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起床啦!起床啦!」一大清早冷落就狠拍著駱絕塵的房門,嘴裡喊個不停,她可不想在客棧再多浪費一天。
她日催夜催,終於把大夥整得瀕臨崩潰,恐怕連神仙都怕了。結果日未上竿頭,一行人已經好好地站在了默府門前。啊!金光耀眼,刺得冷落瞇起了眼,還沒進門,就險些抵擋不住宅子散發出的銅臭味。
鑲著金邊的牌匾嵌在碩大的房檐上,鍍著金粉的銅獸虎視在兩側。就連府門上的叩環都帶著金色,真是個亮閃閃、金燦燦的房子。
駱絕塵暗暗推了推冷落,偷偷在她耳畔低語:「在外我們就以親兄妹相稱,以免橫生枝節,暫時就委屈妳了。」
「不委屈,不委屈,反正一直叫你『哥哥』,親的還是義的又有什麼區別呢?」冷落向他眨了一下眼睛。
在僕人的帶領下,四人繞過金碧輝煌的前廳,穿過金碧輝煌的庭院,來到了金碧輝煌的大堂。
「駱少俠,老夫常聽菲兒提起你,今日一見,果然英雄出少年啊!」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。
不會吧!那個肥頭大耳、渾身贅肉都要晃掉了的肉球就是揚州的首富?!活生生一個現實版的豬八戒……
「哪里,晚輩久仰默老爺的大名,真是聞名不如見面。」駱絕塵笑著向默老爺彎身拱手。
聞名不如見面?呵呵,聞名是個瘦子,見面是個胖子,當然聞名不如見面啦!冷落一個人在一旁自娛自樂起來。
「哈哈哈……」默老爺仰天長笑。
「這位是?」默老爺抬眼望向駱絕塵身旁的蒙著面的冷落。
「這是……這是舍妹,駱泠霜。」
冷落以極其優雅的姿態向她眼中的肉球行了個禮,禮貌地問候:「默伯伯好!」
「好好!」肉球聽得眉開眼笑。
「由於舍妹受了風寒,不宜吹風,故戴面紗示人,還望默老爺見諒。」
冷落心中一動,這呆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?
「無妨,看小姑娘嬌弱弱的,剛到揚州,難免有些水土不服,最近天燥,可真是要注意著些!」
「爹,駱公子來了,怎麼沒告知女兒?」大夥聊得正歡,一名女子從旁廳走入了大堂,人未到,聲先到。
循聲望去,來人身段娉婷,姿色綽約,蓮步輕挪,舉手投足間盡是柔情,猶如空谷幽蘭般閒靜淡雅。
冷落瞠大杏目,怔忡地看著那位女子。不會吧!這是那肉球的女兒?!一個美人耶!和肉球比起來,簡直讓人難以置信,莫非這就是醫學上所謂的基因突變?
「菲兒!」默老爺似乎有些驚訝,急忙上前迎接。
被喚作菲兒的女子輕輕柔柔逕自走到駱絕塵身旁,略一頷首,柔媚羞澀笑面如花,含羞待放般嬌潤。
「駱公子,自上次武林大會一別,玉菲再無機會與公子相見。當時幸得駱公子為小女鋌身而出,趕走那些惡棍流氓,玉菲的貞節才得以保全。今日到鄙府作客,小女定當好好款待公子!」
「默小姐,您太客氣了。」駱絕塵掛著招牌式的笑容,生疏有禮地回話。
「那……讓玉菲帶公子在府中四處轉轉可好?」 默玉菲眼角有些失落流出,話中滿是期待。
駱絕塵卻轉頭望向冷落,徵詢她的意見。
就會招蜂引蝶──
冷落斜眼一瞥。
我是無辜的──
駱絕塵回她一個可憐相。
冷落深覺好笑,還是朝他頷首。
「好吧,有勞默姑娘了。」
醉翁之意不在酒,默玉菲雖說領著他們在府中轉悠,介紹府中構造,可她的全副心思都放在駱絕塵身上,不時用含情脈脈的目光瞟向駱絕塵,自我陶醉地微笑不已。尤其是當她知道冷落「只是」駱絕塵的妹妹時,原本的敵意立即消失無蹤,異常熱情地與冷落稱姐道妹。
冷落成人之美,十分配合,親熱地挽著默玉菲,和她並肩走在最前面,一副相逢恨晚的模樣,無視身後下巴掉一地的三個人。
「妹妹,妳是說,妳哥哥是特地帶妳出門遊山玩水的?」
