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錫辰,我真搞不懂啊!我們才只是剛入學幾天而已,為什麼那些高年級生要針對我們呢?沒想到上次在巷子裡圍攻你的那些傢伙偏偏在游泳社,我才一露面就被他們算計了。喂!不要睡了!你仔細想想,我們有沒有得罪過他們?」
 
在鄭亦南的大力搖晃之下,林錫辰總算有了一點反應。雖然抬起了深深埋進雙臂中的頭,可是眼睛裡仍然看不到焦距。
 




「喂!喂!喂!」
 
「你很煩。」
 
「你兄弟被揍了,你還有心思睡覺嗎?」
 
「我在思考對策。」
 
誰信啊!我明明聽到他剛才在打鼾。不過這種話我也只能在心裡小聲念念,說出來會有生命危險的。況且鄭亦南也不是白癡,這種謊話連三歲小孩都不會信的。
 
「那有沒有想到?」
 
鄭亦南大哥,你的智商不會連三歲小孩都不如吧?還是讓我去搬器材吧,繼續聽下去實在太痛苦了。特別是看到鄭亦南那一臉期待的樣子,彷彿林錫辰在睡夢中真的想到了什麼好的對策。
 
「去找他們打回來啊!」
 
「我同意!」鄭亦南立刻摩拳擦掌,「本大爺被打的仇要加倍還給那群王八蛋!對了,錫辰,你確定不認識那些人嗎?」
 
「不知道。反正打過那麼多次架,以前修理過他們也說不定。」林錫辰一副輕鬆的表情,「誰會記得那些小角色。」
 
「對啊!我們樹敵那麼多,隨時都有遇到仇家的可能。這次的事情也不算意外。哈哈哈哈……
 
……他在笑?我睜大了眼睛看著鄭亦南變態的樣子,更讓我在意的是他剛剛說的話。
 
「樹敵那麼多」……
 
天啊!他們倆到底是什麼人?以前都做過什麼啊?而且林錫辰的爸爸又借了那麼多錢給我老爸,搞不好他家是黑社會放高利貸的也說不定。
 
更何況以前四處抓我的那些黑衣人像極了保鏢,整件事情聯想起來的話,林錫辰的背景的確不是那麼簡單。住別墅又有保鏢保護,樹敵很多……怎麼辦?怎麼辦?我真的要嫁給這麼恐怖的人嗎?
 
粗暴又好戰,每天睡眠時間少於十五個小時就像生病似的,嘴巴壞又不懂得體貼,還是黑道老大的兒子。除了身材棒、臉蛋迷人之外,我根本找不到其他的優點了。
 
林錫辰!林錫辰!我現在滿腦子都是這個如同惡魔般的傢伙!
 
「錫辰,你女人又在發呆。她這麼白癡,你總該好好管教一下吧。」鄭亦南放大了一倍的臉不知何時湊到了我面前。雖然他一直說我是笨蛋,可此時我還是不得不由衷地感慨,這傢伙的皮膚超好啊!連毛孔都看不到,似乎一點瑕疵都沒有。嫉妒!嫉妒啊!
 
「白癡是無藥可醫的。」
 
扮什麼酷啊!你以為自己是流川楓嗎?就算你真的是流川楓,我才不要做櫻木花道呢!(我幻想中的台詞。)
 
教室門喀嚓一聲打開了,已經快上課了,大家都應該在操場上啊。這個時候會是誰?
 
我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朝前方看過去,幾秒鐘之後我忍不住大叫了起來:「七海?!你臉怎麼回事?」
 
「沒什麼。」七海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朝座位上走,我趕緊站起來讓到一邊。
 
鄭亦南跳過去一把拉住他:「還敢說沒事?!你傷這麼明顯,當我們眼瞎啊!」
 
「只不過不小心被修理了一下,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」
 
「被修理?連你也被修理?!
 
「是啊,剛去操場的時候被游泳社的那群傢伙圍到,他們人多又從背後耍賤招,所以受了點輕傷。」
 
七海王子受傷了……林錫辰和鄭亦南平時就那麼囂張,被高年級的學長看不慣遭教訓還情有可原,為什麼連七海也有份?
 
林錫辰帶著嘲笑的口吻說道:「乖乖型的王子也會被修理嗎?我以為只有像我這種囂張的傢伙,別人才會看不慣呢!原來小白臉也會遭人妒忌!」
 
「還不是最近一年三班的名氣太大了,被那些無聊女生一鬧,想不和你們同流合污都很難。」七海平靜地說著,根本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樣子。
 
「把話說清楚,雖然我們被相同的人打,但並不代表我們會聯手。」林錫辰發神經似的突然站起來,我嚇了一跳。他的嘴角慢慢勾出一抹笑,那笑容竟然有些可怕。受傷的手插進口袋裡,另一隻握緊了拳頭,「反正我是要去打回來的,至於你嘛……
 
七海並不為他的話所動:「我要怎麼做是我的事,不用你操心。」
 
「你最好不要跟著我去礙手礙腳!」
 
「好耶!好耶!錫辰恐龍生氣了,這下有好戲看了!」搞不清楚狀況的鄭亦南還在一邊火上澆油。難道他看不到林錫辰殺人一般的目光嗎?糟糕了,這次真的要出大事了!
 
