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所有人的關係似乎都降到了冰點。
我不敢去探望李允赫,雖然我很擔心他;我不敢去見鄭玄宇,雖然我覺得那天晚上是我錯了;我也不敢看見依南,因為那些事情分去了我的心,讓我沒有辦法演好茱麗葉。我突然對所有的事情都失望了,獨自一個人坐在排練廳的角落裡,看著他們排練著沒有茱麗葉的戲。
鄭玄宇?已經好幾天沒有跟他說過話了,聽說他比平時更加冷漠不可接近。我伸手摸了一下脖子裡那個玻璃魚,心頭湧起了一陣心痛的哀傷。
對不起……玄宇。對不起。我不應該把脾氣發在你的身上,我不應該受了傷之後,又去傷害你。是我錯了,是我的錯,你能原諒我嗎?玄宇?
可是這些話我一句也說不出口,因為鄭玄宇根本就不再給我說的機會,他根本就不再理我!
突然間像是失去了一切,天地之間,只剩下一個寂寞的我。
「喏,給妳。」
突然有個便當遞了過來。
我驚訝地抬起頭,立刻就看到希娜站在我的身邊。
「謝謝妳,希娜。」也許這個時候,只有希娜還想著我吧。
「別謝我,這不是我買的。」希娜卻搖頭。
「不是妳?那是誰?」我奇怪。
「妳的羅密歐。」
「羅密歐?」—鄭玄宇?
「是啊。他看妳一天都沒有吃飯,怕妳的身體受不了,才要我出去買東西給妳吃的。」希娜在我的身邊坐了下來。「說真的,愛琳,我覺得鄭玄宇很在乎妳,比起那個允赫學長來,不知道好了多少倍!」
⊙o⊙「哪……哪有……」
「怎麼沒有?大家都看出來了,就只有妳這個臭丫頭沒感覺!」希娜對我搖搖頭。「妳呀,別身在福中不知福,如果哪一天把他也氣走了,到時候連哭都來不及。」
我手裡的筷子立刻停住,哪裡還用哪一天?我現在就已經把他氣走了。
希娜轉過頭來看我。「快吃啊,人家那麼辛苦地關心妳,妳還不吃啊?」
我連忙低下頭來,繼續狂吃。
「咦,這是什麼?」希娜突然發現了我胸前的小掛墜。
「是……是……鄭玄宇送給我的。」
「真的?哇,好漂亮耶!可以雕刻得這麼漂亮,一定很貴吧。」希娜把那兩條小魚放在手心裡端詳著。
「哪有……不過是夜市裡買來的小東西。」
「夜市?夜市裡會有這麼漂亮的東西嗎?」希娜搖頭。「愛琳,這是水晶的耶!而且好像是很貴的南非水晶。我只聽說南非的水晶有這樣透明的質感,別的國家出產的水晶都是有花紋的。所以這水晶超級貴,這麼一小塊,大概可以買一棟別墅了。」
什麼?! ⊙o⊙ 希娜的話嚇了我一跳,我連忙放下手裡的便當,吃驚地看著自己胸前用紅線繫著的這兩條小魚。
那天晚上我匆匆忙忙地接了過去,也沒有在燈光下仔細地觀看,直到現在拿起來端詳,才發現它們真的晶瑩通透得不似一般的東西。尤其是小魚的眼睛上,更像是兩顆粉紅色的鑽石,在白色的水銀燈下,綻放著燦爛的光芒。
我的天!它們真的不是什麼玻璃製品,它們一定價值連城。
「啊呀,鄭玄宇都送妳這麼貴重的東西了,嘖嘖,可見他到底有多喜歡妳!」希娜羡慕地搖頭。
「……」我愣住,捧著自己胸前的這兩條小魚,真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。
這麼貴重的東西,我一定不可以收。但……我卻真的感動……感動他對我的寵愛……但是他真的喜歡我嗎?他從未開口表白過,我也猜不透他的心思……但這水晶魚,我……真的不能收。
「愛琳!」依南的叫聲遠遠地傳過來。「快點過來排練!下一幕是茱麗葉和羅密歐吻別!」
—_—!
我被依南超大聲的叫嚷打斷了思緒,卻也被她的那句話弄紅了臉頰。
吻別!啊,居然是吻別!


