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是笨蛋嗎?我腳被妳踩得好痛!」
 
「對不起,對不起。」
 
「讓開!我看不到黑板了!」
 
「對不起,對不起。」
 
Ohmy god!我的位置到底在哪?嗚嗚嗚……別耍我了好不好?
 
就在這時我的左手突然被人拉了拉,我反射性地抽了回來。 





 
「別怕,我只是想告訴妳這裡有空位。」
 
「你是……你不就是……剛剛……
 
「哦。」文靜男把手指放在嘴邊,示意我不要亂叫,然後朝裡面挪了挪身子,把外面的座位讓出來,「先坐這吧,繼續站著會影響到其他人。」
 
「哦。」我感激涕零地一笑,趕緊坐下。
 
將東西放好之後,我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旁邊的人,近距離看過去他的臉好有型哦!輪廓分明、五官精緻、皮膚白皙……怎麼看都是標準的「王子型」。只可惜他的眼底總是透著淡淡的憂傷,這麼憂鬱的眼神讓人莫名覺得傷感。
 
「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」文靜男保持著面對前方的姿勢問道,原來他知道我一直在「偷窺」啊。
 
「沒……沒啊……呵呵。」我趕緊把頭縮回到課本下面。
 
「妳書拿反了。」
 
我抬眼一看,可不是嘛。糟糕!在王子面前出醜真是一件丟臉的事情!我趕緊將書拿正,並裝出可愛的樣子來掩飾自己的尷尬。
 
「對了,還沒謝謝你剛救了我。」
 
「沒什麼,我只是看那些人很可惡想教訓一下。」
 
「哇!你真的很厲害!幾下就把那個人修理得爬不起來了!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?」
 
「嚴七海。」
 
「嚴七海?很好聽的名字。我叫韓雪依……
 
「喂!」火山爆發一樣的聲音從我的背後響起,本來安靜的教室像被炸開了一樣,「吵死了!從一進門就開始念個沒完,沒看到我在睡覺嗎?要聊天到外面去!」
 
好熟悉的聲音,在哪裡聽過似的……不會是……一個很可怕的感覺出現在我的腦海中。
 
「林錫辰同學,現在是上課時間哦。」美女班導放下手中的粉筆,滿臉微笑地提醒道。
 
林錫辰?原來他叫這個名字。
 
「妳誰啊?」
 
噴血!這傢伙不會從一進教室就開始睡到現在吧?居然連班導都不認識。氣氛變得好奇怪哦……就算再有修養、脾氣再好的人也會生氣吧。我看著美女班導慢慢收起笑容,努力猜想著這個貪睡鬼的悲慘下場。
 
「林錫辰,你這樣說老師真的會生氣哦!」
 
呵呵,想想都知道。特別是那個傢伙竟然還擺著一副好死不死的樣子,更是火上澆油。
 
「林錫辰,你現在馬上到外面走廊上,站在那邊的鄭亦南同學會很詳細地告訴你我是誰。」
 
「亦南?那小子怎麼會在外面?搞什麼飛機啊!出去玩也不叫我!」林錫辰風一樣地站起來,想都沒想就大步地朝教室門口走去。
 
我趕緊閉起眼睛,渾身的細胞都緊張了起來。拜託!拜託!直接走出去就好了,千萬不要回頭……
 
隨著門砰的一聲被重重地關上,我的心總算放了下來,還好他沒有看到我。想起剛才在巷子裡發生的一幕,我真是百感交集。我很感謝老天安排我和七海王子在同一班,可是為什麼偏偏那個囂張男也到一年三班來?
 
正在我胡亂抱怨的時候,教室門再一次被打開。
 
「妳
 
「我……我我……我?」在全班同學好奇目光的注視下,我驚慌失措地用手指指向自己。
 
「笨蛋!就是說妳!」林錫辰雙手撐在門口,樣子還是那麼囂張,「給我出來!」
 
Ohmy god!他什麼時候看到我的?救……救命啊!
 
在這麼多人面前料他也不敢拿我怎樣,況且還有班導在啊。七海王子也不會袖手旁觀吧?這次我絕對不會屈服在囂張男……哦不對!是林錫辰的淫威之下!
 
「我…………我幹嘛要聽你的?現在……現在可是上課時間……
 
還沒等我的話說完,林錫辰便再次氣勢磅礴地折返回來,寬大有力的手掌不偏不倚地落在我的衣領上。
 
「囉嗦這麼多幹嘛!叫妳過來沒聽到嗎?」
 
「喂……喂喂喂……
 
「閉嘴!你在打電話啊喂個沒完!」
 
「等一下。」本來只是有一點點嘈雜的教室,隨著這三個字的響起而變得喧鬧起來。我頓時滿懷感激地望過去。幸好……幸好這個世界上還有「正義」兩個字存在。
 
林錫辰也愣住了,好像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,這班上會這麼快就出現和他作對的人。這個囂張的傢伙!我真想……真想讓七海王子替我好好地教訓他一頓!
 
