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帶著剛剛的震驚一路走進我將要居住的家。「原少爺,你來啦!我已經把你的房間整理好了。」一個慈祥的聲音一下子點醒了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我。
「噢!」我看著沈婆婆和藹的面孔,勉強地笑了笑—這是我進入端木家之後唯一覺得很和善的一個人!其他的—爺爺也好,端木宇也好,都讓我感到心神不寧!
「如果有什麼需要就吩咐我,這裡就是你的家了。」沈婆婆拉著我的手,用充滿慈愛的眼神看著我,但是我卻一點也沒有覺得不自在,因為沈婆婆的目光是那麼慈祥,就像在看著自己的孫女一樣—哦,不!是孫子。
「謝謝您!」我情不自禁地朝婆婆露出一個真誠的笑臉。
「以後你也和他們一樣叫我沈婆婆好了!你爸爸小時候,也是我照顧的呢……」沈婆婆投向我憐愛的一瞥,讓我一下子心中暖暖的,一時間,我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,只有不停地點頭。
「那我先走了哦!有什麼事情就交代我好了!」沈婆婆朝我溫和地笑了笑,轉身漸漸地消失在走廊的盡頭。 我推開房間的門,這是一間米色的房間,一字兒排開的衣櫃,有著珵亮的把手和磨砂玻璃的櫃面。拉開衣櫃,我不禁倒抽一口冷氣!
衣櫃中居然掛了好幾十套和我身材十分相符的衣服,休閒的,正式的……應有盡有…… 最讓我吃驚的是,一張寬闊得讓人有些嫉妒的床,上面竟然淡淡地印著「原」這個字眼……
事實上,從我簽下「端木協議」之後到現在……其實也只有幾個小時……而這間房間裡的一切,讓我不得不佩服端木家族的辦事效率! 把隨身的東西草草地整理好了,我呆呆地看著衣櫃中的那些男裝發了一會兒愣,心裡總是隱隱的不是滋味,決定還是出去走走。
我要先去瞭解一下那個端木宇……在這個家裡,究竟他是什麼樣的地位。 因為……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! 走在偌大的別墅中,我只覺得自己的眼睛和腳根本不夠用。

好大的房子啊!好多的房間啊!怎麼每一間都是一模一樣的門?! 咦?這裡我剛剛好像已經經過了……在走廊裡七繞八繞的,我有些眩暈的感覺……太大了……簡直就像是一個迷宮…… 榮耀之地?
當我走到一間房間門口的時候,突然被一個奇怪的牌子吸引住了! 那個看起來非常精緻的牌子上寫著「榮耀之地」四個大字,下面還有一行花體的簽名—王者風範ROMEO。 這……是什麼地方?
我用手推了推房門,門紋絲不動,我又試著轉動了一下門的手柄……
「咯吱」一聲微響,門竟然開了! 彷彿是在做賊一樣,我竟然有些心虛,手心裡也滲出了細細的汗水……可是,好奇心永遠都是一個人的天性……我大著膽子推開了房門,小心翼翼地踏出了第一步!
哇— 好耀眼的房間啊!等我看清楚了房間裡的佈置,就忍不住在心裡驚呼了一聲。 到處都是金光燦燦的獎盃……各種各樣的造型,小的才一個巴掌那麼大,大的卻足足有半米高!
這些……是誰的獎盃? 我帶著疑惑走近了那些閃亮的獎盃,輕手輕腳地拿起了其中的一個,舉起來,仔細地端詳著—金獎的獎盃,是一支射向太陽的箭,看起來弦發在即,十分的精緻,非常吸引人!
獎盃的下面寫著這樣一行字:全國青少年箭道比賽金獎。
全國青少年箭道比賽? 我聽說過這是一場含金量非常高的比賽。經過重重嚴格的選拔,最後勝出的冠軍,意味著天下無敵! 啊! 我忍不住為這個獎盃的主人發出一聲驚呼!
隨著視線的移動,我很快又在那支箭靶上看到一個名字—端木宇! 啊!端木宇竟然是全國青少年箭道比賽金獎得主? 突然,我的心中又電閃雷鳴地被什麼擊中了!
一個誇張得讓我覺得有些「恐怖」的念頭很快浮上了我的腦海!
