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玄宇的肩傷恢復得很快,才不過一個星期,他就又回到我們社裡來了。
大家看到他都很開心,排練也進行得非常順利。整部劇都已經進行到最後的階段,今天正排練到茱麗葉喝下了「毒藥」,躺在棺木裡。而羅密歐在黑夜中,冒死前來見她。
「茱麗葉!」才一上臺,鄭玄宇的羅密歐就撕心裂肺地喊。「我的茱麗葉!我的寶貝,我的一切!」他跪倒在我的身邊。
我實在忍受不住,「噗嗤」一聲笑出來。
咚!
一本劇本立刻就重重地砸過來,啪地一聲正中我的額頭。
—_—||| 完蛋了,又被依南捉到了!
「金愛琳!妳現在死了!死了妳懂不懂?居然給我笑!笑什麼笑!」
我翻身從桌子上直起身來。「依南,妳不能怪我……只能怪……怪玄宇太好笑了……」
我盯著站在我身邊的鄭玄宇,越想他剛剛的「撕心裂肺」就越想笑。但是我突然發現那個低著頭的傢伙,也在悄悄地抿著嘴巴偷笑。
咚!
這次是一枝鉛筆朝我丟了過來。
「啊喲!」我呻吟。
「好笑什麼?不然妳下來演羅密歐,讓玄宇躺在那裡,看他會不會笑!真是不敬業。」依南生氣地說。
>_< 這是什麼餿主意啊!讓玄宇來試試茱麗葉?
我立刻轉身朝著玄宇喊道:「啊,茱麗葉!我美麗可愛善良的天使茱麗葉!」
「噗—」
已經忍了很久的鄭玄宇終於控制不住,也突然笑出聲來。
「依南,妳看他……」我指著玄宇。「這位茱麗葉比我更會笑場。」
「喂,是妳太肉麻!哪裡有什麼美麗可愛善良的天使茱麗葉呀,我可沒有這樣喊過妳。」鄭玄宇笑得眼睛都彎了起來。
他……他在笑?旁邊所有人的目光都呆呆地注視著他,大家都在懷疑這個人是不是鄭玄宇……
「怎麼沒有?你還叫我太陽、月亮又是星星地球的……難道不是嗎?」我傻傻地努力地和他爭辯。
「我都是按照劇本唸的,我可沒有那麼誇張。不然妳去看原著好了。」他還強詞奪理。
「別說劇本,原著我也看過的。莎老頭寫得很肉麻也就算了,但這劇本也改編得……太誇張了!」我揚揚手中的劇本。
「這個……」他拚命地忍住笑。「基本上贊成。」
「啊,我的羅密歐!我至死不渝、永生難忘的羅密歐呀……」我捧著劇本繼續唸。
啪!
突然頭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。
「真是對不起了,金愛琳。」依南氣得臉都快要綠了。「這個肉麻的劇本,就是我寫的!」
>_< 看樣子我真把依南氣壞了,居然跳上臺來打我。
我害怕地朝她吐舌頭,被她一把重重地掐住了下巴。
「妳,給我躺下!還有你,鄭玄宇,不許再笑了!雖然你千金難買一笑,笑起來也真的很好看,可是還是請你保持點形象好不好啊?你可是光成的第一王子,是蒙太古家族裡最帥的王子,你怎麼可以笑成這樣!笑成這樣!」依南大跳大叫。
鄭玄宇抿著嘴巴看她,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,正在我們大家都失望的時候,他忽然轉過臉來朝我挑了挑眉毛。
「鄭玄宇!」依南氣得大叫。
「我不是鄭玄宇,我是羅密歐。導演,是妳說:只要站在舞臺上,就要把自己當成劇中的角色。所以請妳叫我羅密歐。」鄭玄宇一本正經地對依南說。他一臉冷冷的表情,但是我知道,這並不像他平常的冷酷,而是他故意裝出來的。
依南被他的幾句話說得滿臉黑線,直直地盯著他,卻沒有一點辦法。
哦哈哈哈。^_^ 我們都快笑得肚子痛了,沒想到他還真會耍冷,居然把依南平時拿來教訓我們的話,又朝著她丟了回去。真是精彩啊!
