唔,頭好痛,胸好悶……我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。怎麼會這麼痛苦?


*[ 戀上桃樂絲連載結束,敬請期待下次的連載《我的靈魂在古代》]啊,是他給我的痛苦……是李允赫……是那個我認真地喜歡了三年的男生。他傷害了我,他把我的心從胸膛裡挖了出來,又狠狠地踩在腳下。
啊,學長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你怎麼可以?難道一定要我這樣哭泣,一定要我這樣傷心,你才會快樂嗎?學長……是我錯了。我根本就不應該愛你!
也許我真的應該留在鄭玄宇的身邊,至少他不會這樣狠心地傷害我,他不會這樣殘忍地對待我。鄭玄宇,那個總是在我最危難的時刻,向我伸出手的人。鄭玄宇……
「鄭玄宇……」我下意識地呻吟。
「金愛琳!金愛琳妳醒醒。」耳邊立刻就傳來玄宇的回答。
「玄宇……玄宇!」我驀然張開眼睛。
夢裡一直叨念的鄭玄宇真的就在我的身邊。
「玄宇!」看到他的臉龐,我有些激動。
「妳終於醒了。」他看著我,吐出了一口氣。
「這……這是什麼地方?」我覺得屋子裡有一絲昏暗。
「是妳家,我把妳送回來的。妳媽媽很擔心,一直在外面幫妳熬湯呢。」
「我家……」我四處看一眼,才確定真的是我家。「謝謝你,玄宇。」
「不用謝我……妳沒事了就好。剛剛妳突然昏倒,把我嚇了一跳。我還想多給那傢伙兩拳呢,就看到妳昏倒在旁邊。妳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嗎?」他盯著我的眼睛,關切地說。
我勉強地對他擠出一個笑容。「我……我沒事的。只是心裡好痛,所以有點不舒服而已……」
「不值得為那種人心痛的,妳知道嗎,愛琳,不值得。」玄宇搖搖頭。
他叫我什麼?愛琳?他從來沒有這樣叫過我啊。可能是回報我吧,我都叫他玄宇了。
此刻,毫無力氣的我,只能緩緩地點了點頭。
是啊,不值得為那種人心痛,根本不值得為他傷害了自己的身體。他喜歡說什麼就讓他去說吧,反正從此以後,我不想再見到他……
咚咚。
門外突然傳來輕輕的敲門聲。
「請進。」
媽媽端著一碗中藥湯走了進來。
「愛琳,妳醒了。」媽媽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凝重。「快起來把藥喝了。」
「媽,我沒事。」我連忙搖頭。「我不要喝那些東西,以前每天都喝,早就喝夠了。」
「阿姨,愛琳經常要吃藥嗎?」鄭玄宇突然問道。
「嗯,我們家愛琳有點小毛……」
「媽!」我立刻制止媽媽的話。
鄭玄宇冷冷地用最擅長的命令口吻說:「妳怎麼沒告訴過我?」
「沒有啦。」我用力地搖頭。「只不過是一點小毛病而已。有時候會覺得胸悶、氣短。醫生說可能是支氣管炎,所以只要冬天和春天的時候多喝點藥就好了,根本不算什麼病,我也不想告訴大家。」
鄭玄宇看著我嘆了一口氣,伸手接過媽媽端來的藥汁,遞到我的面前。
「來,把藥喝掉。」
他的表情有一點凝重,冷冷淡淡的,讓我不能拒絕。我看了他兩眼之後,終於乖乖地端起碗來,把藥汁喝了下去。
媽媽在旁邊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

