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,一刻都沒有耽誤地在馬路上奔跑……
雖然我已經跑得很快很快了……但還是覺得這幾分鐘是那麼漫長!當站在聖尼諾醫院門口的時候,我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了!
眼前白色的建築讓人感覺心情沉重…… 老爸到底怎麼了?我的心跳得更快了…… 怦怦— 一聲聲心跳讓我感到天快要塌下來了……
我緊張得有點不敢進去,我害怕,害怕可能出現的最壞的結果……
端木媛!你要振作!媽媽一個人在裡面,你要去給她力量! 我做了一個深呼吸,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,不能讓媽媽再為我擔心!然後抬起腳跨進了醫院! 沿著醫院的走廊,我越走越覺得心裡悶悶的,就像預感到什麼意外會發生,卻沒有辦法阻止。
遠遠地,就看到媽媽的身影,瘦削的媽媽在病房門口焦急地等待著……走近了,我才發覺,她的臉上竟然帶著很明顯的淚痕!
「媽媽!爸爸他……怎麼了?」雖然心中已經極度不安,可我還是盡量保持平靜的口吻。
「你爸爸他……你爸爸他……」 聽著媽媽哽咽的聲音,我的心猛地被抽緊了!
「爸爸怎麼了?媽媽你告訴我,告訴我!」媽媽的哭泣讓她說了好幾遍都沒有把話說清楚,爸爸到底怎麼了?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握住她的手,急切地問起來。 「
你們是病人家屬吧?」就在我和媽媽說話的當口,一個醫生神情嚴肅地走了過來。
「嗯!是的!端木成他……」媽媽神色緊張地看著醫生,急急地問。
「端木先生的病情很複雜,一般來說需要動三次手術。」醫生有些同情地看看媽媽又看看我,我被他眼鏡後面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,心中的忐忑更加深了一層。
「我爸爸得了什麼病?」我按耐不住自己的急性子,直接打斷了醫生慢吞吞的語言,單刀直入地問道!
「你爸爸的大腦裡有一個腫塊。幸好是良性的,但是由於在大腦內側,所以仍舊需要多期手術進行切除治療。」
「啊……」聽了醫生的話,我的腦袋轟轟作響……為什麼?不可能!一連串的不相信在我的腦海裡亂轉,昨天我還在跟老爸撒嬌來著,昨天我還在跟他抬槓呢,我那麼可親可敬的老爸不可能會得這種病!不可能的!
「只要配合治療,是不會有太大生命危險的。但是因為需要用最先進的治療手段,所以……經濟上的壓力可能會比較大……」
「我們……可以的……」聽到醫生說不會有太大危險,我和媽媽一直緊繃的心稍微緩和了一點。 「好。我給你一個保守估計的數目。手術治療費用應該是6位數……」 6位數?要幾十萬?還是保守估計?我們家哪裡來那麼多的錢?我剛剛緩下的心又一次揪了起來,媽媽握著我的手,也明顯顫抖了一下…… 醫生的那句話之後,我就全然不知道週遭發生的一切了,腦子裡不停地閃現著那個龐大的數字,我只知道我一路挽著媽媽回了家。


這一夜,我睡得極不踏實…… 躺在溫暖的被子裡,我的大腦竟然像裝滿了毛線團,亂七八糟的。 媽媽不知道在忙什麼,一直在房間裡翻箱倒櫃。隔著牆壁,我還隱隱約約地聽見了她帶著哭腔的聲音。很輕,但是似乎是在跟誰交談……
這麼晚了, 她會是跟誰在打電話嗎? 我屏住呼吸,靜靜地聽著隔壁的聲音— 「如果不是我,現在他也許就不會遭受這樣的生活……」 我心中猛一陣抽緊!一向脆弱的媽媽,一定無法承受這樣的變故…… 「如果他還在那個家,也許一切都不一樣了……」 那個家?哪個家? 我的腦中打了個大大的問號,忍不住坐直了身體,把耳朵貼在了牆壁上,仔細地聽著。
「作為父親,您不會……不管……他了吧?」媽媽哽咽的聲音還在繼續。 父親?誰的父親?爸爸的父親嗎? 爸爸的父親,那不就是……我的爺爺?! 難道媽媽正在和我的「爺爺」打電話?!
