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華的辦公室裡,一片寂靜。
端木朗。我的爺爺,那個老頑固,正微微地蹙著眉頭,面朝著窗外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。沈婆婆緊張地看看他,又轉頭過來看看我。 說是看我,倒不如說是在「端詳」我,我都被她那滿含感情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「我可以讓你試一試。」老人突然轉過身來,冷冷地看著我。
「真的嗎?!」我有些狂喜,為自己竟然能夠說服這個老頑固而感到無比地激動。
「太好了!」沈婆婆像個孩子似地跑到了我的邊上,親切地一把拉住了我的手。
「可是,我有一個條件。」老頑固似乎對沈婆婆的興奮無動於衷,反而有些挑釁地看著我,「你敢答應嗎?」
「我敢!」雖然對老頑固的想法有些摸不到頭腦,但是我還是狠命地點了點頭! 為了爸爸,不要說一個條件,就是一百個條件我也願意!
「好!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老頑固的眼睛突然亮了亮,隨後又倏然恢復了平靜。他從桌上抽出一張白紙,拿起筆刷刷地寫了起來。 好奇怪?條件難道不能說嗎?還要寫下來?難不成他想和我簽訂不平等條約?
我忐忑地等了幾分鐘。爺爺已經寫好了兩張「不平等條約」,並遞了一張給我。
我一看,白紙黑字,正龍飛鳳舞地寫著這樣一段話—

端木協議 協議內容:端木朗為端木成(端木原的父親)支付所有的醫藥費。 交換條件:端木原必須搬到端木家生活。 端木原高中三年必須進入指定的「聖‧朱利葉」高中學習,成績必須門門達到優秀。 高中畢業時端木原與端木宇之間將會有一場嚴酷的PK,端木原必須參與,不得中途退出。PK勝利者將得到一個去法國大學深造的機會。學成歸國者則為端木家族惟一繼承人。 協議自兩人簽名之日起生效,任何一方不得反悔!

「怎麼樣?這個協議,我們各取所需。我想,你不會反對吧?」看到我從協議中抬起頭來,爺爺慢悠悠地說。 我沒有做聲,而是拿起桌上一支巨大的簽字筆,用力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—「端木原」!
「端木先生……」沈婆婆的聲音,聽起來似乎有些擔心。
「很好。」爺爺卻絲毫沒有理會沈婆婆的心思,而是點了點頭,毫不帶感情地看著我,口氣冷冷地說,「會有司機送你回家整理行李,今天晚上就到端木家來住。」
「今天?」我吃了一驚!
「怎麼?你對這樣的安排有疑問嗎?」爺爺的聲音透露著威嚴。
「沒有!」我一咬牙,狠命地搖了搖頭! 和爺爺並排走出了端木大廈,一輛派頭十足的流線型黑色轎車已經停在了樓下,車門打開,一個穿著一絲不苟的白襯衫的大叔走了出來,對我鞠了個躬。
「啊!」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待遇的我,吃驚得倒退了好幾步。
「以後每天他會接送你放學上學。」爺爺威嚴地看著我,「現在先送你回家取行李。」 「哦……」我偷偷地瞅了那個司機大叔幾眼,看起來他還蠻和善的。反正比那個老頑固看起來好相處多了!
風馳電掣地趕回家,媽媽被我的短髮LOOK嚇了一跳。我盡量用最簡單扼要的話把發生的事情向媽媽轉述了一遍,但是隱去了一些會讓她擔心的話語。
媽媽的表情好像有些發懵,她張了張嘴,似乎有些話要說,卻沒有說出口。 但是我已經顧不上了。我能做的就是趕緊離開。迅速地拿了一些東西放進書包,我忍不住轉過頭看看周圍的一切—這個我生活了整整17年的家到處都有幸福的回憶,這些美好的感覺和我現在的心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我不禁喉嚨哽咽,鼻子發酸。
「媽媽!我走了!」雖然心中很難過,可是我知道,此刻的媽媽一定比我更加難過。當我轉過頭向媽媽告別的時候,我已經偷偷地把眼淚逼了回去。
「小媛……是媽媽沒有用……媽媽……」媽媽淚眼婆娑地看著我,伸手抓住我的手臂。
「媽媽……你放心吧……只要爸爸好起來,我們都會好起來的!」我也終於忍不住,但是想到在門口等待的司機大叔,我狠狠心,扭頭就走。