「阿姨,以後我會照顧愛琳。」玄宇把碗遞還給我媽,表情非常認真地說道。不善言辭的他,簡簡單單的這句話,讓人感到異常溫暖。
「玄宇,你這麼說,我當然放心了一點。不過我家琳琳是個怪脾氣,你不要總寵著她,要多管管她才是。」我媽居然這樣回答。
「媽,我什麼時候有怪脾氣了?」
—_—||| 哪有這樣的媽媽,居然還拆女兒的台。而且還叫他玄宇?他什麼時候跟我媽變得這麼熟了?
「嗯,阿姨妳放心吧。」鄭玄宇點頭。
「好了啦。」我忍無可忍的開口。「我不需要誰來照顧,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的。」
媽媽和玄宇居然同時看著我搖了搖頭,再同時嘆了口氣。
—_— 不是吧?他們那是什麼表情?
「玄宇,你去我家客房裡休息一下吧,你們不是晚上還要表演?」媽媽招呼他。
啊!
我突然驚醒。今天是校慶日,我差點忘記了。這一夜就在我的昏睡中度過了嗎?那麼鄭玄宇也一直守在我的身邊?
「不用了,阿姨,我沒事。」
「那怎麼行。」我也立刻跟媽媽一起勸他。「你去休息吧,玄宇,我真的沒事了。你休息一下,我們晚上一起去演出。你還要做最帥的羅密歐,不是嗎?」
鄭玄宇看了我一眼。「妳真的沒事了?」
我用力地點點頭。
「好,那我去睡了。晚上一起走。」他終於起身。
我看著媽媽和他一起走出我的房間,整個昏暗的房間裡,頓時就落寞下來。我將左手放到枕頭下的童話書上,默唸我的幸福,一抹傷感立刻還是湧上了我的心頭。那個夜晚……又成了我心裡一道無法痊癒的傷疤。唉,李允赫……