「亦南,你要不要和我去?」
 
「那還用說嗎?從小到大哪次打架不是我和你肩並肩一起作戰!大家好兄弟,打架講義氣!」
 
這什麼節骨眼啊,鄭亦南你就少跟著添亂啦!
 
七海也突然站了起來:「我為什麼要聽你的?你去報仇,為什麼我就不能?」
 
「你要去可以,不准跟我一起!」林錫辰堅決抗議。
 
「本來我不打算去,但是……」七海露出笑容,「現在我很想很想去。」
 
……七海?!不會吧?你也跟著一起發瘋?
 
快、快點來人啊!誰來阻止這場戰爭?
 
 
 
 
第三章
 
Chapter 03
 
游泳池挑戰暴力學長
 
The challenge with voilent guys in the swimming gym
 
VOL.01
 
躂躂躂躂……我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到教員室。現在除了找何老師來主持大局,我已經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。可是當我氣喘吁吁地推開教員室的門時,卻沒有看到那美麗的身影。
 
「哪班的學生啊?這麼沒禮貌!進來也不懂得敲門。」一個戴著「啤酒瓶底」式眼鏡的老師抱怨起來。
 
「對不起,我是一年三班的學生,請問我們班導在不在?」
 
「一年三班啊。難怪呢!末班學生的素質不管怎樣,也無法和我們一年一班的學生相比啊。」剛才的老師面露輕蔑的神情,邊說邊得意地推了推眼鏡。
 
的確,學校是按照分數來排班的。這樣說起來,一年一班被稱做「天才的搖籃」一點都不誇張,據說連智商到兩百的人都存在。可是她只是運氣好教到這個班而已,也沒必要在這羞辱我吧?
 
「你們的班導出去了。有什麼樣的學生就有什麼樣的老師。整天都不見人影,恐怕是靠臉蛋才被留在學校的吧。哈哈哈哈……
 
我實在不想聽那個醜八怪繼續叨念下去,趕緊轉身退了出來。可是找不到班導還有誰能阻止林錫辰他們呢?我急得團團轉,卻想不到辦法。還是先到游泳社那邊看看情況吧,搞不好現在已經有人需要叫救護車了。
 
「哎呦!痛……」整個人摔在地上,最近我怎麼總是用屁股落地?我只顧著朝前跑,在拐彎時躲閃不及和突然出現的人撞了個滿懷。
 
「是你?!」和我撞在一起的人,竟然是上次在保健室遇到的大叔。
 
「韓雪依小朋友,妳還記得我?」奇怪大叔從地上爬起來,滿臉微笑地問。
 
像他這樣的人想輕易忘記也很難吧,等一下!他怎麼會?
 
「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?」
 
「這個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妳這麼急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
 
對了!要快點趕去游泳社才行啊!我想都沒想俐落地起身朝游泳池的方向跑了過去。
 
到底怎麼回事?等我只剩下半條命趕衝進游泳館的時候,之前幻想的血腥場面居然沒有發生。取而代之的是漂亮班導在訓話,以及鄭亦南「花癡」的附和聲。那群惹是生非的高年級學長們正站在對面的角落裡不知所措。
 
「要不是我剛巧出來透氣,看到你們三個人氣勢洶洶的樣子才跟過來,後果一定很嚴重。林錫辰,你平時上課的時候就只知道睡覺,老師已經很不高興了,現在還帶頭惹事,這次老師真的要生氣了!還有你,鄭亦南同學,你不是很聽老師的話嗎?」
 
「老師,我說過要挺妳的,妳說的話我怎麼敢不聽呢?只不過這次……」鄭亦南像變了個人似的,小鳥依人般湊上前去用撒嬌的口吻說道:「老師,妳看啊!是他們先動手把我打成這個樣子的。亦南英俊的臉差點被暗算成豬頭耶!就這樣算了的話,以後還怎麼在一年三班混啊!」
 
「你還想狡辯是不是?!」漂亮班導根本不吃他這一套,看來這次鄭亦南施展美男計失敗!
 
「嚴七海同學,老師萬萬沒想到你也會和他們一起胡鬧!要知道,你可是我們班唯一的希望,如果因為打架鬥毆被記大過的話,那不是太可惜了嗎?而且我們一年三班已經很讓人瞧不起了,難道你們就不想令其他班的同學和老師刮目相看嗎?」
 
「講得好!講得好!」就在這時游泳池內突然響起了劈里啪啦的鼓掌聲。
 
……奇怪大叔?他什麼時候跟來的?真是個神出鬼沒的人!
 
「這位老師,妳講得真不錯。只不過這些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們如果不好好發洩一下的話,這件事情恐怕不會輕易平息哦。」
 
還沒等漂亮班導說話,林錫辰暴躁的聲音首先插了進來:「老頭子,你又想幹嘛?你少來管!」
 
「林錫辰同學!你怎麼可以……
 
「好了!好了!老師妳消消氣。」奇怪大叔並沒有因為林錫辰的話而退縮,他一副思考的樣子,隨後靈光一閃提議道:「我看不如這樣,兩邊的恩怨就一次性解決好了。這裡是游泳社對不對?那邊的小朋友,你們是游泳社的對不對?」
 
