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學校並不是很大,二年級乙班卻在教室大樓的最高一層,我們每天爬樓梯爬得都快要累死了,不過希娜卻說這是學校給我們免費的減肥運動。(ˇ︿ˇ)但我們班的視野卻是很開闊的,每次站在陽臺上,都可以把整座校園盡收眼底。我有時候很喜歡站在陽臺上向外張望,因為可以清楚地看到操場上那些正在運動的男生,其中就包括我最想念的允赫學長。
不過今天是沒有閒工夫四處亂看了,為了依南給我們留下的「作業」,我整個上午都在背晚上要排練的臺詞。甚至連上最嚴肅的生物課都沒有放過。課本擺在桌面上,劇本壓在課本下面,嚴厲的生物「老頭」還在講臺上口沫橫飛,而我就在下面拚命地背著臺詞。
比起我們最嚴厲的「生物老頭」,寫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的莎老頭要厲害多了,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那麼多靈感,居然能寫出這麼多肉麻的臺詞……
不信,你看—
啊,美麗的茱麗葉,如果我的手上的塵汙沾染了妳的神聖,請妳賜我溫柔的一吻,我願用我最最乾淨的雙唇,來膜拜妳的純淨……
{{{(>_<)}}} 55555……我都快要吐了。
幸好不是張在俊來演羅密歐,不然聽他對我唸這樣的臺詞,難保我不會一腳朝著他踢過去。
「喂,愛琳!」坐在我旁邊的希娜伸手捅捅我。
「幹嘛?」我小聲地回應。
「妳背完了嗎?」
「背完……怎麼可能!我的臺詞可是要比妳多十倍,而且……句句都肉麻得要死。」(*+﹏+*)我做一個嘔吐的動作。
希娜倒是很輕鬆,因為「奶媽」的戲只有很少的幾場,比起我這個女主角要背的臺詞來,簡直可以說是九牛一毛。
「哪有那麼誇張,而且妳要想想,是鄭玄宇在對妳唸這樣的臺詞啊,那不是一件很爽的事嗎?」她朝著我伸舌頭。
「爽?爽個大頭鬼喔!」我氣得說髒話。
「怎麼了?拿過來讓我幫妳看看。」她伸手從我的課本下面抽出劇本。
她幫我看?她又能幫我看出點什麼?那大段大段的臺詞又艱澀又難懂。
「啊,虔誠的信徒,你可以用你的雙唇去親吻聖經,而不是我的嘴唇……」希娜突然小聲地朗讀。
「喂!」我伸手捅她。
瘋了不成?現在還在上課,被生物老師抓到可是「死罪」。
「愛琳,我突然很想看妳和鄭玄宇排練這一段耶。他會不會……真的吻妳?」希娜用課本捂著嘴巴偷笑。
「什麼?!」我幾乎快要叫出聲來。「居然還有吻戲?」
「當然啦。」希娜一臉的想當然。「羅密歐與茱麗葉沒有吻戲,還叫做愛情嗎?」
完了完了完了我死了!X﹏X 當初依南不是說要把吻戲全部去掉的嗎?要知道我們還是高中生,要我在全校同學的面前表演「親吻」……還不如讓我一頭撞死的好!
「不行不行,這一段戲一定要去掉,不然我就罷演了。」我咬牙切齒。
「罷演?依南會殺了妳!」
T_T 55……雖然我很怕依南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要我和鄭玄宇……這根本是我想也沒想過的事!
正當我們兩個人討論得火熱,突然不知道從哪裡飛來兩枝粉筆,「咻咻」兩聲就正好打在我和希娜的額頭上。
砰砰!
我們兩個人立刻就光榮地倒下。
「金愛琳、宋希娜!」生物老頭那嚴厲的叫聲立刻就穿透我們的耳膜。
>﹏< 慘了!這次慘了,居然被抓到了!不過都怪希娜,誰叫她和我討論什麼「吻戲」,我不激動才怪呢!T_T 5555……這次死定了,生物老師可是我們這年級裡有名的「厲害」啊—整我們最厲害!
我連忙和希娜從位子上站了起來,兩人額頭上還頂著一塊被粉筆打中的「彈痕」。
「請妳們兩位告訴我,這個世界上是先有蛋還是先有雞?」
呃?!
一聽到某老頭那個「請……」字,我們兩個腿都快要發抖了。
先有蛋?先有雞?5555……這是什麼鬼問題,我哪裡知道它是先有蛋還是先有雞,我只知道媽媽燉的雞湯好好喝……
蒙一個好了。「先有雞!」我立刻回答。
咻!
一枝粉筆朝著我就飛了過來。啪,正中我的眉心。
砰!我真想仰面倒下。
「妳,外面給我站著!」
T_T 5555……完蛋了……
「先有蛋!」希娜也跟著回答。
啪!
希娜也逃不過老師的粉筆「蛋」。
「妳們兩個,都給我出去罰站!不到下課,不准給我回來!」生物老頭氣得摔課本。
(ˇ︿ˇ)是你的題目太爛嘛,為什麼怪我們……我們又沒有養過雞,哪裡知道是先有蛋,還是先有雞?
不過哪裡敢反抗,我和希娜只能乖乖地站起來朝教室外面走。
可是我覺得我的求知欲還是比較旺盛的,於是我走出門去了又回頭問了一句:「老師,到底先有蛋還是先有雞?」
「……」
生物老頭不可置信地瞪著我,一張臉漲成了通紅。
「給我出去!」他朝我大喊。「金愛琳,下一次上課,妳還是給我站在外面!」
*^◎^* 哦哈哈哈!
我明白了,原來他也不知道!
這個世界上,先有蛋,還是先有雞?好像是個好高深的問題啊。哈哈哈!