我們戲劇社裡所有人期待的公演終於開始了。
看著舞臺下面座無虛席,我們都明白,真正的考驗開始了。辛苦了那麼久,排練了那麼久,我們要等待的就是這一天。
鄭玄宇在上臺前輕輕地握了我的手一下,他那冷冷的臉做不了其他的表情。我對他笑了笑,明白他的意思。我不會再想那些事情,我要專心地、好好地把這一部劇完成。這是戲劇社裡所有同伴們的心血,我不能讓它砸在我一個人的手裡。
前半部進行得非常順利,玄宇的王子裝扮贏得了台下很多的掌聲。有很多小女生一看到他出場,就忍不住尖叫起來。依南興奮得滿臉都是汗,看到大家的反應,她也非常開心。
「愛琳,加油喔。馬上就最後一幕了,妳千萬不可以給我在舞臺上笑出來喔。」她緊張地叮囑我。
「我會的,依南,我一定會用力地憋住的。」我認真地點點頭。
我相信這一次我不會笑場的。前一天晚上,受了那樣的打擊,我真的已經笑不出來了。我希望台下能夠坐著李允赫和江銀珠,我要讓他們看看,金愛琳依然是那個堅強的金愛琳,我不會受他們的影響,我是最棒的茱麗葉!
「好,上吧!」依南重重地拍手。
我朝著舞臺中央的桌子就跑了過去,乖乖地跳上那張桌子,我又變成了假死的茱麗葉。
大幕拉開—
場下一片寂靜。我閉上了眼睛。
有腳步聲從後臺傳了過來,我知道那是玄宇,他現在手拿毒藥,跑到我的身邊,在一番哭訴之後,服毒自盡。
「茱麗葉……」他開口了。「我的茱麗葉……我最心愛的女孩!求求妳,張開眼睛看我一眼吧……」
咦?感覺有點不太對頭?不是應該「撕心裂肺」嗎?怎麼今天玄宇的臺詞變得如此溫柔?
「茱麗葉……妳還記得我們的相遇嗎?妳還記不記得妳凝視著我的眼神?妳還記不記得妳是如何在我的身邊歡笑?妳還記不記得我曾經對妳說『希望妳永遠這樣快樂』……」
呀,玄宇把臺詞改了。
我躺在桌子上,立刻就發現他唸的根本就不是依南劇本上的臺詞。他忘詞了嗎?怎麼會說出這些話來?那句「希望妳永遠快樂」,是他在夜市上曾經對我說過的呀。
「茱麗葉,妳為什麼會長眠在這裡。也許妳已經忘記,但我卻會永遠記得我們的相遇、相愛。請妳相信……請相信我寧願用自己的痛苦去換妳的甜蜜,也許在這個世界上,有許多人在妳的生命裡匆匆而過,而我,卻不會錯過妳。沒有什麼可以把我們分離,即使是生死。讓我和妳一起去吧,讓靈魂永不分離。」
玄宇伏在我的身邊,我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從眼角裡流了出來。
也許所有人都聽不懂鄭玄宇在說什麼,但是我卻聽懂了……我聽懂了他的心。每當我受苦的時候,每當我傷心的時候,都是他陪伴在我的身邊。雖然他沒有向我表白,但是我卻如此地感激著他的細心呵護。
感動和酸楚一起湧上我的心頭,這個神經纖細的男生,為了不傷害我那顆已經傷痕累累的心,竟然用這樣的方式來安慰我。這就是鄭玄宇,我的羅密歐。
「如果不能今生,我只想與妳來世。茱麗葉,不,誰也不能再把我們分開。」
「羅密歐!」我突然張開眼睛大叫。
玄宇捧著毒藥的手立刻就停在半空,但那瓶中,已經只剩下一半的藥水。
我的眼淚嘩啦啦地流下來,不知道真的是在為茱麗葉的羅密歐哭泣,還是為了我的鄭玄宇。但,我就是很想哭……很想哭……
「茱麗葉……」
「羅密歐、羅密歐,我沒有死!我沒有!你怎麼這麼傻……你怎麼……」我伸手抱住玄宇的身體,但他已經支撐不住地倒了下來。
「茱麗葉……來世……我們……」
他倒在我的懷裡,永遠地閉上了眼睛。
「不、不!羅密歐!羅密歐!」我聲嘶力竭,撕心裂肺。
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般,一顆一顆,一滴一滴。我止不住,也不想止住。究竟這些眼淚在我的心裡壓抑了多久,我也根本不知道,但我現在真的很想哭……真的很想……為玄宇哭。
「羅密歐,我不求來世,只求今生,沒有什麼可以把我們分開,即使是生死。」我伸手拿起他手中的瓶子。「今生、來世,我們永遠在一起。」
我舉起瓶子,那半瓶「毒藥」,立刻重重地滑進我的喉嚨。
我閉上眼睛,突然覺得眼前的一切,立刻變得那樣清晰。
什麼是真愛,羅密歐和茱麗葉不是已經教給我們了嗎?為什麼我還固守在那個框框裡,什麼都看不清?
是應該結束了。把一切都結束。我,是自由的金愛琳,不再是那個永遠跟隨在李允赫身後的金愛琳。謝謝玄宇。謝謝你,把我帶離這個痛苦的圈子。
我的身子滑了下去,緊緊地抱住他的脊背,眼淚,一顆接一顆地滑落下來。
嘩啦啦……
我聽到台下響起一片雷鳴般的掌聲。


大家辛苦了那麼久,公演終於在熱烈的掌聲中結束了。
戲劇社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歡快的笑容,大家更是在演出後的宵夜時又跳又鬧,熱鬧得簡直快要把小包廂的天花板都給掀起來。
一向不愛熱鬧的鄭玄宇也跟著他們喝了不少,看著他紅通通的臉頰,我忍不住想起在舞臺上的那一刻。
「鄭玄宇,你的臺詞改得真好!」依南重重地拍玄宇的肩膀。「聽得我都感動了,看來下一本的劇本,要換你來寫。」
「沒興趣。」他捧著酒杯對依南說。
依南被他的三個字塞得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我看整個戲劇社裡,也就只有鄭玄宇有欺負依南的本事。
「乾杯吧。」玄宇看著依南不講話,想打個圓場。可他冷冷的口氣,實在看不出是想圓場的意思。
他只能把手中的杯子碰得叮咚響,我忍不住搖了搖頭。
「愛琳,來喝一杯!」希娜湊過來,把杯子塞進我的手裡。「真沒想到妳能哭得那麼慘。我和依南還在擔心妳會不會笑場呢。沒想到妳居然哭了,還哭得那麼讓人感動。這部戲成功了,妳是最佳女主角!」
「什麼最佳女主角,妳當現在在頒獎啊。」我笑著搖頭。「妳喝多了吧,希娜?」
「沒有,我才沒有喝多!」希娜拉住我。「妳看……玄宇才喝多了呢。」
我們兩個人的目光投過去,卻正撞上鄭玄宇投來的目光。
那明亮如同羅密歐的眼神,立刻就把我整個吞沒。我突然覺得臉頰漲紅,急忙掩飾般地朝著希娜舉起杯子。


