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隆隆—
只差兩步就要接近那輛貼了滿身廣告的公車。但是,它居然在這個時候關門發動了。
「喂,等一下!給我等一下啦!」我連忙大喊。回應我的居然只有公車屁股裡冒出的黑煙,和足以把我的叫聲給淹沒的引擎聲。
可我仍已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車裡的那個傢伙,我不能就這麼放過他!哼,敢欺負我金愛琳的朋友,真是不想活了,難道沒聽說過我是出了名的行俠仗義嗎?!
我伸手提起自己身上層層疊疊的紗裙,拔腿就朝著那輛公車追了過去。
喔,忘了說,我這身囉哩囉唆、又長又麻煩的衣服是我們戲劇社正在排演的「羅密歐與茱麗葉」的戲服,本人正是演茱麗葉的那個女主角,而我正在追的那個傢伙,就是劇中的男主角,我那該死的「羅密歐」!
這公車怎麼開那麼快?難道沒有聽到我在叫它停下嗎?居然還跑得像陣風一樣。
「喂,等一下,我要你等一下!」我拚命地跑,終於追上了公車的尾巴。我用力地朝它的屁股踢了一腳,但是絲毫沒有撼動它要前進的決心。
「喂……等……等……」
我不行了,再也……跑不動了。踉踉蹌蹌地停下來,彎下腰大口大口地喘氣。
咦?怎麼迎面有群人擋在公車路線上呢?不要命啦,一群傻瓜!
該死的,沒時間去想這些不相干的事了,否則又讓他跑掉了。
吱—
一聲刺耳的煞車聲,那輛公車突然來了個緊急煞車。
耶?居然停下了。
我奇怪地抬起頭,立刻便看到那輛花花綠綠的公車不僅停住了,而且還慢慢地打開了車門……哈,機會來了,真是老天都幫我!
我一個箭步就朝著那車子跑去,三兩下就跳上了車子。
刷!
車廂裡所有的人立刻就朝我行了個注目禮。
—_—||| 我知道我這身打扮很奇怪,一身粉紅色的拖地紗裙不說,還畫著一臉濃重的妝,最誇張的是頭上還有一頂小小的水晶皇冠……我早就和依南說過了,我是演茱麗葉,又不是演伊莉莎白!搞得像英國女王一樣,能不被人注視嗎?
不過他們要看就看吧,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那個忘恩負義、無情無義、沒心沒肝的傢伙!
我隨便往車廂裡一掃,就立刻看到了那個該死的「羅密歐」。
他好像也看到了我,發現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,馬上就跳起身來朝車廂後面跑去。
「張在俊,你給我站住!」我朝他大喊一聲。
但是那個傢伙卻跑得更快,一下子就躲到別人的身後去了。
我真是氣急了,一腳就朝著那個傢伙踢了過去。
「我一……腳踢死你!」
可是張在俊那個傢伙太狡猾了,居然趁著我伸腳的時候,立刻就把身邊的一個男生用力地一拉。
我的「佛山無影腳」實在來不及收回,硬生生地就朝著那個男生踢了過去。
砰!
他雪白的校服上,馬上就印上了我黑黑的大腳印。>_<
完蛋了,踢錯人了。我在心裡大呼不好。
那個男生似乎也沒有想到會被捲到這場災難中來, 重重地吃了我一腳,吃驚地抬起頭來望著我—
哇,這下可慘了,壞人還沒打到,不會就先得被人打吧……我戰戰兢兢地抬頭去看那男生。
唔……好……好白淨帥氣的一張臉龐啊。
真是一張令所有女生都無法抗拒的臉,白淨細膩的肌膚、輕輕皺起的濃眉、微微上挑的明亮眸子、高挺筆直的鼻梁,他甚至還有著一張令女生都嫉妒的粉紅色嘴唇,使人一看上去,就有一種想要親吻他的衝動……
等等—這眼神,怎麼、怎麼,讓人看了直冒冷汗呢……雖然他是那麼迷死人的帥,可是就像是沒有溫度的冰塊—不過,也是塊帥氣的冰呢^_^
啊,我怎麼想得那麼遠。他應該是有風度的人,應該不會還手吧。
好奇怪啊,他到底是誰?我怎麼會覺得有點點熟悉?但是我應該沒有見過他吧,不然憑著他這樣一張漂亮的臉,應該會令我過目難忘。怎麼在我的記憶中沒有他的一點影子?