上午被罰站,餓得肚子咕咕叫。才剛到午休時間,希娜拉著我就想衝去餐廳。
「等一下,我要先去找依南。」我停住腳步。
「現在去找她?妳不要吃飯啦?」希娜問道。
「等我回來再吃吧,好不容易才把臺詞背好。」
「吃好回來再背也成啦。」
「不行,我怕吃過之後,把我背下來的也全都忘光光了。我還是先去找她,把劇本調整好了再說吧。」我轉身就跑。
「那我幫妳買個便當喔!」希娜在我的背後大喊。我朝她揮了揮手。
鄭依南比我們高一年級,是我們的學姐,也正和允赫、玄宇他們同年級。我經常假借找依南的理由去偷看允赫學長,他們兩個的教室就相隔為鄰,非常容易就能「巧遇」到允赫學長。
所以這一次我跑去找依南,心裡還是怦怦亂跳著,希望能看到學長,但又很害怕看到他。我總是這樣矛盾,又想見到他,又害怕會為他傷心……唉。
「依南!依南!」我站在依南的教室門口,輕聲叫她的名字,可是眼睛卻早已經溜去了隔壁的教室,只想看看允赫有沒有在裡面。
「幹嘛?小丫頭?」依南突然跳到我的面前,嚇了我一大跳。
「妳怎麼突然就跳出來,嚇死我了!」我捂住胸口。
「少來!」依南的口頭禪。「是妳眼睛只顧看別人,才會看不到我吧。」
—_—||| 又被她猜中了……5555……依南是我的剋星,在她的面前,我無可遁逃啊……
「快說,有什麼事?我還有一大堆作業沒完成呢。」依南下命令。
「依南,劇本……妳寫的劇本……可不可以改一改?」我小心翼翼地說。
「不能!」她回答得斬釘截鐵。
(╯︿╰)哇,也不要說得這麼絕吧!我還沒說要改哪裡呢,她居然……居然就……
「依南,可是這也太誇張了一點,居然要我……要我和鄭玄宇……接吻?有沒有搞錯?」
「沒有搞錯!」依南用力地揮手。「不是要妳和鄭玄宇接吻,是羅密歐和茱麗葉親吻!妳不要現在還把自己分得那麼清好不好?妳是女主角耶。妳是茱麗葉!妳深深地愛著羅密歐,茱麗葉難道不想和他親親嗎?」依南瞪著我的眼睛,想運用導演的手法引誘我進入劇情。
我用力地眨了眨眼睛,想了三秒鐘。「我……我不想……」(╯﹏╰)
我不是茱麗葉啊,我也沒有深深地愛著羅密歐,我愛的是允赫學長,不是鄭玄宇。雖然他是真的對我很好,可是……可是我並不愛他呀……
「金愛琳!」依南氣得朝我瞪眼睛。「劇本是不能改的!頂多到時候你們利用一下錯位法、遮掩法,反正不會讓你們真的親親啦!」
T_T 5555……聽起來還是很沒有安全感。
「劇本是不會改的,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寫好的呢!妳如果太閒的話,可以去看看原著是不是比我寫得更肉麻。如果不想演我這個版本,妳就乾脆去演原著好了。我沒空跟妳囉唆了,我還要去趕作業,妳快點回去背臺詞吧,今天晚上我要檢查!」依南朝我丟下一句話,轉身就跑。
「依……依南……」我話還沒說完呢。
她早已經溜了個不見人影,連一點商量的餘地也沒有,還要我去看原著……我哪有那個美國時間啊,真是鬱悶。
隔壁班裡傳來嘰嘰喳喳的笑聲,引得我好奇心大起。他們在幹什麼?辦同樂會嗎?怎麼一個午休會這樣熱鬧?我好奇地跑到隔壁教室的玻璃窗外,朝著教室內望去—根本不是什麼同樂會,而是……他們班裡竟然圍了一大群女生!
⊙o⊙ 我懷疑是不是全學校裡的女生都跑來這裡了,她們裡三層外三層地把一張桌子圍了個水洩不通。而且,大家妳一言我一語的,一個比一個嬌媚,一個比一個做作,每個人還猛眨眼睛,似乎電力十足,但噁心得我雞皮疙瘩都快要掉一地了。哇,到底是誰被圍在中間,竟然還能這麼泰然地坐在那裡?那他的定力一定好得像超人,要換作是我,早就忍不住要吐出來了。
我奇怪地跑到他們教室的前門,好奇地向著那群人中間望去。這一望卻把我愣住了。
原來坐在那群花癡女生中間的,不是別人,正是「我的羅密歐」鄭玄宇。