七海靜靜地坐在位子上,連頭都沒有動一下,繼續保持著看向黑板的姿勢。可我確定他是在和林錫辰講話。
 
「你沒發覺她不想和你出去嗎?勉強別人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是不是太粗魯了?」
 
我在心裡拚命點頭:是啊!是啊!他真的好粗魯……我的衣領被他抓得已經嚴重走樣了!
 
林錫辰的嘴角挑釁地上揚起來,伸手指向七海:「你想挺她?」
 
「我只是不喜歡看到有人露出不情願的表情。」
 
哇哦!七海王子真的好有型哦!在這個時候我竟然還不知死活地閃動著兩顆小桃心。
 
我好像隱約感覺到林錫辰握緊了一下拳頭,我的背後也因此變得寒氣逼人。好冷……好冷!
 
「一句話:想挺她就跟我出來打一架!」
 
「我的確很想和你打,不過……」七海終於將頭轉向了這邊,「現在不是時候。」
 
「很好。那現在你就給我乖乖地坐在那,不要再發出讓我討厭的聲音!」林錫辰並沒有忘記本來的打算,我像可憐的小雞一樣被無情地拎出了教室,大家全都目瞪口呆的樣子,除了七海之外居然再沒有一個人向我伸出援手。美女班導一個勁地嘆氣搖頭,七海王子在我的視線裡越來越模糊,天啊!怎麼會這樣?讓我越發絕望的是,還有一個女生十分沒品味地喊著:「好帥哦!怎麼這麼有型!」
 
我究竟被分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班裡?一年三班未免太恐怖了吧!
 
VOL.03
 
「錫辰?太好了!」一個人在走廊牆壁上胡亂塗鴉的鄭亦南,看到拎著我走出來的林錫辰便興奮地打招呼,「我一個人在這很悶耶!還是你最好了,一醒過來就出來陪我。說吧,錫辰,我們要玩什麼?好久沒打架了,要不要比劃比劃?」
 
「我很忙。」
 
「你忙什麼?」
 
「不關你事。」林錫辰理都不理年糕一樣的鄭亦南,繼續朝前走。咦?不是說要到走廊罰站嗎?他這是要帶我去哪?
 
「放……放開我,我自己會走!」
 
聽到我的叫嚷聲,鄭亦南才恍然注意到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。不過這個超級沒大腦又少根筋的傢伙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。
 
「她不是我們班的嗎?為什麼你凶巴巴地把她拉出來?我知道了!她是奸細對不對?該死!剛才我還把她當成我的超級Fans呢!原來是迷惑我的!喂!錫辰,要不要我幫你一起處置她?」
 
林錫辰背對著這個白癡男擺了擺手,一副不耐煩的樣子。
 
怎麼走這麼快?好像沒走幾步就到了似的。Ohmy god!我只不過是多說了兩句話吵到他睡覺而已,不用這麼狠要把我從這扔下去吧?五層樓多高啊?摔下去的話……我踮起腳尖伸出頭,小心地朝底下看了看,暈……頭好暈……對了,我有懼高症!
 
林錫辰一把將我拉到中間:「小心點,我可不想成為殺人凶手。」
 
「你不是要把我扔下去,才帶我到這來的嗎?」
 
「妳白癡啊!我幹嘛要殺妳?」
 
「也對哦。」我轉身朝樓梯口走,「那不打攪你了,我還要去上課。」
 
林錫辰一把將我揪了回來,由於力氣太大,我的整個人幾乎懸空。這個囂張男似乎很喜歡把人吊起來講話。不過我的衣領被抓得太緊,呼吸都覺得困難了。就算他不打算把我從這扔下去摔死,我也快要窒息而死了。
 
「我同意妳離開了嗎?不准自作聰明。」
 
「咳……咳咳……」我的腳終於落地了,重獲自由的感覺真好。費力調整好呼吸後,我開口問道,「那你到底為什麼帶我來這?」
 
林錫辰朝我走過來,那種壞壞的笑容、淩厲的眼神怎麼如此熟悉,他又想做什麼?一步步緊逼、一步步後退……最後我又完全陷入了他的掌控之中。巷子裡的一幕重新上演。
 
「看我的臉!」他再次發號施令。
 
拜託!拜託!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之內,他已經第二次讓我心跳加速面紅耳赤了。我真的不習慣和男孩子在這麼近的距離之間面對面,好像一不小心嘴巴就會碰到一起似的。偏偏這個任性的傢伙又要讓我看他的臉,難道他不知道我已經快要難為情死了嗎?
 
「快點看啊!」林錫辰空出一隻手來扭住我的下巴,好直接面對他。
 
英俊?帥氣?冷酷?我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那張臉,只知道自己現在委屈得快要掉眼淚了。他幹嘛要這樣對我?為什麼總是要我看他的臉?長得好看就可以隨便欺負別人嗎?
 