正當我和這個男生對視發愣的時候,躲在他身後的張在俊朝著我喊了起來:「金愛琳,妳少管閒事。我和希娜的事情不用妳管!」
他不開口倒還好,他一開口,我立刻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我一手推開張在俊身前的男生,朝著他喊道:「你少跟我提到希娜,你把她害得還不夠慘?你這個移情別戀、忘恩負義的傢伙。讓你演羅密歐,我都覺得噁心!」
「我才不想和妳演呢!」張在俊那個傢伙不怕死地大叫。「我以後再也不會回戲劇社了,而且我也不會再和宋希娜在一起了,叫她以後不要再纏著我,妳們以後也不要來煩我!」
看著這個傢伙死不悔改,居然還敢這樣說希娜,我真是被氣死了,一腳就朝著他重重地又踢了過去。
「張在俊,我一……腳踢死你!」
砰!
這腳他再也沒有機會躲開,立刻就被我狠狠地踹倒在地上。
全車裡的人都發出重重的抽氣聲,我知道他們在笑我這個女生怎麼如此野蠻,可是對待這種沒心沒肺的傢伙,只踢他一腳,還真是便宜了他呢。
「愛琳!愛琳!」
希娜急匆匆的聲音從我的身後傳來,一看到我踢倒了張在俊,連忙伸手就來拉我。
「愛琳,妳不要再……」她的聲音嚥回喉嚨裡,心疼地看著跌倒在地上的張在俊。
「不要再怎樣?妳這個傢伙,別再想著他了!對這種男生,根本就不值得同情!」我伸手去拉希娜。「走,我們回去。」
希娜卻看著跌倒在地上的男生,一臉的心痛。
「喂,臭丫頭,妳還看什麼?難道妳對這個男生還依依不捨?別傻了,快跟我回去!」我用力地拉她下車。
希娜雖然被我推下了車子,卻還是戀戀不捨地回頭張望。
我生氣地蒙住了她的眼睛。「不要看啦!對那種男生,有什麼好看的!」
我和希娜前腳剛一踏出車門,竟差一點被一擁而上的女生倒推回車裡去。我的天,都是瘋子,哦不,簡直是群花癡嘛!看看她們那流著口水的臉,聽聽她們嗲到叫人想吐的聲音—「玄宇,玄宇……」「啊!玄宇,你怎麼了……」「誰?是誰?竟敢欺負我的玄宇?!」
希娜停下腳步,又朝公車望去。「愛琳,等一下……」
耶?她們在叫誰?誰是什麼東東玄宇?
我拉著希娜,好不容易擠下車來,那群花癡女生立刻就擁上了車子。
「等什麼啦!不要再看了,對那種人,妳還有什麼好留戀的。」我忿忿不平。
公車終於再一次重新發動,從我和希娜的身邊轟隆隆地駛過。我瞪著車子裡的張在俊,恨不得能把他拖下來再好好地打一頓。
但那車窗裡,卻突然映出一張白皙清秀的臉龐。
啊。我突然驚醒。
我剛剛踢了那個男生,居然忘記跟人家道歉。
哎呀,這下不僅成了別人眼中的野蠻女生,還是一個很不講禮貌的女生!5555……我光輝的茱麗葉形象啊!