排練中—
羅密歐站在花園的花架上,茱麗葉彎下腰來看著他。
羅密歐在深情地說著:「我的天使,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們這樣分開,我情願每分每秒都留在妳的身邊……」
茱麗葉也唸道:「我的羅密歐,天使可以作證我多麼不想讓你離開,可是我的父親兄弟們,他們視孟達吉家族是自己的敵人……你不能被他們看到,不然他們會要了你的命……」
「茱麗葉!」羅密歐握住茱麗葉的手。
「羅密歐!」茱麗葉拚命地在道具陽臺上彎下腰去。
「如果能永遠留在妳的身邊,我情願死掉!」
「不,羅密歐,為了我們將來的幸福,你不可以現在就死掉……我們一定會再見的。羅密歐,我保證。」
「好,茱麗葉,為了妳,我只能現在就離開。雖然這已經快要了我的命。但在臨走之前,可不可以再給我一個吻,一個讓我永遠懷念的吻。」
這一幕依南已經設計好了,只要我彎下腰去,她就會讓人把大幕放下來,所以我和鄭玄宇並不會真的親吻,只是我要把動作做完,讓人感覺羅密歐在和茱麗葉吻別。
於是我只能用力地把腰彎下來。
鄭玄宇俊美的臉頰,就在離我一公分的地方。我能清楚地看到他那雙明亮的眼睛。也許以前它都是那樣強裝溫柔地盯著我,但現在那雙眸子裡,除了冷酷外,居然盛滿了淡淡的憂傷。
我的心突然就被他這個眼神狠狠地揪了一下。不知道怎麼會突然這樣疼痛,而且來得那樣無緣無由……
「羅密歐,我……」我低頭想要背出臺詞。
但是沒想到由於我的身體太過用力地探出道具陽臺,心裡又被他的那個眼神所揪痛,所以根本還沒有來得及說出臺詞,人已經突然搖晃了一下,接著就跌出了陽臺。
啊!我在心底慘叫。完了!
雖然道具陽臺只有一公尺多的高度,但是我是橫著身體跌出去的,這一下一定會摔得很疼。
「愛琳—」
我的耳邊頓時就閃過大家的尖叫。
咚!
我重重地摔了下來,但卻並沒有覺得疼痛。
怎麼回事?
「玄宇!鄭玄宇!」
本來叫著我名字的聲音,這次都改叫了他。
我吃驚地張開眼睛,發現玄宇竟然用自己的身體接住了我。我壓倒在他的肩膀上,他躺在我的身下,我並沒有覺得怎麼疼痛,但他卻痛苦地皺著眉頭。
「鄭玄宇,你怎麼了?你還好吧!」⊙_⊙ 我被嚇壞了,立刻就反身抱住他。
「沒、沒事……脫臼了……」他皺著眉頭說。
「脫……脫臼!」我看著他蒼白的臉,嚇得六神無主。「怎麼辦?」
「還能怎麼辦!」依南上前一把就推開了我。「你們幾個男生快點過來,快把玄宇送到醫院裡去!」
戲劇社的男生們立刻就擁上來,大家抬起鄭玄宇就朝著門外跑去。我被重重地推倒在地上,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把他抬走。
眼淚不爭氣地湧上來,一顆一顆地奪眶而出。
「金愛琳,妳哭什麼!快走啊,我們一起去醫院。」依南狠狠地回頭,一把就拎起了我。
我似乎什麼都不知道了,被依南用力扯著衣服,只覺得眼淚一顆一顆地滑落下來……
學長進了醫院,這一次……連玄宇都進了醫院……


「對不起……玄宇。」我看著躺在病床上,肩上纏了厚厚繃帶的鄭玄宇,又快要哭出聲來了。
最近我似乎很愛哭,有一點小事發生,我就不能控制自己的眼淚。看著他為我受了傷,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,又該怎麼向他表達我的抱歉。
「我沒事。」他卻只丟給我兩個冷冰冰的字。
我驚訝地抬頭看他。
他的表情雖和平日裡一樣冷淡,可那語氣,完全陌生的語氣,赤裸裸地透著冰冷。難道……難道他還在生我的氣嗎?為了那個晚上,我對他發脾氣……
我低下頭,那兩條漂亮的小魚立刻就映入我的眼睛裡。
我立刻伸手把它們扯了下來。
「玄宇,這個……還給你……」
他終於轉過頭來,有些不能相信地盯著我手裡的那雙小魚。
「這個……我不能收。希娜告訴我,這個東西很貴重……我不能收。」我連忙解釋。
「貴重?」他皺起眉頭冷冷地說:「妳不想要,就丟了它!妳還給我,它在我的手裡一錢不值。」
⊙_⊙……我愣住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。
他突然伸過那隻沒有受傷的手,一下就從我的手心裡拿走了那雙小魚。接著就向著他床邊的那個窗口,重重地丟了出去。
「不要—」我驚喊。
但是已經晚了。
水晶魚已經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線,越過了鄭玄宇病床邊的窗戶,飛出了我的視線。
不……不要啊……為什麼要把它丟掉?為什麼?犯錯的是我,不是它!雖然它才跟了我幾天,但是我卻打從心底喜歡著它……我打從心底把它看作我和玄宇之間的信物,他怎麼可以把它丟掉?難道……難道他把我們之間的感情,也像小魚一樣地丟了出去嗎?