「玄宇,你幫我看看這道題目該怎麼解?」
「玄宇,你說這次抽考會抽哪些題目?」
「玄宇,你教我們說英文嘛。」
「對啊對啊,玄宇,你從美國回來,英文一定超棒吧。」
「啊,玄宇,你好棒耶!你一定要教我們喔,我會天天都來的……」
我的耳邊充斥著這些「嬌滴滴」得快要掐出水來的聲音,害得我都快要翻白眼了。拜託各位大姐,妳們都已經十六七歲了,麻煩不要再當自己六七歲好不好?說起話來就像喉嚨被人掐住了一樣,難道以為這樣就會好聽嗎?其實噁心得要死!{{{(>_<)}}}
還有那個鄭玄宇,居然被一大群女生包圍在中間,他一定覺得自己是萬人迷,是什麼第一王子了吧,哼,我最討厭這種隨便接受女生獻殷勤、沒原則的人了。
「玄宇為什麼不肯替我們補習呢?」
「是啊,連我邀請他去高級餐廳吃飯,他都拒絕了。」
「他真是酷啊……難道他心裡有人了,啊,那我怎麼活下去啊!」
還真是受不了啊,從我身邊經過的女生也一直在議論著鄭玄宇,害得我都想用力地挖挖我的耳朵了。算了,反正我喜歡的是允赫學長,那些流言蜚語與我無關。但是為什麼鄭玄宇會和我一起去夜市吃東西,卻不願意接受她們高級餐廳的邀請呢?莫名其妙……
不知怎麼的,我居然走到了允赫學長的教室門口,這不也就是鄭玄宇的教室嗎?
我探頭朝著他們教室裡大吼了一聲:「鄭玄宇—!」
刷!
千萬枝冷箭立刻投向我。
她們這是幹嘛呢,我不就是沒用她們那種矯揉造作的聲音,很正常地叫了聲她們的「萬人迷」嘛,幹嘛大眼瞪小眼,好像有仇似的。
被圍在中間的那個傢伙聽到我叫他的名字,竟然就只是抬起頭來看我。看什麼看?快點出來啊!
他推開那群「花癡女生」,逕自走到我的面前。
「找我?」這是他一貫平直冷酷的音調,無法聽出他的心情的音調。
「廢話!」我生氣地跺腳。「我不來找你,難道來你們班逛街?」
鄭玄宇嘴角微微上揚,白皙的臉龐有種熟悉感。「什麼事?」
幹嘛總是這種冷冰冰的口氣啊,難道帥哥都這副德行?!
>_< 難道沒事就不可以找他嗎?居然問我這麼白癡的問題。而且……而且我也想不出自己有什麼事找他。可是……可是我就是看那些女生不爽嘛,為什麼一定要圍在他的身邊?
「她們每天都來嗎?」我瞪一眼他座位旁邊的那些女生。
「誰?」他瞥了一眼。「嗯,常來,怎麼﹖」
居然敢這麼坦然,難道他就應該被這麼多女生包圍著嗎?
「她們沒事找你個P啊!她們根本就是來花癡的,你不知道呀?」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生氣,居然連髒話都溜出來了。
鄭玄宇似乎沒有想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,表情微微愣了一下,嘴角露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壞笑。
「有什麼好笑的?」我白他一眼。
「妳是生氣?」
我生氣?我生哪門子的氣?那群女生圍著他是他的事,我只不過看不順眼而已。
「我才沒有呢!」我不屑地扁扁嘴。「今天晚上要排練,你可不要遲到了。如果是因為她們遲了排練……依南可是要罵人的。」
「嗯。」說完,他就兩手插進口袋。
「哇,連站著的樣子都這麼酷,他的背影好像流川楓啊!」耳邊又是那些女生瘋狂的尖叫聲。真受不了,再聽下去我的神經都要爆炸了。
╯﹏╰||| 忽然想到他那天教訓張在俊,要是他也能這樣把身邊的那群女生給狠狠地趕走該有多好。對她們我怎麼看就覺得不順眼,以前都花癡允赫學長,現在又來花癡鄭玄宇!唉,她們可真是牆頭草,哪邊風大哪邊倒啊。如果我也能像她們一樣就好了,偏偏我對那個人動了心,就根本改變不了……唉。
我踮起腳想朝著他們教室裡看過去,但鄭玄宇已經發現了我的企圖。
「他不在。」他突然開口。
「什……什麼他?」被人突然揭穿心事,我的臉頰立刻漲紅。
「李允赫。」說完他就轉身回去了,只丟下身後快被氣爆的我,和冷冷的一句「籃球場」。
5555……他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聰明!(*+﹏+*)
「我……我才沒有找他!」我的臉頰突然滾過一抹火燙。「我只不過……不過隨便看看而已!」
走廊上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,有個我認識的男生從樓梯上急匆匆地跑過來。「金愛琳,妳怎麼還在這裡?允赫出事了,他們剛剛已經把他送去醫院了!」
「什麼?!」我大吃了一驚。「發生什麼事了?學長發生什麼事了?」
我的一顆心立刻就被提到了喉嚨。
「剛剛我們在打球,他不小心被撞倒,好像是骨折了。」那男生心急地大叫。「他們先送允赫去醫院了,我回來幫他收拾東西。」
天啊!骨折!…@_@|||…
我幾乎立刻就被這個詞所擊中,腦中頓時一片空白。
允赫學長……他竟然……竟然骨折了,還被送去了醫院……我根本來不及反應,只知道轉身就跑。
「等一下!」鄭玄宇的叫聲從我的身後傳來。
「我不等!」我大喊。「我要去醫院,我要去找允赫學長!」
我急匆匆地跳下樓梯,三步併作兩步,差點一頭從樓梯上摔下去。
「小心!」他一把拉住我。「我載妳去。」他在我身邊,表情嚴肅地命令道。