「是啊,從小到大我都沒有出過遠門,還好哥哥願意帶我出來看看。」
「妹妹,好幸福啊,妳的家在哪兒啊?」默玉菲迫切地想要知道有關駱絕塵的更多消息。
「噢!我不知道耶!」她撓撓頭,做冥思苦想狀思考很久,繼而天真地說道:「我只知道是在一個很……很大的山上。」她的確不知道那是哪裡。
默玉菲一臉疑惑,似乎並不滿意這個含糊的答案,可她又害羞不敢直接問駱絕塵,也就沒再追問下去。
冷落心中思緒一陣飛轉:看來江湖上似乎沒有人知道駱絕塵和紅莊的關係,難怪駱煒森如此放心讓他們一起出門。




偌大的默府庭院,風華正茂的一群年輕人,各懷心事。
「駱兄!」一聲低沉慵懶的嗓音從不遠處傳來。
眾人聞聲看去,一名青衣男子翩翩走來,高大挺拔的身軀,黝黑健康的膚色,偉岸英俊的面龐,還有一臉燦爛的笑容,落拓不羈,瀟灑自成一格。
「沒想到會在這兒遇上你,很久不見了!」男子熱情地上前連拍駱絕塵的肩膀。
「慕容兄?真是巧啊!」駱絕塵驚訝地回話,但語調有些平淡,感覺好像不是很熟絡。
「駱兄怎麼大駕光臨揚州?莫非是為了……」慕容曖昧地用餘光瞅了瞅默玉菲,調侃著駱絕塵。
「慕容兄休要誤會,這會壞了默姑娘的清譽。」駱絕塵急忙解釋,語氣似有起伏,神色卻未有任何浮動。
一旁的默玉菲,臉色驟然緋紅,不好意思地為自己圓場:「這都怪小女與駱妹妹一見如故,才忘了慕容公子與駱公子是舊識,沒有及時告之,不周之處,還望諒解。」
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駱兄怎變得迂腐起來了!」慕容聽罷大笑數聲,嘖嘖道。
「那慕容兄來默府,莫非也是為了招婿一事?」駱絕塵馬上把「球」踢了回去。
「哈!我還沒打算成家,當然不是!我是來欣賞武林四大美人之一默姑娘的風采的。順道看看,是誰有這福氣,能抱得美人歸?」慕容坦率直言。
美人他確是見得多了,雖然默姑娘各方面超出尋常女子很多,可她再美,他也只是純欣賞,遊戲人間的他還沒打算這麼早就被某個女人給套住呢。
「慕容公子來敝府,不僅僅是來看玉菲的吧!我看是……」
默玉菲說話說一半,意味深長地笑睇慕容非凡,故意拉長尾音,讓人遐想。
慕容非凡笑嘆一口氣,收起手中搖扇:「什麼事都瞞不過默姑娘妳啊!」
默玉菲笑吟吟地介面:「慕容公子紅顏知己遍天下,美豔佳人無不相交,怎會為了玉菲特意到默府?其中肯定另有他由。」
「聽默姑娘的口氣,似乎知曉其中根源,願聞其詳。」慕容非凡挑高眉毛,等著默玉菲的後話。
冷落站在一旁已經不耐煩了,古人說話怎麼這麼含蓄隱諱?像唱戲一樣咿咿呀呀,囉唆不已。
「兩日前,慕容山莊廣發請帖,邀江湖中與慕容公子相交過的女子,於八月十五中秋慕容山莊一聚。」默玉菲細細道來。
「他們怎麼還不死心,我都逃到揚州來了,還在想方設法地逼我成親。」慕容非凡濃眉一緊。
默玉菲掩顏一笑:「看來玉菲猜的沒錯,慕容公子是到默府避難的!」
慕容揮去陰霾,大笑數聲:「避難?真是貼切啊!想我剛到弱冠之年,家中就開始軟硬兼施逼我成親。我不耐其煩,一聽成親就頭痛,只得離家避開他們,才得清靜!可我好不容易清閒了一陣,攻勢又來了。一定是青青那丫頭,只有她才想得出如此損招,想激我回去。我可不會上當,反正天高皇帝遠,他們又能奈我何?我慕容非凡還沒有對紅塵厭煩到要走成親這一步!」
駱絕塵微顰眉,「你也太口無……」
沒等駱絕塵將責備的話說完,慕容打斷道:「駱兄,你是怎麼了?上次我倆在『邀花閣』相識,把酒言歡,好不痛快!今日怎麼變得如此拘謹?」
駱絕塵一下子變得慌亂起來,瞪著口無遮攔的慕容非凡,表情甚為無奈。
這話可逃不出冷落的耳朵,她眼中掠過一絲光亮。邀花閣?莫非是妓院?!