不過,也許人家並不會在意,因為此刻,那個男生身邊正簇擁著那群花癡。


我們光成高中可是遠近馳名的重點高中,雖然校園並不算大,也不算怎麼漂亮,但是我一向認為我們學校的男生會像學校優良的成績一樣,個個值得我們驕傲,卻沒想到居然出了張在俊這個「極品」,還好死不死地就被希娜「撿到」。
我拉著希娜從校門口的公車站回到學校,穿過長長的走廊回到一號大樓的排練室。她還是苦著一張臉,好像依然對剛剛發生的事情念念不忘。
「好啦,希娜,妳不要再用這個臉對著我好不好?我已經替妳出氣了,那個忘恩負義的傢伙已經得到報應了!」我推推不開心的希娜。
希娜看著滿臉是汗的我,想了半天,突然對我說出一句話來:「愛琳……妳踢他時……有沒有很用力啊?」
>_< 我真想暈倒!
這個宋希娜,人家都背著妳另交了女朋友,妳居然還在擔心他痛不痛!
「宋希娜!妳給我清醒點好不好?對於他那種男生,妳到底有什麼好留戀的?」我伸手就去捏她的臉頰。
突然不知道從哪裡伸出一隻手來,竟然也捏住了我的臉頰。
「金愛琳,妳給我清醒點好不好?居然敢穿著戲服就跑出去,妳看裙子都髒成什麼樣了?」
我的耳邊傳來戲劇社社長鄭依南的訓斥,連忙放開了捏住希娜的手。
「啊喲啊喲……社長……好痛哎……」我咬牙、跺腳、撒嬌……
「少跟我來這一套!」依南卻見慣了我的招數,捏住我的臉蛋不放手。「妳把男主角給我踢到哪裡去了?妳知不知道還有兩個月就要公演了,現在居然連男主角都弄沒了!」
—_—「社……社長……我不能和那種人搭檔,看著他演羅密歐,我會死的!>_< 妳真的忍心看我死嗎?」⊙_⊙
「哼,妳少來了!」依南終於善良地放開捏住我的手。
我連忙捧住自己的臉頰,用力地搓揉。會不會已經腫起來了?T_T 5555……我可是女主角耶,你們見過腫臉的茱麗葉嗎?—_—|||
「金愛琳,我不管妳是因為什麼原因,但是我們的排練不能夠停下來。公演就在聖誕節,不能因為沒有了男主角就耽擱下來!」依南冷著一張臉。
「什麼?沒有男主角還不能耽擱?依南,妳不會想讓我一個人又演羅密歐,又演茱麗葉吧?」我朝她眨眼。→_→
「妳當自己有分身術嗎?」依南橫我一眼。「當然是快點找個男主角來!」
「要我去哪裡找……」我低頭嘟囔。
「找不到就把張在俊再給我找回來!」
「什麼?」我大吼一聲。「不行,絕對不行!要繼續讓那個傢伙演,不如殺了我!」
「那妳就快點再給我找一個男主角!不然就去跟張在俊低頭道歉,把他請回來。無論如何排練不能耽誤!」
鄭依南……我……我好想咬妳一口……>_<#
我對她咬牙切齒。
「我給妳一個星期的時間,立刻給我找到一個合適的男主角,不然的話……」
「什麼?一個星期?不行啦,太短了,一個月好了。」我央求道。
「妳瘋啦?讓妳找一個月我們還排練個P呀!」依南居然氣得講髒話。
—_—||| 「那三個星期?」我試探著。
「一個星期!」她斬釘截鐵。
「兩個半星期?」我討價還價。
「一個星期!」
「兩個星期吧!」我繼續不放棄。
「金愛琳!妳以為這裡是菜市場嗎?妳以為現在在買白菜?」依南生氣地大叫!
>_< 被罵了……還罵得很慘……5555……
「一個星期,一個星期內給我找到新男主角,不然的話,就去請張在俊回來!」
不!我死也不要和那個男人對戲!神啊,殺了我好了!