「鄭—羅密歐!」(*+﹏+*)依南真是快要被他氣得七竅生煙了。
我樂得在桌子上抱著肚子打滾。*^◎^*
我們這對羅密歐和茱麗葉,真是活生生要把依南給氣死。
周圍的夥伴們都大笑了起來。
戲劇社裡這種快樂的笑聲似乎是久違了。大家也從沒見過這樣的鄭玄宇。


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,大家排練到了深夜還不覺得累。一直到我和玄宇坐上回家的捷運,我的神經還是處於亢奮的狀態中。
「玄宇,你有看到依南的臉色嗎?我現在才知道,原來人生氣的時候,臉真的會變綠的!哈哈,真是太好笑了。」
鄭玄宇坐在我的身邊,看到我笑得這麼誇張,絲毫不受感染,恢復到他一貫的「零下一度」。他說:「少捉弄她,我可不想以後再排練到這麼晚。」
「嘿嘿,我不怕。反正晚了有你送我回家嘛!」我對著玄宇笑。
他轉向我,沒有回答,目光炯炯地一直盯著我,看得我都有些不自在起來。
「怎麼了?我臉上有東西嗎?」我奇怪地回看他。
「沒有。」他搖搖頭,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,轉回去,對著前方,面無表情地說:「妳很久沒這樣笑過了。」
⊙_⊙……
呃……有嗎?他一直都在關心我嗎?我也記不清以前的自己有沒有這樣開心,但我知道我的心一直都被李允赫牽著壓著;每次想到他的時候,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情緒低落。不過自從鄭玄宇來到了我的身邊,雖然他總是板著一張臭臉,可卻讓我感覺到溫暖。我突然發現快樂是那麼簡單,簡單得就在我的身邊……
「都是因為有你啊。」我對他說。「有你陪我玩,才最開心嘛。少點臭臉就更好啦!」
「臭臉?金愛琳,妳眼睛是不是有問題?」他兇兇地說道。
「呃……」⊙_⊙ 我一下子愣住了。
雖然他還是兇兇地坐在我的身邊,甚至只是用眼神輕輕地掃了我一眼,但就是這樣一個短暫的目光,又讓我看到了我們第一次排練時,他透過鏡子傳來的那個眼神。那個沒有任何遮擋、熾熱的眼神。
啊,真讓人臉紅。我又想起了希娜的話,難道……他真的喜歡我嗎?他真的有一點喜歡我嗎?
「我……我有點累了。」我連忙藉口把話題支開。
「那妳先睡一下吧,到站了我叫妳。」他一如平常的面無表情,但卻說著那樣溫暖的話。
「嗯,好。」我立刻閉上了眼睛。
不知道為什麼,心卻突然怦怦地跳了起來,難道是因為他那個火辣的眼神?
(╯︿╰)唔……真傷腦筋。鄭玄宇到底在想什麼呢?雖然我知道有時候他對人都冷冰冰的,但是對我好像格外地不同。自從他受傷後從醫院裡回來,這種感覺更加明顯了。他每天都陪在我的身邊,雖然話語不多,但是我卻不敢再坦然地面對著他的眼睛。當那雙明亮的眸子盯著我的時候,我會覺得心臟狂跳、手心汗濕。
可是即使有再多的人對我說,玄宇喜歡我……但是他就是沒有對我表白過,甚至連暗示的語言也沒有。這讓我有一點小小的鬱悶,我有時候甚至有種衝動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點喜歡我,但是話到嘴邊,我又不敢開口了……
捷運搖晃,我的頭在車窗上碰來撞去的。突然感覺有雙手伸了過來,把我輕輕地抱進懷裡。
呀,是鄭玄宇嗎?