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趕到醫院的,坐在鄭玄宇的摩托車後,只覺得刮起的冷風,把我的臉頰都吹得生疼。
允赫學長……允赫學長……他……他還好嗎?骨折,是不是很痛?啊,我寧願那是痛在我的身上,而不是在他的身上。為什麼會那麼不小心,為什麼那麼不會照顧自己!李允赫,我真的很想好好地罵你一頓,我真的好想……好想你……學長……
眼淚在我的眼眶裡搖晃,玄宇的車還沒有停穩,我就已經一腳跳了下來。
「金愛琳!」鄭玄宇的叫聲還響在身後,但是我卻什麼也顧不得了,猛地就朝著急診室瘋狂地跑去。
看到眼前忙碌著的醫生和護士,我伸手抓住一位護士小姐就問:「請問,剛剛是不是有一個骨折的男生送來?他在哪裡?」
護士小姐似乎被我的樣子嚇了一跳,她愣了一下才朝樓梯上一指。「他……剛剛被送上樓了……」
我放開她,轉身就朝著樓梯上跑去。
匆忙中我踩空一個臺階,差點跌倒。
「小心!」
但是心急的我哪裡顧得了鄭玄宇的叮囑,匆匆忙忙地就朝著樓上跑。
二樓便是骨科的病房,我跑到護理站問他的房號,護士小姐還沒有來得及回答,我就看見熟悉的同學站在前面一間病房的門口。
允赫一定在那裡!
「學長……學長!」我跌跌撞撞地撲了進去。
學長的病房裡站滿了人,但我來不及看清是誰,就立刻撥開眾人闖了進去。現在我滿腦子裡都是允赫學長,我想看到他,我想看到他現在怎麼樣了。他一定很痛吧。如果可以,我寧願自己代替他痛。學長,我的允赫學長。
「學長……」我大叫著,撲向他的床邊。
但不知道是我的眼睛被淚水模糊了,還是我跑得太過著急,而弄花了眼睛。我看到那張潔白的病床上,的確躺著讓我擔心萬分的允赫學長,但是他的手……他的手卻握著另一隻細嫩的小手,而那隻小手的主人,正亭亭玉立地站在他的身邊,臉上還掛著兩顆晶瑩的淚珠。
我突然停住了自己的腳步。
她……是誰?
學長似乎沒有發現我闖了進來,還在安慰著身邊的那個漂亮女生。他的表情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溫柔,他的聲音是我從未聽過的甜蜜。「銀珠,別哭了,我沒事的……真的……只不過是骨折嘛,很快就會好的。」
那個名叫銀珠的女生卻還是垂頭低泣著,一顆顆珍珠般的眼淚從她細嫩白淨的臉頰上滑落下來,滴落在允赫學長的手背上。
「允赫……你怎麼可以這樣……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擔心你……」
「我知道,我知道了,對不起銀珠……不過幸好有這次小意外,才能讓妳走到我的身邊……不然,我不知道還要多久,才能真正地和妳在一起……」


我……沒有聽錯吧?
我站在病房的門口,耳邊就這樣迴響著允赫學長的話。他那溫柔寵愛的表情,是我從未見過的,而他這些甜蜜的話語,也是我從未聽過的……
不知道為什麼,我突然覺得眼睛有些酸澀,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本該向前移動的腳步,竟然開始慢慢地後退。
不,就假裝我什麼也沒有看到吧;就假裝我什麼也沒有聽到,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,假裝我什麼都不知道……學長,我不想知道她是誰,我也不想聽到你對我說她是誰……就當我從來沒有來過這裡,就當這一切都只是個夢,一個我夢中,都不想夢到的夢。
我的心突然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住了,活生生地疼痛著。難道是學長的腿傷,也傳到我的身上嗎?T_T 就讓我痛吧,學長,就讓我替你痛。如果上帝允許的話,我寧願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。可是你痛的是傷,我痛的是心;也許傷口可以恢復,而我的心……什麼時候才能夠恢復?