「我長得很難看嗎?」
 
「不是……
 
「我的身材不好?」
 
「不是……
 
「那你為什麼要逃跑?為什麼要從我的身邊逃走?」
 
「什麼?」我呆呆的像是被雷電到一樣,顧不得難堪的處境,睜大雙眼看著近在咫尺的人。
 
「自己要結婚的人連夜逃走,這對我來說是件很侮辱的事情!難道妳不明白嗎?我從來不知道自己那麼令人討厭,居然有一個女孩子為了逃避和我結婚而東躲西藏,韓雪依,好好看著我的臉,告訴我,妳就那麼討厭它嗎?」
 
「你……你是……你是……
 
「這麼快就把契約的事忘記了嗎?還是妳不喜歡有蕾絲的房間?告訴我!為什麼要逃走?為什麼要逃走?」
 
為什麼要逃走?為什麼要逃走?那還用說嗎?換做是誰都會逃的。
 
時光倒退,噩夢重現。
 
老爸走後約一個小時,突然大票的黑衣人在風雨交加的夜晚衝進小屋。(大晚上幹嘛還要戴著墨鏡,這是我一直搞不懂的問題。)正在熟睡的我被驚醒,連呼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架上了車。我穿著睡衣踩著拖鞋,像隻小野貓似的蜷縮在兩個猛男中間。
 
「你們要帶我去哪?」
 
「你爸爸沒和妳說嗎?我們老闆要見妳。」
 
「就是我爸爸欠很多錢的那個老闆?」
 
「契約上寫著,妳答應結婚的話,那筆錢就一筆勾銷了。」
 
「你們老闆多大?」
 
「四十七歲。」
 
「這怎麼可以?!」我一蹦三尺高,頭撞在車頂上痛得直掉眼淚。
 
「小心點,這車很貴,弄壞了妳賠不起。」木頭人一樣的傢伙冷冷地說道。
 
「什麼破車啊!」一想到那可惡的變態契約,我怒上心頭忍不住又胡亂踢了兩腳。
 
「賓利。」
 
「賓利?沒聽過啊。多少錢?」
 
「一千多萬。」
 
@%&$%&」殺了我吧……
 
車子在陌生的道路上行駛著,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停了下來。我的一隻腳剛落地就聽見一連串的狗叫聲,人惡連養的狗都凶巴巴的……
 
「快點進去吧。今晚先在這裡休息一下,明天我們老闆會來見妳的。」
 
雖然是晚上,可那豪氣萬丈的別墅還是格外惹眼。我還從來沒住過這麼高級的房子呢!
 
如果在平常我一定會對主人萬分感謝,可是誰叫他是要逼我結婚的人,我不僅不會感謝他,還會更加鄙視他!有錢就了不起嗎?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?
 
滿是蕾絲裝飾的房間,堆滿了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公仔玩具。櫃子的門是打開的,裡面竟然全都是為我準備的衣服。正在我瞠目結舌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,門口傳來黑衣人通電話的聲音。
 
「老闆,是的,人已經接來了。我們會看好她的,婚禮會按照您的指示盡快舉行……
 
婚禮?!真的要我和那個四十七歲的大伯結婚嗎?就算給我再多的玩具、再多的漂亮衣服,我也不會被感動的。我韓雪依雖然是窮人家的孩子,可也不是這麼好收買的。逃!我一定要在天亮之前逃出去!
 
我裝出很感恩的樣子,並且乖乖地吃了他們為我準備的宵夜,然後上床睡覺。但是我整晚都沒有闔眼,直到快天亮的時候偷偷爬了起來,於是就有了接下來的一切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在逃出來之前還把整間屋子裡的東西狠狠破壞了一通。
 
可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要和我結婚的人換成了林錫辰。
 
VOL.04
 
從天臺上下來之後,我的腦袋裡就被稀奇古怪的猜測裝得滿滿的,一整天都不得安寧。奇怪的是林錫辰並沒有再糾纏我,他安靜得像個剛出生的嬰兒,只會趴在桌子上睡覺。偶爾被那些花癡女生的尖叫聲吵醒,除了瞪一瞪眼睛之外也沒有了下文。
 
在班上最活躍的還要算鄭亦南,這個會耍寶的傢伙總是精力充沛的樣子,瞬間便成為了班上男女生目光追隨的焦點。
 
好不容易盼到了放學時間,可是林錫辰會乖乖讓我離開嗎?
 
「為什麼不走?」是七海王子的聲音耶!我頓時像被推進了溫暖的海洋。
 
回頭看了看還趴在桌子上睡覺的林錫辰,我欲言又止。如果他能一直這樣安靜地睡下去,直到我離開就好了。可惜偏偏有喜歡搗亂的人插一腳進來。
 
「喂!瞌睡蟲!該走了。」鄭亦南像兔子似的跳過來,一巴掌拍在林錫辰的頭上。哇,好像很痛的樣子。我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頭……真是恐怖的人!
 
「你想死是不是?!
 
