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是七海。不管我的心多麼地彷徨和不安,他總是能第一時間讓我安穩下來。
 
我迅速地在本子上寫道:「謝謝,我很好。多謝你帶我離開。」
 
「妳總是處在危險之中,以後要多小心。」
 
簡單的隻字片語卻讓我感覺溫暖至極,在不知不覺當中,七海就已經把他全身的魅力散發出來了吧,有幾個女生的心能逃得過如此細膩體貼的關懷呢?但是我也不想總是處在危險之中啊,真是一言難盡。
 




「我會的。」在下課鈴響起的同時,我草草寫下這三個字,為了表達自己的感謝還在後面加上了可愛的笑臉符號。
 
「恐龍錫辰!恐龍錫辰!你的笨女人移情別戀耶!」
 
本子被一隻「天外飛手」拿了起來,我下意識地去搶,可惜只扯下來半頁。糟糕!七海的筆記本被我弄壞了……
 
「對不起!對不起!」我趕緊轉頭去道歉。七海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,撐著下巴看向窗子外面。
 
耳邊吵鬧的聲音並沒有因此而終結,鄭亦南用唯恐天下不亂的語氣嚷嚷起來:「錫辰,很肉麻耶!像是打情罵俏,這樣你還能容忍嗎?喂!不要睡了!恐龍錫辰,快點起來啊!快點發揮你恐龍的威力,起來噴火啊!」
 
周圍那些等著看好戲的男生,還有憤怒到極點的女生全部將目光投向了這邊。鄭……鄭亦南!我哪裡得罪你了?
 
「憑什麼啊?這個看起來腦筋秀逗的笨女生竟然可以和七海坐在一起!」
 
「這樣也就算了,好像還跟錫辰糾纏不清的樣子。她很欠扁耶!」
 
「還好我家亦南對她不感興趣,不然我會殺了韓雪依那個臭丫頭!」
 
「什麼你家的?是我家的亦南吧!」
 
「不跟你們爭啦!林錫辰我要定了!」
 
「那七海總要讓給我吧?」
 
現在是超市大減價嗎?妳們這群花癡女生在搶什麼啊?不要個個都把我當仇人的樣子好不好!我好像什麼都沒有做就莫名其妙得罪了一大票人,一年三班還有我的立足之地嗎?
 
「吵死了!」
 
一股陰冷之氣從我的脊背一路竄到頭頂,不好!沉睡的惡魔蘇醒了!如果他看到本子上的內容……
 
「鄭亦南!」迷濛的雙眼漸漸變得淩厲,暴風雨就要來臨了。
 
「錫辰,你看啊!你看啊!」鄭亦南那小子像邀功似的把本子遞上去。我已經開始幻想自己慘死的樣子了。被掐死?被摔死?被捶死?被拍死……反正是死路一條了!
 
教室裡一下子變得安靜了許多,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我被命運宣判的那一刻。我也只好勇敢地面對現實了,緊閉起雙眼,來吧!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吧!
 
林錫辰卻出乎眾人意料地把矛頭對準了七海,指著我問:「你喜歡她?」
 
什麼?我沒聽錯吧?周圍頓時議論聲四起,我清楚地感覺到無數女生投來的可怕眼神。芒刺在背就是這種感覺吧?
 
「恐龍錫辰……他們不會真的有什麼吧?」鄭亦南仍然不清楚狀況般地火上澆油。我真想一腳把他踢到南太平洋去餵鯊魚!
 
七海轉過頭,與林錫辰四目相對。讓大家失望的是,他們兩個人永遠不可能擦出「愛的火花」。
 
「喜歡誰是我自己的事情,而且……」七海的目光落到了被撕壞的筆記本上,「你朋友似乎弄壞了我的東西。雖然不用賠新的,但是至少你該把它立刻還給我。」
 
「好啊。」說完,林錫辰竟然真的一把將筆記本丟了過去,幸好只是擦過七海的頭頂落在課桌上。如果真的砸到七海的話,這場戰爭恐怕就不可避免了吧?不過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還會失誤,是林錫辰沒有拿捏好,還是他一開始對準的就是桌子?
 