我突然好後悔,我為什麼要來這裡?我為什麼要急匆匆地跑來,難道就只為了看這個畫面?這到底是為了什麼……為了什麼……
我有些生硬地轉過身體,朝著病房外走去。
「金愛琳!」鄭玄宇的聲音從我的身邊傳來,但是我卻不想回應。
我的胸口好痛,我的眼睛好脹,我快要不行了,我快要窒息……我突然加快腳步,飛快地跑出二樓的走廊,找到我剛剛爬上來的樓梯,再一次飛速地跑了下去。
鄭玄宇沒有出聲,卻一直跟隨著我,我咬著牙衝出醫院。
啊!
好刺眼的陽光。
我突然抬起頭來,直視著天空中高高懸掛著的太陽。這中午時分正是太陽最大、最毒辣、最耀眼的時候,但是我卻拚命地張大了自己的眼睛,用自己的眸子用力地迎向那最刺目的陽光。
有什麼東西突然間從眼角滑落,但是我卻用力地揚著頭,拚命地張大自己的眼。我親愛的格琳達女巫,妳有聽到我的呼喚嗎?妳有聽到我心底的悲傷嗎?妳不是說,只要我多多幫助別人、和別人分享快樂,我的幸福就會到來嗎?為什麼……為什麼幸福沒有來,我等來的,卻只有眼淚……格琳達女巫,妳怎麼可以這樣欺騙我?
「喂……」有雙大手搭住了我的肩膀。
我轉過頭去,用力地對著他笑了一笑。
「陽光……好刺眼……」


鄭玄宇對著我狠狠地皺起了眉頭,連他那對濃濃的眉毛,都用力地糾結在一起。
他的表情好醜……真的好醜。我不喜歡他這樣看著我,我不喜歡……可是,可是我知道我的表情一定比他更難看、更醜。


不知道是怎樣趕來醫院,也不知道是怎樣離開。雖然沒有和他說上一句話,但卻比千萬句話更傷我的心。我寧願相信自己看到的都不是真的,我寧願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被陽光灼傷了。我伏在鄭玄宇的背上,突然覺得好像冬天提早來了,不然怎麼在大中午的豔陽下,我還會覺得那樣寒冷。
車子突然在街上停下,鄭玄宇從前面跳了下來。
「等我一下。」
我順從地站在他的摩托車邊,看著他急匆匆地跑進商店。
他去做什麼,我並沒有問,不想問,也沒有力氣再問。我的心在這個熾熱的中午破了一個大洞,我自己正在拚命地修補,但卻覺得是那樣的費力。
學長……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為什麼我等了這麼久,就只能面對一個這樣的結局?是我不夠好嗎?是我不夠溫柔,是我不夠體貼,是我不夠善良,是我不夠可愛!學長,我知道是我錯了……我知道自己以前不應該那樣任性……可是求求你,學長,不要這樣對我,不要……不要告訴我她是誰。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誰來幫幫我,格琳達女巫,妳還在嗎?我要我的幸福……


我無意識地抱緊了自己的雙肩,斜靠在他的摩托車上。
好冷,真的,好冷。
突然有件寬厚的大外套立刻就把我包了起來,那清爽的體溫,立刻就讓我知道誰是它的主人。
「不……」我伸手去推開他的手。
「穿上。」他按住我,一貫冰冷的命令。
我還想要推辭,但是一抬起頭來,卻立刻嚇了一大跳。
哇!這些是什麼?
鄭玄宇的手裡竟然握著一大串五顏六色、五彩繽紛的氣球,數量之多,已經足以把他整個人包圍在裡面。
「鄭玄宇……你……你買這個幹嘛?」我有些奇怪地問他。
他壞壞地一笑。「祕密。」
又是祕密!
他這個人好像總有很多很多的祕密,但是每一次,他的祕密都能帶給我不一樣的感覺。我甚至有些期待他的祕密,盼望著他的祕密。不過,氣球跟祕密有關係嗎?
「拿著。」他把那一大串氣球都遞到我的手裡,但又想了想,轉而把那些氣球都繫在我的手臂上。
我沒有反抗,不知道是不是沒有力氣反抗。
於是就那樣繫著一大串氣球,爬上了他摩托車的後座。車子發動,那串長長的氣球就在我的手臂上飛舞起來。我直盯著它們在半空中起舞的樣子,不由得浮上了一層濃重的哀傷……
這些拚命想要掙脫束縛、展翅飛翔的氣球,不就像是我嗎?雖然明明知道跟著學長會受傷,雖然明明知道每次見到他,都只會傷心,但是卻依然掙不開被他握在手裡的那條線;即使要面對的是粉身碎骨,我依然還是重重地撞下去……
學長……我好想飛遠啊。學長,好想掙脫那條叫做「愛」的線,好想離你遠一點……再遠一點。可是為什麼我不能,為什麼那根線把我綁得那麼緊,為什麼把我拴得那麼牢。學長……我的學長啊……
不知走了多遠,鄭玄宇突然停車。他解開我手臂上的繩子,把那些氣球都繫在路邊的欄杆上。
我跟著他從車子上跳了下來,才驀然發現我們到了城市的邊緣,正處在北面一座小山的環山公路上。微風從山腰上拂來,而整座城市,就在我們的腳下。