大家直鬧到深夜才結束。我急急忙忙地拉著有些微醉的鄭玄宇趕最後一班捷運回家,才剛剛坐下,他就已經昏昏欲睡。
「玄宇!鄭玄宇!」我輕拍他的臉頰。
「嗯,唔……」他迷糊地回答。
「玄宇,你醒醒。我們上車了,一下就到站了。」
「嗯嗯,唔唔……」他依然含糊地說。
完了,這傢伙真的喝醉了。
即使是喝醉了,他還是那樣帥啊。只不過那張漂亮的臉頰,變成了可愛的粉紅色。看他歪倒在座椅上,像是隻睡著的小豬一樣可愛。真沒想到光成的第一王子也會有這麼失態的一面。如果我能拍下來,一定能回學校賣個好價錢。哈哈,我很有商業頭腦吧。
不過我才剛冒出這個想法,捷運就到了一站。當那鐵門滑開,月臺上的冷風立刻吹了進來。哎呀,雖然現在捷運裡很溫暖,但是如果他這樣睡著,一會再出站的話,一定會著涼。今天已經是聖誕節了,雖然不會下雪,但是外面的空氣依然很冷。
看著他緊閉眼睛在車座上搖晃,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,伸手把自己肩上的白色長圍巾取了下來。
「真是的,喝醉了像個孩子一樣……」
我不滿地叨唸他,把圍巾朝他的脖子上圍了過去。
他的手指突然就抓住了我的,那溫暖柔滑的指尖,立刻就包圍了我的手指。
「琳……琳……」
⊙_⊙……⊙o⊙
我吃驚地瞪大了眼睛。
他……他在喊我嗎?是夢到我了?他真的如希娜說的喜歡我嗎?不會的不會的,金愛琳,妳當自己是什麼天仙美女呀,人家雖然冷酷無情,怎麼也是學校第一帥哥啊,一定是在夢裡對我恨得牙癢癢才叫我的名字的。
「臭鄭玄宇……」一想到他可能做夢時都在追殺、欺負我,我就完全克制不住了。
可是就當我的手指快要觸到他的時候,他突然微微地掀開了眼簾,露出了那雙明亮的眸子。我也許永遠都不會忘記這雙明亮的眼睛,這是我有生以來最難以忘記的一個眼神。雖然還是—零下一度。
「琳……」
我的心臟跟著他的叫聲,立刻重重地一跳。
「琳,我說過我會回來找妳,我就一定會回來。」他凝視著我的眼睛,繼續說道。
咦?這句話聽起來……怎麼有些熟悉?會回來找我?他……
「鄭玄宇……我們……曾經認識嗎?」這個疑問在我心底埋藏了很久,今天我終於把它問了出來。
他聽到我的問話,淡淡地笑了一下。
「妳還記不記得,在妳七歲那年,曾經參加過一個夏令營。」
「夏令營?」我皺眉。「哦,是去東海岸的一個夏令營。我們在海邊一共住了三天。」
「是的。妳還記不記得,在那個夏令營裡,有一個臉頰很腫、心情很不好的小男生?」
⊙_⊙「……我好像記得有一個。他看起來身體很不好,大家都在嘲笑他,說他會把病傳染給大家,所以沒有人跟他玩,只把他一個人丟在一邊……」
我努力地回憶著,年幼時的記憶已經非常久遠了,只有殘存的片斷讓我想起當時發生的事情。但是當我說到這個小男生的時候,突然靈光一閃。
「玄宇,那個小男生……不會就是你吧?」我不相信地問。
他盯著我的眼睛,微微地笑了。
「啊,真的是你?!怎麼會!」我吃驚地叫。
「當年,我媽媽病危,而我又長了腮腺炎,爸爸怕我在媽媽病床前哭鬧,就把我送去了夏令營。在我去的當天,媽媽就過世了……我連媽媽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。因為身體不好,我在夏令營裡沒有夥伴,大家都討厭我,不和我玩。只有妳……只有妳走過來,朝我伸出手,要和我做朋友,還把當時妳最喜歡的《綠野仙蹤》送給了我。愛琳,妳知道嗎?那時候的妳,在我的眼睛裡,就像天使一樣……」
啊……居然是他。我的腦海中,終於跳出了當年的畫面。
那個小小的、瘦瘦的、脖子纏滿了繃帶,而且表情一直很悲傷的小男生……居然就是鄭玄宇!我當時似乎沒有問過他的名字,沒有問過他的病情,我只是覺得他一個人很孤單,想要陪著他,想要讓他和大家一樣快樂。
沒想到,他居然一直記我到現在。
「我永遠記得當年妳對我伸出援助之手,把我拖離了那個冰冷的世界,後來我就發誓,一定要回來找妳;我要成為格琳達女巫派來給妳幸福快樂的那個人。」他緊緊地握著我的手,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在夢裡。
「金愛琳,我喜歡妳,和我交往吧!」
他鄭重地朝我丟下這句話,酷酷的臉上卻滿是溫柔。
@o@ 我沒有想到鄭玄宇會在這個時候向我表白,他的深情讓我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。想不到他居然會是我小時候的朋友,更想不到小時候一點小小的愛心,竟然會被他深深記在心底。更讓我想不到的是,他一直記著我的《綠野仙蹤》……難道他真的就是女巫為我指引的幸福?
難怪他總是出現在我的身邊,難怪他總是及時出現在我最傷心的時候,難怪他會一直這樣呵護著我。原來……他就是格琳達女巫派來的天使。
可是真的沒有想到他會在這時對我表白。我真的一點準備也沒有,他的目光讓我心慌意亂,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,或只是他酒醉後的胡言亂語?
「鄭……玄宇……」我被他直視得有些心慌意亂。「你……你是不是喝醉了……」
「我沒有。」他用力地搖頭。「我知道我在說什麼,我非常清醒。琳,我回來了。」他的表情是那樣認真、那樣真誠,我沒有辦法不被他的話語感動,我真的好想緊緊握住他的手……
可是捷運突然停住了,廣播裡傳出柔柔的聲音︰「台北車站到了。」
「啊呀,我們到了。」我驚慌失措,拉著玄宇就從車裡跳了下來。
玄宇的腳步有些微醉,還差一點被車門夾到鞋子。
我忍不住笑他,他卻用力地一下把我攬在懷裡。
「喂,鄭玄宇!」我連忙想要推開他。「這是車站,有很多人呢!」
「怕什麼?我就是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!」他突然抬起頭來,朝著車站裡大喊了一聲:「金愛琳,我喜歡妳—」
哇!所有人的目光都立刻朝我們投了過來,我頓時窘得想挖個地洞鑽下去。
表白也沒有這樣的吧,全月臺上的人都在看著我們呢。
「鄭玄宇!」我用力地扯他的衣服。
他突然低下頭來,捧住了我的臉頰。
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,他的唇已經重重地壓了過來。
啊,天哪!
我立刻覺得有一種麻麻的感覺,從我們接觸的唇間擴散開來。大腦中一片空白,手腳都變得輕飄飄,站也站不穩了。這次不是羅密歐吻茱麗葉,而是真實的,是鄭玄宇吻了我!他是真的喜歡我。他抱著我,霸道得像是要把我狠狠地揉進他的身體裡。
啊,這就是吻嗎?這就是傳說中的吻嗎?我驚訝地睜大了眼睛,看著他。真的不敢想像啊,和鄭玄宇……
當我還沉浸在幸福中時,身邊突然傳來掌聲和口哨聲。啊,大庭廣眾啊,那麼多人看著。不行啊!我窘得想要立刻推開他,可他卻把我抱得死死的,讓我怎麼也躲不開。鄭玄宇啊……鄭玄宇啊,你這個冷面殺手,這個時候也不讓我好過……人家是女孩子,怎麼也該顧及我的面子啊……
「鄭玄宇,鄭玄宇放開我啦!有很多人在看耶!」
「我不放。」他霸道地抱緊我。「他們要看就看吧。」
「鄭玄宇!」
>_<||| 真是被他打敗了!這個人原來不僅冷峻,居然還那麼霸道。
「琳,妳難道忘記了嗎?我的初吻……早就給了妳。不過,今天我還是再還妳一次。」他抱住我,Kiss又來了……
⊙o⊙ 什麼?他的初吻給了我?我有些不能相信地瞪起了眼睛。
「難道妳忘記了嗎?」他對我挑挑眉毛。
這個熟悉的動作突然讓我想起—
當年夏令營分別,小朋友們都相互擁抱告別。那時候我走到他的身邊,伸手跟他抱抱。因為他的一邊臉頰生了腮腺炎,我就抱了他的左側。但是那個小傢伙竟然趁我的身體擋住了老師和家長的視線時,突然轉過頭來,在我的臉頰上用力地一吻。
那個小小的吻就落在我的唇邊。
「哇!」我慘叫。「你……你……」
「想起來了?」他看著我瞪圓的眼睛,瞇起了眼睛對我笑。
「你……你這個小色狼!當初我還想找你算帳咧,居然敢偷走我的初吻。」我抬腳就朝著他的小腿上踢去。
他閃躲不及,被我踢個正著。
「啊—」玄宇慘叫。「好痛!」
「痛,當然要痛!不痛你怎麼能記住。」我對著他揮拳頭。「居然敢偷我的初吻,快點還給我!」
「金愛琳!」他跳著躲開我的拳頭。「妳真是會破壞氣氛。」
>_< 這個傢伙!現在還講什麼氣氛,是我該氣憤吧!