七海回過身,不想再繼續糾纏的樣子,平靜地說道:「你放心,總有一天我們會過招的。我說過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」
 
「我隨時奉陪!」
 
好可怕的眼神……這就是恐龍錫辰的威力嗎?我嚇得趕緊收回視線。可還是晚了一步,林錫辰惡狠狠的目光差點把我擊暈。還好他的拳頭沒有一起跟過來,我總算撿了一命回來。
 
我提到喉嚨的心順利「歸位」,偷偷看向一旁的七海……他怎麼還在看風景?
 
儘管林錫辰並沒有大打出手,可我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忐忑不安,自己很心虛。所以一整天下來都小心翼翼地生怕惹到那個火爆的傢伙。就像鄭亦南說的,被火噴到的滋味不好受啊!
 
終於熬到放學了,還好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沒做錯什麼事,更沒有說錯什麼話,平安過關!其實主要是因為大部分的時間,林錫辰都趴在桌子上睡覺,我惹到他的機率也比較小。
 
「好消息!好消息!」又是鄭亦南,我都快被他氣死了!每次都是第一個往槍口上撞。
 
一個大大的懶腰,林錫辰總算睜開了眼睛。
 
「又吵什麼?剛剛不是提醒過你安分一點嗎?」
 
「什麼剛剛啊,現在已經放學了!喂,先不說這個!錫辰,你看!」鄭亦南把一張紙塞到林錫辰手上:「快點決定,我們要報哪個?」
 
「報什麼?」
 
「社團啊!」
 
「社團?」
 
「我已經想好了,就報游泳社怎麼樣?」
 
「為什麼一定要報游泳社?」
 
「恐龍先生,你想想看!還有哪裡每天都能看到泳裝美女?這麼爽的地方簡直就是我『萬人迷』鄭亦南的天堂!」
 
「你都想好了還問我幹嘛?那就去啊!」林錫辰把紙扔回去,順手拎起書包。我還在豎著耳朵聽他們講話呢,誰知道一隻大手就抓起了我的衣領,「回家啦!鬼鬼祟祟的還沒聽夠嗎?」
 
「我沒在偷聽啊,是你們說話聲音大。我是光明正大地在聽……哇!好痛!」
 
幹嘛打我的頭………………
 
「頂嘴的下場!」
 
「錫辰,考慮一下嘛!我們一起進社團不是很好嗎?俗話說,打仗不離父子兵……
 
「你想死是不是?」
 
「錯了!錯了!反正差不多啦,錫辰,等等我!」
 
社團?聽起來好像很有意思。我要報哪個社團呢?要不要問一下七海王子?如果可以和他在同一個社團就好了,哈哈!糟糕!糟糕!我又在胡思亂想了。
 
VOL.03
 
高一新生報社團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,大部分女生都把目標盯準了一年三班的三位風雲人物。安靜的七海一直沒有什麼行動,反而是鄭亦南像塊超級大年糕似的寸步不離地跟在林錫辰身邊,軟硬皆施仍然無所建樹。
 
不過話說回來,他們兩個人雖然經常吵吵鬧鬧的樣子,感情卻很好。有時好得讓人懷疑哦……當然這只是我的內心想法啦,如果被林錫辰知道,我又少不了要被修理。
 
「真的?!你答應了?」鄭亦南開心得一蹦三尺高。
 
「是。所以你就不要再煩我了!」
 
「那我現在就去游泳社報名。」
 
「等一下!」
 
「恐龍錫辰,你該不會這麼快就反悔吧?」
 
林錫辰抬起頭,用一根手指頂住我的頭:「也替她報名。」
 
「我?為什麼連我也要參加游泳社?」 Ohmy god!我可是標準的旱鴨子!
 