我不敢亂動,也不敢呼吸,只把頭輕靠在他的肩上,一股熟悉的感覺立刻就傳了過來。
咦,為什麼我總會覺得玄宇是這麼熟悉呢?我們以前到底認不認識?他會是我從前的朋友嗎?可是這麼帥的朋友,我不會不記得他呀。
「琳……」他突然輕聲地叫我的名字。
我連忙閉緊了眼睛,假裝已經睡熟。
他的手指突然伸了過來,輕輕地撥開我額前的頭髮,碰觸到我的臉。
他的手掌很大,手指很細滑,應該是不常做家事,手的溫度很溫暖。我居然有點喜歡他輕輕地捧著我的臉頰的感覺,像是熱戀已久的情人,那樣溫柔,那樣珍愛。
「琳……我終於找到妳了。」他突然開口。
耶?這麼溫柔?叫我什麼?琳?他從沒有這樣稱呼過我啊。什麼叫「終於找到我了」?難道我們以前認識嗎?
我靠在他的肩上,一動也不敢動,想聽聽他接下來會再說什麼。
「妳都不記得了?我記得他們叫妳『小飛俠』,因為妳總愛替別人打抱不平;我還記得自己叫妳『桃樂絲』,因為妳一直說自己也有女巫在為妳指引幸福。我還記得妳叫我『蘿蔔絲』,因為妳說我的臉腫得很厲害,就像大頭蘿蔔……」他輕聲在我耳邊說道。
哇!我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。
他怎麼會知道我小時候的外號?自從上了中學之後,我的這兩個外號已經成了高度機密,連宋希娜都不知道,他怎麼會知道?居然還知道最經典的「桃樂絲」。
唔,這個名字沒有幾個人叫過,但是卻是我最中意的一個,可是……可是,我卻真的想不起來他是誰。
「鄭玄宇,你到底是誰?!」我突然張開眼睛。
他似乎被我嚇了一跳,手指突然就從我的頰邊收了回去。
「妳……妳沒睡著?」
「我……」我臉紅。「你先別管我有睡沒睡,你快點告訴我,你是誰?」我用力瞪他。
他掃了我一眼。「哦,金愛琳,妳裝睡!」→_→
(*+﹏+*)「你管我裝不裝,快點告訴我你是誰!」我朝著他大叫。
「祕密。」他又朝我丟下這兩個冷淡的字。
又是祕密,這個鄭玄宇!
「不行,今天你一定要告訴我。」我伸手就朝著他抓去。
這時捷運卻突然一停,他立刻跳起身來。「我到了。先走了,桃樂絲!」
「喂,等我一下!」我連忙跳起來,跟著他擠出車門。
小飛俠?桃樂絲?他怎麼會知道?!


第二天上課,又是嚴厲老頭的倒楣生物課。
雖然他放我進來聽課了,但是我的心卻還不在教室裡。桌子上放著打開的生物課本,眼前是生物老頭那張嚴厲的臉,但是我卻眼神發直,開始神遊物外……

「我記得他們叫妳『小飛俠』,因為妳總愛替別人打抱不平;我還記得自己叫妳『桃樂絲』,因為妳一直說自己也有女巫在為妳指引幸福;我還記得妳叫我『蘿蔔絲』,因為妳說我的臉腫得很厲害,就像大頭蘿蔔……」

鄭玄宇的話又跳進我的腦海裡,真是奇怪,他到底是誰呢?難道會是我舊時的朋友嗎?可是那些跟我一起上幼稚園、上小學的朋友我都還有聯絡啊。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叫做「蘿蔔絲」的。可是真奇怪呢,他居然會知道我的外號,而且還是那兩個已經是高度機密的外號。
他是誰?他到底是誰呢?越想越覺得他神祕兮兮。
「喂,愛琳。」希娜又來捅我。
「幹嘛?」我被她嚇了一跳,連忙壓低聲音。
這次可不敢再放肆了,再被老師抓住,這門課我們兩個死定了。
「妳幹嘛這麼害怕?昨天晚上做壞事了?」希娜笑咪咪地看著我。
「我才沒有咧。」我白她一眼。
「沒做壞事幹嘛害怕?金愛琳,快點老實交待!昨天妳和鄭玄宇回家的時候……發生什麼事了?」她一臉興奮,像是要看好戲的表情。
—_—||| 這個臭丫頭!有空不會關心她自己,每次我和鄭玄宇在一起,她都比我還熱心。
「我們……我們哪裡有什麼事情會發生?就他送我回家啊……」#^_^#
「還想騙我!金愛琳,妳臉都紅了。」希娜突然興奮地猛捏我的手臂。
啊喲啊喲,快痛死我了!我對她齜牙咧嘴,但她還是不肯放開我,我就差沒有一腳朝她踢過去了。
「金愛琳,快說,你們發生什麼事了?啊,不會是親親了吧?」她差點沒喊起來。
>_< 我真想一把捏住她的小嘴!