不可能啊!從小到大,我都沒有聽說過「爺爺」這個人的存在! 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!乾脆輕手輕腳地走到了隔壁的房間門口…… 門虛掩著,透過縫隙可以看到裡面媽媽的身影,但有些模糊—她側著身體,一邊對著電話說話,一邊用手撫摸著一個看起來像是相框的東西。
「請你聽我的解釋……」媽媽似乎對著話筒沉默了不少時間,又緩緩地開口了。
我豎起耳朵,小心翼翼地聽著媽媽的話— 「求求您……這一次可不可以幫我們一把……」媽媽的聲音漸漸地弱了下去…… 啪— 電話聽筒掉落在地上,我忘了自己是在偷聽,一個箭步衝進了房間。媽媽痛苦地坐在椅子上,一臉的茫然不知所措。
「媽媽!」
「小媛!」媽媽抬頭看見我,竟然慌忙地站了起來,把手上的東西藏在了背後。 雖然看不真切,但是我確定那是個相框。照片裡有兩個人,我不知道是誰,但是那裡面的兩個人看起來似乎好和諧……
「那是誰的照片?」我懷疑地看著媽媽。
「沒什麼……沒有什麼……」媽媽慌忙把相框鎖進了抽屜裡。
「快回去睡覺!」 我看著媽媽奇怪的神情,滿腹疑問地進了房間。
這一夜,我更是無法入眠。
幾乎一整夜都在想媽媽的那個奇怪「電話」,早晨起床,我意料之中地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,看起來好像是一隻大熊貓!


「昨天的那道題目,我在網上找到答案啦!」 旁邊的同學神采奕奕地互相交流著。 上網?我覺得自己腦中的那個大燈泡突然亮了!我飛快地整理好書包,衝到了圖書館。 我相信在網絡上可以找到事情的真相。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剝開事實的外殼,讓一切都變得更加清晰可見! 進入最大的搜索網頁,我飛快地打了「端木家族繼承人」這幾個字! 0.1秒……0.2秒……0.3秒…… 雖然幾分之幾秒的時間過得飛快,但是我卻覺得自己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……
「刷!」 頁面上突然出現了幾十個結果,我挨個打開,可是每一條都寫著:繼承人—端木宇! 這些雷同的結果讓我不免又陷入了失望。 只剩下最後一個鏈接了…… 看著這個鏈接,我有些無望的感覺,但是還是抱著「試一試」的想法按下了鼠標。
這是位於一個不知名的BBS上的一個舊帖子,看起來這個帖子存在的時間已經很久很久了!幾乎沒有什麼人來閱讀的樣子。 我慢慢地看著一行一行的字,這些字並不是很多,但是我卻讀得很慢很慢,慢慢地……彷彿在讀一個故事……

回家吧!端木家族的繼承人 孩子,你離開家那麼久了,難道不想家嗎? 孩子,很多時候大家的想法都是不同的,難免會有分歧,只要願意心平氣和地談談,一切都會不一樣的。 作為端木家族的繼承人,你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在外面是無法完成的,還是回家吧! 這裡有一張舊照片。看到照片,記得和我聯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沈婆婆

讀著這些字……我心中有一種奇怪的感覺……這個署名為沈婆婆的人……是誰呢? 我緩緩地把目光下移……一張舊照片慢慢地映入了我的眼簾。 這是一張發黃了的照片,照片中的一老一少,看起來那麼相似地笑著……幾乎同一時間,我可以肯定,這張照片,就是昨天晚上媽媽藏著不讓我看到的照片! 不顧一切地衝出了圖書館,我飛快地朝家裡跑去……
「哎!端木媛!你跑那麼快幹什麼?」身後傳來林野的聲音,我也顧不得和他解釋了,心中現在只有一個非常強烈的願望—趕緊回家。 我要親口問媽媽,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爸爸和端木家族是什麼關係?
「端木媛……等等我,等等我!」林野還是不停地叫我,我在心裡暗暗地對他說了一句抱歉,就頭也不回地衝出了學校。 一路上……我一邊奔跑一邊拚命地想著自己的猜測…… 爸爸是端木家族的人?爸爸的父親是那個經常在電視上出現的,看起來非常頑固的老人—端木朗? 端木朗,端木企業最高執行總裁,坐擁數以億萬計的財富! 天哪!我們真的會和這樣一個億萬富翁有關係嗎?簡直是天方夜譚啊!這種像電視連續劇一樣的情節……怎麼可能發生在我的身上!
「媽媽!」還沒有踏進家門,我就氣喘吁吁地喊著。
「小媛?那麼急幹什麼?」媽媽跑出來開門,她憔悴的臉上滿是驚愕的表情。
「爸爸和端木朗是什麼關係?」我看著媽媽,口齒清晰地一字一句說,「端木朗他……他是爸爸的……」
「你……你胡說什麼!」媽媽的臉突然紅了,又白了,她的眼睛躲閃著我的目光。
「你昨晚打電話給……端木朗,對不對?他是我的爺爺,你希望他能救救爸爸!可是他不肯!因為爸爸和你結婚的事情……是不是,是不是?」我越說越激動,我的爺爺竟然不理會自己兒子的死活?他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老傢伙!