高年級的幾位壞學長相互看了看,一起點了點頭:「對啊。」
 
「那就用游泳來決勝負好了。雙方各派出四位選手,輸的一方就退出游泳社。勝利的一方自然可以加入游泳社了。這個辦法是不是很棒?」
 
「搞什麼?老頭子,我們現在不是因為要進社團的事情才打架,你明不明白?」
 
「鄭亦南小朋友不是很想加入游泳社嗎?」奇怪大叔指了指對面,「有他們在,你們是不可能加入的吧?如果硬要打起來,學校可不會袖手旁觀的哦!倒不如按照我的提議去做,又可以解決恩怨,還不必大動干戈。怎麼樣?」
 
「我看這個辦法不錯!」美女班導第一個贊成,「省得你們渾身的火氣沒處發洩,在水裡可以好好運動一下。」
 
「既然班導這樣說了,我也沒意見啦。」
 
「鄭亦南!」林錫辰像看叛徒似的投去殺人般的目光。
 
「嚴七海同學呢?」
 
「我無所謂。」
 
又是這樣不確定的回答,真汗顏!
 
奇怪大叔拍手問道:「那麼對面的學長們呢?如果輸了,以後不可以再找一年三班幾位小朋友的麻煩,並且退出游泳社把這裡留給他們,好不好?」
 
「比就比!誰怕誰啊!」站在一邊半响沒說話的學長們終於開口了。
 
「一致通過!」奇怪大叔最後拍案。
 
「什麼叫一致通過?我反對!他們打了我兄弟,這件事情當然應該用拳頭來解決,老頭子,你給我閃一邊啦!」林錫辰第一個提出抗議。本來已經安靜下來的高年級學長們,因為他的話又要躍躍欲試了。
 
奇怪大叔走到他跟前,語透玄機地說道:「小朋友,還是這麼暴躁。有些事情用拳頭解決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,嘗試其他方法也許會達到更好的效果哦。你也不想你的朋友再受傷吧。」
 
林錫辰終於做出了最後讓步:「隨便你們。可是為什麼一定要四個人?他們是針對我和亦南,至於嚴七海,他要報仇隨便啊!但不關我們倆的事。要比賽我們倆來比!還有為什麼也要把韓雪依算進來?」
 
「要有女生加入才有看頭一點嘛!」奇怪大叔邊說邊把我推了過來,「叫韓雪依小朋友參加啊,泳裝美女哦!」
 
「啊?!要這個笨女人參加?她身材又不好……
 
鄭亦南!你這個混蛋!
 
「胸部這麼小,要買童裝泳衣嗎?」
 
林錫辰!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暗殺你!
 
「我……
 
嚴七海同學,拜託你不要再說什麼刺激我的話了,求求你!
 
「我沒意見。」
 
七海王子!還是你最好!
 
「那麼就這樣決定了,比賽就在三天之後舉行。」
 
這場風波暫時宣告終結了是不是?
 
可以看到穿泳裝的七海耶!不知道他的胸肌和腹肌是不是像林錫辰那樣發達,好期待!而且終於有機會和七海一起並肩作戰了,想起來就超甜蜜。咦?有……問題!我……我好像不會游泳!Ohmy god
 
VOL.02
 
難得週末,新學期開始以來就有種讓人喘不過氣的壓力。這壓力的來源自然不用說了,幸好今天林錫辰沒有跟我一起出來,只不過……
 
我回頭看了一眼身後,幾個人高馬大的黑衣人就在幾步之外的地方緊緊跟隨著,才消失不見一段短暫時間的壓力,現在又波濤洶湧地滾滾而來!我好命苦啊!這如同坐牢一般的生活什麼時候才能結束?
 
我指了指背後的櫃檯問:「這裡是內衣部,你們也要進來嗎?」
 
「少爺交代過,今天出來是買泳衣的。」一身黑的傢伙機械地回答。
 
「可是我也想順道買一些需要的東西啊。」
 
「那麼就打電話給少爺請示一下吧。」
 
什麼?我買內衣要向林錫辰請示?瘋了!瘋了!這是什跟什供麼啊?!垂頭喪氣地轉換目標,終於找到了賣泳衣的地方。
 
「這樣總可以了吧?」
 
「我們在外面守著,請快點。」
 
在專櫃小姐奇怪目光的注視下,我含著眼淚挑選起來。這件顏色不好看,那件款式好落伍……一想到要在七海面前穿,我的心就忍不住「怦怦」亂跳起來。還有那個鄭亦南,不管我穿什麼樣的泳衣出現他都會說出一些很欠扁的話來吧?林錫辰想必也不會安靜地待在一邊,他就那麼喜歡大胸脯的女生嗎?可是平時他只知道睡覺,根本不正眼瞧那些迷戀他的女孩子。
 
這傢伙腦袋裡面在想什麼,真是叫人難以琢磨。
 
「這件怎麼樣?韓雪依小朋友,妳穿上一定很性感!」
 
「大……大叔?!你怎麼會在這?」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,一顆人頭突然從掛著的衣服裡冒出來,我嚇得差點坐在地上。
 
「這個不重要,重要的是怎麼樣才能讓林錫辰眼前一亮。」
 
「林錫辰?」為什麼是林錫辰?比起那個粗暴又霸道的傢伙,我更喜歡溫柔體貼的七海王子吧。
 
「怎麼?難道妳心裡喜歡的是另外一個人?」奇怪大叔從衣服堆裡鑽出來,十分雞婆地湊到我跟前。
 
「大叔,你亂說什麼啊。況且這和你有什麼關係?」
 
「我們的眼睛往往只能看到表面的一些東西,還有一些事情是需要用心去觀察的。當妳覺得討厭一個人的時候,也許妳只是被自己的眼睛蒙蔽了。而你的心是永遠不會欺騙妳的。」
 
這個奇怪的大叔又在講莫名其妙的話了,他到底要說什麼呢?看著我似懂非懂的樣子,他笑了笑,又補充道:「有的時候,閉起眼睛反而會看得更清楚。韓雪依小朋友,妳並不瞭解林錫辰。這麼早就下結論的話,妳會後悔哦。」
 
我不瞭解林錫辰?奇怪的大叔,他在發表什麼奇怪的言論啊?他幹嘛對我的事情這麼感興趣?而且老是這麼神出鬼沒,他又是誰呢?
 