果然……這個世界上總是有那麼一小撮人喜歡往槍口上撞。
 
「人家好心叫你起來回家,你居然還凶?!討厭!錫辰只會欺負人,不理你啦!」鄭亦南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,學起了女聲,而且還做出噁心的動作。我和一旁的七海王子差點吐出來。不過這招果然奏效,林錫辰像摸到大便似的迅速鬆開了手,拎起掛在椅子上的書包大步朝門口走去。
 
「錫辰,你要去哪?」
 
「回家。」
 
「等等我!」鄭亦南趕緊追了過去。他們倆似乎早就認識的樣子,好像關係還不平常。可是林錫辰就這樣輕易地放過我了嗎?他居然把我當空氣一樣忽略掉,從我身邊走過去也沒有低頭看上一眼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七上八下的心,反而因為他的平靜越來越不安了。
 
「你不走嗎?」
 
「走……走啊。」我慌忙收起思緒,對著七海王子擠出一個笑容。
 
「妳家住哪裡?我送妳回去。早上的那些人也許還會來找妳麻煩。」
 
好細心、好體貼、好溫柔的男生哦!我的心快要被徹底征服了!不過我怎麼能告訴他,我已經無家可歸暫時躲在候車室裡呢?這麼丟臉的話我實在說不出口。
 
「沒關係,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。那些人被你教訓了一下,估計不會再來找我麻煩了。嚴七海同學,真的很感謝你。」
 
「叫我七海就可以了。」
 
「好啊。」感覺好親密哦!這一天所發生的事情,也許只有認識了七海這一件是算得上幸運的。
 
喧鬧的候車大廳內,形形色色的人在我身邊川流不息。雖然很難靜下心來做功課,但我還是盡量克制著煩躁的心情。終於搞定了最後一道習題,周圍也漸漸安靜了下來。看了看時間,居然已經晚上八點多了。肚子好餓啊……旁邊一個抱著孩子的阿姨在吃漢堡,很美味的樣子!
 
『小姑娘,妳肚子餓了嗎?』
 
『是啊,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。』
 
『什麼?這樣可不行!妳現在正值成長期,怎麼能不吃東西呢?來,我的漢堡分妳吃。』
 
『真的嗎?真的嗎?謝謝阿姨!』
 
……如果可以就像這樣吃上一口該多好……我擦了擦不爭氣流下來的口水,眼巴巴地看著那個美味的漢堡一點一點地減少,不管內心深處設計了多少句對白出來,事實還是那麼殘酷。睡覺!睡覺!睡著了就不會覺得餓了。
 
咕嚕咕嚕……咕嚕咕嚕……
 
Ohmy god!饑腸轆轆得根本無法入睡啊!
 
「什麼聲音?什麼聲音?」不知何時我的另一邊竟然坐著一個打扮很奇怪的中年男人。
 
我看了看他,警覺地挪了挪身體。
 
「小姑娘,妳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?」
 
「沒……沒啊。」
 
「咕嚕……咕嚕的,很像打雷。」
 
啊?原來他是指這個啊。我很不好意思地回答:「那是我肚子在叫。」
 
「呵呵,餓了就該吃東西啊。」
 
廢話!有的吃誰還會餓肚子!
 
奇怪男人像是看出了我的難處,伸手從背後的包包裡掏出一個紙袋遞過來:「吃吧。」
 
「給我?」
 
「放心吧,這只是普通的食物。我經常救助那些沒飯吃的窮人,特別是可愛的小姑娘。這麼小就流落街頭,真是可憐。」奇怪男人擺出誇張的表情,看得我雞皮疙瘩都掉下來了。
 
「我哪裡有流落街頭?我在……我在等車啊。我要乘坐的那班車很快就要到了,我……我才不是窮人呢!而且我肚子也不餓啊!」
 
咕嚕……該死的肚子偏偏很不配合地又發出了討厭的聲音。
 
奇怪男人面露得意的笑容將袋子塞了過來:「吃吧,小姑娘。」
 
我含著眼淚打開,裡面竟然是炸雞腿!猶豫三秒鐘……讓那可憐的自尊心見鬼去吧!快要餓死的人怎麼會拒絕美味食物的誘惑呢?
 
「怎麼樣?很好吃吧?」
 
「對啊對啊!真是太好吃了!」也許是餓太久了,我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食物上,根本沒有看到奇怪男人臉上的詭異笑容。
 
怎麼頭變得昏昏沉沉的?眼睛也很難睜開的樣子……難道是因為今天太累了,讓我疲憊得在吃東西時都想睡覺嗎?雞腿滾落在地上,我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。
 
「這個白癡!笨蛋!」
 
失去意識前的一刻,我的耳旁響起了恐怖的咒罵聲。那個氣勢洶洶朝我跑過來的人是誰?
 
VOL.05
 
蕾絲窗簾、毛絨公仔、裝滿漂亮衣服的櫃子……怎麼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熟悉?我是不是來過這個地方?
 