「宋希娜,現在在上課耶!妳別胡說,我和鄭玄宇什麼事情也沒有。他就送我回家,我們在說戲劇社的事情,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生。妳不要再發揮妳那超人的想像力了。」我用力地申辯。
「啊?什麼也沒有發生嗎?」(*+﹏+*)
「不然妳想要發生什麼!」我用力地瞪回她。
「當然想你們兩個在一起呀!真想不到玄宇學長的車速這麼慢,我還怕昨天晚上你們兩個超速,會被開罰單的……」她捂著嘴巴偷笑。
什麼什麼?她都在說些什麼啊!
「超什麼速啊,我們昨天坐捷運回去的好不好?」我反駁道。
@_@?「愛琳,妳真不懂還是假不懂?」宋希娜像看外星人一樣地看著我,好像我說了什麼很好笑的笑話一樣。
「呃……懂什麼不懂?什麼真懂假不懂?」我瞪回她。
她突然忍不住「噗嗤」一聲笑出來,害得全班的同學立刻把目光投到我們兩個的身上。
哇,完了!X﹏X
我立刻在心裡大叫不好。
咻咻!
果然,兩枝粉筆立刻就精準地朝著我們兩個飛來,正中我們的眉心。
砰!我和希娜再一次光榮地中彈。
「金愛琳、宋希娜!」生物老師的聲音都顫抖起來。
我寧願相信他是激動,而不是被我們氣的。
「有。」我們心不甘情不願地站起身來。
「請問兩位同學……」他又開口。
「啊,老師,我知道!」我連忙抬頭。「我今天知道是先有蛋還是先有雞!」
呃?@_@
生物老頭似乎沒有想到我會搶他的話,不由得推了推臉上的眼鏡,奇怪地看我。「那妳說說看。」
「在遠古時代,有一些飛行生物首先進化成了鳥類,在進化之後,才產生了蛋孵出下一代的情況。所以說,應該是先有雞,後有蛋。」我連忙把前天晚上在電腦上查過的資料背給他聽。
老頭似乎沒有想到我能回答出來,有點下不了台地再推推自己的眼鏡。「我今天要問妳是先有蛋還是先有雞嗎?我今天要問妳的是,先有毒液還是先有毒蛇?」
啊……?(*+﹏+*)
不是雞和蛋嗎?怎麼又扯到毒液和毒蛇?我哪裡知道是先有了毒蛇,還是先有了毒液?T_T 555……這不是故意為難我們嘛!
我和希娜面面相覷,終於知道他根本是存心要整我們呀。
我立刻站起身,推門朝教室外面走去。
生物老師還跟在我的後面問道:「金愛琳,妳幹嘛?」
「罰站嘛。」我有氣無力。
「嗯,還不錯,有自知之明。」
\(╯-╰)/ 我暈倒!居然還表揚我!
唉,兩分鐘之後,希娜也被趕了出來。
我們兩個對看了一眼,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
管他先有蛋還是先有雞,先有毒還是後有蛇,這就像愛情一樣,永遠是我們解不開的一個謎。


每天放學後,我們依然進行著排練。
心已經平靜下來的我,和玄宇搭檔得非常好。他每天都穿著那身漂亮的王子裝,讓我覺得有些眼花繚亂。但是他依然保持著自己冷冷的撲克牌臉,排練之後送我回家。他並沒有說過喜歡我,也沒有說過要追求我。有的時候我看著他的眼睛會有些迷茫,但有的時候又會覺得自己已經深陷進他那雙幽幽的眸子裡去了。
他是個魔法師,會悄悄的偷走別人的心。我拚命地捂住我的心,想要留住它。
「今天大家都認真一點喔,還有兩天就到了校慶,我希望大家都能認真地利用這兩天的時間,把所有的劇幕重演幾遍。這部戲是我們戲劇社所有人的心血,我希望任何一個人,哪怕是一個小小的配角,也一定要全力以赴。」依南站在舞臺上,為我們所有人加油。
「好!」夥伴們齊聲應答。
我激動地看著身邊所有的人,想像著公演那一天,我們的這部戲劇將會受到如何的歡迎。我的目光觸到鄭玄宇投過來的眼神,我們的眼睛在空中相遇,就一秒,他馬上便轉開了視線。
我的心突然就像被什麼撞了一下,漏跳了一拍。
「好,大家開始吧。加油!」
依南一聲令下,我來不及再尋找他的眼神,就只能快點投入排練中。
「啊,茱麗葉,我親愛的天使茱麗葉。妳怎麼能這麼忍心拋棄我,拋棄這個世界上最深愛妳的人……」
我一聽到玄宇對我唸這句話,就忍不住想笑。
鄭玄宇突然就伸過手來,一下子握住了我的手。
啊喲啊喲,怎麼這麼疼?