「你……幹嘛帶我來這裡?」我有些奇怪地看著鄭玄宇。
他沒有回答我,從車上的包包裡,拿出了兩枝油性筆。
「喏。」
「什麼?」我覺得有些奇怪。
「把心事寫在氣球上面。」
寫在氣球上?@_@?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提議,還有人會把心事寫在氣球上的嗎?
「把心事寫在氣球上,放到天空中去,妳的格琳達女巫就會派天使來收集這些來自人間的信使,妳的心願也就可以很快地實現。」他表情認真地對我說著,好像他真的見過天使一樣。
「會……有用嗎?」我有些不能相信。
「只要誠心祈禱,天使一定會看到。」他低下頭來,竟然真的開始在氣球上寫字。
我盯著他那張英俊的臉頰,也立刻低下頭來,扯過一顆氣球來寫。
第一顆:李允赫……
第二顆:李允赫……
第三顆:李允赫……
第四顆……
……
不知道寫了到底有多少顆,當我伸手再去扯一顆氣球時,竟然發現上面赫然寫著我的名字:金愛琳。
啊,是玄宇他……(⊙_⊙)
我驚訝地抬起頭來,看著站在我對面的這個男生。
他高大、清秀、俊美得像是一個沒有翅膀的天使。不僅僅因為他漂亮的外表,更因為他那顆玲瓏的心。我從未見過像他這樣的男孩,外表冷酷,內心卻如此熱情。他不善言語,卻對待每個人都那樣的真誠、善良,他真的是一個很出色、很優秀的男生,難怪即使如此冷酷,整個學校的女生都還是為他瘋狂。
也許我並不會像她們一樣花癡,但是在這最難過的一刻,我卻由衷地從心底感激他,感激他的陪伴,感激他冷冷外表下的呵護和寵愛,這一切我都能感覺得到。如果沒有他在我身邊,也許現在的我,又要跑回那個只屬於我的角落,偷偷地在我的傷心牆上,畫上重重的一筆吧。
鄭玄宇,謝謝你。
我感激地扯過另外一顆氣球,在上面鄭重地寫上了他的名字:鄭玄宇。
很快地,所有的氣球都被寫滿了,他伸手扯開繫在欄杆上的繩子,那一大串氣球立刻就爭先恐後地朝著天空中飛散而去。
蔚藍色的天空中,五彩繽紛的氣球四處飄散,而我的心,似乎也隨著它們衝上了藍天。
學長……你一定能夠收到我的心願吧……學長,你一定會聽到我的心聲吧?學長……如果我也能化作一顆氣球,我寧願飛去天使的身邊,讓我親自告訴天使我有多麼愛你,讓我祈求可以讓我留在你的身邊,學長……
「玄宇,天使會收到我們的心願嗎?」我轉過頭看著站在我身邊的鄭玄宇。
「會的,一定……會的。」他幽幽地吐出一句。
我凝視著他那張清秀的臉龐,第一次在他的眸子裡,發現一抹哀傷的表情。我突然發現這個表情是那樣的熟悉,似乎以前我在什麼地方見到過,同樣一雙清澈而澄淨的眸子裡,有著這樣一抹揮散不去的哀傷……
鄭玄宇,這個謎一樣的男生。


帶著那抹被壓回心底的悲傷,我咬著牙繼續排練。
今天依南親自指揮,而我卻提不起一點精神。劇情剛剛進行到羅密歐離開宴會後又返回凱普萊特家,而茱麗葉正站在陽臺上回憶晚上與羅密歐的相識。
「啊,她就站在那裡,我看到了她!」鄭玄宇站在道具樓梯上,對著站在半高處的我唸著臺詞。「她是那樣的美麗,那樣地讓我難以忘記。也許回到這裡來,是冒著生命的危險,但為了我心愛的姑娘,我情願向她奉獻我的生命……」
我站在陽臺上,傾聽他的陳述。
這裡一大段都是羅密歐的自白,所以我只要站在那裡就好,並不需要答話。但就算只是讓我的大腦突然有兩秒鐘空閒下來,它也不受我控制地突然跳出了醫院裡的那一幕……
那被允赫學長握住的女孩,她是那樣漂亮,那樣美麗,就像是一個晶瑩剔透的瓷娃娃,就像是一個只能被人捧在掌心裡呵護的天使……而我呢?我性格外向,大剌剌的像是一個小男生,難怪學長會看都不看我一眼。即使喜歡了他三年,那又有什麼用?他從來就沒有給過我機會,也從來沒有把我當成交往的對象。
難道這一次……真的,要結束了嗎?
「茱麗葉!」突然有人對我喊道。
「學長……」我不由自主地就立刻反應道。
啪!
台下立刻重重地一響,依南生氣地把劇本拍在桌子上。
「金愛琳,妳給我專心一點!」
天啊……我怎麼……我怎麼……竟然會叫出學長兩個字。天啊,只怪我太想念他了。不知道他現在怎樣,有沒有人照顧他?有沒有人陪伴著他?有沒有人……
「對不起。」我知道自己錯了,低下頭來向依南道歉。
「妳不應該對我說對不起,妳應該對你的搭檔說對不起,妳應該對臺上所有人說對不起!妳是這部戲的女主角,大家都在跟妳一起排練,妳的不專心,是對他們的不尊重!」依南大聲地朝我吼著。
我站在舞臺的中央,突然覺得眼淚就泛了上來……我也想排好這部戲,我也想與大家好好合作,我也想的……但是……但是……
「對不起。」我朝著舞臺上所有的同伴鞠躬。「對不起大家!」
我拚命地咬住嘴唇,淚花已經在我的眼眶裡氾濫。但是我不要哭,我不要在別人的面前哭出聲來。我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的軟弱,我不想……
鄭玄宇竟然伸手握住了我冰冷的手。
我重重地咬住自己的嘴唇,沒有掙脫。
整個舞臺都沉寂著,所有人都凝望著我泛著眼淚的眼睛。我不再是劇中那個正在為愛情甜蜜的茱麗葉,我是那個正為自己的愛情痛苦的金愛琳。