「二哥,『邀花閣』是什麼地方,有很多花嗎?」她天真爛漫的問題隨即插了進來。
慕容非凡這時才注意到冷落的存在:「這位是?」
駱絕塵仍掛著招牌笑臉,可聲音卻帶著一絲顫抖:「這是舍妹,駱泠霜。」轉而又向冷落,「這位是慕容非凡,慕容山莊的少主。」
冷落根本就不理什麼介紹不介紹,扯住駱絕塵的衣袖,窮追不捨地連連逼問:「塵哥哥,還沒告訴我『邀花閣』是什麼地方呢?是種花的地方嗎?」
駱絕塵神情躲閃,不敢與冷落直視,胡亂地點了點頭。心想駱駱從沒出過紅莊,一定不知道,先敷衍過去再說。
他點頭?果真是妓院!男人沒有一個是正經的!冷落垂下眼瞼,不讓他看見自己眼底的寒意。
「姑娘看起來挺眼熟的,是不是在哪兒見過?」眼前的可人兒吸引住了慕容非凡全部目光,她身上散發出的迷人氣質和韻味,似曾在哪裡見過,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。
這搭訕的臺詞也太老土了吧,竟還有人在用!不過,經他這麼一說,冷落也覺得這人甚為眼熟。
咦?青衫?白扇?
原來是他!暗巷公子!
「小女子從未見過公子,恐怕是公子記錯了。」冷落穩住聲調,抬眼正視慕容非凡。
霎時間,隔著輕紗,四目相對,慕容非凡彷彿就像被她那縹緲、充滿魅力的雙眸攫住了靈魂般無神呆癡,魂不守舍地陷入了幽暗的黑潭裡。
不知是誰重重咳了幾聲,慕容非凡這才發現自己的失態,急忙掩飾道:「可能是我弄錯了吧……」目光卻一直沒離開過。
駱絕塵神色間蘊涵著些許陰鬱,而大家相談甚歡,根本沒有人注意。只有一心向主的紅威,憂心忡忡地望著。
夜闌人靜,月明星稀。
一抹淡白色的人影,佇立在一株海棠樹下,繽紛的落花軟綿綿地拂在他的髮間、衣襟,他恍若未覺,只是長久長久地望著遠方。
「二少爺,這麼晚了,您怎麼還沒歇息?」紅威的出現,打破了靜止的畫面。
駱絕塵緩緩轉過身,望向紅威,悻悻然道:「我睡不著,就出來走走。」
見駱絕塵從未有過的低落神情,紅威不免有些擔心:「少爺……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。」
「你說。」
「二少爺,自打小我就跟著您,您心裡是什麼想法,別人不清楚,可是我清楚,您既然喜歡小姐,為什麼不告訴她呢?就算沒有結果,至少要讓她知道……」
「紅威,什麼都別說了。你不明白的……遲了,已經太遲了……」駱絕塵苦笑地搖了搖頭,「她跟著我不會有幸福……」
「二少爺您不試試怎麼知道呢?您到底在顧慮什麼?」
「夠了!讓我一個人靜一靜。」駱絕塵手一揮。
紅威離去後,他跌坐在落英紛紛的樹下,又陷入了沉思。
他要顧慮的實在太多了,愛怎能這麼輕易?




冷落在默府待得快發霉了,默府選婿一天沒結束,他們就一天不能走。
冷落想在參加選婿的江湖高手中,找個厲害的角色。
所以就下令大家在默府多待些日子,說是與默玉菲很投緣,待到選婿結束後再走。
「唉!真是自作孽不可活。這裡太、太、太無聊了!」冷落趴在桌子上,單手托頭,睨視一旁正端茶倒水的紅楓,「是不是啊?紅楓。」
「……是的……小姐。」紅楓誠惶誠恐地答道,小姐的眼神太恐怖了!
