〔連載ing〕

今年戀魔咒最唯美浪漫、最值得期待的戀曲
不可不讀的愛情物語--香薰戀人

開始連載囉!快點進來看吧,喲喲!

 

香薰戀人連載(1)

 

 

☆☆★☆☆

 

 

東方凌是在十五歲那年,第一次走進殷家的花園。

三月底,剛剛綻放的白色海棠花彷彿像是永不凋零的雪花,在她的眼前漫天飛舞。

那是一座極為美麗的花園,白色的海棠悄悄盛開,再如春雨一般細細碎碎地飄落。

凌長長的黑髮隨風飄舞,花瓣飛進她的頭髮,落在她柔軟的長睫毛上,讓她整個人如同天使一般純潔動人。

海棠花樹下,是一片紅色的玫瑰花田,玫瑰花枝高聳,層層疊疊。

白色的海棠花飄落下來,凌在漫天飛舞的海棠花中稚氣地轉著圈,舞步翩翩。她笑起來有如綻放的櫻花,乾淨而又明亮。

不遠處有女傭的聲音傳來,一聲連著一聲:「凌小姐,妳在哪裡?凌小姐──」

頑皮的她聽到女傭的聲音便縮身躲進玫瑰花叢。

一直躲到女傭的聲音漸漸遠去,她才笑咪咪地站起身來,打算從花叢裡鑽出來。但是,玫瑰花枝卻揪扯住她長長的頭髮,它們似乎愛上了她髮絲上的香氣,固執地不肯鬆開。

頭髮被揪扯的疼痛,讓她難過地皺起眉頭,可是被玫瑰花枝死死纏繞著的頭髮,卻絲毫解不開。她只好按住自己的頭髮,希望可以減輕一些疼痛。

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,少年便如同美麗的精靈一般出現了。

他的眉頭微微蹙起,眉宇間淡淡的落寞讓人忍不住為他心疼,單薄的肩頭使他看上去更像一個孩子。

她仰望著他,看著紛飛的白色花瓣落滿他的肩頭,華美得令人驚心。他俯下身,手指伸向那纏住她頭髮的玫瑰花枝,輕輕地捏住,然後折斷──

玫瑰花枝上尖銳的刺深深地扎進他的手指,凌看著他的手指上滲出的暗紅色血珠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就在她怔忡的時候,他已經轉身離開,白色的花瓣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,布滿他黑色的頭髮。不由自主地,她出聲叫住了他──

「等一下……

他轉過身,安靜而秀美的面孔,幽黑的眼中落滿星光。東方凌甚至不敢確定他是否看見自己,他的眼眸就彷彿是清澈的流水,可以在不知不覺間穿透人的思維。

凌瞪大圓圓的眼睛看著他問:「你是誰?也是殷園裡的人嗎?」

他依舊安靜地看著她,彷彿聽不見她的聲音。

凌看著他被玫瑰花刺扎傷的手指,情不自禁走近他,小聲地再說:「手指──痛嗎?」

他似乎有點微微發愣,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,上面有著小小的血珠,血正在一點一點地滲出來。

凌站在他的面前,飛揚的長髮下是一張水晶般精緻美麗的面孔,她握住他的手指,調皮地笑著,陽光在她的臉上閃爍,如碎銀般美麗耀眼。

「你不會說話嗎?」

少年看著她,沉默地抿著嘴唇,還是沒有說話。

「是不是因為你不認識我,所以不願意跟我說話?」東方凌笑盈盈的,帶著點稚氣的驕傲,「我叫做東方凌,我爸爸是很有名的律師東方毅,你們殷家的大少爺楓可是我爸爸的徒弟哦!」

當她提到楓的時候,少年的手指倏地從她的手中抽去,原本清澈的眼眸也忽然黯淡下來,但隨即,他薄薄的唇角便詭異地揚起。

他的目光固執而倔強,黑髮下略顯稚氣的面龐居然有著一絲絲恨意,紅潤的嘴唇微微地揚起,帶著一抹奇異的冷笑。

風沙沙地吹過玫瑰花灌木叢,帶著陣陣香氣從兩個孩子的身邊吹過,美妙的香氣在他們彼此之間徘徊,一點點地滲入他們的鼻息之中。

空氣中,瀰漫著甘醇的玫瑰味道。

少年忽然轉過身,一言不發地從凌的面前走開,寬大的紗質白襯衫在微風中輕輕地顫動。

成片的白色花瓣在他消失的地方,紛紛揚揚地飄落──

 

 

