等一下下吧,呵

    lovemiracles 於 2008/10/27 18:06 回覆

  • 愛蟀蟀
  • 她好好喔
    彈得一手好琴
    要是我也能彈得那麼好
    不知會有多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