「那,我們出去逛逛怎樣?」
「小姐說是就是。」紅楓跟著點頭。順著說准沒錯,明哲保身!
「既然妳不反對,我也同意,那還等什麼!」冷落倏地跳起,落地還沒站穩,就急忙命令,「替我準備一套男裝。」
紅楓正欲張口,又被冷落呵止:「不許多問,快去快回!」
半盞茶時間,紅楓歸來,懷抱著一件白色男式衣衫。
冷落迫不及待地搶過來,隔著屏風,先用長布條嚴嚴實實地捆住胸前的豐腴,然後套上白色長衫,要不了多久,一位翩翩美男就誕生了。
冷落喜滋滋地攬鏡自照,對自己的男裝扮相十分滿意。
「怎樣?我看起來像個男人吧。」
「頗不差。」紅楓謹慎回話。
「那就好,這樣我出門就不用再戴頭紗了,該讓我的臉出去透透氣了!」冷落望著鏡中的自己,輕撫臉頰,「想必妳也恨透了不見天日吧!」
「走,紅楓,妳帶我飛出默府,小心別讓人看見。」她心情愉悅,滿臉含笑。
「小姐,去哪兒啊?」紅楓扶著冷落的腰間,輕鬆地躍去,借著樹枝的力道,跳躍式潛行。
「帶妳去摘花。」冷落神祕一笑。
冷落這次的目標是逛勾欄,也就是俗稱的妓院。從出紅莊開始,她就念想了很久,早想去看看,可駱絕塵跟著一直沒機會,今天說什麼都要去見識一下。
紅楓很容易拐走,從小跟著她,也沒出過紅莊,並不知道勾欄為何地。
二人沿街詢問,在旁人一片鄙夷的目光中,來到了據說是邀花閣的分號「迎春閣」。
冷落在迎春閣外張望了好一陣,才盼到老鴇扭腰擺臀地迎了過來。老鴇笑嘻嘻地上下打量她,餘光瞄了瞄尾隨著她的紅楓,劈頭便道:「小姑娘,迎春閣不歡迎女人。」
冷落氣憤地一把揪住她的衣領,怒斥:「敢說公子我像女人,妳是不想活了吧!老子有得是錢,到這兒來是看得起妳。妳竟然侮辱老子我……」她劈哩啪啦說了一大堆廢話,把老鴇的頭都說暈了。
老鴇投降般堆滿了苦笑,像是拍蒼蠅似的把剛才的自己拍走:「公子,我有眼無珠,裡邊請!」
冷落邁著勝利的大步,帶著滿臉疑惑的紅楓跨進了迎春閣。
龜奴領著她們進了一間別致的雅房,揚起諂媚的嘴臉,打躬作揖:「公子,這房可滿意?」
冷落向紅楓示意,紅楓了然掏出銀兩給他。
龜奴眉開眼笑:「小的讓秋月、小桃、玲瓏來可好?」
「怎麼沒花?我要有花的!」
「是是……小的馬上讓春花、芙蓉、臘梅、小荷來!」
「去吧去吧。」冷落淡淡牽起唇角。
龜奴走後,紅楓終於忍不住了,說出憋悶已久的疑問:「小姐,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種花的地方,我們不是要去摘花嗎?」
「是啊!」冷落朝她眨眨眼睛,「我現在就是在找花啊,妳沒聽見嗎?花馬上就來了。」
紅楓猶疑地站在冷落身側,一臉苦瓜相。冷落見狀迅速低頭,不讓紅楓發現她狡黠的笑面。
不一會兒,四個濃妝豔抹的「花」飄了進來。冷落賽若潘安的面孔,立即吸引住她們的目光,都自動黏了上來。
「公子,來嘛!吃顆葡萄。」一女子遞了顆剝好皮的葡萄送到冷落嘴邊,嬌聲嗲氣地勸食。
「嗯!」冷落享受般地吃下葡萄,一雙美目好奇地盯在這群人身上,邪氣一笑:「怎麼沒帶花來?」然後佯裝恍然大悟,「是不是藏起來了?我來找找!」隨即餓狼捕食般撲了上去,欲掀起她們的衣裳找花,她們倒挺入戲,配合地連連驚叫,欲擒故縱地你追我趕起來。
一旁的紅楓已經石化,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。
「不要啦……公子……呵……」
「不要跑……看妳還跑……站住……」真是太有趣了,難怪男人們都愛到妓院來,在這裡調戲無罪!