我微瞇著眼睛朝手心裡看,發現原來是他在掐我。
這會兒笑不出來了,我疼得直咧嘴。啊,這個臭小子,下手真狠呀!好痛、好痛耶!可是我要拚命忍住,不然他就真的快把我的手心掐破了。
好啊,敢算計我,我也來小小回報你一下。
我好玩地悄悄抬起腳,等他向前跨出一步的時候,我便突然向外一伸。
「啊—!」我耳邊聽到一聲慘叫。
不過……⊙o⊙……我怎麼覺得自己的嘴唇痛痛的?還有些濕濕的、麻麻的、涼涼的、軟軟的……
我突然張大眼睛!
哇!不會吧!(*>﹏<*)!
鄭玄宇的眼睛居然就在我面前一公分處,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眸子裡倒映出我的表情。天,他怎麼會離我這麼近……他怎麼會……
突然有個訊息跳進我的腦袋裡,我頓時覺得頭髮都要倒立起來了。
他……他……該不會是在吻我吧!
「哇—」我慘叫一聲,一把推開他。
砰!
鄭玄宇重重地從我身上跌倒在地板上,而我則一下子從桌子上跳了下來。
舞臺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,而我的臉更是一瞬間就漲成通紅。
怎麼會……怎麼會變成這樣?我……我只不過是想捉弄他一下,不是想捉弄我自己耶。這可是我的初吻呢,居然……居然就在大庭廣眾之下,居然就在這麼多觀眾之前,居然就在……T_T 5555……我不要活了!果然人家說,自作孽,不可活。我今天可知道這句話的來歷了。
「金愛琳,妳在幹嘛?妳死了妳知不知道?妳現在是茱麗葉!妳跳下來幹嘛?」依南在台下大喊。
「我……他……」我指著坐在地板上的鄭玄宇,話都說不出來。
他倒是一臉泰然地看著我,臉上還帶著一抹戲謔的表情。
「他……他什麼他?」依南敲桌子。「羅密歐是應該吻茱麗葉的,然後他就喝藥自殺了呀!妳在他什麼他,快點躺下!」
T_T 5555……不是這樣吧?被他偷了一個吻,還是我做錯了?雖然我知道,是我自己捉弄人家。可是……可是這個吻送得也太不浪漫了吧?5555……我的初吻呀,你就這麼離我而去了嗎?
我心不甘情不願地在桌子上躺下,繼續「裝死」。
不過這一次,可真是要被氣死了!


鄭玄宇從地板上爬了起來,他再一次伏到我的身邊,突然用一抹很輕很輕的聲音在我耳邊說道:「別想占我便宜!」
⊙o⊙ 我突然張開眼睛。
他……他在說什麼?我沒有聽錯吧?誰占誰便宜?那可是我的初吻啊!天殺的鄭玄宇,怎麼可以這樣啊,惡人先告狀!他真的說了嗎?會不會是我依然在做夢?鄭玄宇……真的說了嗎?
可是現在還在排練中,我根本來不及去為自己討個公道,就聽得耳邊又響起了他捧著劇本「撕心裂肺」的叫聲:「啊,我的茱麗葉,妳怎麼可以就這樣拋下我,我的天使我的寶貝我的太陽!」
Orz 我快要暈倒了!