「這件不錯,不妨試一試。」
 
我呆呆地捧著他塞到我手上的泳衣,看著他再次消失,多麼不真實的感覺啊。可是他剛才說的話卻強烈地刺激著我的大腦,好像怎麼也揮之不去似的。結果,我竟然真的買下了那件看似性感的泳衣。
 
從商場出來已近中午了,肚子在咕嚕咕嚕叫,剛想上車就聽到有人在背後說話。
 
「妳這樣身分卑微的人怎麼配坐賓利。」
 
我回過頭,眼前出現的是位高䠷的女生。她梳著個性十足的馬尾辮,穿著超短裙,連唇膏都塗得格外鮮豔。好耀眼的人啊!
 
「窮人家的孩子就應該住進草屋裡。」
 
「在和我說話?」我指著自己發問。
 
女生揚了揚嘴角,臉上滿是傲慢的神情。
 
「本來妳連和我講話都不配,但是今天可以破例一次。妳叫韓雪依,對吧?」
 
最近似乎很多人都知道我的名字,好像我是什麼大人物一樣。可是我並不認識他們啊,特別是眼前的這位千金大小姐一樣的女生。
 
我呆呆地點了一下頭,雖然覺得不服氣,可是在她面前我好像一下子變得很渺小很渺小,突然就找不到自我了。
 
「妳知道嗎?」女生走過來單手托起我的下巴,近距離看過去,她的臉的確很美,她道:「在沒見到妳之前,我還有一絲顧慮。但是現在我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想法,我是不會把錫辰讓給妳的。韓雪依,妳最好快點覺悟吧。」
 
什麼?林錫辰?!我沒有聽錯吧?她的確是這樣說的。難道眼前的人和林錫辰有什麼密切關係?不管怎麼說,她已經把我當成敵人來看待了,從那不屑一顧的目光中我能深刻地感覺到,她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裡。
 
天啊!又莫名其妙冒出一個敵人,怎麼我總是那麼的被動?林錫辰,每次提到這三個字,我就會一個頭兩個大,究竟我還要和你糾纏多久呢?
 
VOL.03
 
「錫辰,把你家游泳池改成室內的可以嗎?這樣在外面練習,我的皮膚會曬黑的。」鄭亦南身上圍著大大的浴巾,可嘴裡還在抱怨。
 
林錫辰不耐煩地回答:「我又沒請你來,有意見的話可以走啊。」
 
「好冷淡哦!錫辰你不愛我了嗎?你真的不愛我了嗎?」
 
「鄭亦南,死小子給我滾開!」
 
我換好衣服走出來,剛好把這噁心得足以將隔夜飯都吐出來的話盡收耳底。拜託!就算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啊。真是會耍寶的傢伙!
 
林錫辰將那塊「大年糕」扔到一邊,轉過身時剛好看到站在一邊傻乎乎的我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隨後皺了皺眉。
 
我立刻緊張起來,小心翼翼地問道:「很難看嗎?」
 
「還好。」只是淡淡的兩個字,他的目光便從我身上移開了,看來我真的沒什麼魅力。不管穿在身上的衣服有多好看,若穿它的人平凡無奇的話,衣服的光彩也會被掩沒的吧。
 
「哇!笨蛋雪依,很漂亮哦!很漂亮!」鄭亦南對我的稱呼什麼時候換了?不過他的話確實讓我感到意外,他在誇獎我嗎?這個壞嘴巴的傢伙居然說我漂亮?我是不是在做夢啊?
 
「這件泳衣太棒了!在哪裡買的?我們交換好不好?」
 
我就知道會是這樣!
 
「脫下來我們交換,快點脫下來啊!」
 
天啊!饒了我吧!
 
「笨蛋雪依,妳發什麼呆啊!脫啊!妳嫌我的這件不好看嗎?」
 
這不是好看不好看的問題吧?
 
「鄭亦南,如果你再繼續搗亂的話,別怪我不客氣!」
 
「開個玩笑嘛。幹嘛動不動就噴火,錫辰,你超沒幽默感耶!」
 
林錫辰理都不理他,逕自走向泳池,然後問一起跟過來的我:「以前有沒有學過游泳?」
 
「沒有。」
 
「起碼看過吧?」
 
「看當然看過。」
 
「其實游泳很簡單,首先不可以對水產生恐懼感。」
 
說得輕鬆,那是因為你會游泳,所以才不會怕水啊。像我這種旱鴨子,每次到海邊充其量只撿撿貝殼、堆堆沙子而已,後來年紀越來越大了,怕被人說幼稚乾脆去都不去了。現在不光要學會游,還要和別人比賽,這對我來說太難了吧?
 