「妳有什麼意見嗎?」林錫辰頂住我頭的手指變成了拳頭,屈服在他淫威下的我只好保留了所有意見。
 
鄭亦南跑到一半又折返回來,衝著七海喊道:「嚴七海,你要報什麼社團?沒有打算的話不如……嘿嘿!反正錫辰也在游泳社,你們倆想要較量的話隨時都有機會。」
 
天啊!鄭亦南啊鄭亦南,你腦袋裡面到底裝了些什麼?全班同學都看得出來這兩個人不對盤,努力設法分開他們都快來不及了呢,你偏偏給他們倆製造機會相處。真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!
 
七海看了看他,面無表情地回答:「我無所謂啊。」
 
「很好!那就這樣說定了!嚴七海,我也很想和你打一場,你肯定會是個不錯的對手!恐龍錫辰,怎麼樣?」
 
「別吵我睡覺!」
 
OK!一致通過!」
 
啊?這樣也叫一致通過?這傢伙耳朵沒問題吧?根本不懂水性卻要被強迫加入游泳社……等一下!七海也加入了哦!這樣說來的話……我們終於可以在一個社團裡了!萬歲!
 
也許太興奮了,我居然雙手拍在了桌子上。這樣做的後果就是……
 
「韓雪依!妳想怎樣?把我的話丟進馬桶沖掉了嗎?給我出來!」林錫辰毫不客氣地拎起我,對於這個動作,幾天以來我已經完全適應了,並且已經習慣了總是被拖著走路。
 
天臺。偶爾會有卿卿我我的男女生,把這裡當成約會的祕密基地。不過偏偏有喜歡煞風景的人突然闖入,例如……
 
「都給我滾下去!」
 
難得約會一次的學生情侶,就這樣被破壞掉了所有的浪漫氣氛。我雖然對此報以十二萬分的歉意,可無奈還是被視為與林錫辰同流合污的惡人。
 
「林錫辰,這樣真的不太好,你看……
 
「妳叫我什麼?」那個容易發怒的傢伙又在朝我逼近了,這種情景每天多出現幾次的話,我的心臟會提早衰竭掉。
 
「當然是叫你名字啊,難不成要像鄭亦南那樣叫你…………
 
「妳敢!」
 
「我……我我我……我不敢。」他到底想怎樣?我覺得自己不管什麼時候面對他都會很緊張,緊張得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。好像一開口就會說錯話似的,雖然很怕很怕,可又不得不每天和他打交道。
 
「叫我錫辰。」
 
什麼?我沒有聽錯吧?看著林錫辰的臉上突然出現的不自然表情,我的心「怦怦」亂跳起來。我拚命揉了揉眼睛,他真的臉紅咧!雖然只有那麼一瞬間的飛滿紅霞,但我確定自己並沒有看錯。特別是他很快轉過身,像是刻意掩藏一般,讓我更加肯定了這點。
 
火爆浪子、超級瞌睡蟲、動不動就發火的恐龍林錫辰竟然會臉紅?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,會立刻登上花邊緋聞排行榜的NO.1吧?
 
「喂!妳發什麼呆啊?記住沒有?以後要叫我什麼?」才一會工夫,他好像又恢復常態了。
 
「記得!記得!叫……叫錫辰。」
 
「以前叮囑妳的呢?」
 
「全部都記得。」
 
「說一遍我聽。」
 
「不可以把我住在你家的事情說出來,更不准把契約以及結婚的事情外泄。」這點他大可放心,本來就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,就算他不叮囑我,我也不會說出去的。況且對我來說根本沒什麼好處,這件事情一旦傳出去,我不僅會成為全班甚至全年級女生的公敵,搞不好還會成為全校學生議論的焦點。想想都會覺得很可怕
 
林錫辰走到圍欄的地方,突然變得沉默起來,好半天都沒有再開口。他在想什麼事情這樣全神貫注呢?雖然很好奇,但我還是不敢出半點聲音打攪他。
 
「還有一件事。」
 
在和我說話?
 
林錫辰轉過身,臉上的表情格外認真。除了認真之外,還有一些我不太明白的東西。不是發脾氣時的憤怒,不是睡覺被吵醒後的煩躁,也不是欺負我時的得意,到底是什麼呢?
 