「哈哈……嘿……」
「我不管妳是真傻還是假傻,妳都要去給我接客!」門外高八度的嗓音,實在讓人無法忽略。
冷落停止了這場遊戲,打開門,清喉開罵:「誰啊?竟然敢打擾本公子的雅興!」
門外,老鴇拽著一個瘦不拉嘰的十六七歲小姑娘。老鴇剛說完的話,那女子竟又重複說了一遍,還對著大夥流著口水傻笑。
冷落皺緊眉頭,責問道:「這是怎麼回事啊?」
老鴇連忙躬身賠不是,慌張解釋:「她是我才買的姑娘,剛來時還好好的,不知怎地,就變這樣了,我也是沒辦法了,總不能一直留著她吃閒飯啊。」
「是嗎?」冷落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女子良久,感覺甚是眼熟。
哦,原來是她!就是那個集市上被一群家丁追的那個小姑娘!冷落眼中閃過一絲精光,轉瞬即逝。
「她叫什麼?」
「公子,她叫小蓮。」
「把這姑娘留下吧,讓我好好玩玩。」她邊說邊命紅楓掏出銀兩遞給老鴇。
老鴇捧著銀兩,雙眼閃閃發光,二話不說將女子雙手奉上。
冷落走進了屋內,趕走了剛才的四朵花,示意小蓮坐下。轉身瞅著一直尾隨著她的紅楓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:「紅楓也想留下來玩嗎?」
紅楓打了個冷顫,使出吃奶的勁,迅速消失現場。
「砰」一聲,房門已關,人已不見,只有她和傻笑著的小蓮面面相覷,這樣單獨的相處正是冷落想要的,雖然她很肯定──紅楓一定正守在門外。
冷落開始友善地盤問,用平常的聲調,讓人聽了也不會覺得可疑。
「妳叫什麼名字?」
「妳叫什麼名字?」她回話。
「妳吃了嗎?」
「妳吃了嗎?」她回話。
冷落眼珠子一轉。
「我是白癡!」
「我是白癡!」她回話,不過這回眼神有了一絲跳動,落在冷落的眼底。
「我是沒人要的傻子!」
「我是沒人要的傻子!」這次她的神情更加明顯,冷落越發肯定,她是在裝傻。
這讓冷落心中萌生了一個好主意,是時候該有不相干的人加入到計畫中來了。
雖然到底該怎麼辦她還無從下手,但總要有個開始。
冷落拽著小蓮節節回收的手掌,用手指緩慢地在她掌心寫著:我知道妳不傻,如果妳識字就點點頭,不然我會告訴老鴇的!
隨後迫切地望著她,希望她能有一點反應,這是難得的機會……終於,小蓮無可奈何地點了一下頭。
冷落的興奮溢於言表。
繼續寫著:我說什麼,妳還是跟著我說什麼。明白就點頭。
她再次點了頭。
冷落啟口:「我是天底下最白癡的白癡!」
她又跟著說了一遍。兩人就這樣唧唧喳喳說了一堆。
冷落邊說邊在她掌心寫字:我可以幫妳離開這裡,會給妳一筆銀子好好生活,不過妳要幫我做三件事。
冷落看著她直搖頭,連忙寫到:當然不會是傷天害理的事,不要害怕,妳看不出我是女的嗎?
