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有白皙得讓所有女孩子都羨慕的皮膚,像星星一樣閃亮的眼睛,又長又翹的睫毛,挺直得如同希臘神像一樣的鼻子……
更要命的是,他的眼珠是特別迷人的褐色!
他看了我一眼,眼中竟然充滿驚喜,可是又彷彿想要掩飾這一切似的,迅速地把墨鏡戴了起來。天哪……當他的鼻樑上架著一副黑色的墨鏡的時候,他的氣質看起來更加壞壞的……一股逼人的英氣……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我吃驚得有些語無倫次了!
「呵呵!那麼巧哦!」羅密歐很快從發愣的狀態變成了輕鬆自若,笑笑地看著我,眼睛藏在黑色的墨鏡後面,看不清楚他的表情,讓人充滿了好奇……
「你……你……」昨天發生了那麼多事情,現在又突然看到這個傢伙,我竟然充滿了感慨!
「看來我們可真的很有緣呢!」羅密歐看了我一眼,歪著腦袋看著我,有些不羈地問,「可愛的女孩,你看起來很為我著迷啊!」
「什麼呀!」看著對方那副十分篤定的表情,我心裡竟然有些慌亂,急急忙忙地辯解著。
「你怎麼不給我打電話?你把我的電話號碼當做空號嗎?」他斜斜地看了我一眼,語氣聽起來竟然酸酸的。 電話號碼? 我下意識地把手掌攤開—手心裡,乾乾淨淨的,電話號碼……早就不見了! 昨天後來根本就把這碼子事情給忘記了,什麼時候洗過手也不記得了。
他也把頭探過來看了看我的手心,當看到了雪白的手掌之後,微微皺了皺眉在我之前開口說道:「就這樣沒了?」 我不好意思地看著他,聳了聳肩,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。
「那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吧,我打給你!」 在他說話的時候,我從鏡子裡看到了美發師焦急的樣子,原來客人很多!對了!我也還有正事要辦呢!
我忙對他說:「對不起!請你讓我先理發好不好!」
「怎麼?你很趕時間嗎?」羅密歐吃驚地推推鼻樑上的墨鏡,一副懷疑的樣子,「放學了還趕什麼呢?難道你要和別人去約會?」
「隨你怎麼說好了!請你讓我先理發好不好!」我幾乎是央求地看著他的臉。 不能在這裡耗太多時間,因為我現在背負著很沉重的使命—我要救我的爸爸!
「不行!你先給我電話!」對方不依不饒地說,好像一個撒嬌的孩子。
還沒等我回應他,髮型師就開口說道:「對不起二位,這裡排隊的人很多,能不能理完了再說?」
「對不起,對不起!現在就開始剪吧!」我歉意地對髮型師說,然後轉向他,「能不能一切等我剪完再說?!」
「那……好吧」羅密歐似乎看出了我的急切,終於妥協了下來。 他緩緩地起身,盯著我看了好幾眼,「我先出去轉轉……這裡也滿了哦!你等下不要走掉哦!在這裡等我!」 他說完,轉身瀟灑地走出理髮店。 看著他的身影完全地出了理髮店的大門,髮型師熱情地湊了上來。


「小姐……你要剪怎樣的髮型?」
「剪短髮!」我環顧四周,指著一個短頭髮的男生對著髮型師毫不猶豫地說,「就是那種!」 「那個……那個是男孩子的頭髮,俗稱游泳頭。你……」髮型師不解地看了我一眼,把目光停留在我的那頭烏黑長髮上,「你那麼漂亮的長頭髮……為什麼要剪那種髮型?」
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自己究竟說什麼理由才比較可信,急中生智,我大聲地喊了一句:「我失戀了!」 連我自己也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大跳! 天哪!理髮店裡那麼多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地聚焦在我的身上……我怎麼會發出那麼尖銳的聲音……
「哦……好好好!我幫你剪!」大概是被我的氣勢嚇到了,黃頭髮的髮型師竟然不知所措地抓起了桌上的一把剪刀,「卡嚓」一聲—我的烏黑長髮,就齊刷刷地掉落在地面上! 看著鏡子裡突然變成齊耳短髮的自己,我的心隱隱地一陣疼痛! 心底有一個聲音在響著—我的頭髮可以為你換來很多東西! 我看著不斷地落下來的頭髮,聽著剪刀卡嚓卡嚓的聲音,緩緩地閉上了眼睛……
「好了!小姐,請看看你的新形象!」髮型師的聲音響了起來。 我張開眼睛,望著鏡子裡的那個自己—短短的頭髮,看起來好陌生!