「妳很喜歡嚴七海是不是?」
 
「七……七海?」
 
「嚴七海!」
 
「嚴……嚴七海?」
 
七海的確很優秀。他那麼安靜、溫柔、體貼,就像有著憂鬱眼神的王子殿下。他輕輕托著下巴看向窗外的時候,臉上會有讓人心疼的表情。哪怕只是微微皺一下眉毛都會牽動一個人的心弦。
 
可是這樣被深深打動的感覺就是喜歡嗎?我從來都沒有考慮過,更不知道正確的答案。所以當林錫辰突然問出這句話時,連我自己都愣住了。
 
「至少他很關心妳對不對?」
 
「林錫辰……哦,不對!不對!錫……錫辰,你怎麼想到問這個?」
 
「上次的筆記本是怎麼回事?」
 
那個筆記本……拜託!原來他一直都很在意,我都已經忘到九霄雲外去了。他這樣問……難道說他在……他在吃醋嗎?就連我自己都被這樣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。
 
「我和七海並沒有說什麼啊,大家都是同學,而且他又接二連三地幫我,我表示一下感謝也是應該的。好像……好像是你比較針對他哦!七海很好啊,人溫柔又體貼,性格又好,班上的同學都很喜歡他啊……」我如數家珍一般敘述著七海的優點,希望可以改變林錫辰對他的看法。可惜……
 
「妳的意思是,妳也很喜歡他?」
 
?!我有這樣說嗎?林錫辰的眼神變得好恐怖,我趕緊後退三步。
 
「當然不是了!我…………我怎麼可能喜歡他嘛!雖然七海是人見人愛的王子型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 
「可是妳是我的女人!」林錫辰的話突然在我的耳邊響起,他那麼認真那麼認真地說出這幾個字,說得堅定有力,好像不允許任何人提出異議。我頓時愣住了,任憑自己再次陷入他的掌控之中。
 
一點點的不可自拔……一點點飛上雲霄般輕飄飄的感覺……
 
他英俊的臉近在咫尺,那雙明亮而有神的眸子裡滿是表情呆呆的我。我沒有聽錯是不是?他真的說……我是……我是他的……
 
林錫辰的嘴唇慢慢向我靠過來……近了……更近了……
 
是我的心跳聲嗎?還是他的?這樣急促地跳動著,好像馬上就要跳出胸膛。周圍的氣壓急速下降了嗎?為什麼我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?
 
就在這時,天臺的門突然打開,班上的一個男生氣喘吁吁地跑了上來,邊跑邊叫道:「不好了!不好了!林錫辰,鄭亦南被打了。」
 
「什麼?!
 
跑來通風報信的同學又大著膽子說了一遍:「鄭亦南被游泳社的人打了。」
 
「哪個混蛋敢動我兄弟?不想活了是不是?!是誰?我絕不饒他!」林錫辰風一樣地衝下樓梯,那淩厲的眼神、囂張的背影讓我的心不禁顫抖了一下。
 
鄭亦南被打?他不是去游泳社報名的嗎?到底發生了什麼……
 
我捂著還在怦怦亂跳的心,努力做著深呼吸。剛才發生了什麼事?那一幕是真實存在的嗎?為什麼那時的林錫辰看起來滿是溫柔的表情?連眼裡都寫滿了深情……他的話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腦海中迴響著……他的臉孔不停地出現在我的眼前……
 
VOL.04
 
離保健室還有一段距離,走廊裡就已經被各層的女生們堵得水泄不通了。大家七嘴八舌都在討論著,比較靠前的幾個還一個勁地伸頭朝裡面看,看了沒幾眼就誇張地抽出面紙來擦眼淚。
 
「我們家小南南好像被打成爛豬了,誰這麼大膽啊?嗚嗚嗚……
 
旁邊的一個女生聞聲越發傷心起來,拉著同道中人的手哭訴:「如果咱們家小南南被毀容,我也不要活了!」
 
「什麼咱們家啊?誰跟你咱們?」
 
「妳們吵什麼吵啊!煩死了!」
 
哇!不會吧?鄭亦南那個傢伙的人氣什麼時候飆到這麼高了?我看著那些恐怖的女生,雞皮疙瘩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掉了一地。
 