蕾絲?!我反射性地從床上坐起來,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個似曾相識的房間。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為什麼?為什麼?無數個問號充斥著我的大腦。
 
「終於醒了?」一個不明物體突然跳到我面前,整張床也因為他的加入而搖擺個不停。
 
「鄭亦南?」
 
「沒錯!就是我!妳記得我的名字!」鄭亦南露出開心的樣子,一雙大眼睛閃爍個不停,衝著半開的門嚷嚷道,「喂!聽到沒有?錫辰,你救回來的笨女人居然對我念念不忘!你猜,她會不會已經喜歡上我了?」
 
在我剛要堅決否認時,林錫辰便半裸著身體走了進來。他用一條大毛巾擦著滴水的頭髮,下身只穿了一條牛仔褲,上面……上面……
 
「哇!太性感了!」鄭亦南這個喜歡大驚小怪的傢伙比我搶先一步做出反應,一個箭步衝過去對著林錫辰的身體色迷迷地看個沒完,「很棒!很棒哦!錫辰,讓我摸一下好不好?就摸一下!別這麼小氣嘛!」
 
「滾開!」林錫辰厭惡地打掉那隻毛手,若無其事地坐到一旁的沙發上。
 
鄭亦南並沒有就此放棄,而是想出了新的花招:「我們比一下好不好?我的胸肌和腹肌也很漂亮啊!來來來,比一下!比一下!」這個不知羞恥的傢伙居然邊說邊開始脫衣服,絲毫不介意我的存在。拜託!他的性別觀念也太淡薄了吧!
 
「鄭亦南!」比獅子吼叫更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。
 
「有什麼關係,難道你怕輸給我嗎?」
 
「不要再給我耍寶了!乖乖坐一邊!」
 
「錫辰,玩一下嘛!」
 
「你又皮癢了是不是?」
 
「好啦!好啦!無聊。」難得見鄭亦南這麼聽話,不僅把脫了一半的上衣重新穿了回去,還煞有其事地坐到了床邊不再講話。安靜下來的他仔細看去,居然有一絲的可愛,特別是噘著嘴賭氣的樣子,很像拿不到糖果的小朋友。
 
「韓雪依,妳那顆豬頭裡面到底裝了什麼?」
 
剛剛還在心裡偷笑的我,這才注意到林錫辰投過來如殺人般的目光。他幹嘛那麼凶地看著我,好像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。對了,我怎麼會在這?我記得自己明明在候車室裡吃雞腿啊……雞腿!
 
「雞腿呢?」一想到這,我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。
 
「拜託!錫辰,我們為什麼要救她?你看!你看!她在流口水耶!」安靜了沒幾分鐘的鄭亦南又在亂念了。被他這麼一吵,林錫辰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,我趕緊做賊似的低下頭。
 
誰知道那個喜歡虐待別人的囂張傢伙再次故技重施,上前一步扭住我的下巴問道:「妳是乞丐嗎?」
 
…………咦?好發達的胸肌哦!身材好好!自己沒穿衣服就不要隨便湊過來,難道他是想引誘我嗎?第一次在這麼近距離的情況下看到男孩子的身體,兩抹紅霞迅速飛上我的臉頰。糟糕了,一定會長針眼的……我嚇得趕緊閉上了眼睛。
 
「睜開!」
 
他是暴露狂嗎?為什麼非要讓我看他的身體?
 
「聽到沒有?給我睜開!」那隻大手再次用力,我痛得只好乖乖就範。
 
「回答我,妳是乞丐嗎?」
 
林錫辰你個禽獸!你才是乞丐呢!你不僅是乞丐,而且還是個超級可惡的大壞蛋!不僅囂張,還暴力!連我這樣弱小的女孩子都不放過,你這個變態!
 
我幻想中的台詞……如果可以這樣說就好了……嗚嗚嗚……
 
「快答!」那個傢伙不耐煩地再次發問。
 
「我不是啊。」
 
「既然不是乞丐,為什麼要隨便吃陌生人給的食物?」
 
「肚子很餓啊,我有什麼辦法?我又沒搶你的雞腿,你幹嘛要凶我?林錫辰,你很奇怪……欺負我你很開心嗎?為什麼每次都要欺負我?」看著那張想要把我生吞活剝的臉,我終於嚇得哭了出來。委屈的眼淚像決堤的河水一發不可收拾。
 
「笨女人,妳真的很笨!妳知道嗎,如果不是我和錫辰及時趕到,妳已經被人頭販子拐走了耶!」
 
在說什麼啊,我一點都聽不懂。
 
鄭亦南一邊揮拳頭一邊解釋道:「給妳雞腿吃的那個大叔其實是壞人,也就是電視上經常提到的人頭販子啊。他們在食物裡下迷藥,目標就是那些隻身乘車的人。特別是像妳這種頭腦簡單的笨蛋!我們趕到的時候妳已經被迷暈了。」
 
被迷暈了?我努力回想著,好像有一絲絲的記憶。
 
「就是說你們救了我?」到了此時此刻,我仍然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。
 
「我也不想啊,是錫辰拉我去的。」鄭亦南很委屈地抱怨。
 
此刻的林錫辰已經放開了扭住我下巴的手,冷冷地說道:「我知道妳很討厭來這個地方,可是沒辦法,這是我家,我必須回家睡覺。妳只是作為附屬品被帶回來的。」
 
原來是這樣,終於真相大白了。
 
「謝謝。」
 
「什麼?什麼?」鄭亦南把耳朵湊過來,「我聽不到!」
 
這個人怎麼這樣啊!真是的!擺明就是想占我便宜多聽幾遍謝謝。算了!看在他救了我的分上就再說一遍。
 
「我說,謝謝。」
 
「錫辰,她在謝我們耶!怎麼樣?要她以身相許嗎?」
 
什麼?!他怎麼這樣亂講話,正在我準備要發聲責問時,一個凶巴巴的聲音又響起來了。
 
「鄭亦南!」
 
「錫辰,我們不能白白救她啊。」
 
「你給我回家去!」
 
「可是……
 
對了,雖然我無家可回,但也不想待在這裡。別忘了前幾天我可是千方百計才從這裡逃出去的。
 
我試探著說:「那麼我也要走了。天亮了,我要去上課了。」
 
「上課?哈哈哈哈……」這麼誇張的笑聲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發出來的,「現在已經是下午了,我們剛從學校回來,笨女人妳睡糊塗了吧?」
 