依南的威逼利誘還真是持久—簡直是24小時不間斷的折磨。下課鈴聲剛響過,我就立刻倒在桌上想補補「美容覺」。突然,教室門口一個尖酸刺耳的女聲叫道:「誰是金愛琳?給我出來!」
我抬起頭,發現我並不認識她,而她身後好像有一群人……
我茫然地站起來,看著她。「我是金愛琳,請問妳有什麼事情?」
「她就是金愛琳!」
我還沒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她們已經衝到面前,看那架勢是要抓我的頭髮。
啊,救命啊—
「抓住她,這個女人竟然踢了我們的王子……」「抓住她……抓住她……抓住……」
希娜和周圍的同學幫我擋住她們的進攻,我趁著一個間隙逃命似的奔出教室。身後只聽見有人喊:「她就是金愛琳!她就是金愛琳!」於是沿途不斷有那群瘋女人的同盟出現,我實在無路可逃,眼前只剩下—WC。哦,我的天哪,金愛琳,妳的下場怎麼會這麼慘啊!
此時保住性命要緊,如果被她們抓到,真不敢想像……我閃身躲進WC,還好,有一間是空的。剛剛鎖好了門,就聽到一群瘋花癡衝了進來。她們竟然一間一間地敲起了門。
「金愛琳,妳給我出來!」
「金愛琳,再不出來妳會死得更慘!」
「……」
「同學,剛才有人進來廁所嗎?」
我大氣也不敢出一口—不是因為這裡的空氣不那麼新鮮,而是我不能盲目地斷送自己的小命啊。真是搞不清楚我到底是哪裡惹到這群瘋女人。
咚咚。「同學—」哎呀,她們敲門了,我該怎麼辦呀。
「沒有啊,我一直在這裡『種番薯』,不知道有沒有人進來過。」我捏緊鼻子說,真怕被她們聽出是我的聲音。
還好還好,她們大概是相信了。把所有的門敲過之後就離開了。我還是不敢輕易現身,萬一她們還沒走遠,我這麼一出去,不就正中紅心了?!
這時候,聽見有人開水龍頭的聲音,緊接著兩個女生說:「那個金愛琳也真是不知死活,竟敢踢我們的王子!」「就是啊,她這下可慘囉。」……
@#$%^&*王子?什麼王子?我哪裡見過什麼王子啊!最近奇怪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吧,都能拍成電影了。算了,現在的我受了驚嚇,腦子已經短路了,什麼也想不清楚。
神啊,千萬要救我啊!

今年的聖誕節,正巧是我們光成高中的三十周年校慶日,所以學校裡的各個社團皆緊張地策劃活動,準備在校慶的當天,能為全校的同學們奉獻出最得意的作品。
我們戲劇社準備推出的作品就是「羅密歐與茱麗葉」。
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忘恩負義的「羅密歐」,居然演著對愛人至死不渝的男主角,還可以背叛希娜另尋新歡;就算希娜不生氣,我也快要氣死了,所以我死也不要跟這種人搭檔!跟他談情說愛,我真的很害怕自己會不會在舞臺上吐出來。
噁!
可是鄭依南居然要我在一個星期之內找到新的男主角,她以為真的是在菜市場裡挑白菜嗎?隨便選一顆就行了?羅密歐不僅要長得英俊、帥氣,要有適當的表演天分、有一顆熱愛表演的心,還要看起來不是那麼喜歡背叛別人,更重要的是—要我看得順眼才行啦!選男主角可是一件很重要、很重要的事情耶。而且,現在更慘的是—花癡女們整天到處追殺我,還揚言罷看戲劇社的公演;就算我挑到了一顆滿意的白菜,也不知道這盤菜有沒有人吃啊。真是鬱悶哪。
最後我們決定公開招聘,可是招了整整一個上午,我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,那就是:慘!
「我愛妳……我是真的真的很愛妳……」
耳邊又傳來一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,聽得我直想乾脆鑽進桌子底下去好了!{{{(>_<)}}}
「停!停下!」我無奈地喊。
「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愛妳……」那個男生依然站在我面前陶醉地唱。
—_—||| 暈倒,居然還是個執著派!
「停!Stop!」我尖叫。
小男生被我嚇到了,驚恐地停下那難聽的歌聲,一臉很受傷的表情,直盯著我。
「好了,你可以先下去了,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。」我瞇眼咧嘴裝出笑臉哄著他。
小男生看著我,有一點點害怕地說道:「妳一定要給我消息喔,我等著妳。」
—_—||| 唱歌時膽量這麼大,說起話來像老鼠!這樣的人怎麼當男主角?鬱悶!