「擋路的都給我讓開!」林錫辰的一聲怒吼彷彿小範圍的地震一樣,周圍立刻安靜了不少。那些女生愣了愣,隨後爆發出了更高的激情。
 
「林錫辰耶!真的是林錫辰!」
 
「快看!他好帥!見他一面今天晚上做夢都會笑!」
 
「妳很噁心耶!林錫辰也是妳叫的?少嚇壞了我的寶貝錫辰!」
 
「拜託!妳們怎麼這麼喜歡移情別戀啊?小南南怎麼辦?」
 
「誰說不可以同時喜歡兩個人的?他們兩個人我都挺啊!對了!對了!還有七海,他也是一年三班,超帥的!」
 
「不會吧?今年新生裡怎麼這麼多帥哥?早知道這樣我就留級了。」
 
「真是不公平!怎麼全到一年三班去了?」
 
「班次是按照成績排的啊,一年三班在最末耶!沒聽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嗎?」
 
她們也太扯了吧?我偷偷側頭看了一眼臉色越來越難看的林錫辰,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。果然……
 
哐啷一聲,重重的一拳擊中懸掛在走廊牆壁的裝飾畫上,相框上的玻璃碎了一地,當然林錫辰那被當成凶器的手也在瞬間變得血肉模糊。
 
剛才還像長舌婦一樣聒噪個沒完的花癡女生們全都傻了眼,四周一片死寂。
 
「兩分鐘之內給我全部消失!」
 
在那咆哮聲結束的同時,我想都沒想第一個拔腿開溜,林錫辰一把將我抓回原處:「妳幹什麼?」
 
「消……消失啊。」
 
「韓雪依,妳是豬嗎?」林錫辰又氣又恨地衝著我揮了揮那血淋淋的拳頭。
 
關於我是不是豬的問題還是留到以後再討論吧,眼下他的手如果不進行緊急處理的話後,後果一定很嚴重。還好保健室就在眼前,等那群長舌婦心不甘情不願地走掉之後,我竟然第一次主動和林錫辰有「親密」接觸,拉著他的胳膊走進保健室。
 
「老師,有同學受傷了,麻煩你幫忙看一下。」
 
「錫辰!錫辰!」擋住裡面病床的屏風突然被推倒,如果不是我反應靈敏及時躲開,搞不好要一起接受治療了。順利避開危險之後我抬頭望過去,做出此莽撞舉動的不是別人,正是傳聞被打成爛豬頭的鄭亦南。
 
「你總算來了,錫辰!嗚嗚嗚……」鄭亦南誇張地從床上爬起來,伸手摟住林錫辰的腰怎麼也不肯放手,「我被欺負了!我被欺負了!」
 
「混小子!先放開再說!」
 
「不放!不放!」
 
「快!」在一記天馬流星拳之後,鄭亦南總算鬆開了老虎鉗。不過這次他恐怕要傷上加傷了。
 
「到底怎麼回事?」
 
「呀!錫辰,你也受傷了?他們這麼快就去找你了嗎?這群王八蛋!仗著人多還耍賤招,等老子一會出去絕饒不了他們!」鄭亦南嚷嚷著一蹦三尺高,看來他傷得也不是很嚴重嘛。
 
「小朋友們,火氣太大容易傷身體哦。」
 
誰?誰在講話?我這才注意到蹲在角落裡擺弄盆栽的人。他就是保健室的老師嗎?因為角落光線不好,而且他又背對著我們,所以根本看不清楚此人的長相。
 
「老師,我同學受傷了……
 
「他不是老師!」林錫辰皺著眉阻止了我接下來的話。隨後像根本沒看到那個人似的繼續和鄭亦南講話:「你說的那些人是誰?」
 
「林錫辰小朋友,不可以對大人沒禮貌哦!」
 
「喂!老頭子,我警告你不要太過分!乖乖在那邊弄你的花就好了,少來插嘴!」
 
「錫辰,你搞什麼?」鄭亦南也糊塗起來:「幹嘛對大叔這麼凶?我的傷還是他幫忙處理的呢。你的手也趕快包紮一下,其他事情等下我們再談。」
 
「我沒事。」
 
怎麼腳下濕乎乎的?天啊!什麼時候地上積了一大灘血?我驚慌失措地看著林錫辰的手,他居然還在說沒事。難道他沒有感覺嗎,還是說他根本就是怪物!
 