她吃驚地看著冷落,不住打量。
冷落朝她微微一笑,拉下衣領,露出沒有喉結的頸部,小蓮這才放心,點了點頭。
冷落繼續寫:既然妳答應了,我會買下妳,先跟著我當丫頭。還有,要繼續裝傻,除了我,不要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自己不傻。至於是哪三件事,我會日後告訴妳,妳只要完成了,就自由了。
冷落默默地等著小蓮的最後回答。
小蓮猶豫了很久,心裡盤算著,再左右權衡了以後,她用力點了點頭,接受了冷落的要求。
冷落終於鬆了口氣,開始不顧形象地大笑數聲,喚進紅楓,佯裝忿忿地說:「這白癡太有趣了,去叫老鴇來,就說我買了!」
對於小姐突如其來的舉動,紅楓只能領命執行,不知道小姐將她買回去後,還會如何耍她。
看著小姐在房裡逗著這個可憐的姑娘,她不禁送上無限同情。



冷落領著紅楓和小蓮剛走進默府的範圍,便如冷冽寒風刮過般,被人緊緊地揪住。
一抬眼,一張精緻無瑕的面容早已沒有了招牌的微笑,劍眉緊蹙,兩潭深幽的黑水帶著少有的憂慮。
「駱駱,妳到哪兒去了?」
「駱公子,有話好好說啊……」站在駱絕塵身邊的默玉菲急忙勸阻。
冷落試著推推絕塵的胸膛,卻紋絲不動,只好嬌嗔地說:「塵哥哥,你把我抓疼了!」
「妳去了哪兒了?還穿成這樣?!」駱絕塵環視冷落一圈,眉頭深鎖,第一次擺起兄長的架勢,板起臉叱責起來,「不是讓妳出門都必須戴上面紗嗎?為什麼妳就是不聽?不要以為喬裝成男人,就會很安全。雖然有紅楓跟著妳,可妳們兩個始終都是女孩子家,揚州城裡人多眼雜,妳的樣子這麼醒目,萬一出了點什麼事,如何是好?」
冷落委屈地撅高了嘴,樣子楚楚可憐。
駱絕塵忍不住嘆了口氣,重重地閉上眼數秒,心中不斷順氣,冷靜……再睜開時,一如往昔。
「塵哥哥把我丟在默府就不見人了,駱駱很悶啊,就和紅楓出去逛逛。可是……沒想到……你這麼生氣……」冷落說著說著,嬌滴滴的眼淚就流出來了。
駱絕塵馬上慌張得手足無措,完全忘了其他人的存在,胡亂用他的衣袖擦拭她臉頰上的淚痕,柔聲道:「別哭別哭,都是我不好,我不該留下妳一個人。對不起,駱駱,是我不好……」
「二哥,這幾天都不見你的人,難道你是和慕容公子去賞花了?」冷落止住泣聲,回到正軌上來。
「賞花?」駱絕塵滿臉困惑,不知所云。
「是啊。」她朝他眨眨眼,提醒他:「你們不是在專門種花的地方認識的嗎?」
種花的地方?
不會是──邀花閣?!
駱絕塵這樣一想,連連搖頭,急忙辯解:「沒有,沒有,我沒去賞花,真的!」
冷落秀眉低垂,不讓他看見她眼中掠過的狡黠:「可我今天就和紅楓去賞花了!」
「什麼?」駱絕塵沒反應過來。弄不清此賞花是不是彼賞花,剛開口,又合上了。
「就是那個揚州最有名的種花之所──『迎春閣』啊!」冷落末了還加上了一句頗帶調侃的話,「那裡的花呀還真是漂亮,讓人流連忘返!」
駱絕塵臉刷的一下紅了,又刷的一下變白:「駱駱,妳……妳怎麼能去那種地方?」
「那裡不是賞花的地方嗎?你告訴我的!」她說得理直氣壯。
駱絕塵無言以對,支支吾吾半天,說不出半個字來,心中的羞愧與自責互相纏繞。
冷落嫌氣駱絕塵氣得還不夠,末了加上一句:「我還摘了一朵花回來哦!」
說完,咻的將一直躲在角落裡呆站著的小蓮拉到駱絕塵的跟前,戲謔道:「以後有空就到我這來賞花吧!」
駱絕塵此刻懊惱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他憤憤地暗忖:慕容非凡!都是你的錯!不打你怎麼能解氣?