終於逃離了所有人的眼睛,可以鬆一口氣了。
他牽著我的手把我送回家門前,第一次。
月亮已經掛在高高的樹梢,連滿天的星星都一眨一眨地閃爍著眼睛。我的心情已經變得非常清爽,而跟在我身邊的鄭玄宇,卻還緊緊地握著我的手。
「玄宇,我到家了。」我回頭看他。
「嗯,我知道。」他點頭。
可是手卻不肯放開。
「我到家了。」我再一次說道。
「我知道。」
我忍不住笑,想要掙開他的手。
「我要回去了,鬆開我的手呀!」
「琳,如果我放開了妳,妳會不會又像以前一樣,突然消失不見?」他用那雙明亮的眸子瞪著我,目光中甚至有一抹迷離。「不如妳搬來我家住吧,我家房子夠大。」
—_—||| 他還真會想,真是被他打敗了!
「玄宇,你不要鬧了,快點回去吧。」我笑著推開他。
「我沒有鬧。」他一本正經的模樣。
「好啦,我沒有翅膀,不會消失的。明天上課,我們又可以見面了。你快點回去吧。」我推推他的身體。
他像不相信我的話似的,一直瞪著我的眼睛。
「有很多次,我都在夢裡夢到妳,但是當我張開眼睛的時候,妳就消失了……琳,妳說今天晚上,會不會只是我的一場夢?」他突然這樣問我。