難道……這一整間的獎盃都是端木宇的?! 為了證實或者說為了推翻我這個瘋狂的念頭,我開始快速地在房間裡瀏覽所有閃閃發光的東西…… 直到翻看完最後一塊袖珍的獎牌,我終於心死了!驚訝了!無語了!
幾乎每個獎盃上,都明白無誤地寫著: 端木宇:全國高中話劇表演大賽一等獎 端木宇:全國高中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一等獎 端木宇:全國英語演講大賽最佳表現獎 端木宇…… 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……
我簡直不敢相信,端木宇!他不僅長得如此花樣,如此出色……在現實中,他竟然也是這樣一個出色得讓人有些嫉妒的人!
就在我心情極度激動的時候,端木協議上的「條款」一行一行地跳入了我的腦海! 端木原高中三年必須進入指定的「聖‧茱莉葉」高中學習,成績必須門門達到優秀。 高中畢業時端木原與端木宇之間將會有一場嚴酷的PK,端木原必須參與,不得中途退出。PK勝利者將得到一個去法國大學深造的機會。學成歸國者則為端木家族唯一繼承人。
剛才的無比激動頓時煙消雲散,轉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深的壓力! 端木媛!你現在遇到了一個強大的敵人! 不論從什麼角度來看,接下來你和他的PK,一定是一場惡鬥!
「你是來參觀我的歷史的嗎?」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時候,冷不防,一個悅耳卻非常傲慢的聲音在我的背後響了起來。
「誰?」我嚇了一跳,猛地轉過身來。 深邃的褐色眼睛正對著我露出微微的笑意……不對,這個笑意怎麼看都有些挑釁的意味啊! 我心中有些被突然撞破的尷尬……要知道,在這間房間裡,他是主場,佔據所有有利的主導地位!而我,雖然極力想讓自己看起來更自信,卻始終有「低人一等」的滋味!
「怎麼?保持緘默?」端木宇看著我,笑意更深了,「接下來還有更多的比拚,你不會現在就害怕了吧?」
「沒有!你少在那裡自大了!」雖然剛才鐵證如山的事實讓我有些不太自信,但是,看著端木宇囂張的氣焰,我的氣就開始不打一處來了。
「是我的自大嗎?那把你的輝煌歷史拿出來讓我也看看!」端木宇露出輕蔑的眼神看著我。那眼神……我真想一拳揍過去! 端木媛!你要冷靜!我一遍又一遍地在心裡默念著這句話,硬是沒有舉起已經握緊的拳頭。
「哼!好漢不提當年勇!」明顯這樣的一句話已經讓自己處在了下風,我拿什麼跟他比?難道我拿曾經端木媛的輝煌來比嗎?
「呵呵!你慢慢地嘴硬去好了!我倒是要看看……這場比賽我們誰會贏!」端木宇收起了笑容,對我毫不客氣地甩了一句話,「在我的字典裡,只有贏這一個字!」
「在我的字典裡,從來沒有輸這個字!」我急急地扔出這句話來抵擋住他那極度狂妄的氣焰!
「我會幫你把這個字加進你的字典的!」他瞥了一眼我漲紅的臉。
「我也會幫你把那個字從你的字典裡去掉的!」我依舊跟著他的話不依不饒地說著。
「呵呵!你有沒有一點創造力?連著兩句都跟著我的話走。」
「我……」我本來已經漲紅的臉,現在更燙了!這個渾蛋!我心裡不停地臭罵著他。 對面的渾蛋傢伙一臉壞笑地看著我,似乎是在期待我的反擊!
「你就……」
「等著瞧是嗎?」我還沒有說完,他就打斷了我的話,把我要說的話給說了出來。 我真是被他弄得困窘不堪!
「呵呵,這回就聽你的,我們等著瞧!」沒有等我的回應,這個渾蛋傢伙扔下了這句好像極有人性的話,轉頭走了。
「有空過來給它們擦灰吧!」 什麼?他居然臨走了還不放過我!端木宇!未來的對決,我絕對不會輸給你! 因為在「榮耀之地」的不歡而散,我和端木宇之間的氣氛顯得有些僵硬,以至於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的時候,我都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,只盼望飯局趕緊結束,我可以早點回到自己房間,稍稍放鬆一下。 可是,回到了房間的我,仍舊有些不太適應。
「原少爺,今天太累了,晚上早點睡吧。」時鐘敲響十下的時候,沈婆婆的聲音在門口響了起來。
「唔。謝謝沈婆婆!」我應了一聲。心中有些暖暖的感動。沈婆婆真好!她是唯一一個讓我感到安全安心的人。 嶄新的房間,嶄新的床,舒適的感覺。 已經是半夜了,我狠狠地朝左翻了個身,又朝右來了個「騰空翻」。
唉,怎麼也睡不著呀! 白天發生的一幕幕彷彿電影放映一樣閃過我的面前,我閉上雙眼,可是心情卻越加地失落。 接下來的生活,會怎麼樣呢? 萬能的水晶球女巫,請給我一點力量吧!讓我稍微觸摸到不可知的未來,好嗎?