好好的排練又被我搞砸了。大家悻悻地散去,依南更是氣得連理都不理我。希娜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,我一個人背著背包失落地走出校門,腦中突然閃過了一絲念頭,立刻就跳上一輛計程車,朝著允赫學長住的醫院奔去。
我要再去確認一次,我要看看學長的身邊是不是還有她的陪伴;我不相信學長就這樣拋棄了我,他明明知道,在我的心底,已經深愛了他整整三年。
醫院裡靜悄悄的,病人們都已經安然入睡。
我輕輕地推開學長病房的房門,屋子裡安安靜靜的,只有允赫學長一個人。我的心裡突然有些興奮,是我看錯了吧?中午的時候,一定是我看錯了!根本就沒有什麼洋娃娃,沒有什麼漂亮女生。允赫學長依然還靜靜地躺在那裡,睡得那麼沉、那麼香甜。
我有些激動地撲到他的床邊,貪心地盯著他睡夢裡的模樣。真的如同我剛剛見到他時一樣,依然是那樣英俊、帥氣,唇邊還含著一抹淡淡的微笑。好久沒看到他有這樣的表情了,似乎在每次看到我的時候,他總是對我皺眉。我好喜歡他現在的樣子,他的笑容是那樣的柔情、那樣的溫暖……
我伸出手指,輕觸他的臉頰。
「銀珠……」他突然呻吟了一下。
我嚇得立刻就收回自己的手指。
他在喊什麼?他在喊誰的名字?
「銀珠……銀珠……我喜歡妳……銀珠……」斷斷續續的夢囈聲從病床上傳來。
我完全愣住了。
原來,我並沒有看錯。那個女生……她真的存在。即使我再怎麼假裝,再怎麼欺騙自己,依然不能抹去她存在的事實。這一天,終於還是來了嗎?終於……到了我再也不能留在他身邊的時候……
學長……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你怎麼可以如此殘忍?難道三年的癡情,根本就比不上她的笑容;難道我對你的好,根本就比不上她的美麗。李允赫,你真的好無情,你真的好殘忍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……你怎麼可以……
我的眼淚突然之間就掉了下來,正落在允赫學長的手背上。
他有些矇矓地張開眼睛,立刻就看到了站在床邊的我。
「金愛琳?妳怎麼在這裡?」
他吃驚的表情讓我更加難過,他可以那樣深情地呼喚著「銀珠」,卻依然這樣冷漠地叫著我的名字。可是……可是我不想讓他看到我的眼淚,我不想讓他看到我的傷心。
我匆匆忙忙地就抹了一下自己的眼睛,努力地朝他擠出一個笑容。
「學長,聽說你受傷了。我本來應該早點來看你的,但是你知道……戲劇社裡最近很忙……我……我幫你做點什麼吧!」
我掩飾地轉過身去,想要幫他倒杯熱水,杯子裡的水依然滿滿的;我拿起水果刀想幫他削顆蘋果,但水果盤裡卻擺著整整齊齊的果片;我想要幫他整理衣物,但櫃子裡的衣服卻洗得乾乾淨淨,疊得整整齊齊。
一切……都晚了。
我看著那疊衣服,突然很想哭。我知道……她真的存在,即使我再怎麼欺騙自己,她真的存在……
「愛琳,妳不用幫我做什麼了。有銀珠……」
「學長!」我立刻轉身就打斷他的話。「對不起喔,我來晚了。有那麼多同學照顧你,我看我真的不用擔心了。」
「愛琳,我有一件事要告訴妳……」
「我也有一件事要告訴你!我們話劇社已經找到了新的男主角,他是你的同班同學喔。就是鄭玄宇,呵呵,他很帥呢,演戲也很棒,我們搭檔真的很有默契!」
「是嗎?」允赫學長皺了皺眉。「希望你們公演成功。」
「嗯,一定會成功的!」我用力地點頭。
「其實愛琳,我想對妳說……」
「啊,已經這麼晚了!真是對不起,學長我打擾你休息了。你快點睡吧,我明天再來!」我幫他拉上被子,立刻轉身就走。
「愛琳!」允赫學長的聲音追在我的身後。「愛琳妳以後不用來了,銀珠每天都會來照顧我的……」
>_< 我沒有聽到,我沒有聽到,我沒有聽到!
我什麼都沒有聽到,我不知道什麼金珠、銀珠!我不承認她的存在,我不相信她的存在!我的允赫學長不會這樣對我的,他不會不理我的,他不會不要我的!他不會愛上別人,他不會拋棄我的。我相信只要我等下去,他總會為我感動的……他會愛上我的……他一定會愛上我的……金愛琳,妳不可以放棄,妳不可以……
我捂著自己的耳朵,一頭就衝出了醫院。
只要我假裝沒有……就一定真的沒有!沒有!沒有銀珠!沒有!