金碧輝煌的殷家餐廳裡,大理石材質的米白色餐桌上此時正擺滿各式各樣的佳餚,有一些珍饈美味是凌從未見過,而男僕還在源源不斷地從廚房裡端出各種高級料理。

坐在餐桌主位的,是殷家的長輩殷爺爺,而站在他旁邊的,是殷家最忠心的管家喬叔。

此刻,他正幫殷爺爺倒紅葡萄酒到高腳杯。

殷爺爺看上去精神十足。

「妳說東方律師很欣賞楓兒,是嗎?」

「當然了,爸爸現在已經放手讓楓自己處理一些案件,楓每次都做得很好。」

「原來如此,我早就看出來,我的楓兒絕對不會差,真不愧是我們殷家的子孫!」殷爺爺的大手在凌的頭上撫過,讚賞地說道,「妳可真是一個乖巧的小丫頭,東方毅有妳這樣的好女兒真是福氣,妳乾脆不要回去了,就留在爺爺的身邊,當我孫女好不好啊?」

「好啊!」凌笑著一口答應,烏黑的眼珠轉了一轉,又馬上小雞啄米似的點頭,「那是不是楓就要留在爸爸的身邊,當爸爸的兒子呢?反正爸爸也沒有兒子。」

說到最後,她幾乎是一臉鄭重,彷彿事情只要她點頭就會完全敲定了。

殷爺爺一怔,但隨即再次大笑起來:「妳這個鬼丫頭,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說過爺爺。」殷爺爺慈祥地把一塊法國麵包放在凌的餐盤裡,完全是一副有商有量的語氣,「爺爺有一個很好的辦法,這個辦法呢,可以讓妳永遠留在殷家,而楓兒又可以當東方律師的兒子。」

殷爺爺說話的時候,臉上的表情一直雲淡風輕,彷彿是說著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,然而站在一旁的喬叔聽了,臉上卻露出了微微的驚訝。

殷爺爺轉頭看喬叔,微笑著說道:「喬管家,你說我這樣安排好嗎?」

「老爺,您的意思是……

「從一開始我就是這麼打算的,」殷爺爺神色自若,肯定地說道,「你以為我為什麼要讓這孩子到咱們的家裡來,只是為了照顧她嗎?我的這個決定可是已經得到東方律師的默許了。」

「我爸爸默許了什麼啊?」凌抬起頭,奇怪地問。

殷爺爺意味深長地一笑:「等妳長大就會知道了。」

喬管家明白了殷爺爺話中的含義,他看著低頭專心吃麵包的東方凌。眼前這個粉雕玉琢的孩子,確實是少有的可愛,但是......

「楓少爺還只有十八歲......

「這個就更可以放心了。」殷爺爺輕鬆地一笑,「楓兒是殷家的孩子,他的心思我最明白。他遲早要繼承殷家的家業,我為他做的事也都是為了他好,要是外人,我不會這麼用心。」

喬管家忽然明白了。他知道殷老爺所說的「外人」是誰──也就是說,那個妖媚的孩子,不會得到殷家的一分一毫,殷家所有的一切,全部都是殷琉楓的。

那麼,他將來的主人,就是殷琉楓了。

 

 

清晨,白色的窗簾隨風飄動,溫暖的陽光透過窗簾的間隙灑進這間華麗的臥房。房間以柔和而溫暖的顏色為基調,柔軟舒適的象牙白色地毯和雕飾著百合花圖案的天花板,使整個房間充滿了夢幻的感覺,彷彿公主的寢室。

東方凌站在穿衣鏡前,看著自己身上的蘇格蘭百褶裙,棗紅色的裙擺延伸到膝下一公分處,同色系的棗紅色無釦薄外套、寬大的衣領,還有白色的襯衫。

凌皺著眉頭,看著站在周圍幫她試衣服的女傭,問道:「這就是我的新制服嗎?我將要入學的是什麼學校?」

「是南川市最有名的貴族學園帝華高中,老爺特地安排小姐進去的,還安排了好多人照顧小姐呢。」

「其實不用這麼勞師動眾,」凌自己穿上外套,站在鏡子前整理自己裙子的下擺,一邊弄一邊說道,「我只是在這裡借住一段時間,等到爸爸忙完,就可以回來接我了。都怪殷琉楓,說什麼他家有多好玩,不然就算爸爸沒空理我,我也可以找堂哥玩啊!」

鏡子裡,凌嘟著紅紅的嘴唇,一副上當受騙的樣子,真是可愛極了。站在一旁的女傭忍不住笑了起來。而凌卻還在微微地歎氣:「不知道我的新學校是什麼樣子呢?新的同學會不會很容易相處?」

目前,這大概就是她最擔心的事情了。

 

 

 

 

☆☆★☆☆

 

 

「妳叫東方凌嗎?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好像......是很奇怪的名字......