他怎麼轉變那麼快?讓他來演戲還真沒錯,十足的表裡不一啊!55555……55!


校慶日在大家的盼望之下,很快就要到來。
我們戲劇社經過了那麼多天的日夜排練,終於迎來即將公演的日子。大家最後一次在排練室裡彩排了一遍之後,提早回家休息,準備明天的正式演出。
鄭玄宇和我是最後一個離開排練室的,我們在大家離開之後又排了一遍最後一幕,結果我還是笑場,笑得連鄭玄宇掐我的手都不管用了。
我笑,我笑,笑得他大喊頭痛。
「金愛琳,妳明天再這麼笑,這部戲可就算砸在妳手裡了。」玄宇對我搖頭。
>_<|||「我也不想的……」
「要不明天想想辦法?不然妳準備點辣椒水好了,上場前先灌一瓶。」
這個傢伙還真無情!
「喂,你出的這是什麼爛主意?居然要我喝辣椒水?那你怎麼不說要我先吃大蒜好了!」我真是快被他打敗了。
「不行,大蒜很臭的,我可吻不下去。」他冷著臉抗議。
>﹏< 我對他咬牙切齒。
「鄭玄宇,你太過分了,居然還敢跟我說那個吻。你說你那天是不是故意的?」我伸手就抓他。
「那天?」他靈巧地閃過我的手指。「那天是有個人偷偷地絆了我一下,所以我才不小心……讓別人占了個大便宜。味道還不錯,妳放心,我不會跟妳計較的。」
>_< 居然還敢說味道不錯!他真的拿我當宵夜了不成?
「死鄭玄宇!」我氣得快要跳起來。「你還我的初吻來!」
「初吻?!」他的腳步突然停住。
我根本煞不住自己的腳步,立刻一頭撞上他的後背。
咚!
這個傢伙看起來滿清瘦的,怎麼背上這麼硬。現在已經是冬天了,他穿著厚毛衣怎麼還會撞得我發疼!
「金愛琳,妳說……那個是妳的初吻?」他轉過身來,一下按住我的雙肩。
我的臉瞬間就漲紅起來,非常不好意思地看著他的眼睛說道:「對……那個……就是……我的初吻,怎樣?」
他突然盯著我的臉頰笑了起來,他的眼睛、他的嘴唇,頓時都彎成一個漂亮的弧度,甚至讓我很有種想要捏捏他的衝動。
「你……你笑什麼?我有那麼好笑嗎?」>_< 我生氣地跺腳。
「好笑,就是很好笑。很好!金愛琳。」
咦?沒頭沒腦的,哪句話很好?真是個奇怪的傢伙。
「不管啦!」我跺腳。「是誤會也好,是意外也好……反正,你要把我的初吻還來啦!」
「還給妳?怎麼還?」他突然把臉頰湊過來。「妳是不是想再來一次?那好吧,我再犧牲一次。」
看著他把嘴唇嘟起來,還朝著我的臉頰湊過來,我連忙一手就擋住他。
「誰要讓你這樣還?我要你還我的初吻來!」
「初吻?我的初吻十年前就送人了。」他不以為意地聳聳肩。
>_< 我就知道,像他這樣有錢人家的公子哥,不知道早就吻過多少個女生了呢。哼,一想起他和那麼多人親熱過,我就直想好好地擦擦自己的嘴唇!
「呸,誰要你的初吻。哼!」我假裝生氣。「我不要理你了,我回家。」
「等一下!」他伸手拉住我,跩跩地說︰「吃醋了?」
什麼?!
我轉過身子就朝他罵去:「我吃醋?!我吃你的醋?!你少在這裡自說自話!」
不過……想起他也許吻過很多女生,我的心裡,真的有點酸酸的感覺。不是吧?難道我真的為這個傢伙吃醋了?難道我……喜歡上他了?