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迷茫的鄭玄宇,他一直在我的面前表現得那樣自信、堅強、冷酷。我從來不知道他還有這樣脆弱的一面,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魔力,讓他露出了那顆最溫柔的心?
「不是的,玄宇。這不是你的夢,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夢。」我回握他。
「那妳答應和我交往嗎?」他抬起頭,目光閃閃地望著我。
「呃……」⊙_⊙……我愣了一下。「玄宇,我……我想我需要一點時間……」
剛剛從李允赫的陰影裡走出來,我覺得自己需要一些時間整理自己的心情。我不能就這樣草率地和玄宇在一起,那會讓我覺得對不起他。
「一點……是多久?」他一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樣子。
「嗯……我想……大概三個月?」我微笑著說。
「什麼?」他的表情急速變化。「三個月太久了,蘿蔔都開花了。不行,三天!」
>_<||| 我暈倒,什麼叫蘿蔔都開花了?
「三天不行,三天時間太短了……明天就是聖誕假期,難道要我後天就給你結果?」
「三天還短嗎?我告訴妳,我等不了那麼久。」他那命令的口氣又上來了。真是本性難改。到底誰求誰啊,他能不能搞清楚!
「鄭玄宇,我真的需要一些時間把那些舊事整理一下,算了……那就兩個月好了。」我也氣憤地說。
「四天!」他朝我伸出四根手指。
—_—
「不然一個半月?」
「五天!」
「一個月好了,一個月以後我再回答你。」
「六天!」
「不行啦,鄭玄宇,不可以再講了……就……十五天,好不好?」
「一個星期!最底限,別再跟我討價還價。」他一把抱住我。「金愛琳,我在向妳表白,不是在菜市場裡買菜。不要再跟我講價了。一個星期,我的最底限。再說下去,我不讓妳回家!更何況,格琳達女巫的話妳能不聽嗎?是女巫派我來的喔。」