「一點也不奇怪,因為我爸爸姓東方,媽媽姓凌,所以我就是東方凌了。」東方凌飛快地整理著剛剛從教務處領來的課本,面對著同學探詢的目光,笑咪咪地問,「妳呢?妳的名字是什麼?」

「我叫宋佳凝。」女孩可愛而甜美地笑著,並伸出手來幫助她把書本擺好,「妳叫我佳凝就好了,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。」

「佳凝......」凌輕輕地念了一遍,轉頭看她,「好可愛的名字。」

「謝謝。」佳凝的杏眼因為開心而彎成了兩道月牙,同時好心地從自己的課桌裡拿出一瓶優酪乳放在凌的面前,「妳喜歡優酪乳嗎?我請妳喝優酪乳好不好?」

「太好了,我現在正需要這個!」凌的眼前頓時一亮,接過佳凝手中的優酪乳,插上吸管快樂地吸了起來,酸酸甜甜的味道讓她的臉上出現滿足的表情。

「太好喝了,謝謝妳佳凝。」

「我今天早上來學校的時候就已經看到妳,當時送妳來學校的是殷家的車......」佳凝問得小心翼翼,目光中有著隱藏的期待,「妳和殷氏家族的人......有什麼關係嗎?」

「啊?」凌轉頭看了佳凝一眼,澄亮的眼眸中閃動著聰慧的光芒,「沒有什麼很特殊的關係,我只是暫時寄住在殷家。」

「那妳一定可以天天看到他了。」佳凝眼眸忽然亮起,白皙的面龐上出現一抹紅暈,聲音中充滿了羡慕之情,「一定可以知道關於他的很多事情。」

「妳說的是誰啊?」凌微微皺眉。

「妳不知道嗎?」佳凝原本欽羨的目光中立刻浮上一層驚訝的顏色,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看著東方凌,「妳不是寄住在殷家嗎?一定可以見到殷琉薰啊!」

「殷琉薰......殷琉薰是誰?」

「什麼──」

佳凝還沒有說完,前桌的女生已經轉過頭來,柳眉橫豎,聲音尖銳,很鄙夷的說:「帝華高中的超級美少年殷琉薰,幾乎是整個南川市少女夢幻的偶像,連這個......妳都不知道嗎?妳是從哪個鄉下地方轉過來的?」

少女很鄙視地看了凌一眼,只差沒有冷哼一聲「土包子」了。

「真是對不起,」凌滿含歉意地摸摸頭,「之前我是在維也納的音樂學院讀書,所以不知道妳們的偶像......

「維也納......音樂學院......

某女孩的嘴巴立刻變成了O字形,不可思議地看著凌,凌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:「不需要那麼驚訝啊!」

這時,一旁的佳凝說道:「原來妳並不認識他,我還以為妳可以住在他的家裡,就一定和他很熟了,所以才......」她的聲音裡有著小小的失望。

「所以才給我優酪乳喝,對嗎?」

凌一句話讓佳凝的面孔頓時紅了一片,她不好意思地低下頭:「對不起!」

「沒關係!」凌晃了晃手中的瓶子,笑咪咪地說道,「能喝到這麼好喝的優酪乳我已經很高興了,況且妳只是向我打聽妳喜歡的人,有什麼好對不起的。」

「我沒有喜歡他。」東方凌的話剛剛說完,宋佳凝竟急促地反駁,神情帶著一絲恐慌。

「不是的,我沒有喜歡殷琉薰──」

凌怔住。

前座的女孩回過頭來,看了凌一眼,小聲地說道:「妳不要亂說話啊!如果讓那些人聽到的話,佳凝會被妳害慘的。」

「害慘?」什麼意思?

「對啊!」女孩鄭重地點點頭,「那些人,不允許任何人喜歡殷琉薰。不照做的話就會遭到她們的報復,說不定會被打得很慘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學生會會長葉欣諭非常喜歡殷琉薰。在學校裡,如果讓她知道誰敢光明正大地喜歡殷琉薰,那個人就一定會被她的手下欺負到底......」女孩神祕兮兮地壓低聲音說話,宋佳凝也在一旁慘兮兮地點著頭渲染氣氛。

東方凌忽然感覺頭皮一陣發麻,連嘴裡的優酪乳都變了味道。

「妳給我出來──」突然一聲不客氣的怒喝從窗外傳來。

緊接著,凌覺得眼前似乎有一道紅影閃過,同時耳邊響起一個女孩的驚叫聲。

「又被抓到一個了......」佳凝似乎很害怕地縮起脖子,拉著凌的衣角說道,「妳不要看啊!莫藜打人很可怕的。」

莫藜?