此刻的我站到了聖‧朱利葉高中的門口。風在耳邊呼呼地響著,我看著眼前的這一切,實在不敢相像這一切都是真實的。 歐洲化風格,拜占庭式的雕花門廊,蜿蜒曲折的小徑,幽深的樹林,藏掩在綠陰和鮮花叢中的紅頂白房子,尖尖的哥特式房頂…… 這……這是學校?是一所高中? 更讓人吃驚的是,我還看到在學校深處……有一座迷你型的教堂!十字架在天空中熠熠發光!
「鐺—鐺—鐺—」一陣低沉的鐘聲打斷了我的思路! 朝著鐘聲的方向望了過去……我的天!我的瞳孔瞬間放到了最大! 那個高高的大鐘……居然穩穩當當地停留在了「七點三十分」的位置!
想不了那麼多了!我立刻發揮出我超級無敵的天才少女—不,現在應該改口了,我是超級無敵天才少年的無敵神功—凌波微步! 如同射出去的箭,我一個猛衝,進入了美輪美奐的聖‧朱利葉高中! 終於沒有遲到,此時的我才有空閒來回想早上發生的一切,真是越想越氣人!
「咚咚!咚咚!咚咚咚!」鬧鐘響個不停。 不行!讓我再睡得沉些才能醒,再一會會就能見到周公了! 耳邊的噪音依舊不停地叫喚著,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終於忍無可忍了!從溫暖的被窩中爬了出來,我拿起那個聲源就想扔出去,可是睡眼矇矓間我好像看到時間指在了7點!
什麼?7點?我的天哪!怎麼會?怎麼會?! 不好!不好!聖‧朱利葉高中的校訓上明白無誤地寫著,學生必須於7點30分之前到校!還有半個小時,這……這……我要來不及了!
當我一下子清醒過來意識到自己身處的環境時,那顆緊繃的心立刻就恢復了平靜。我現在的身份已經是端木家的繼承候選人。上學遲到?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!有專車接送! 想到這裡,我眼前出現了黑色轎車在馬路上風馳電掣的樣子……
這樣一來,看看時間,好像還空出不少! 於是,我放慢了速度,慢悠悠地進行早晨出門前的「修飾工程」。
穿上咖啡色的制服套裝,白色襯衫,在脖子那裡有一個米色的蝴蝶結……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精緻和高貴。我在鏡子裡看著自己的「端木原LOOK」竟然有些被自己迷住的感覺! 呵呵呵呵!我端木媛果然是扮什麼像什麼! 就在我自我欣賞的時候……
「原少爺!趕緊吃了這些去學校吧!30分鐘,乘公車可能剛剛好來得及!」沈婆婆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,她的手中端著一杯牛奶和一塊三明治。
「啊?婆婆?我要自己乘公車去學校?」從沈婆婆口中聽到「公車」這兩個字,我吃驚得差點合不上嘴巴!昨天爺爺不是說司機大叔每天都會接送我上學的嗎?
「哦……宇少爺等不及了,讓司機先走了!」沈婆婆看著我,有些無可奈何地說。
「什麼?」我猛地跳了起來,繞開婆婆衝到了院子裡……真的!院子空空蕩蕩的!哪有黑色轎車的影子!
「宇少爺說,讓我轉達你,他沒有那麼好的耐心……所以……」沈婆婆在旁邊不太好意思地轉述著端木宇的話,我還沒有聽完,就已經氣得全身發抖。 端木宇! 如果端木宇此刻敢出現在我的面前,我相信我一定會祈禱上天把我變成一道閃電,狠狠地劈死他!再變成一團火球,狠狠地燒死他! 拜託!我可是第一天去聖‧朱利葉高中!這個傢伙,居然等都不等我?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