我的眼淚立刻泛了出來,不能相信地看著鄭玄宇。
他也躺在病床上看著我,已經習慣了的那雙冷酷眼睛裡,居然也有淚光閃動。
我有些害怕他這樣的眼神,這樣憂愁、哀傷的眼神,我寧願他如往日一樣冰冷,也不願他這樣痛苦,讓我的心都緊緊地縮了起來。不,玄宇……不……我知道是我錯了,我知道是我不好,但是請你不要這樣……請你不要這樣……丟棄了它,就如同丟棄了我們之間唯一的聯繫。
我再也忍耐不下去,轉身就衝出了他的病房。
我要找到小魚!我要找到它!就算再也回不到當初的我們,我也一定要找到它。請不要這樣……不要放棄了我的心……
病房外的天空,已經完全地黑盡。
在鄭玄宇的病房外,正是一大片綠色的草坪,除了遠處一盞昏黃的路燈,草坪上根本就伸手不見五指。小魚掉在草叢的深處,根本就無處找尋,但是我還是發瘋一樣地跳進了草坪,跪在地上,用自己的手指一點一點地摸過去。
我不想失去它……我不要失去它!那是玄宇送給我的禮物,那是我們之間的聯繫。如果沒有了它,就像是玄宇離開了我。不……不要……是我錯了!是我說錯了話,做錯了事,傷害了玄宇!對不起!對不起!
我急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,但是我跪在草坪上,幾乎用手指把每一片草根都摸過了,卻依然沒有它的影子。沒有……
「愛琳!妳在幹嘛?」希娜的聲音突然傳過來。
我抬起頭來,看到手裡提著便當的宋希娜。我想起她剛剛打電話說她帶晚餐過來,但現在我哪裡還有心思吃什麼晚餐?
「希娜,妳快點……快點過來幫我……」我像見了救命稻草一般地猛地抓住她。
「怎麼了?發生了什麼事?」希娜被我拉到草坪上。
「找那條小魚項鍊……玄宇送給我的水晶小魚!剛剛我想還給他,但是他好生氣,竟然把它丟了出來……他把它丟了!」眼淚從我的眼眶裡湧出來,我心急如焚。「希娜,妳快點幫我找,幫我找……」
「好好,愛琳,妳別哭……我幫妳找!我幫妳找,一定能找到的!妳別哭。」希娜放下手裡的便當,連忙低下頭幫我尋找起來。
我們兩個人趴在草坪上,把項鏈可能掉下來的地方摸了一次又一次,我的手指都被草根、草葉劃破了,卻依然沒有它的影子。
沒有……沒有……沒有!哪裡都沒有!到處都沒有!