我一路上默唸著我的「咒語」,欺騙著自己根本沒有!不會的!不會的!
但當我才剛剛走到我家的樓下,立刻就看到擺放在那裡的一輛紅色摩托車。有個高大的身影就坐在我家門前的臺階上,看到我走了過來,他便也抬起了他的臉頰。
鄭玄宇!
T_T……
我突然有種想要衝進他懷裡大哭一場的衝動,看到他的身影,想起他帶我放飛的那些氣球,我突然覺得好委屈……好委屈……
「鄭玄宇,你騙我……」我有些憤恨地開口。「你明明對我說,天使會收到我的願望的;你明明跟我說,祂們一定能幫我實現心願的!你明明對我說,只要虔誠地祈禱,它就會實現的!但是沒有!沒有!什麼都沒有!」我朝著他放聲大吼。
他低下頭看著我,不開口,不移動,眉頭那樣重重地糾結著,表情凝重地盯著我。
不,我不喜歡他這個表情。我甚至情願再看到他冷冷的面孔,我情願再看到他酷酷的表情,就算我自私好了,就算我想要他欺騙我……我只想他再一次開口對我說,天使會收到我的願望,天使會幫我實現的,一定會的……
「你為什麼不說話?鄭玄宇?你為什麼不說話!你回答我!你回答我!」
我突然朝著他衝過去,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衣領。
「夠了!」他突然大吼了一聲。
「夠了!金愛琳,妳不要再自己騙自己了。他愛的是別人!妳清醒一點,冷靜一點,這個世界不是妳假裝不知道,就會什麼事都不發生。妳給我聽清楚,李允赫愛上別人了,他愛上了那個叫江銀珠的女生!從此以後,他不再是妳一個人的允赫學長了。」
他突然對著我大喊,用我從來沒有見過的表情。
我瞪著他那雙憤怒的眼睛,甚至覺得比那天他對待張在俊的時候還要生氣!
我……我突然有種想要暈倒的感覺……鄭玄宇的那張臉頰在我的眼前清晰又模糊。我突然有些害怕他的聲音,害怕他的話。為什麼……為什麼他總是能一針見血地刺痛我的心?為什麼他能這樣地瞭解我……為什麼他要揭穿我自己欺騙自己的謊言!
鄭玄宇……難道醫院裡的那個還不夠我傷心嗎?為什麼你又要來傷害我?為什麼……
我緊緊地捏著他的衣領,連自己的手指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。
「鄭玄宇……你給我走!」
我失控地大叫,聲音淒厲得像是被人咬痛了傷口的狼。
「我不要再見到你……我不要再聽你說話……我不要……我不要!你給我走!走!」
他似乎也沒想到我會喊出這樣的話,表情微愣了一下之後,立刻就甩開了我的手指。幾乎不帶一絲表情的,他跨上摩托車,立刻就頭也不回地離去。
我被他推倒在地上,眼睜睜地看著他的身影在巷口消失,淚珠突然大顆大顆地湧了出來,止也止不住地重重滑落。
金愛琳,妳到底在做什麼?妳到底在這裡做什麼?為什麼別人傷害了妳,妳又去傷害別人?玄宇有什麼錯?他只不過是說中了妳的心事,妳為什麼要那樣對待他……為什麼……
金愛琳,妳怎麼那麼傻,怎麼那麼傻……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菱

  • 請問一下優~小說+圖都是您自己寫自己畫的嘛?
    還有桃樂絲的封面很漂亮優~^_^
    加油加油!~^0^
  • ♥樵

  • 請問一下喔~

    [ 我的靈魂在古代 壹 ] ~

    是12/10要出嗎???還是12/1號?
    還是別天??

    ♥樵
  • Sherry

  • to菱:
    小說是米朵拉親筆寫的,圖則是美編畫的唷
    謝謝妳喜歡桃樂絲^^

    to樵:
    我的靈魂在古代(壹)是12/10日出版,不過
    因為全台灣書局和7-11鋪貨的時間不太一樣,有些地方會
    隔個二三天才看得到書哦
  • ♥樵

  • 謝啦~~
    好期待捏!!>0<
    納~
    我的靈魂在古代 1 + 2
    出完後還會出新的書嗎?!!
    有的話先~~
    透漏一下麻~~>"
  • Sherry

  • 我引用嚕>"
    -----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