看著駱絕塵青一陣白一陣的臉,冷落對自己的作弄很是得意,旁邊的默玉菲早就是一頭霧水了。
「默姐姐,我們去花園裡走走吧。」冷落挽起默玉菲的手高興地走開了,留下氣憤不已的駱絕塵。
「駱妹妹,以後去哪裡,應該跟哥哥說一聲啊,今天真的是把妳哥哥嚇壞了,他發瘋似的到處找妳,要是有什麼事,他是不會原諒自己的。」默玉菲邊走邊說,眸子裡充滿責備和關心。
「我會有什麼事?小妹不過是出門去摘了一朵花回來。」冷落言簡意賅地回答,忽視一旁神情怪異、直直瞪著她的紅楓,「對了,這幾天哥哥都在忙些什麼啊?怎麼整天見不著他人。」
「妳哥哥他啊……」默玉菲話裡藏不住的甜蜜,「我家這幾天來了許多江湖人士,有些是駱公子的舊識,遇上了總要敘個舊什麼的,這聚聚,那聚聚,就把妹妹給擱下了。」
她都不清楚那呆子的去向,默玉菲倒是挺瞭解的,這幾天必定和呆子同進同出。
冷落刻意詢問著:「我哥哥厲害嗎?」
「當然!」默玉菲眼中盈滿了崇拜和傾慕,目光越過冷落望著遠處,彷彿陷入了往昔的回憶,「去年的武林大會上,當時的駱公子默默無名,沒人瞧得起他。武林這地方,沒點本事是沒人看得起的,外表的出色只是累贅,會惹來他人的妒意,加以誹謗攻擊。而駱公子用自己的武功讓那些猜妒者封上了口,一路比武殺入了決賽,最後竟能和黑風堡的堡主黑豹戰成平手,一戰成名。」
「黑豹?武功很厲害嗎?」冷落想起她似乎聽駱絕塵說過這個人。
「黑堡主的武功當然很厲害。他是一個武癡,一生醉身於武學不能自拔,平日裡最喜歡的事就是找人切磋武藝。據說,江湖上能和他過招兩三百回合的不超過十人,絕對能勝他的也不過三人而已。」
「噢,都是哪三人呢?」冷落翠眉揚起,似乎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。
「失蹤已久的魔教教主施天君,五十年前就絕跡了的靈鷲宮宮主,以及現在很少在江湖上走動的紅莊莊主駱煒森。」
冷落垂下眼,眸中閃過一抹詭光:「這三個人前兩個不是失蹤,就是不知道是誰,真正能確定的只是紅莊莊主一人,那個莊主真有傳言那麼厲害嗎?」
「十五年前,紅莊莊主已是武林十大高手之一。雖然現在他甚少在江湖上露面,可武林中人對他的忌憚不減反升,沒人敢去招惹他,因為幾乎沒人能夠打敗他,可見他武功有多高強了!」
沒人能打敗?
冷落不信。
「姐姐,妳怎麼會知道這麼多江湖上的事?說得未必可靠吧。」
「妹妹,妳有所不知,我爹雖是商人,可他一向喜交江湖豪傑、武林英雄,各路各派武林人士與我爹都有些交情。我家更是成了江湖豪傑集聚之地,各類奇人異士經常出沒。我從小就耳濡目染,想不知道也很難了。」默玉菲頗為自傲地說。
難道真的沒人能和他抗衡了嗎?冷落在心裡喃喃地念著,忽然有了瞬間的茫然。
她裝作不經意地朝紅楓望去,一提到駱煒森,一向精明的紅楓也會露出敬畏懼怕的神色,就像他人已在面前般惶恐。這加深了她的決心,睿智的光芒在眼波裡流轉。
不!
她相信一定有的!
人不可能強大到無敵的地步,她一定能找到比駱煒森厲害的人,她等不了那麼久。
「駱妹妹,妳臉色這麼差,不舒服嗎?」
她恍若未聞,沒有任何反應。
「妹子,妳怎麼了?」默玉菲再次喚她。
「噢……沒什麼。」她回過神,輕聲回答。
「可妳臉色很差,要不要到亭子裡歇息一會兒?」
「可能是昨晚沒睡好,沒關係!難得默姐姐有空陪我解悶,我們再往庭院裡走走吧。」
「妹妹,最好別再往裡走了!」默玉菲叫住打算往庭院密林深處走的冷落。
「怎麼了?」冷落停下腳,見默玉菲神色有異,隱有懼色。
默玉菲小心翼翼左右瞟了瞟,湊在冷落耳畔低語:「我也是聽僕人說的,到了晚上,裡面好嚇人的,會有『那個東西』出現。」
「那個東西?什麼東西啊?」
「就是『那個』啊!」
「噢!」冷落恍悟道,「難道是……」冷落硬生生將「鬼」字咽下。
「啊!」冷落的「鬼」字還沒出口,默玉菲已經嚇得直跳腳,緊張地看著密林深處,小聲道:「妳千萬別提那個字,我想起來就覺得可怕。天快黑了,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!」說完,她拉起冷落就往回走。
冷落轉頭向後回望了一眼,心想:世間根本無鬼,無非都是些捕風捉影的謠言。
難道裡頭藏了不為人知的祕密?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