「我……像不像男生?」看見髮型師也在我的背後注視著鏡子裡的我,我忍不住開口問。
「嗯!和你剛才的形象簡直就是判若兩人!」髮型師由衷地說。
「嗯!謝謝你!付你錢!」我飛快地從口袋裡掏出錢塞在了髮型師的手中,頭也不回地衝出了理髮店。
「小姐……找你的錢……」髮型師的聲音越來越遠。


不想逗留,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,我就要趕快解決,想到眼睛腫腫的媽媽,躺在醫院裡的爸爸,我更是飛一樣地往前衝…… 站到「端木大廈」面前,我卻遲疑了! 因為前面根本沒有想太多,所以……我現在身上穿著的,是一套高中女生制服! 雖然一樣是褲裝,可是,很明顯的泡泡袖上衣,已經出賣了我! 怎麼辦?怎麼辦? 摸摸口袋……跑出來的時候太匆忙了,剛剛又去剪了頭髮,我已經身無分文! 要想趕緊買一套男裝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…… 就在我為這個問題焦頭爛額的時候— 「端木媛!端木媛!」 一陣急促的叫聲打斷了我的思路,我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—是林野! 等他跑到我的面前,氣喘吁吁地站定,突然,他的眼睛瞪得幾乎和銅鈴一樣大! 「你……你你你……你……」林野一口氣說了整整五個你字,卻說不出其他的話來!
「喂!幫我個忙!」 沒等到他反應過來,我已經飛快地「扒」下了林野身上的男裝!
「喂—你!你要幹什麼!」林野用看野蠻人的目光驚恐地看著我,嘴裡口齒不清地喊著,「非禮!非禮……」
「借我穿一下!」我邊說邊迅速地把自己的制服上衣脫了下來,朝林野的懷裡一扔,又手腳利索地把林野的外套穿到了自己的身上! 林野在一邊張大了嘴巴看著我,完全不能理解我的所作所為。
「你……你到底……」一下子,他好像被我嚇傻了一樣,連說話都開始結巴了。
「幸好遇上你了,否則我可真不知道怎麼辦了!」我套完所有的衣服,開始低頭打量著自己。衣服居然還算合身!
「我……我……你讓我穿女生制服?」林野手上捧著我剛剛扔給他的女生校服,不可思議地瞪著我!
「怎麼樣?我現在像個男生嗎?」我根本來不及回答他的問題,連忙正了正自己的衣服,抬頭讓他看整體效果。
「你到底要幹嗎啊?」林野的眼神中充滿了疑惑。
「到底像不像啊?你快回答我啊!」我焦急地詢問他,將他所有的疑問都忽略掉。我實在沒時間再糾纏其他問題了。 「像!至少比我像!」他無奈地看著手中的衣服,歎著氣回答我。
「嗯,好,那這些先借我穿一下啊!」只要像就好,沒有等他的答案,我一個轉身,飛快地逃離了現場! 我再次走進「端木大廈」,保安又一次衝了上來。
「喂!你是誰?到這裡來找誰?」依舊是剛剛的那句台詞,從他的目光反應來看,我的裝扮真得很成功,他完全沒有認出我就是先前的那個丫頭。 我的新形象果然可以蒙倒無數人!
我一邊暗自慶幸,一邊十分鎮定地看著保安,口齒清楚地說:「我是端木先生的孫子,端木原!」 一句話,就震得保安錯愕地傻傻立在那裡,不敢再搭話。趁著他在發愣,我趕緊大步流星地朝電梯的方向走去! 電梯很快又升到了十二層,辦公室的大門依舊沒有關緊,漏出了一點點空隙……這一次,我沒有在門口多待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用力推開了大門! 刷—刷! 兩道目光就像探照燈一樣狠狠地射到了我的身上,像是要把我看穿一樣!