「試著下去。」
 
「啊?下……下去?!」我低頭朝游泳池裡看了看,起碼也有一米七左右深,他當然沒問題啦,很輕鬆就可以踩到底。可我才一米六五的身高,踮起腳尖還有些費力。
 
見我站在原地不動,林錫辰又重複了一遍:「下去啊,站在這怎麼學游泳?」
 
「起碼也要套個救生圈吧?」
 
「戴那種累贅東西幹嘛?」
 
「就這麼跳下去?」
 
「有我在還能淹死妳嗎?」林錫辰不耐煩地瞪了我一眼,指著水嚷嚷道:「我數三聲,妳閉起眼睛勇敢跳下去,我會跟著一起下去的。1……2……
 
「等一下!」
 
「又怎麼了?」
 
我不確定地看了一眼他受傷的手:「你可以下水嗎?萬一感染怎麼辦?」
 
「我有辦法,妳不用操心。反正都是為了教妳。」
 
為了我?為了我!這三個字突然出現在我腦海中時,我險些被自己奇怪的想法嚇了一跳。不會的!不會的!
 
林錫辰的好勝心這麼強,一定是因為不想在過兩天的比賽中輸掉,所以才拚命想把我教會。可是他的手真的沒問題嗎?我疑惑地看過去。
 
「我說沒事就沒事!快點!」
 
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背後的一隻大手便硬生生地將我推了下去。
 
實在是太過突然,我根本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。在入水的那一刻,我驚慌失措到嘴巴都忘記閉了起來。
 
失控的身體怎麼樣也踩不到池底,腳越是懸空心就越緊張,接連灌了好幾口水之後,我嚇得哇哇大叫起來:「救……救命啊!快……快救……我!」
 
林錫辰的聲音從頭頂傳來:「身體放輕鬆,手不要亂撲,先把重心放穩……
 
我很想照著他說的話去做,但現在是生死攸關的時刻,我怎麼能冷靜下來按部就班地做每個動作呢?
 
難道他看不到我正在拚命地掙扎著?看不到我害怕得快要崩潰的表情嗎?
 
我還是第一次那麼無助,那麼地絕望。
 
林錫辰,你不是說會跟著我一起跳下來嗎?你剛說過的!為什麼你卻只站在高高的地方看我掙扎?為什麼你那麼無動於衷?就算我淹死了也無所謂嗎?
 
眼淚混雜著游泳池裡的水迷濛了雙眼……
 
撲通一聲響,在我快要筋疲力盡的時候,一股外力支撐住了我的身體,然後用力把我拽了上來。
 
「咳…………咳咳……」終於可以呼吸順暢了,我一邊抹著臉上的水,一邊委屈地抬起頭。映入我眼簾的卻是鄭亦南失望的表情。
 
「錫辰,我看我們這次真的錯了。你幹嘛要聽那個奇怪大叔的話?用拳頭解決不是很好嗎?現在這樣就算我和七海取勝,最多也只是打成平手。笨蛋雪依根本不是這塊料嘛!」
 
「沒到最後,別說這種洩氣話。」
 
他們竟然還在談論比賽的事情?難道他們一點都不關心差點溺水的我嗎?
 
林錫辰遞過一條毛巾,背過身說道:「休息一下再繼續練。」
 
「還要練?」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「你還要繼續用這樣的方式來教我游泳嗎?」
 
「要不然怎樣?」對於剛才的一幕,林錫辰好像沒有任何的歉意,語氣中夾雜著不悅,好像錯的人是我。
 
我一把丟開毛巾,站起身大聲喊起來:「我不練了!不練了!林錫辰你到底是什麼怪物啊?你有沒有感情?就算我是用來抵債才來到你家的,你也沒必要這麼冷酷地虐待我啊!你是故意要令我在你好朋友的面前難堪嗎?還是說你要在全世界人面前證明我是個笨蛋?!林錫辰,人都是有自尊的!你搞清楚好不好?」
 
說完我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,赤著腳,穿著奇怪的泳衣,全身濕答答的流著淚,像個沒有人要的孤兒……
 
背後傳來鄭亦南驚奇的叫喊聲:「錫辰!笨蛋雪依不是你家親戚嗎?你是這樣對我說的,怎麼現在……什麼抵債啊?」
 
VOL.04
 
臭老爸!你到底在哪?自己闖下禍就跑路了,根本不管我的死活。難道我不是你親生的嗎?難道我是撿來的嗎?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正被一個冷血沒有感情的變態男生折磨,你竟然還簽下什麼爛契約讓我嫁給他?如果真的要嫁給他,我寧願一死了之。老爸……你不要雪依了是不是?
 