他看著我生氣的臉頰,突然笑了起來。他平時一直對別人冷著臉,但現在的笑容真的格外燦爛,雖然笑得我的心裡有點毛毛的,但我卻真的很喜歡看到他這樣開心地笑。
「我知道妳們女生總是喜歡口是心非的,金愛琳,原來妳也跟她們一樣。」他故意在我面前說道。
「哼,你少來了!」我才不吃他那一套。「我才不跟你的『她們』一樣。還有,我怎麼從來沒有看到有什麼『她們』在你的身邊?好像除了整天和我在一起,沒有別的女生喜歡你了吧!」
「這也是沒有辦法。」他居然朝我攤開雙手。「因為我的身邊有妳這個大麻煩嘛!所以她們喜歡我也不敢來了。」
>_< 我……我真想給他一拳!這個自大、自戀狂!沒人喜歡居然怪在我的身上,哼。
「死鄭玄宇,我不要理你了……」我丟下一句話,轉身就跑。
「慢點!」他跟在我身後喊。
「我才不要慢,有本事你快呀!」我回頭朝他喊道。
「……小心!」他的聲音突然加重。
砰!
我突然感覺有人在前面推了我一下,我根本來不及控制自己的身體,就立刻重重地跌倒在地上。
誰?是誰推我?
「喂,走路不往前看的呀?撞到人怎麼辦?」尖銳的女聲傳過來。
我怎麼覺得似曾相識……吃驚地抬起頭來,果然不出我的所料。
江銀珠,還有—李允赫!
沒有想到會在校園門口再見到他們,我跌在地上,連爬起身來都給忘記了。
「哎呀,看這是誰啊?允赫,這不是你的小學妹嗎?」江銀珠微微低頭,直盯著有些狼狽的我。
站在她身邊的是還拄著拐杖的李允赫。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間,表情竟然變了一下。
「愛琳……」他叫我的名字。
我抬頭看著他,已經忘記有多久沒有再見到他了。他好像胖了,皮膚也變白了,就是看起來心情不怎麼好,居然在看到我的時候,還微皺著眉頭。
怎麼?他不快樂嗎?為什麼會是這樣的表情?難道是因為見到了我嗎?這個想法讓我的心情瞬間就低落下去。依然如每一次見到他一樣,我永遠都無法開心起來……
「學……學長……你……你回來了……」我愣了很久,才想起該問好。
「嗯。」他悶悶地回答。
他居然眼睜睜地看著我跪在他的面前,都沒有想起來要扶我一把。但此時身後卻突然有人扶起了我,那雙手依然還是那樣有力和溫柔。
「李允赫,江銀珠。」鄭玄宇每次見到他們,聲音就會變得很冷很冷。「即使愛琳差點撞到你們,也沒必要推倒她吧。」
⊙_⊙ 剛剛……是他們推倒我的?
「誰叫她走路不長眼睛。沒看到允赫還拄著拐杖嗎?萬一把允赫撞倒了可怎麼得了?」銀珠的聲音怎麼聽都有些刺耳。
「他不可以摔倒,金愛琳就可以嗎?你們把她當成什麼?」玄宇的聲音在升高。
我連忙扯扯他的衣袖。
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。我怕看到他們,我寧願躲開,也不想再和他們繼續交談下去。江銀珠是個厲害的角色,我的心裡非常害怕。
「我們把當她成什麼,關你什麼事?你憑什麼來替她說話?」銀珠大聲地喊。
「她是我的女朋友!」鄭玄宇突然伸手,一下子把我摟在他的懷裡。
啊。我的心頭突然猛地一震。女……女朋友?