什麼?!已經是隔天的下午了?難道說我睡了一天一夜嗎?
 
「鄭亦南,你可以走了。」
 
「錫辰,不要嘛!她很好玩,讓我再留下來多玩一會好不好?」
 
「快點給我消失!」
 
「叫你恐龍真是一點都沒有錯!動不動就噴火,不知道你的火氣為什麼這麼大!」鄭亦南一邊碎碎念,一邊拿起丟在地上的書包,十分不情願地朝門外走:「和你做朋友真的很沒勁!走了!」
 
門「砰」的一聲被關上了,房間裡只剩下我和林錫辰兩個人。氣氛變得很奇怪,我有些侷促不安。
 
「那個……我也要走了。」這是我搜腸刮肚了好久才想出的一句話。
 
「給我乖乖呆在床上!」林錫辰的一隻大手無情地把我按了回去:「我同意妳走了嗎?不要忘了,按照契約妳本來就該留在這裡做我的新娘!」
 
不行!不行!絕對不可能!
 
「那是我爸簽的啊!」我對他大叫。
 
「妳必須遵守,沒有選擇的餘地!簽字的是妳爸,債主是我爸。但是要結婚的卻是我們兩個人,妳最好搞清楚這一點!」
 
「我爸到底欠了你爸多少錢?」
 
到底是多少錢讓他這麼歇斯底里,我可以自己賺錢還啊!幹嘛一定要我嫁給他,他自己長得又不難看,還怕沒人要他嗎?!
 
「反正是妳傾家蕩產也還不起的數字。如果妳想順利念完高中,甚至是大學的話,就給我老實地留在這。以後這裡就是妳的家,妳必須要盡快熟悉這樣的生活。韓雪依,妳給我聽好!」林錫辰突然轉過身再次逼近我,那樣認真的表情還是我第一次看到,「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不要逼我做出可怕的事情。」
 
看著那囂張的身影在我的視線中消失,我終於認命似的癱軟在床上。
 
 
 
 
第二章
 
Chapter 02
 
他說,妳是我的女人
 
He said, You are mine.
 
VOL.01
 
『寶貝女兒,有沒有想爸爸?』
 
『爸?爸!』突然見到親人,我的眼淚怎麼也無法停止:『這些天你去哪了?你怎麼可以真的跑路不管我的死活?』
 
『我漂亮的女兒快做新娘子了,爸爸當然要回來看一看了。』爸爸微笑著說道,邊說邊伸出手來摸我的頭:『雪依,妳和妳媽媽當年一樣。看到妳,就像看到了妳媽。』
 
『可是我不想結婚啊!爸?你有沒有在聽我講話?你幹嘛一直笑,說話啊爸!我不想結婚!不想!爸!』
 
……和我結婚,讓妳覺得那麼委屈嗎?」含著眼淚醒來,一張巨臉正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怒視著我。我嚇得差點暈厥。
 
「你…………你你你……
 
林錫辰抽回身子,我們之間的焦距變得清晰而正常。
 
「妳講夢話的聲音連隔壁房間都聽得到!床睡得不舒服?」
 
聽似關心的話怎麼從他的嘴裡說出來就變得冷冷的?
 
「床還好啊……」等一下!現在好像不是在意這個問題的時候吧?
 
我揉了揉眼睛,確定剛剛發生的那一幕不是夢境之後,大著膽子問道:「你為什麼會在房間裡?而且……而且……」又是那讓人看了想要流口水的胸肌,怎麼這樣,就算是他家也不用總是裸著上身到處跑吧!不過與上一次不同的是,林錫辰的脖子上此刻正掛著一條毛巾,像是剛剛運動過的樣子。
 
「起來。」那傢伙伸手毫不客氣地掀開被子,險些連我一起掀下去。
 
「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,你怎麼會在房間裡?」
 
「還用問嗎?這是我家!」又是那囂張的語氣,讓人討厭又無可奈何。
 
「可這是我的房間啊。至少……至少現在我住在這裡。」
 
「我要去哪裡是我的自由,記住!在這座別墅裡沒有我的禁地!」
 
這是哪門子的歪理啊?我並沒有興趣來干涉這個傢伙的人身自由,對於這裡是他家的觀點也完全同意。不過最基本的道德觀念他總該有吧?而且他也要學會尊重別人,不是嗎?
 