「這個女孩好奇怪啊,怎麼穿成這樣就出來了?」一對情侶從我的身邊走過,兩個人交頭接耳對我指指點點,「難道是在海邊游泳的時候,衣服被偷了嗎?」
 
「哈哈……你好討厭哦!不要這樣說別人!」女孩嬌嗔著責怪自己的男友。
 
一個年輕的媽媽領著孩子從對面走了過來。可愛的小傢伙看起來只有四、五歲的樣子,舉著霜淇淋對著我喊道:「媽媽!媽媽!姊姊的身上為什麼都濕了?」
 
「游泳身上就會濕啊。」
 
「可是為什麼在大街上游泳?」
 
「可能姊姊忘記換衣服了吧。」年輕媽媽牽強地解釋著。
 
他們的話讓我的心頭越發疼痛起來。
 
我獨自一個人走在喧鬧的街道上,路過的行人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。腳下偶爾會傳來疼痛的感覺,但和心裡面的痛比起來,這又算得了什麼呢?就這樣跑了出來,該去哪裡我根本不知道。彷彿就在一瞬間,我成了被上帝遺棄的孩子。
 
「韓雪依?」
 
我抹著眼淚回頭,溫柔的陽光下是一身素裝的七海。他的驚訝程度遠遠高過我,像是根本不該看到我一般。
 
七海幾步走到我跟前,上下打量一番問道:「怎麼回事?」
 
林錫辰說過不准把我和他之間的事情說出去,所以我也只好編謊話來搪塞。
 
「沒什麼啦,我和家人吵架了。」慌亂地擦了擦臉上的眼淚,勉強擠出笑容:「對了,七海你怎麼會在這?」
 
「買東西。」七海舉了一下手裡的袋子:「剛從超市出來。」
 
「原來是這樣……」我把頭埋得低低的,雖然拚命想讓自己笑得好看一些,可還是忍不住難過的心情。特別是看到七海之後,不明白為什麼,自己竟有種親切的感覺。是因為他曾三番兩次地體貼和救過我嗎?
 
「真的只是和家人吵架了?」七海半信半疑地看著我的臉。
 
「是……是。」我艱難地點了一下頭,終於抑制不住此刻的心情,撲進了他的懷裡。七海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,任憑我抓著他的雙臂將臉深深埋進他的胸前。眼淚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能停止地湧出,帶著我的委屈打濕了七海的衣襟。
 
我看不到周圍行人投來的奇怪目光,看不到狼狽不堪的自己,彷彿在這一刻整個世界就只有我和七海兩個人存在。
 
七海,如果你真是來拯救我的王子,那該有多好……
 
「對不起。」哭得有些累了,我的心情也稍稍能夠平復下來。雖然有些眷戀,但我還是很不好意思地離開了那溫暖的懷抱。
 
七海將手中的袋子塞給了我:「幫我拿著,在這等一下。」隨後他便匆匆忙忙地消失在我的視線中。
 
又只剩下我一個人了,那種落寞的感覺讓我侷促不安。可是這次我卻格外堅信七海會回來的,他一定會回來。
 
這便是惡魔與天使的區別。
 
林錫辰總是那樣一副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的傲慢樣子,甚至連我的生死他也不在乎。
 
但是七海不會,我就是那麼毫不動搖、沒有任何原因地深信著這一點。感情真是奇妙的東西,不是嗎?
 
當七海氣喘吁吁跑回來的時候,手上多了兩個袋子。
 
他在我面前蹲下,從其中一個袋子裡面掏出一個漂亮的鞋盒……打開……輕輕托起我的腳……
 
「七……七海?!」我驚慌失措地抽回腳。那樣髒兮兮的腳怎麼能見人呢?
 
「不准動!」這是七海第一次用命令的口吻對我說話,雖然看似微怒,卻夾雜著一絲的關懷。
 
「妳打算一直赤著腳走下去嗎?如果被石頭、玻璃之類的東西割破怎麼辦?就算僥倖可以平安無事,路上行人投來像看怪物似的眼神妳也不在乎嗎?」說完他再次伸出手,慢慢地,手心向上像是邀請的動作。
 
那麼溫柔的人,那麼溫柔的舉動,讓我根本無法拒絕。看著他把買來的新鞋套在我的腳上,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動著。七海起身,從另外一個袋子裡拿出一件寬大的上衣套在我身上,這才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 
「這樣就行了,走在路上也不會讓人覺得很奇怪了。」
 
「可是下面……」我拉了拉衣角,寬大的上衣只蓋過屁股而已。
 
「妳的腿很好看,就露在外面吧。」那笑容溫暖得足以融化冰雪。
 
「真的?真的好看?」這還是我最近以來,第一次聽到別人稱讚的話呢!我不是在做夢吧?
 
「接下來去吃點東西,然後去哪?」
 
「去哪?」
 
「妳沒有想去的地方嗎?」七海一副思考的樣子,但立即做出了決定,「遊樂場怎麼樣?敢不敢進鬼屋和坐雲霄飛車?」
 
「七海,你確定要帶我去玩嗎?」
 
「今天是週末,不玩做什麼?」
 
「可是後天就要比賽了,我還要學游泳……
 
「比賽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好了,妳不用擔心。今天什麼都不要想,痛快地去玩吧!」
 
「天啊!七海,你為什麼這麼好?你簡直就是天使的化身!不!你比天使還要善良,還要親切,還要體貼!能夠在一年三班遇到你,我覺得自己幸福得快要死掉了!七海!七海!」剛剛還烏雲密佈的心情,因為與七海的偶然相遇,在這一刻已經徹底放晴了。
 
他就是那麼神奇,彷彿有一種可以喚醒快樂的魔力,讓人在不知不覺間就被徹底地感染了。
 
希望這快樂可以一直一直延續下去,因為我已經不可自拔地迷戀上了這種感覺,上帝啊!原諒我的貪心好不好?
 