凌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驅使,把頭伸到了窗外,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頭剛一伸到窗外,凌的瞳眸就驀地張大了──一個女孩被一個紅衣女孩粗暴地拖出了教室,女孩的頭髮被揪得亂七八糟,臉上滿是青紫的痕跡,她躲不開莫藜的拳打腳踢,只能拚命地用手護住自己的頭。

「就是妳在背後說諭學姐沒什麼了不起的吧!現在我就讓妳知道諭學姐到底有多麼了不起!看妳以後還敢不敢亂說話──」

「不敢了,不敢了......」女孩在她的手下狼狽地躲閃著。

「不敢也要打!讓妳記住在背後說諭學姐的壞話要受到什麼樣的懲罰!讓妳知道在這個學校裡到底誰才是天!」

霸道的聲音讓凌厭惡地皺起眉頭。

莫藜的巴掌就要再一次劈下來的時候,忽然一陣聲音說道:「不要打了,校衛隊的人來了──」

莫藜驀地停住手,反射性地回頭,尋找校衛隊的人,但是她什麼也沒有看到。

凌在喊過之後,飛速壓住了佳凝的頭,兩個人一齊將頭埋在窗戶下面。

佳凝嚇得一直哆嗦,一個勁地小聲埋怨凌:「妳在亂喊什麼啊!被莫藜盯上就完了,她可是學生會會長葉欣諭的人啊!」

但是,窗外,卻再也沒有傳來任何的聲音。凌偷偷地抬頭張望,她靈動的雙眸中再次染上了吃驚的光芒。

只見窗外的人,似乎都被某種具有魔力的事物所吸引,竟然都呆呆地看向同一個方向。

凌在她們的眼神中讀到了一種癡狂的訊息。

這時,一股奇異的香氣撲面而來,凌微微皺眉,覺得這股香氣出奇得熟悉。

「天啊,是殷琉薰!」窗外傳來一聲驚歎,一石激起千層浪,幾乎所有的女生都把頭扭了過去,企圖捕捉那一抹優美的影子。

當女生們的目光觸及到不遠處的石路上時,立刻變得癡迷而神往。

「真的是薰,他今天居然來學校了!」

「他不是因為身體很弱,一直都不來學校的嗎?」

「薰──殷琉薰──」

整個世界忽然躁動起來,「薰」這個名字竟在一瞬間讓原本沉悶的地方變得活躍起來,幾乎所有的女生都大聲地喊著那個名字,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似乎短時間內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教室裡的其他男生則一副洩氣的表情,也許,他們也在暗暗抱怨上天的不公,怎麼會把一個男孩子塑造得這麼美麗,美麗得如同絕美的香氣。

凌看到異常膽小的佳凝也偷偷地朝外張望著。

那個少年,有著使周圍所有人都黯然失色的風采,如同珠玉一般散發著高貴而溫柔的氣質,稍顯瘦弱單薄的身形,略微蒼白的臉上絕美精緻的五官,濃黑的眉宇下是一雙過於清澈的眼眸,俊挺的鼻梁,微抿的嘴唇有些秀氣。最讓人驚歎的是他的皮膚,白皙細膩到連女生都甘拜下風。

這時,一陣微風掠過,吹起了他如墨玉一般的黑髮,以及寬大的白色衣袖。上好的絲質白襯衫,穿在他的身上讓他像花瓣一般飄逸不凡;他的氣質太過於沉靜,靜得幾乎融入了空氣中。

他優雅地走過石階,教室裡的轟動似乎完全與他無關,燦爛的陽光下,他的身上散發出一種太純淨的美麗,純淨得連凶悍的莫藜都為之失神。

凌有些驚訝地看著他。

原來他就是殷琉薰,那個出現在殷家花園裡的少年,和楓的名字只相差一個字而已。

那麼,他和楓的關係是......兄弟嗎?

 

 

 

 

☆☆★☆☆

 

 

中午的陽光有些炫目。

明亮的窗旁,一架黑亮的鋼琴在陽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。坐在鋼琴旁的少年靜靜地凝視著指端下的黑白琴鍵,溫柔的眼底彷彿有著水一樣清澈的光芒閃過。在他耳垂旁的黑髮間,精巧的十字架銀色耳環迸射出細碎的光芒。