它們真的離開我了,我再也找不到它們了。我失去了它們,失去了玄宇……
眼淚大顆大顆地湧出來,滴落在草坪上,也滴落在我傷痕累累的手背上。失望和失落、痛苦和難過一起向我襲了過來,我跌坐在草坪上,捂住嘴巴失聲痛哭。
淚水模糊了我眼前的世界,但卻模糊不了我的心。
我知道失去了它們,就失去了鄭玄宇。不知道說什麼才能表達我的抱歉,也不知道說什麼才能表達我的難過。他當初那樣信任地把它交給我,而我……而我……
就當我絕望的時候,淚水中突然發現眼前有一絲光芒閃過。
我吃驚地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,立刻就發現那兩隻被吊在紅線裡的水晶小魚,正完好無損地懸在我的面前。
「啊,我的水晶小魚!」我驚喜萬分地捧住它們。
但順著那條紅線向上看去……我抬起頭來,發現原來是表情凝重的鄭玄宇站在我的面前。他的手指捏著項鏈的那一頭,微微地皺著眉,緊緊地盯著我。
我的心立刻就被他這個憂傷的眼神所揪住。原來,他並沒有把它們丟出來。原來,他也和我一樣不肯放開它們……
鄭玄宇……他居然耍我!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,水晶魚回來了!
眼睛裡的淚珠大顆大顆地滑下,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,猛地衝進他的懷裡。
「對不起,玄宇,對不起……」
我大聲地道歉,不能控制地在他的懷裡大哭起來。
他用那隻沒有受傷的手臂圈住了我,讓那抹久違的溫暖,再一次包圍了我……
「沒事了……沒事了……」
他第一次如此溫柔地言語,第一次如此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長髮,但他越是對我如此,我就哭得越凶……
在他假裝丟出水晶魚的那一瞬間,我的心也跟著被丟了出來。我以為,我們之間就要這樣結束了。我以為,我再也回不到他的身邊了。我以為,我要永遠地失去了他。
幸好,他回來了。他並沒有把我拋棄……
對不起,玄宇,對不起。


我和玄宇的關係又恢復了。他因為我才受了傷,所以我心裡對他還是十分愧疚的,因此有空的時候,我就會到醫院裡去照顧他。好在他的肩傷並不是太嚴重,醫生說只要休息幾天就會康復。
噹噹—噹噹—
下課鐘聲才剛剛響過,我就立刻背著背包衝了出來。
「愛琳,妳去哪裡?」希娜跟在我的背後。
「我去醫院!妳幫我告訴依南,今天我不參加排練了。」我匆忙回答。
「等一下。」希娜一下子就拉住我的衣服。「妳去醫院?探望哪一個?」
「當然是鄭玄宇。」我回答她。
不然還能是哪一個?
「喔。」希娜的表情有些奇怪。「只要不去探望那一個就好。」
「哪一個?」
呀,我突然想起來,原來學長也和玄宇在同一家醫院。
「金愛琳,妳別再傻了,玄宇對妳這麼好,妳不要再三心二意喔。不然連我都要看不下去了!」
「什麼三心二意……」我根本就沒有哪心哪意好不好。
「玄宇那麼喜歡妳,妳要是再和他吵架,我就把他搶過來!到時候妳可不要哭給我看……」希娜不知道在說什麼。
「搶個大頭鬼啦!」我心慌意亂地擋過希娜的話。「快放開我啦,我要走了。」
我掙脫了希娜的手指,急急忙忙地朝著學校外面走去。
啊,這個討厭的宋希娜,又在胡說八道。說什麼鄭玄宇喜歡我?對我好?不知道她哪個眼睛看見他對我好,喜歡我了。還不是一樣那麼兇!
我可從未從他的嘴裡聽到他有說過喜歡我的話,可他為什麼每次都在我最難過最痛苦的時候出現?為什麼是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出現?難道他一直默默關心我?我腦子裡被希娜搞得一片混亂,但是在心底,我還是希望學長能回到我的身邊,雖然這個希望已經很渺茫了。
\(╯-╰)/ 啊……真煩。不想這些了。現在不是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,最重要的是先要鄭玄宇養好傷,能夠順利地把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排練完成。因為這部戲不僅僅只屬於我,也是屬於戲劇社裡所有付出努力的夥伴們。不能因我們兩個人的事情,就把這部戲演砸了。


我提著便當和飲料急匆匆地跑進醫院裡,路上堵了一小會車,相信玄宇肯定等急了吧。
醫院裡還是那個樣子,白色的牆壁、刺鼻的消毒水味道。我急匆匆地想要穿過人來人往的大廳,朝著玄宇的病房跑去。但才跑了沒有三步遠,就立刻撞上了一輛剛剛從電梯裡推出來的輪椅。
嘩啦!