@^_^@聽到他的話,我幾乎都要忍不住笑出聲來了。好像我的全部夢境都一下子變成現實,一齣齣地上演著……
我點了點頭,算是答應了他的要求。
玄宇聽到我答應,真的非常開心。他伸手就把我拉進他的懷裡,貪心地不想放開。
「放開啦,玄宇,放開!如果被我媽看到就不好了。」
「沒關係,妳媽媽很喜歡我,昨天晚上就對我說,如果我能做妳男朋友就好了,那樣就有人可以照顧妳了……」
—_—!我媽居然出賣我!我是她女兒耶,居然巴不得趕快有人來把我娶走她才開心!
「好啦,我真的要進去了,再晚一點,我媽媽又要罵我了。」我輕輕地推開他的身體,轉身想要朝院子裡走去。
玄宇卻突然握住我的手腕。「琳,妳要記得我在等妳,所以……妳要早點回來。」他鄭重地開口,認真地注視著我的眼睛。
他明亮的眸子讓我想要閃躲,但是有種淡淡的甜蜜從心底漾了起來。我從來沒有感受過被人如此寵愛、如此珍視的感覺……原來被愛的感覺應該是這樣甜蜜的,而不應該只是我對李允赫那種苦苦的暗戀。
突然真的很感激玄宇,這些日子以來讓我快樂,不再憂傷。
我踮起腳尖,突然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地吻了一下,算是回報這些天來的恩情。
「玄宇,晚安。」
哎,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,好緊張啊,說完這句話,我連忙跳進了我家的院子。


用力地關上院門,我的心臟還在不停地狂跳著。
啊……這種感覺……真的太美麗了。原來愛情應該是這樣的,原來愛情中不僅僅只有痛苦、酸楚。我喜歡現在的感覺,我喜歡這種愛情……
叮咚!
口袋裡的手機突然輕響。
我連忙摸出來。
螢幕上,顯示著玄宇發過來的一行字:

晚安,桃樂絲。等妳的,蘿蔔絲。#^_^#

這個可惡的鄭玄宇,居然還叫我的外號。不過他的外號更可愛,蘿蔔絲。我原來從小就是那麼聰明的一個天才少女啊!現在看著這些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祕密外號,真是甜蜜到不行。原來愛情,就是這種甜蜜味道。
躺到床上,我伸手拿出了那本《綠野仙蹤》,輕輕地吻了上去,心中暗暗唸道:格琳達女巫,謝謝妳為我帶來的幸福。