週末的遊樂場人山人海。
 
雖然穿了七海為我買的上衣和鞋子,但我還是像個被打劫過的人一樣狼狽。只是我已經顧不上難為情了,才一進門就興奮地拉著七海四處尋找刺激的娛樂設施。而今天的七海也與在學校裡不大相同,話多了一點點,臉上也不再總是掛著憂鬱沉默的表情。
 
「鬼屋!」
 
七海順著我指的方向望過去,問道:「真的要進去?」
 
「堂堂男子漢不會膽小如鼠吧?」
 
「無所謂啊。」這四個字倒是聽起來很耳熟,因為它們已經成為了七海的口頭禪了。
 
「那雲霄飛車呢?」
 
「無所謂。」
 
「其他刺激的設施也都要玩?」
 
「無謂。」七海像是故意似的,說得格外堅定。話音剛落我們倆便一起笑了。
 
「好!那麼我們出發!」陽光下英俊的七海彷彿真的成了頭戴王冠的王子殿下,那笑容乾淨清澈、暖人心窩。
 
這樣輕鬆的感覺真好啊!如果和林錫辰相處時也能這麼輕鬆就好了……討厭!好好的我怎麼又想起那個惡魔來了?
 
VOL.05
 
一下午的快樂時光很快就過去了,美中不足的是中途竟然下起了雨。為了不讓七海知道我和林錫辰的事情,我堅持一個人回家。等到冒雨跑到那熟悉的別墅門口時,我已經成了不折不扣的落湯雞。
 
我陷入猶豫不決中……那麼義憤填膺地跑出去,貌似很有骨氣似的,現在卻灰溜溜地回到人家的地盤上,是不是有點……可是我好像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。
 
以前和老爸住的房子已經被賣掉了,身上又沒有錢,現在外面大雨滂沱,那惡魔的城堡似乎成了我唯一的棲身之所。
 
「有本事跑出去就不要回來啊!」我彷彿已經看到林錫辰那可怕的嘴臉了,他一定會瞪著一雙恐怖的眼睛,噴著火這樣說吧?一想到這,我更加沒有朝前邁步的勇氣了。怎麼辦?怎麼辦?雨似乎越來越大,我凍得渾身都在打寒戰。
 
突然咦?雨停了嗎?我仰頭看了看,竟然有一把雨傘遮在了我的頭上。轉身……
 
「錫…………錫辰?!」那麼陰冷的臉,我有非常不好的預感。
 
「有本事跑出去就不要回來啊!」果然,猜想中的台詞終於變成了現實。我就知道他會這樣說,只不過語氣更加強硬了一些。
 
「我只是路過這,我現在就走,現在就走……」再留下去只會遭到更加猛烈的嘲蔑吧?所以在那之前我還是溜之大吉的好。
 
「我有准妳走嗎?」那隻熟悉的老虎鉗又準確無誤地落在了我的肩膀上:「給我進來!」
 
「哦……哦。」
 
結果我又被他一路拖進了屋子裡。這也許已經成為了我們倆獨特的行走方式了吧。
 
「去哪了?」
 
『喂!你幹嘛用這種審問犯人的口氣和我講話?我去哪好像不關你這個野蠻人、冷血動物、大惡魔的事吧?既然我要和你結婚,這就是我的家,我喜歡走就走,喜歡回來就回來,要你管!哼!』
 
……什麼時候才能這樣理直氣壯地和他講話?
 
砰的一聲,在我的頭被襲擊了之後,我才從自己的幻想中解脫出來,於是唯唯諾諾地回答:「沒去哪啊。」
 
「衣服是怎麼回事?」
 
「買的。」
 
「妳出去時身上有帶錢嗎?」
 
「反正就是買的啊。」我也不清楚為什麼要向他隱瞞遇到七海的事情,但憑藉著直覺,如果被他知道的話,一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。
 
好靜哦……屋子裡突然出奇地安靜起來。雖然沒有抬頭,但我已經隱約感覺到了對面射來的淩厲目光。難道這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嗎?天啊!拜託你說句話好不好?這一點都不像林錫辰的作風,他什麼時候變得少言寡語了?他越是這樣就越讓我心裡毛毛的……
 
「幹什麼啊?!」林錫辰莫名其妙地將我橫抱起來,大步流星地朝樓上走,我下意識地掙扎著道:「你……你要幹什麼?我說!我說還不行嗎?反正不是偷來的,我發誓沒有做壞事!我……
 
撲通一聲,我被扔進了浴缸裡。好溫暖的水啊……為什麼浴缸裡會有已經放好的熱水?
 
「快點洗乾淨,把身上的濕衣服換下來。」在我目瞪口呆的時候,林錫辰已經轉身朝門外走了,只是他走了幾步又停下了腳步,有些遲疑地顯得欲言又止。最後他終於開口道:「今天的事……對不起。」
 
道歉?一向霸道無理、野蠻成性、爭強好勝的林錫辰在向我道歉?呆呆地保持原狀三秒鐘之後,我一頭栽進了浴缸裡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呼吸越來越困難……
 
「喂!妳白癡是不是?」林錫辰一把將我揪出了水面。
 
「咳!咳!」Ohmy god!不是在做夢!真的不是在做夢!
 
「韓雪依,妳腦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?快點洗澡!水都要涼了。」
 
「呵……呵呵。」
 
林錫辰起身就甩門出去,臨走前還不忘丟下一句:「白癡真的無藥可醫!」
 
好舒服的感覺啊!溫暖的水讓我因為淋雨而瑟瑟發抖的身體很快恢復了過來,整個浴室裡還飄著薰衣草的味道。
 
這一切都是林錫辰幫我準備的嗎?難道他一直在窗邊看著我是否回來了?還是說他早就知道我會回來?
 