手裡的便當和飲料掉落在地上,我連忙蹲下身子去撿。
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!」我一邊收拾一邊道歉。
「金……愛琳?」
輪椅上的人突然叫出了我的名字。
我吃驚地抬起頭,立刻便看到了兩張熟悉的臉孔。
車上坐著我曾經日思夜想的人—允赫學長。
但是車後卻又站著我最不想見到的人—江銀珠。
我突然想轉身就逃。
我不想見到他們,不想!
「愛琳,妳怎麼在這裡?」李允赫問我。
我……我怎麼會在這裡?我看著他的眼睛,有一瞬間的失神。
允赫學長好像變胖了,看來江銀珠應該把他照顧得不錯。但是看到他的腿上還打著厚厚的石膏,應該還沒有恢復。那厚重的石膏讓我有些心疼,如果不是江銀珠在他的身邊,我想……站在他身後的人,一定是我。不過現在想也沒有什麼用了,他的身邊,已經沒有了我的位置。也許,從來都沒有。
「允赫,你怎麼還問人家來幹嘛?當然是來看你喔。」江銀珠突然在身後開口。
不,我不是。我想要出聲拒絕。
但是學長已經立刻說道:「愛琳,我不是說過不要妳再來的嗎?這裡有銀珠照顧我就好了。」
我……我……我突然覺得自己很沒有骨氣,我真的很想對學長說……我也想留在你的身邊照顧你。學長,你難道不知道嗎?我到底有多愛你?我用我的心、我的一切深愛著你,可是你怎麼會這樣對我,你怎麼會在她的面前這樣傷害我?原來,我連來探望你的權利都沒有了嗎?我只能遠遠地看著你,再也不能靠近……
「啊呀,允赫,你怎麼這樣說話呢。」江銀珠突然開口。「人家喜歡你不是人家的錯啊!你怎麼可以對學妹這麼無情。」
「銀珠,妳真好。我就是怕妳誤會,才不想讓她來的……」
「我不會誤會的。反正我知道你是我的,別人想搶,也根本搶不走的。」
江銀珠突然挑釁地朝我看了一眼,我突然覺得很討厭她。她把學長當成什麼了?她的玩具?別人搶不走?不,愛情不是這樣的,愛是要對他全身心地奉獻,愛是肯對他付出一切。她不愛學長,她真的不愛學長。
「好了,愛琳,妳走吧!有銀珠在這裡,妳以後不用再來了。」允赫學長居然重重地對我說,
我的心突然顫抖了一下。
不是為他的表情,而是為他的無情。雖然我來這裡根本不是為了探望他,但是我現在卻不想再解釋。現在學長的眼睛裡只有江銀珠,再也看不到任何人。雖然我已經習慣了他的傷害,但,在江銀珠的面前,這句話,卻依然讓我的眼淚衝進了眼眶。
學長,原來我就這麼讓你討厭嗎?這麼讓你困擾?這麼讓你厭煩?這麼讓你……我覺得有什麼東西要從眼睛裡衝出來了,但我咬牙忍著,忍著……


「李允赫,我想你誤會了。」
突然有人伸手一下子攬住了我。
「金愛琳是來照顧我的,不是來探望你的。不要自作多情,同學。」
啊,是鄭玄宇。
我幾乎不用回頭,就能認出這個溫暖的懷抱。每當我傷心的時候,都是他來溫暖我。這一次,依然是他救了我。如果他不出現,我想我一定會哭著從李允赫的面前離開,但是,他出現了……
「鄭……鄭玄宇!」李允赫似乎也有些吃驚,我看到他的表情迅速地變化。
「是的,就是我。這家醫院並不是你家開的,並不是只有你才能住在這裡。金愛琳是來照顧我的,不是你。麻煩你以後對她說話的時候,客氣一點。金愛琳是你的學妹,但不是你家的傭人,不是你要她做什麼,她就應該做什麼的。下次如果再讓我聽到你這樣對她講話,對不起,請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。」
玄宇冷冷的話像是窗外的冷風,把我們幾個人之間的氣氛迅速地降到冰點。
「啊喲,哪有人會這樣威脅朋友的……」江銀珠跺腳。
「妳閉嘴!現在是男生之間在說話,妳少插嘴!而且,我和你們不是什麼朋友。只要敢傷害金愛琳的人,我就不會放過他!」
//(ㄒoㄒ)// 我簡直要暈倒在鄭玄宇的懷裡了。
這是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說出口的話,傻傻的我每次站在李允赫的面前,就只能等著他的傷害。但是這一次鄭玄宇出現了,他又出現了!他救了我,雖然幾不過是幾句冷冷的話,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但是我很感激,感激他這一刻的挺身而出,這讓我覺得自己並不是那樣的孤立無援。