東方凌站在音樂教室的門口,看著坐在鋼琴前的殷琉薰,明亮的眼睛隨著少年指間的旋律而變得寧靜。

琴聲悠揚。

這是......透明的、有些哀傷的音樂。

陽光下,絕美的少年,舞動著指尖,每一個隨著黑白琴鍵散發出來的音符彷彿都帶著淡淡的落寞。

他的手指間奔湧著熱烈而又脆弱的感情,就像是透明的琉璃,一觸即碎。

音樂持續,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凌不知道站在這裡多久了,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的雙腿已經開始發酸。來之前她聽佳凝說過,薰在這裡彈琴,有時候會持續一個下午。

良久,凌終於走到鋼琴的旁邊,看著那個絕美的少年,她鼓足勇氣問出了自己的話──

「你......叫殷琉薰嗎?」

音樂沒有間斷,他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音樂中。

但是,凌知道他聽見了,她向他微微一笑:「我是東方凌,目前寄住在你們家裡,因為爸爸要查一件大案子,暫時沒有時間照顧我。我是受到殷爺爺的邀請才來的。」

殷琉薰的表情依舊淡漠,眼珠轉都不轉一下。

凌的聲音再次響起:「你的耳環真漂亮,是銀色的十字架,好獨特的樣式﹗過段時間我也要穿耳洞,到時候就可以戴和你一樣漂亮的耳環了。」

依舊沒有回答,音樂教室裡,只有她一個人在喋喋不休地說著話。而他,既沒有驅趕她,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,仍舊安安靜靜地彈著琴,彷彿她是空氣一般。

怎麼辦呢?凌有些無奈地皺皺鼻子,他好像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啊......但是,那個問題,她真的很想知道啊。

猶豫良久,凌終於還是問出了她心底最想問的話:「楓......是我爸爸的徒弟,我是說殷琉楓,你們的名字很相似,你和楓......是兄弟嗎?」

砰!

一聲猛然敲擊琴鍵的巨響在凌的耳邊響起,薰的雙手握成拳,狠狠地打在琴鍵上。

琴聲戛然而止。殷琉薰坐在椅子上,緩緩地轉過頭看著凌。瞬息間,他身上散發出的怒氣已經充斥了整間音樂教室。

凌一驚,身體已經情不自禁地朝後退去,她終於震驚地發現,他的眼神不是單純的美麗,在他清澈的眼底有著一股冷冽的邪氣。

凌睜大眼睛看著他,甚至於忘記了自己的呼吸。

空氣,彷彿凝固一般沉重。

殷琉薰看著凌,他的聲音冰冷得如同北極的玄冰,耳朵上的銀色十字架也反射著冰冷的光芒。

「東方凌,不要在我面前提殷琉楓的名字!」

凌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思維一片空白。

他看著她,幽黑的眼眸彷彿一雙黑色的漩渦,不斷地將她的思緒吸進去,也許,他本人就是一個有魔力的陷阱,總是讓人情不自禁地靠近,靠近後卻又被他冷漠的寒氣所冰封凍結。

凌深吸了一口氣,暗自傾力驅趕心中的怯懦,她看著殷琉薰,眼眸依舊明亮:「我說錯話了嗎?」

薰抬頭看她,看著她如雪一般晶瑩剔透的面容,他薄薄的唇角安靜地揚起,眼底仍舊閃爍著冰冷的光芒。

「妳的好奇心總有一天會害死妳。」

凌甜甜地一笑,天真可愛:「謝謝你的提醒,我以後會注意。」

那抹笑容,看似心無城府卻又精靈十足。

殷琉薰站起來,修長的身體斜倚著黑亮的大鋼琴,他面對著凌,優美的唇角綻放著輕柔的微笑。

薰看著她,眼中依稀有著透明的光芒:「妳真的很想知道我和殷琉楓的關係嗎?」

「嗯!因為我從來沒有聽楓提起過你,所以我很好奇。」

「我聽別人說殷琉楓在這三年裡一直跟著妳的父親,也一直和妳在一起,對嗎?」

「對,他是我爸爸的徒弟,對我非常好。」

薰的目光彷彿晃動的水晶,透明而不可捉摸。

優美的聲音從他的唇角發出,帶著絲若有若無的輕笑,語氣淡然,然而卻可以輕而易舉地顫慄人的心房:「殷琉楓和妳的關係很好?」

凌無法想像他口中好的定義是什麼,但是,她還是輕輕地點了頭:「是啊!楓很優秀,也很堅強,我喜歡堅強的人!」

薰的唇角再次漾開虛無的微笑:「原來你們的關係很好,原來如此,那麼......

一縷烏黑的頭髮垂落在他光潔如玉的額頭上,遮住了他落滿星光的眼眸,他的聲音,仍舊柔和得如同低語──

「......妳就是我的敵人了。」



 

 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願
  • 題外話:我部落格新增我畫的一張彩圖。若各位不介意的話請去看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