原來在他冷酷的外表下,竟然也藏著細心的一面。而且……他居然向我道歉了。彷彿就是因為他簡單的三個字,我所有的怨氣竟全部都煙消雲散了。比起七海超乎常人的親和力,林錫辰不是也有著自己獨特的一面嗎?只不過他就像一隻隨時備戰的刺蝟,總是豎著堅硬的刺讓人無法靠近。
 
他帶著一身的謎團突然出現在我的生命中,把我原有的一切都摧毀了。帶給我的是全新的生活,充滿挑戰和各種艱難,讓我有時筋疲力盡,有時望而卻步,有時卻又忽然地得到意外的驚喜。
 
林錫辰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?除了被類似保鏢的一群人跟隨之外,偌大的房子裡只有我和他兩個人,根本感覺不到他家人的存在。他老爸真的是黑道中人嗎?而他又有著什麼樣的過去呢?好多好多的問號一起湧進我的大腦中,讓我在瞬間缺氧。
 
……好累啊……不知不覺中我竟然闔上了眼睛。
 
好難受,為什麼會這麼難受?喉嚨乾乾的,身上像被火燒一般􁈳燥熱難當。我是怎麼了?
 
恍惚中只覺得有人不停地在我身邊走來走去,想睜開眼睛看個究竟,卻發現眼皮重得像壓了千斤石。
 
「把藥吃了!該死!張開嘴巴聽到沒有?」這麼焦急、這麼火爆的聲音好像在哪聽過,是……是誰呢?
 
意識變得昏昏沉沉的,很多看不清楚的畫面像放電影似的出現在我的面前,死去的媽媽、丟下我不管的爸爸、壞嘴巴的鄭亦南、溫柔的七海以及……好模糊的背影,為什麼他轉過身來了,我依然看不到他的臉?
 
總算好過了一些,是什麼涼涼的東西放在我的額頭上?手上傳來微微的疼痛感,像是被蚊子咬了一下。
 
管不了那麼多了,我只想好好地睡一覺,只想睡覺。對了!比賽!是不是快要比賽了?我還沒有學會游泳呢,怎麼辦?怎麼辦?
 
「怎麼辦啊?!」我大叫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,四周是熟悉的蕾絲世界。伸手擦了擦頭上的汗,原來我只是做了一場夢而已。
 
幸好是場夢……等一下!我記得……我記得自己明明是在浴室裡洗澡啊,怎麼現在卻躺在床上?還有這渾身酸痛的感覺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 
「笨蛋雪依!」
 
鄭亦南?他怎麼推門進來了?
 
看著我目瞪口呆的樣子,鄭亦南一屁股坐到床上:「妳也太會偷懶了吧?居然什麼都不做,在床上躺了那麼久!肚子不餓嗎?」
 
被他這麼一說……我摸了摸肚子,的確很餓啊!可是我躺了很久嗎?
 
「你的臉怎麼了?」我這才發現鄭亦南的臉上竟然貼著OK繃,眼角也微微地泛青。
 
「打架弄的啊!」
 
「打架?對了,你快點教我游泳吧,明天就要比賽了!」
 
「哈哈哈哈……」我才剛說完,鄭亦南就已經捂著肚子笑倒在床上了,「笨蛋!笨蛋!還比什麼啊?!妳發燒兩天,比賽時間早就過了!」
 
「我…………我我我……
 
「就是妳…………妳妳妳發燒啊!」鄭亦南故意學我的口氣,還擺出誇張的樣子來。
 
原來那麼難受的感覺不是在做夢,我真的病了。淋雨!一定是因為淋了雨的緣故。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 
「比賽怎麼樣了?我沒有參加不要緊嗎?」
 
「安啦!反正就算妳參加也一樣會輸啊。」
 
「輸了?」
 
「妳很關心比賽結果嗎?」
 
「當然啊。林錫辰……是錫辰他不是很想贏的嗎?」
 
「他是很想贏啊,可偏偏……」鄭亦南說了一半的話又咽了回去,他故意賣關子道:「嘿嘿!是祕密!」
 
我急得團團轉:「快點告訴我啦!快點說啊!」
 
「笨蛋雪依,妳知道嗎?妳生病的時候,恐龍錫辰很認真地在照顧妳哦!他這兩天都沒有闔眼……
 
「鄭亦南!給我出去!」林錫辰咆哮的聲音驟然響起。
 
「敢做就要敢當啊!」
 
「出去!比賽的事情回頭再和你算賬!」
 
「我又沒做錯什麼?」鄭亦南還在喋喋不休道:「反正那些傢伙也不會堂堂正正地比賽啊,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沒有勝算,那還不如用拳頭解決呢!我贏了耶!上次的仇終於報了!喂!錫辰,你聽我說啦!喂!」
 
還沒等鄭亦南的話講完,林錫辰就把那個精力超充沛的傢伙丟出了門外。
 
「全部吃掉。」
 
「啊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庭庭
  • 好看呀~~
  • 糖
  • 那個 ..
    這些是你看書打出來的 ?
    還是去網頁複製的 ?
    如果是網頁複製的
    可以告訴我 是哪個網頁或網址嗎 ?
    謝謝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