「走吧。」他手攬著我的肩,立刻轉身。
「金愛琳!」身後突然傳來學長氣急敗壞的叫聲。
「別回頭!如果不想再被傷害,就不要回頭!」鄭玄宇在我耳邊一字一句地說。
我緊緊地抓著他的手,終於沒有再回頭看一眼。


「謝謝你,玄宇。」
進了他的病房,我幾乎是癱坐在他的沙發上。
「謝我什麼?」他坐回病床,表情雖然不像剛剛那樣冷淡,但卻還是不開心地盯著我。
「謝謝你剛才……」淚花還在我的眼眶裡搖晃。
「好了,把那些事都忘記吧。」他對我挑挑眉。「妳現在只需要全力地排好戲。」
我盯著他的眼睛,心裡忍不住微微地一動。
沒錯,鄭玄宇說得很對。我現在不應該再想著什麼學長、銀珠,不應該再想著我那可憐的愛情。距離校慶還有一個月的時間,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應該是把那部名劇好好地排練完成,能在校慶的時候好好地公演。戲劇社裡所有同伴的希望都押在我們兩個人身上,我絕對不能讓自己的事情,破壞了所有人的心血。
嗯,對,就是應該這樣。↖(^ω^)↗
「嗯,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了。」我認真地點點頭。
他抬起頭來,朝我掃了一眼。
那個眼神讓我覺得分外熟悉,那是在他的冷淡下面,壓抑著的一抹熱情﹔配上他那張清秀俊美的臉頰,真的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「幹嘛?」他瞥我一眼。
「我……我哪有……」我像是被當場抓到的小偷一樣,尷尬地閃開我的視線。
鄭玄宇真的很帥,而且那是一種和李允赫完全不同的帥氣。他更清秀、更纖瘦,但是在他總是對別人冷冷淡淡的表情之下,我卻總是能感覺他那顆溫暖的心。他那雙明亮的眼睛總是洩露了他的祕密,害得我每次看到他的眼睛,我的心就忍不住……
他會喜歡我嗎?這樣一個出色的男生,他真的會喜歡我嗎?
「妳今天怎麼一直在看我?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?」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頰。
「啊?呃……沒,沒有什麼。」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怎麼了。
「呃呃……我,餓了。」他掃了我一眼,扯扯我放在桌上的紙袋。
「哦,我買了排骨便當。」我急忙打開紙袋,想拿出便當來。
但是因為剛才那重重的一摔,便當盒子已經被摔破了,米飯和菜汁全都灑在紙袋裡……啊,完了!
「啊……慘了……」我的臉立刻垮下來。「對不起,玄宇,我馬上再出去替你買!」⊙﹏⊙||| 我轉身就想跑。
「不用了。」他卻立刻拉住我。「我這裡還有兩碗泡麵,今天就吃這個吧。」
「泡麵!那很沒有營養的。你現在在養傷,一定要吃有營養的東西……」我還是想幫他再重新去買便當。
「有些營養,是不用吃的。」他有些不經意地說出一句。
我突然為他這個表情愣住了。
耶?他在說……說什麼?有些營養是不用吃的?那用什麼?用喝的嗎?
「喂,還愣著幹什麼?過來幫忙!」他甩了我一眼。
「哦!哦!」我連忙答應著,站起身來。
他一隻手沒有辦法泡麵,我走過去幫他撕開包裝,把調味料灑上。開水沖進了沒有「營養」的泡麵,但是那個需要「營養」的男生,卻捧起來吃得很香。
⊙_⊙ 不用吃的營養,又是什麼?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慈
  • 戀上桃樂絲

    我覺得這本書好好看好感人大家有看過g小調進行曲了嗎
    也不錯喔




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