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L. 03 

劍道比賽結束後一個星期,又到了入學的日子。不過與往常不同的是—從今天開始我就是高中生了。

那場混亂的比賽,還真是我國中生涯「最後的瘋狂」,連報紙上都報導了我跟楊洛羽無視規則在決賽場上亂打亂鬥的場面……

一大早,我在鬧鐘的尖叫聲中醒來,迷迷糊糊地起床,床頭放著早就燙好的新校服。穿完衣服後,我對著鏡子自戀了一下,這身淵海學園的校服據說是名家設計的,一年四季按季分別就有四套,風格款式還會每年換一次。

現在雖然是九月,不過天氣還是很熱,這藍白相間的短衣裙明顯就是夏季的款式。我雖然個子不高,但四肢修長、比例正好,穿在身上顯得端莊又不失可愛。

整裝完畢後,我來到客廳吃早餐。就在這時,媽媽突然向我投來一顆重型炸彈。

「對了,妳最近有見過洛羽嗎?」

「嗯……什麼?妳說誰?」聽到楊洛羽的名字,我乾咳一聲,手一抖,差點被麵包給噎住。

「就是洛羽啊!你們不會還沒有見過面吧?他一直說想見妳的。」媽媽捂著嘴笑,用八卦到極點的表情看著我正在抽搐的臉。

……什麼是噩夢成真?就是現在這樣!

……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

「啊?妳還不知道啊?人家洛羽幾個月前就回來了!上次還特地過來送了一些阿薩姆紅茶,真是個又禮貌又懂事的孩子啊,而且還越長越帥了!」我媽一提到「楊洛羽」三個字,兩個眼睛頓時就閃閃發光,簡直比錢迷見了金子、餓鬼見了燒肉還要激動。

我們家跟楊家是世交,從小媽媽就喜歡楊洛羽喜歡到變態的程度,用我爸的話說,那時候她真是恨不得偷偷潛入楊家去把人家的兒子偷過來。

「我也有哦,洛羽送了名貴的骨瓷茶具給我。」爸爸在不遠處,悠悠地補了一句。

什麼嘛,我在心裡鄙視他們,這個滿足的樣子真令人痛心,為什麼他們就那麼容易被楊洛羽收買?難道看不出來他其實一肚子壞水可惡得要死嗎?

想到這裡,我裝著十分不經意地問了一句:「他到底是回來幹什麼的啊?」

怎麼都待了三個月還不走?難道他不用上學嗎?想到那個被搞得亂七八糟的比賽……那是我的引退賽啊!明明應該是充滿了尖叫、吶喊、光輝,然後「紀紫」二字變成傳說!結果卻被那傢伙弄得一團糟,他一定是我頭頂上的掃把星!

這次,媽媽用一種驚訝到無法形容的目光看著我,好像我是長了角的酷斯拉。

「幹嘛?」我被她看得心裡發毛。

「紫紫,人家洛羽上個學期末的時候就轉學到淵海來了啊!」

什麼?!……咳咳咳咳……

我拚命捶胸,這次是真的被麵包噎住了。

晴天霹靂、山洪暴發、火星撞地球都不足以形容我現在的震驚!我頭皮在發麻。他?楊洛羽?真的來了淵海?然後,我也去了淵海……

陰謀!這絕對是一個驚天的大陰謀!

「爸爸!」我的小宇宙終於大爆發,一下子揪出了元凶。爸爸還悠閒地坐在不遠處喝咖啡看報紙,對我的暴走狀態不聞不問,簡直像老僧入定一樣毫無反應。

「你們──居然是故意的?!

「是妳自己連婚約對象的消息都不知道,怎麼能怪我們啊?」媽媽又開始演戲,裝出一副無辜又幽怨的神態。

「什麼婚約?!不要胡說!」我聽了,立刻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跳了起來。這個話題從來都是我的地雷!我的禁忌!我的死穴!誰說這個我就要跟誰拚了!

「紫紫妳就承認吧,這是跟楊媽媽他們當年指腹為婚的,回想那個時候啊,我們真是

「什麼年代了?還指腹為婚!你們是不是看古裝片看昏頭了?」

媽媽被我一吼,淚腺突然像水龍頭一樣打開了,還裝模作樣地拿著她的香奈兒手帕在臉上擦:「嗚嗚嗚……老公,你看,女兒長大了,現在都可以凶我了……嗚嗚嗚……

爸爸果然馬上過來肉麻兮兮地摟著她,一副主持正義的模樣看著我:「紫紫,妳怎麼可以這樣跟媽媽說話啊?」

我簡直想暈死過去,明知道她是演戲還這麼配合!我怎麼就遇上這對活寶爸媽,這麼愛欺負自己的女兒?