隨便進入女孩子的房間,還一副那麼理所應當的樣子,怎麼看都覺得很可惡。
 
「我叫妳起來!聽不懂嗎?」
 
「那也要你先出去才行啊。」我無奈地看著馬上就要生氣的林錫辰,唯唯諾諾地說:「我要換衣服。」
 
轉身,邁步……沒走幾下他又回過頭來嚷嚷道:「不准鎖門!」
 
「為……為什麼?」
 
「我不喜歡。」
 
Ohmy god!這也算理由?一想到以後就要和這種性格奇怪的傢伙住在一起,我立刻有種跌進了萬丈深淵的感覺。那就再做一下垂死掙扎吧。
 
我小心翼翼地問:「我真的必須住在這?」
 
林錫辰揚起眉毛,似笑非笑的臉越發可怕。拜託!好歹說句話啊!這樣安靜的氣氛讓人毛骨悚然,就像暴風雨前的過分寧靜。
 
「沒……沒事了。」
 
可惜為時已晚。林錫辰的老虎鉗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伸了過來,看來我的下巴注定在劫難逃了。
 
「妳還想逃跑嗎?」
 
「不是!不是!我會留在這的。」如果是在開學以前的話,也許我會考慮逃跑,但是現在知道了林錫辰和我在同一所學校,逃跑又有什麼用呢?總不能為了躲避他連書都不念了吧?唉!聽天由命吧!
 
「放心。」
 
我眨著眼睛看他鬆開手,丟出這句沒頭沒腦的話。我能放心嗎?前路漫漫,生死未卜。
 
「婚禮暫時不會舉行的。」
 
「婚禮?」對了,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啊!並不是我乖乖住下,所有的事情就都解決了,而是老爸簽的那可怕的契約,我必須嫁給林錫辰。
 
「妳以為我很想娶妳嗎?」
 
我沒有聽錯吧?幸好你不想,因為我更不想。
 
「人長得不漂亮,身材又不好,腦袋更不靈光,最重要的是……」林錫辰的目光在我的身上著實遊走了一番,最後終於找到了目標所在,「胸部還那麼小。」
 
「林錫辰!」我面紅耳赤地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體,真是又惱又氣!這個壞嘴巴的傢伙,小心爛舌頭!
 
「哈哈哈哈……
 
笑?他竟然還敢笑?!我為什麼要一直這樣任由他欺負?天理何在!天理何在!
 
 
今天真是見鬼了!我還是生平第一次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吃早餐,而且早餐吃八菜一湯也夠誇張了吧?
 
「怎麼不吃了?」
 
「飽了。」
 
「這樣就飽了?把這個吃了!」林錫辰大老遠丟過來一個雞翅膀!
 
怎麼這麼像在餵狗?
 
雖然肚子裡面已經被塞得滿滿的了,可是我仍舊含著眼淚一口咬了下去。誰叫背後站著這麼多的黑衣人,如果我稍有反抗,不知道這些大哥級的人物會不會迅速掏出槍來頂住我的頭。在這種氛圍下吃東西已經很讓人消化不良了,偏偏還要對著……
 
「我的臉讓妳難以下嚥嗎?」
 
「不是!不是!怎麼會呢?呵呵呵呵……
 
「不是就趕快給我站起來!上課要遲到了!」
 
我趕緊丟下吃剩一半的麵包,還沒來得及做下一個動作就已經被拉出了門外。林錫辰啊林錫辰,剛吃完早餐你就跑,你胃是鐵做的啊?
 
總算快要到學校了,這一路上我的精神和肉體受到了嚴重的摧殘。不過這不重要,重要的是似乎有一場一觸即發的戰爭,很快就要在我的眼前拉開帷幕。
 
還是那條通向學校的巷子,幾個正在吸菸的男生擋在中間。他們穿著德遠高中的校服,看顏色好像是高年級的。
 
林錫辰把我丟在身後,像面牆似的站在最前面。
 
「喂!讓開!」
 
一個染了一小簇黃色頭髮的男生把菸扔在地上,像碾蟑螂似的踩啊踩,發洩完畢之後才開口問道:「你就是一年三班的林錫辰?」
 
「現在本少爺要去上課,想打架等放學!我陪!」
 
「混蛋!難道我們想修理你還要看時間嗎?兄弟們,給我上!」
 
「等、等、等……」語音剛落,我就已經後悔得恨不得馬上挖個洞鑽下去了。這是什麼時候啊?哪裡輪得到我這種小角色來喊「等一下」。
 
「怎麼會有個小結巴在這?哈哈哈哈……哈哈、等、等、等……等什麼?妳尿急嗎?哈哈!」雖然那些人很配合地停下了腳步,可卻把矛頭全部指向了我。
 
林錫辰轉過頭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好像我把他的臉全部丟盡了一般。他的一隻大手按在我的頭上用力撚了撚,隨後警告道:「閉嘴!沒有我的允許不准再出聲音!」
 
「哦……哦。」我乖乖縮回他的身後,像隻小野貓般聽話。
 
「該死!妳在這會礙手礙腳!」林錫辰又抱怨起來。
 
我也不想啊!拳腳無眼,傷到無辜人士就不好了嘛!可是狹小的巷子裡根本沒有多餘的避難所讓我藏身。除了林錫辰的背後,我想也沒有再安全的地方了。
 
「你們擋到路了。」
 
這個聲音……沒錯!真的是七海王子!我回過頭,巷子的另一邊果然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慢慢靠近。哇!救星趕到!
 