「滴滴—滴滴—」 一路上,汽車的喇叭聲幾次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。我軟綿綿地癱坐在座位上,覺得自己已經用盡了一生的力氣!
「嘀—」 「少爺,到了。」 司機大叔長按了一下喇叭,我猛地抬起頭,看到一扇大門緩緩地打開。 這是一棟氣派十足的別墅,黑色大門,大理石的門柱上掛著一塊裝幀十分精美的牌匾,上書「端木」兩個古色古香的大字。 隨著汽車緩緩地駛入,一個漂亮的大花園猛然跳入了我的眼簾! 哇—雖然事先已經想像過端木家一定是超級豪華……可是,真的親眼看到之後,我還是覺得十分震驚! 噴泉在陽光下折射出一道彩虹,晶瑩的水珠映著陽光閃著七彩的光,小路鋪滿花紋鵝卵石,草坪是翠綠翠綠的,中間還有玫瑰花圍成的花壇……這裡簡直比皇家花園還要氣派呢!
「端木少爺,你稍等……等下會有人來接你。」司機幫我把東西拿了下來—其實我的東西少得可憐……除了一些學習用品之外只有一隻玩具小熊。那是在我十歲生日的時候爸爸送給我的禮物。 「汪汪!汪!汪汪汪汪!」 正當我站在原地愣愣地想著自己無法預知的未來……冷不防,一條有我半個人那麼高的狼狗躥了出來,一個猛撲把我按倒在地上!
「哇!」我嚇得連話也說不出來,只能發出一個無比高亢的叫聲!
「請……請你放開……我……」我哆哆嗦嗦地用恭敬的語氣對這隻狼狗說,但是顯然—它沒有聽懂我的意思,仍舊撲在我的身上不肯離開。 那條狼狗似乎對我的害怕很滿意,它一邊肆無忌憚地舔著我的臉,一邊還把它熱烘烘的嘴巴在我的臉上哈來哈去的! 好像……好像這條狗對我並沒有敵意,我開始醞釀如何把他甩掉。
「讓開!」我最終還是壯著膽子對它吼了一聲。 不料,我的掙扎卻讓狗感到了憤怒!它一個用力把我按得更無法動彈!
「救命啊!救命啊!」我忍不住把腦袋搖來搖去,朝旁邊大聲地呼救起來!
「喬伊斯!起來!怎麼那麼沒有禮貌!」突然,一個極具磁性的聲音從頭頂上方響起,我舒了一口氣,心裡那個感激涕零呀! 狼狗很快離我而去,面前突然一陣空曠,我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! 「你不要緊吧?喬伊斯就是喜歡和客人玩!」那個悅耳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,還伴著一陣淡淡的薄荷香,好舒服,好清新的感覺! 那隻狼狗的兩爪一離開我的身體,我趕緊從地上狼狽地站了起來,準備感謝我的這個救命恩人,可是當我轉過頭去—我的天哪!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嚇一跳!
「啊!羅……」我忍不住倒退好幾步,並且忙不迭地伸出一隻手,狠狠地摀住了自己的嘴巴! 差一點說出口的另外兩個字,被我狠狠地嚥回了肚子! 面前的這個人—白皙得讓所有女孩子都羨慕的皮膚,大而分明的眼睛,又長又濃密的睫毛,挺直如同希臘神像一樣的鼻子…… 他、他、他、他不是羅密歐嗎?! 強烈地忍住自己想要大叫一場的衝動(萬一叫出了他的名字我的身份就要穿幫了),我使勁地眨了眨眼睛,看著面前的這個人。
「嗯?」羅密歐愣愣地看了我好幾眼。不可否認他的眼睛非常迷人,但是此刻,這雙深邃的褐色眼睛也彷彿蒙上了一層水霧,矇矇矓矓的,有些迷茫,又好像極力在腦海中搜尋什麼! 糟糕!他不會是已經認出我來了吧? 他欲言又止地望著我……不,他的目光似乎一直在我的短髮LOOK和面孔上逗留,上上下下地打量,似乎我的短髮LOOK看起來很有問題似的!我的心被他看得毛毛的,腳也有些打飄!自信不斷地朝心臟的深處退縮…… 我真怕他大叫一聲:「啊!你不是那個女的嗎?!」 幸好,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,他很快把目光轉移到了我的外套上。
呵…… 臉上沒有了他的打量,心中也大大地鬆了一口氣! 因為,之前發生的事情太匆忙了,所以,我一直到現在還穿著林野的男式制服!根本不會有人相信,一個女孩子會無聊到把男生的外套穿在身上,而且,這件外套還十分地貼身! 想到這裡,我不由地自信了很多,身體也站直了不少。 過了半天,他終於慢悠悠地抬起頭,直視著我的眼睛,緩緩地吐出三個字,「你是誰?」 「我是端木原。」望著他深邃的眼神,我想也沒有想就開口回答道。一瞬間,時間倒轉,好像回到了那天的馬路上。
那天,KISS之後,我們也是這樣對視著…… 我的天哪!為什麼此刻想到那個KISS,我的臉竟然不知不覺地有些發燙! 喂喂!端木媛!你怎麼啦?現在可不是昨日重現的時候! 我拚命地搖了搖自己的腦袋,把視線從他的眼睛上轉移開來,幸好他並沒有在意我的慌亂,而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:「噢……端木原。」
「你呢?你是誰?」雖然我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可能的答案,但是,我還是想聽見他親口告訴我! 「我是端—木—宇。」說到自己的名字,他似乎很是自豪,高高地抬起了頭,帶著一種天生的貴族氣概。 端木宇! 這個意料之中的名字還是如一個猛雷一樣狠狠地擊中了我的心…… 誰能夠想到,陰差陽錯,那個奪走了我的初吻的羅密歐,竟然就是我的對手—端木家族現任繼承人—端木宇!

(未完待續)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