對面兩個人的表情瞬間就變了一下,尤其是李允赫,他竟然從剛剛的冷漠,變成了不屑的目光。
「啊喲啊喲。」那個銀珠又叫了起來。「允赫,你看到了吧?這就是你在醫院裡還念念不忘的小學妹!還跟我說什麼她暗戀你,什麼她多喜歡你,什麼她對你多好。現在看到了吧,人家早就把你忘得一乾二淨,早就不把你放在眼裡了。可真是好笑喔,你還在那裡感嘆什麼傷害了她,人家現在不知道有多快活呢!」
她一連聲的尖銳指責,讓我張口結舌。
而允赫學長的表情,也突然變得非常鄙夷。
「金愛琳,想不到妳是這樣的人。」他突然狠狠地對我丟出一句話。
「我……」我張口想要解釋,卻發現什麼也解釋不了。
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明明是他先有了女朋友,明明是他先愛上了別人,他怎麼還有理由來指責我……他怎麼還有理由說我是什麼樣的人!李允赫,你傷害得我還不夠嗎?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?看我哭泣、看我流淚,你會很快樂嗎?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……
淚水立刻就衝進了我的眼眶,但是玄宇卻用力地抱著我,在我的耳邊丟下一句話:「不許哭!如果妳哭出來,就輸給了他們。不許哭!無論如何也不能哭!」
我聽到他的話,真的不敢哭出來。明明已經拚命咬著嘴唇,卻依然要把那些眼淚忍住。
「李允赫,金愛琳是什麼樣的人,已經不關你的事了。」玄宇冷冷地開口。「沒錯,她以前是喜歡過你,但是並不代表她就是你的傭人,只能被你傷害。現在她是我的女朋友,如果你再敢對她說出這樣的話,再讓她傷心、讓她流淚,我就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」
我貼在玄宇的懷裡,聽到他狠狠地對李允赫說這些話,心真的被用力地揪痛了。不是為了玄宇威脅他,而是為了李允赫那種可怕的眼神。他不再是我愛的李允赫了,他變得那麼可怕、可惡、可恨……他怎麼可以這麼自私,只要求我留在他的身邊,而絲毫不管我快不快樂,那根本不是愛,是占有,是自私。我討厭這樣的學長,我討厭他……我不想再看到他!
「夠了,玄宇。我們走吧。」我伸手拉住玄宇的衣服。
玄宇摟著我的肩,轉身就朝校門外走去。
就當我經過允赫學長的身邊時,他突然朝我丟出一句:「金愛琳,沒想到妳會是這樣水性楊花的女生!」
我彷彿被他狠狠地甩了一個巴掌,差點沒暈倒在馬路上。
鄭玄宇突然放開我,轉過身就給了李允赫狠狠的一拳。
砰!
那個我愛了整整三年的男生,立刻就在我的面前重重地倒下。
「鄭玄宇,你敢動手!你敢打人!你這個瘋子!」江銀珠立刻尖叫了起來。
玄宇居然用力地一揮手,把她也推倒在地上。
「誰是瘋子?妳再說一次看看?」鄭玄宇從鼻腔裡哼出了這幾個字。
江銀珠一下子大氣也不敢出,驚恐地看著他。
「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了,不要再讓我聽到你們對金愛琳說任何一句難聽的話。這是你們自找的,別怪我。還有妳,江銀珠,我從來就不打女人,但是妳再敢亂說下去,我非常願意為妳破這個例!」
我被眼前發生的一切驚呆了,用力地扶住了路邊的一棵大樹,才能勉強穩住自己的身體。眼淚已經止不住地衝出了眼眶,連喉嚨都像是被人扼住了一樣,呼吸都急促起來。淚水模糊眼睛的瞬間,我看見我的格琳達女巫在天邊向我微笑。
我從來沒有見過玄宇打人,而且打的還是我曾經最愛的人,可是我卻一點也不為他心疼了。他居然能對我說出那樣的話,我真的想一頭撞死在這棵樹上。怎麼會這樣,怎麼會這樣。他怎麼會這麼無情﹖他怎麼會這樣對我﹖
李允赫,我愛了你三年,難道,就只得來這樣的一句話嗎?我們的結局,就只得來這樣的一句評語嗎?李允赫,你殺了我吧!你殺了我,也許我會比較痛快。
啊,我不行了……我覺得頭好痛、好暈。我不能呼吸……我的心臟快要停止跳動了。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……你怎麼可以……
淚水立刻就模糊了我的眼睛,我用力地抬起頭,似乎看見我的格琳達女巫在天邊向我微笑。格琳達女巫,妳也不忍心再讓我痛苦下去嗎?妳是來接我的嗎?帶走我吧,我的女巫。帶我去沒有痛苦,只有幸福的地方。帶我走吧!
我突然覺得身子軟了下去。雖然我拚命地想要抓住樹幹,但,眼前突然一片漆黑。
咚!
「金愛琳!愛琳!」玄宇的大喊,遙遠地響起。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