「你是誰?」沒有等我開口,一句冰冷的話就這樣扔了過來。 一個看起來精神很好的老人坐在辦公桌後面,敏銳地抬起頭,看著我。 想必,他一定就是端木朗了! 我的心怦怦地亂跳……好像快從喉嚨裡面跳出來了……
「我是端木原!我想您大概不知道吧!我是端木成的兒子!」我握緊拳頭,就好像這樣能控制脈搏一樣,鼓足了十二分的勇氣與他對視著說。
「什麼!」老人聽見我的話,突然整個人顫抖了一下,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,十分吃驚地打量了我幾眼。
「端木先生,這……這……難道是少爺的少爺?」旁邊站著的一個年邁的老婆婆激動地看看我,又看看老人,說話都不符合邏輯了,但是,她的聲音中充滿了又驚又喜的感情!
「你……是端木原?」老人盯著我看了半天,終於淡淡地開口了,我不由得佩服起他的冷靜。 「是的!我是端木原。」我也盡量讓自己鎮定,一切才剛剛開始,我絕對不會退縮。
「你的爸爸叫端木成?」老人看著我,有些懷疑地說。
「是的!」我大聲地回答。
「端木先生!」那個年邁的老婆婆—應該就是沈婆婆吧!她看起來真是個慈眉善目的老人!她激動地跑到了我的身旁,把我朝前面推了幾步,「這個……是真正的端木家的繼承人!」
「你來幹什麼?」不料,聽了沈婆婆的話,老人的口氣突然變得冷冰冰的,一臉的不屑。
「我來找您!我要做端木家的繼承人!」雖然這冷冰冰的話澆了我一頭冷水,可是,我還是硬著頭皮上了!
「笑話!」老人冷冷地哼了一聲,「你認為端木家的繼承人那麼好做嗎?如果每個人都跑出來,像你這樣喊幾聲,我就得把繼承人的位子給他?!那……什麼事情都太兒戲點了吧!」 老人的聲音,好像是一把大錘子敲打在我的心上!
「你只憑第一印象就把我歸結成『普通人』,你也太小看我了吧!」聽到這個老頭這樣貶低我「無敵天才少女」端木媛,我心中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,「我的確是端木成的兒子!我是您的孫子,我身上流著端木家族的血脈!為什麼我不能做端木家族的繼承人?」
「哼!對長輩說話這樣傲慢無禮,你!一點點端木家後代的氣質也沒有!」老頭似乎對我的話也十分火大,聲音提高了八度,「端木家的血脈……算什麼?當初你父親還不是一樣背叛我!我討厭被背叛的感覺!」 說到了爸爸,老人說話的聲音竟然充滿了憤怒!
「但是現在我爸爸他躺在病床上……明明你只要舉手之勞就可以救他了!你卻見死不救!難道,你這樣做心裡很高興嗎?!」想到了爸爸,我心中一陣疼痛!
「笑話!這是他自作自受!」老人狠狠地盯了我一眼,眼中卻閃過了與冰冷並不相稱的東西,「你—給我出去!」
「端木先生!端木先生!」一旁的沈婆婆實在看不下去了,顛著小步跑到了老人旁邊,低下頭竊竊私語了幾句。
「不行!端木宇是難得的人才,我認定的繼承人,絕不能更改!」老人說著,不耐煩地一揮手,「不要和我再說這件事情了!」 端木宇…… 這個名字在我的心中激起了千層浪……聯考他比我高一分,讓我有一種挫敗的感覺也就算了!但是此刻,在這麼關鍵的時刻,我居然還要被拿來和他比較!
頓時,我心中的火氣就騰騰地躥了上來! 深吸了一口氣,我平復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,冷靜地看著老人,一字一句地說:「端木宇很優秀並不能否認我的優秀!如果你覺得我不夠優秀的話,我可以和端木宇競爭!只要你答應我……救我的爸爸!」
老人聽了我的話,神情明顯地愣了一愣。
但是他隨即收回了打量我的目光,冷酷地說:「端木家族的繼承人,要有十分優良的品質和高貴的氣質,這些東西,我看你都不具備啊!」
「我可以學習!我願意為此付出所有的代價!」看準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,我連忙補充一句,「難道不能讓我試一試嗎?」
「試一試?」老人的聲音冷冷的,但是,我彷彿從這聲音中聽到了一線希望……

(第二章 完)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