「不!不是這樣的!」媽媽也突然激動了起來。
「媽媽……我已經十七歲了,我不是小孩子了……我要救爸爸!就算是因為你們……他也不能見死不救!他不可以不管自己的兒子!他不可以不管我的爸爸!」我覺得自己彷彿發了瘋,拚命地喊著。
「沒有用的……」媽媽的眼神像是風中的蠟燭一樣瞬間熄滅了,「他已經有了繼承人了!」
「繼承人?」我不能輕易地放棄,我要救我的爸爸,就算端木家族已經有了什麼繼承人,「就算有了繼承人,他就不管自己的兒子了嗎?」
「小媛,沒有用的,我已經求過你的爺爺……」媽媽的眼裡有閃閃的淚光,她卻盡力忍住不讓淚流下來,「你除了不知道你的爺爺是大財團的董事長,其他你都很清楚,你爸爸跟你爺爺早就斷絕了……」媽媽哽咽得說不出話。
「他怎麼能那麼狠心!」猛然打斷了媽媽的話,我轉身就朝門外跑去,「我不信!我就不信現在爸爸有危險了他也見死不救!我去找那個冥頑不靈的老頭!我一定要說服他!媽媽,你放心!」 「小媛……小媛……」媽媽的叫喊聲還在我的背後迴盪……我又一次不顧一切地跑了起來。 今天究竟是怎麼了,為什麼我總是要不停地奔跑……我一邊強忍著就要被風吹出來的眼淚,一邊不停地搖頭。
奔跑中我想起了那天爸爸的玩笑: 「讓你和他換一換,得了第一就能上電視風光一下,你願意嗎?……是去做有錢人家的小孩哦!……端木企業很有名哦!你不是也姓端木嘛!」
「我一輩子都只做爸爸媽媽的女兒!我才不要做什麼繼承人呢!……繼承人雖然可以擁有很多……可是,我卻擁有爸爸媽媽啊!在我心中,我最喜歡爸爸媽媽了!」
「是嗎……我放心了……」


一切根本不是「如果」,所有的一切,都是真的! 眼前就是城市裡最氣派的一幢建築物—「端木大廈」四個大字被擦得閃閃發光,在我看來,竟然亮得有些刺痛眼睛。 媽媽的聲音還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,不知道她究竟說的是什麼……可是,我還是毫不猶豫地衝進了「端木企業」! 「喂!你是誰?已經下班了!你找誰?」一個保安模樣的人跑了過來,伸出手想要攔住我,我不顧一切地衝過了他的「障礙」,保安估計連我的模樣都沒有看清楚就被我撞開了吧! 對不起了!我在心裡大聲地對保安道歉,一個勁地朝前衝著。
已經下班了,空蕩蕩的大廳裡面已經空無一人,但是我還是一口氣衝進了電梯,毫不猶豫地按下了十二層—電梯指示牌上面寫著: 12F 總裁辦公室 隨著電梯的不斷上升,我盡力地平撫著我那顆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害怕而怦怦亂跳的心,一邊不停地為自己打氣: 你是端木媛,你一定要說服他!說服端木朗—你的……爺爺。
我一邊機械地重複著「爺爺」這兩個字,一邊死死地盯著電梯液晶顯示屏上閃動的數字…… 叮— 清脆的鈴聲響過之後,電梯門打開了,我深吸一口氣,三步並作兩步,走出了電梯。 大理石地面上,只有我一個人的腳步聲在迴盪著,我亦步亦趨地朝前走,走廊的盡頭是一間十分豪華的辦公室—這應該就是端木朗的辦公室了吧! 雖然自己是充滿了勇氣跑到這裡來的,可是,我的手心還是滲出了細細的汗水。
真不知道如何面對這裡面的那個人……想到他畢竟是我的爺爺,我的心裡,竟然複雜得說不出一個字來。 不管了! 辦公室的大門虛掩著,我正想要推門而入,一陣激烈的爭吵聲傳了出來! 我忍不住垂下已經舉到半空中的手,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貼在大門上— 「你認為我會原諒他?告訴你不可能!」一個蒼老的聲音,堅決而嚴厲地響了起來。
「端木先生……可是我覺得,端木少爺這幾年在外面一定過得很苦……否則少奶奶也不會打電話低聲下氣地來求你……你為什麼不能放下那些世俗的偏見,和少爺重歸於好呢……」另外一個更蒼老的女聲也響了起來。
「沈婆婆,你不要再說這些!你已經連續兩天跑到我的辦公室裡來找我談這種無聊的話題了!」那個堅決的聲音提高了分貝,似乎滿腔的怒火。 沈婆婆?就是那個……那個在網絡上發佈消息的沈婆婆?聽到這幾個字,我激動得差點就推門而入……好想看看這個沈婆婆究竟是誰……可是,理智還是告誡自己要冷靜!再聽一下吧!孫子兵法說,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。我必須抓住一切機會搜集詳細的「敵人」信息,才能夠讓自己佔據主動優勢!