「你們本來就有婚約的嘛,這件事大家都知道的啊。」

「誰答應了?那是你們自己亂決定的!」人權啊!這都什麼年代了?什麼叫人權都不懂嗎?

「別想抵賴,明明是妳自己答應了小洛羽的求婚……」媽媽說著,像變魔術似的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張紙來,上面歪歪斜斜地寫著「婚約證書」幾個字,還蓋了幾個鮮紅的手掌印。

我要抓狂了!那個……那個……為什麼那個東西她竟然還保存著!

「拜託!那個時候我才五歲!根本不能算數!」我現在才十五歲!今天才開始高中生活!這到底是什麼母親啊?

我覺得自己的心靈受了很大的創傷……好你個楊洛羽,這筆賬我就算在你頭上了……最好別讓我碰到你!

其實,我根本沒有把媽媽整天掛在嘴上的那個婚約當真,都什麼年代了,是他們自說自話一廂情願而已。可是現在一傳十、十傳百,最後搞得大家都知道了,實在叫人火大。

誰要跟那個禍水扯在一起啊?

想起那張證書我就怒火中燒,那個殺千刀的楊洛羽,在我五歲、他六歲那年,頂著一張笑臉,手拿一顆棒棒糖來到年幼無知的我前面。

 

「紫紫,要吃棒棒糖嗎?」一顆草莓口味的糖在我面前晃啊晃啊。

「嗯。」我點頭,伸手就接。

「要當我的新娘才給妳哦。」他笑瞇瞇的,馬上拿出一張寫了字的紙出來,引誘我蓋下掌印。

「嗯。」我為了吃糖,居然就這麼蓋下去了,而且還覺得好玩,又在上面多按了幾個,一張紙上被按了滿滿的手印。

 

暈到死……於是,我就為了那麼一根棒棒糖把自己給賣了。那小子從小開始就專做這種誘拐純情少女的事情,看看他的本性有多壞!這個披著王子外衣的變態!

本來這只是小孩子之間的玩笑,我們那時才五六歲知道些什麼啊?過幾年就全部忘得一乾二淨了,結果那張證書卻偏偏被我媽撿了去,而我的悲慘生活也從此開始……

「小姐,學校到啦……」車子停在橋外,司機轉過頭來對我說。

「哦。」我回過神。

司機打開車門讓我下了車,因為外面的車子是不能進入淵海的,所以我們只能走進去。

這個學校大得可怕啊,傳聞中這裡有一個城鎮那麼大,現在一看,果然不是假的!因為小學部、國中部、高中部、大學部,都在不同的區域,我拿著早就準備好的淵海校內地圖,往高中部的第三大禮堂找去。

光是大禮堂就有三個!太誇張了吧?而且地圖也好複雜,讓人看了頭就痛。比如說哪裡是實驗教室,哪裡是籃球社,哪裡有後門,餐廳在什麼地方,還有關於淵海商店街有些什麼店,賣什麼東西都寫得一清二楚……而且我沒看錯吧,這個學校裡面居然還有機場!

定眼細看,下面居然寫著「淵海高中學生會交通部製作」!

暈倒,一個學校裡面居然還有交通部!早傳聞這個學校裡老是會有學生迷路,我還以為只是傳說而已,結果竟是真的!這也太誇張了……

我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紫色校徽,這個學校是有分派系的,戴紫色校徽的便是紫系,給巨額的學費進來的學生都屬這派;而黑色就是墨系,只要能通過考試,那麼一切費用可以全免。

兩派人一直都是水火不容,聽說整天鬥得天昏地暗的。

走在這裡面,總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好像跟外面完全是兩個世界。一路上看到的都是歐洲風情的房子,一棟一棟,精緻的雕塑與壁畫,華美得如同童話中的宮殿,四層樓高的鐘樓上一群白鴿正振翅飛走。我……真的不是突然穿越了……或者是走錯了來到什麼旅遊勝地了嗎?我困惑地想著。

西式建築特有的華麗與宏偉在這一切中多了一些親切感,很自然,一點也不會有那種刻意要顯擺奢華的暴發戶感覺,而是營造出了一個大氣淳厚、古典優麗的樂園。

我注意到其他的一年級新生,戴的校徽的確是有著紫、黑兩種顏色,更有趣的是,很多人都是張著嘴巴合不攏的表情,活像穿越到了異世界。

以後就要在這裡上學了嗎?我站在這座外表如同歌劇院的華麗禮堂前面想著。

 

(未完待續)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