「你的手必須趕快消毒止血!」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我竟然一把抓起他的手,將這個固執的傢伙按在床邊:「不准動!再亂動的話,血會流得更快。」說完我又慌忙地在屋子裡面翻找急救箱。在哪?在哪?保健室裡沒道理連急救箱都沒有啊!
 
「老師,急……
 
「東西都在這。」蹲在角落裡的大叔,不知道什麼時候已起身站在我面前,並且把我需要的急救箱全都拿了出來:「這位小朋友很有愛心,也很勇敢,所以一切就拜託妳了!」
 
?!他在講什麼?難怪林錫辰會發脾氣,這位大叔實在是太奇怪了,說出來的話也莫名其妙。怎麼看都覺得他不像是保健室的老師。算了,先不管這些了,我接過急救箱趕緊處理林錫辰的傷口。
 
「笨女人!給妳一個嘉獎!沒想到妳笨手笨腳的,做起這種事情來這麼靈活。」再度復活的鄭亦南嘴巴還是這麼壞,「錫辰,你看,包得很可愛對不對?也來幫我包一個!快啊!快啊!」這傢伙邊說邊把自己完好無損的手遞了過來。
 
「玩夠了沒有?」林錫辰狠狠瞪了他一眼,總算制止了他的無理取鬧。
 
就在這時保健室的門打開了,抱怨的聲音同時響起:「怎麼回事?走廊裡的畫框玻璃被打碎了,誰幹的?今年的一年級生太會找麻煩了,三天兩頭傳出暴力事件,保健室裡的生意絡繹不絕、好到不行,真是累死我了!累死我了!咦?又這麼多人啊。你…………」進來的女老師手指著那個奇怪大叔,瞠目結舌了半天沒說句完整話。
 
「好了,真正的保健室老師到了,我這個臨時冒充的也要去掃院子了。」奇怪大叔一邊脫下身上的白大衣一邊朝外走,離開時還拍著女老師的肩膀說道:「好好加油哦!少說話,多做事。」
 
「是、是。」
 
「什麼?掃院子……他只是工友嗎?」鄭亦南的慘叫聲劃破天際,「怎麼辦?錫辰,怎麼辦?我的傷口全是那個工友大叔處理的,他到底會不會啊?老師,快點幫我再看看啦!搞不好已經發炎了,會不會中毒啊?怎麼這麼倒楣?保健室裡怎麼會有工友進來?瘋了!瘋了!錫辰,救命啦!」
 
他也太誇張了吧!看著鄭亦南猴跳的樣子,我和林錫辰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可是那個大叔真的只是工友嗎?我覺得哪裡怪怪的,可是又說不出來。
 
VOL.05
 
因為手受傷的緣故,我不得不擔當起照顧林錫辰的重任。不過還好,這傢伙自尊心超強,又喜歡獨斷獨行,所以實際上一隻手完全可以解決所有問題。鄭亦南受傷的全過程很快被無數女生演繹成N個版本四處傳播,雖然受了點皮肉之傷,可這幾天他也算風光無限了。
 
課間,難得的安靜。下節是體育課,大部分同學都去搬器材了。鄭亦南打著「要商量大事」的幌子躲在教室裡不肯出去,而林錫辰是傷殘人士自然不用去賣力。至於我嘛,當然是被迫留下來當熱心聽眾了。
 
「錫辰,我們就這樣算了嗎?」鄭亦南並沒有被眾女生們的追捧聲沖昏大腦,吃虧的人總想著要報仇雪恨,這也在情理之中。
 
但無時無刻不在補充睡眠的恐龍大哥,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。也難怪啊!沒有重物撞擊林錫辰是絕對不會自然醒來的。
 
(未完待續)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庭庭
  • 超好看滴~~>0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