想到被自己稱為「敵人」的竟然是自己的親爺爺,我心中不免有些慼慼然。但是,想到他那麼鐵石心腸,我終於強忍住了衝動,小心翼翼地伏在門口,聽了起來。
「少奶奶來找過我,這次我一定要幫她!」那個沈婆婆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強硬。
「跟你說過多少次,她不是少奶奶!現在的少爺叫做端木宇!你明白了嗎?」堅決的聲音有些無奈,音量似乎降了不少。
「端木先生,怎樣你才肯救端木少爺呢?」沈婆婆的聲音出奇地透著倔強。
「怎麼樣都不可能!除非,讓他自己跑到我面前來告訴我,他願意回到端木家!他願意重新承擔起端木家族繼承人的責任!」堅決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八度,毫無回轉餘地地說。
「端木先生!少爺現在在醫院!他根本不可能跑到你面前向你道歉,你為什麼不能先原諒他呢!為什麼父子兩人非要搞成這樣才開心呢!」沈婆婆的聲音漸漸地輕了下去……
「當初是他先不顧我做父親的感受,為什麼現在反過來還要我去找他?他不是很有能耐嗎?既然這樣就不要來求我!」堅決的聲音說的話,彷彿是針芒一樣在我的心上扎出一道道的痕跡。
我的爸爸……那麼好的爸爸,在這個冥頑不靈的老頭子口中,竟然變成了這樣一個近乎無恥的人!我覺得一陣沒有來由的心痛!
「而且,端木家族繼承人向來都是男孩,他根本不理解我這個父親的心!他以為繼承人的責任就那麼好承擔嗎?!說卸就卸,說負就負?」冥頑不靈的老頭還在口氣堅決地說著他的理論,可是,我卻再也聽不下去了! 不就是一個繼承人嗎?!向來都是男孩嗎?! 好!冥頑不靈的老頭,我—端木媛,宇宙無敵超級天才少女,今天就要讓你好好地見識見識女孩子的厲害!


狠狠地握緊了拳頭,我轉過身三步並作兩步進入了電梯。 下降……下降……電梯很快把我送到了底樓。 趁著保安並沒有注意我,我又一次施展了「凌波微步」,飛快地跑出了「端木大廈」。
我一邊四下張望,一邊堅定了自己剛剛想出來的念頭。 一定會成功!一定會成功的! 沒幾分鐘,我就已經看到了我的第一個目的地—美髮廳! 霓虹燈轉動的招牌在我的面前閃爍著,我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,一頭撞進了這家店。
「小姐!你要做髮型嗎?」一個笑瞇瞇的黃頭髮髮型師迎了上來,「你的長頭髮好漂亮啊!是不是要做個柔順離子燙啊?我保證你做了之後,路人的回頭率一定百分之百!」 回頭率?我摸了摸自己柔順的長髮……心中有點不捨,為了避免自己猶豫,我閉上眼睛大聲地對髮型師吼道:「我要剪頭髮!剪頭髮!」。
這下子話都說出去了,也沒法挽回了。
「好好好!」髮型師被我的衝動嚇壞了,連連後退了好幾步。
「那裡是空的吧?」環顧四周,正好有一個造型椅是空著的,轉頭問了髮型師一下,他點了點頭,我拔腿就朝那個椅子走過去。
「這個位子我已經訂了!」冷不防,一個戴著墨鏡的人猛地出現在那個座椅上。
「喂!那是我的位子!」看到只剩下一個的座位被別人搶走了,我真是氣得要爆炸了!該死的,不知道是哪個不要命的,竟然在這種危急關口撞到我的槍口上來了!還戴著墨鏡,真不知道他究竟哪根筋搭錯了!一定不是個好人!
「是我先到的!」墨鏡男緩緩地轉過頭,一邊摘下墨鏡一邊十分不屑地回敬我。
「是妳?!」
「是你?!」
當他的墨鏡完全從臉上摘了下來,我們兩個四目相接的時候,我吃驚地發現,他……他竟然就是那天在馬路上突然吻我的少年!那個惡魔般的天使—羅密歐!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