第二天是聖誕假期。
我還賴在床上睡懶覺,睡夢中又夢到了我的格琳達女巫,她看著我和玄宇,正欣慰地微笑……
叮咚—叮咚—
還在繼續夢著呢,突然聽見我的手機在響,我迷迷糊糊地摸過來就打開。
「喂?玄宇嗎?」
「什麼玄宇,我是宋希娜!」電話那頭立刻就傳來希娜超大聲的尖叫。「金愛琳,妳給我醒醒!」
哇!我被她的聲音震得瞬間就清醒過來。
「宋希娜妳這個死丫頭,妳想嚇死我嗎?」我捂著胸口,最近總覺得那裡跳得很厲害。大概真的被希娜嚇到了。
「啊喲啊喲,都幾點了還在睡?金愛琳,妳老實跟我說,妳是不是和『光成第一王子』戀愛了?」
⊙_⊙「光成第一王子?是誰?」我迷迷糊糊地。
「少騙我了!剛剛妳還在叫他的名字。」希娜的尖嗓門,快要把我的耳膜都喊破了。
「喔,妳說玄宇啊。」我終於完全清醒了,微微地坐起身來,把聽筒拿得離自己稍遠一點。
「喂,愛琳,妳這什麼態度啊,已經叫起玄宇了?那妳到底是不是在跟他交往?」
咦,這小丫頭怎麼這麼有空?居然來打聽我的私事……
「我……我們啊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我故意裝迷糊。
「妳不知道,我可知道!」希娜大叫。「快去開電腦看看吧,我們學校裡的BBS已經快要吵翻天了!」
「吵翻天?吵什麼?」我有些奇怪。
「當然是吵你們兩個呀。別睡了,快去看看吧!我還有約會,就這樣囉,拜。」
希娜這丫頭真夠狠心,話還沒有說清楚,居然立刻就掛斷了電話。
「喂喂喂,宋希娜,妳說什麼……」
聽筒裡只傳來斷線的忙音,我不敢再睡下去,連忙爬起來打開電腦。
才剛連上我們學校的BBS,一則「重大新聞」就立刻跳進了我的眼簾。

重大新聞—現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!
光成高中第一王子與光成第一美女月臺一吻定情!

哇!只看到這個標題我就嚇了一大跳。難道……難道昨天我們在捷運裡……被人家看到了?不過還好,居然還叫我「光成第一美女」,呵呵……#^_^#……
不對不對,我現在關心的不應該是這個,應該是BBS裡在寫些什麼!
我敲自己一記,連忙往下看去。
這一看,我就傻眼了。
原來不僅有我們兩個在月臺親吻的大幅照片,而且還配有文字說明。其中還特別寫明了一句:

光成王子在月臺內大膽表白,立刻就贏得一片掌聲,也立刻贏得了美女的芳心。續寫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經典的童話……

>_< 啊,完蛋了,完蛋了,這下我死了!
到底是誰看到了我們兩個在月臺上親吻,還拍了這麼大的照片,配上這麼煽情的文字。T_T 5555……這麼一來,全校都知道我們兩個在交往了,那我還要什麼時間、要考慮什麼啊。根本就已經被他們送作堆了!
不過這照片拍得還真不錯,把當時那份甜蜜的感覺都完全拍了下來。我似乎還能聽到玄宇在我的耳邊大喊著:「愛琳,我喜歡妳—」
「玄宇,我也喜歡你。」突然有句話從我的唇邊溜了出來。
啊!它脫口而出了,我這才發現自己的失態。
不,也許這不是失態……
是我真的喜歡玄宇!哎,雖然自己還沒有勇氣像他那樣,喊給全世界的人聽,但是我還是很瞭解自己的內心,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傻傻地喜歡李允赫的金愛琳了;也不會再那麼痛苦、那麼白癡地等待了。
下定決心!要和鄭玄宇在一起﹗人家都已經找了我十年,不,應該說十年後他終於回來了。
鄭玄宇,你真的就是格琳達女巫派來為我指引幸福之路的天使吧。
十多年,我終於把你等來了。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竹林
  • 這本是
    我目前看ㄌ最感動的一本
    我還掉眼淚呢
    真的很好看
  • 訪客
  • 好感動呢~我也哭了:)好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