「要走就快點!」好像只有我一個人把七海看做救星,而林錫辰則馬上露出不屑的神情。這兩個人到底怎麼回事?雖然他們之間並沒有起大衝突,可為什麼總讓我覺得有種莫名其妙的對立關係攔在他倆中間呢?
 
看著七海若無其事地從我和林錫辰的身邊走過,我心急如焚。他不會真想袖手旁觀走掉吧?難道他沒有意識到我們現在正處在危險之中嗎?看著面前那幾個凶巴巴的高年級學長,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然朝七海喊道:「幫……幫一下忙,我們有麻煩了。七海……
 
語音剛落,林錫辰就立刻請我吃了一記直拳。
 
「我剛說什麼?沒有我的允許不准開口!韓雪依,妳不僅腦袋笨,是不是連耳朵都不靈光?」
 
「可是……
 
「沒有可是!妳在擔心嗎?還是妳對我的實力有所懷疑?妳給我聽好」林錫辰抬頭看了一眼面前找碴的傢伙們,「這些小囉囉根本不夠我打的,叫我林錫辰求人幫忙,還早一百年呢!」最後一句話就連白癡都聽得出來是說給誰的。
 
這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。林錫辰這個傲慢無理的小子幹嘛這麼好強?而且七海看起來這麼文弱,平時話又少,不知道是哪裡招惹到林錫辰了,他好像很針對他似的。
 
還有七海,在班上對哪個同學都很友善,就是偏偏看林錫辰不爽。明明才認識兩天而已,怎麼就這麼討厭對方?
 
七海轉過頭,用看似平靜卻是冷冷的語氣說道:「我並不打算幫忙。」
 
「那最好!」林錫辰也第一時間做出回應。
 
這可真是外亂未平,又起內訌啊!
 
見七海不準備插手,那幾個高年級的學長立刻來了精神。
 
「看來今天連老天爺都叫我們要好好教訓教訓你!」
 
「林錫辰,誰讓你在學校裡那麼囂張的!聽說你以前就很能打,在這區很有名。你知道嗎?名氣太大並非是件好事,所謂樹大招風……
 
林錫辰不耐煩地打斷他:「喂!囉嗦這麼多幹嘛?要打就快啊!」
 
七海走了幾步突然停了下來,轉身向我們走來。
 
「我沒叫你幫忙!你……」林錫辰像隻刺蝟似的難以親近。
 
「你放心,我沒那麼多時間打架。」七海意外地伸出手把我從林錫辰背後拉了出來,「我只是不想因為你的暴力舉動傷害到無辜。」
 
原來他是在擔心我啊,真是個溫柔的人。我頓時被感動得一塌糊塗。被七海一路拉著走開,林錫辰並沒有阻止。我偷偷看過去的時候,發現他竟然像鬆了一口氣似的。
 
難道他本來就很希望有人把我帶走嗎?還是他也不想我受到傷害?看著林錫辰被好幾個壞蛋團團圍在中間,我莫名其妙地動搖起來,這樣走掉真的好嗎?
 
幸好鄭亦南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,我隱約聽到他興奮的叫聲:「又可以打架了?!太棒了!太棒了錫辰!我來幫你囉……
 
VOL.02
 
安靜地坐在教室裡,從早上被驚醒到現在所發生的一切,彷彿是場奇怪的夢。我側頭看了看身邊的七海,那麼全神貫注看著書的七海,那麼白皙文靜的七海,他到底是怎樣的人呢?還有背後傳來的忽高忽低的鼾聲,熟睡得像個嬰兒般的林錫辰,恐怕也只有此刻的他才會讓人覺得安心和踏實吧?
 
斜後方不停地響著刷刷的寫字聲,字條不經意地飛到各個地方,鄭亦南這個精力旺盛的傢伙,大打一架之後也不覺得疲憊嗎?我偷偷回頭望過去,誰知道他正吐著舌頭做鬼臉。
 
「笨女人!快點聽課啦!妳這麼笨,考試一定不及格!」
 
真是不可愛的傢伙!但是還好早上他及時出現,不然林錫辰一定很難脫身吧?就算他真的很厲害,同時擺平那麼多人恐怕也要費不少時間。回想起那一幕我仍然覺得提心吊膽。
 
可是……得罪了高年級的學長真的沒問題嗎?才開學第二天,而我就已經深刻地感覺到林錫辰的確是個危險的人物,呆在他的身邊就像呆在隨時會引爆的炸彈邊一樣,還有多少驚心動魄的事情等待著我呢?這種心情複雜得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。
 
就在這時,我放在桌子上的手被輕輕推了一下,我低頭看過去,筆記本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行字。
 
「妳沒事吧?」
 
(未完待續) 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庭庭
  • 好看!^0^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