「好了,下一位!」我拍桌子喊道。
我低頭在紙上打了個大叉,已經是第二十一個了,怎麼找個男主角會如此困難呢?
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,門突然被人撞開了,一個男生猛地就衝到我的面前,一把抱住了我的大腿。
啊呀!⊙o⊙我被嚇了一大跳,差點從椅子上跳了起來。
「茱麗葉!」那人聲嘶力竭。「茱麗葉,妳不要離開我啊!茱麗葉……我是多麼多麼地愛著妳啊,茱麗葉!」
{{{(>_<)}}} 我的天,我差點被他給嚇死了!他入戲也太快了吧,我還沒有喊開始,他就已經開始表演了。
「茱麗葉……我美麗的茱麗葉……我用我的心愛妳,我用我的生命愛妳,我用我的一切愛妳……」男生抱著我的大腿聲嘶力竭地背臺詞。
唔,雖然表演恐怖了一點,但感情還是抓住了,只是……只是怎麼眼淚鼻涕都開始下來了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不要……我的裙子……我的裙子!(*+﹏+*)
「喂,別把鼻涕抹在我的裙子上!」我終於忍無可忍,從椅子上跳了起來。
「啊,茱麗葉,妳不能就這樣離開我……」
(>_<)居然被我摔倒在地上,還能繼續演……我真是服了他!
「好了,好了!」我無奈地捧著自己的腦袋。「可以了,不用再演了,你起來吧。」
還真是頭痛,不是放得太開,就是膽子小得嚇人。怎麼現在的男生都這麼奇怪啊,難道整個光成高中裡,除了張在俊,就沒有人能演羅密歐嗎?
地上的男生爬了起來,居然還對著我拋了一個媚眼。
「茱麗葉,有消息要通知我喔!」
噁。{{{(>_<)}}} 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。真懷疑是不是所有光成的「極品」男生,都跑來戲劇社應徵了?
「好了,好了,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下一位!」我有氣無力地繼續拍桌子。
「愛琳,妳覺得怎樣?」坐在我旁邊的希娜悄悄地捅捅我。
「還能怎麼樣?」 →_→
「沒有合適的嗎?」
「妳說呢?」我看著門外擠成一團的「極品」男生們,頭都快要裂開了。
「愛琳,妳看……那個男生怎樣?」希娜突然朝著玻璃窗外面的一個男生指去。
「哪一個?」我有些奇怪地湊過臉去。o_O
戲劇社的排練場就在音樂教室的一樓,樓後種了兩棵高大的梔子樹,還有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地。我順著希娜手指的方向望過去,立刻就看到一個高高帥帥的男生,正微微斜靠在梔子樹上,手裡捧著一本厚厚的英文原版書,認真且投入地閱讀著。
清晨的陽光灑在他白皙的臉龐上,映出一圈淡淡的金色光芒。他雖然低著頭,令我無法看清他的表情,但是僅憑他站在那裡優雅而迷人的氣質,就足以符合我對羅密歐這個角色的全部想像。
「他……是誰?」我有些奇怪地問。
「妳不知道嗎?」希娜驚呼。「他是光成的新進王子啊!」
「什麼新進王子?」我奇怪地皺眉。新進王子?!王子?!
「啊呀,愛琳,我看妳的眼睛都被李允赫給迷住了,所以連學校裡來了這麼英俊的帥哥都不知道。」希娜推推我。
(>_<) 希娜這個死丫頭,又提起我心底的那塊傷疤!明明在討論男主角的事情,幹嘛要扯上允赫學長?
我瞪了她一眼,故意不搭理她,可希娜偏偏不知趣地開始滔滔不絕:「本來就是嘛,妳這麼迷他,肯定是看不見他和別的女生一起吃飯、補習的……」
「死丫頭,妳少囉唆,妳倒是有時間關心新進的帥哥,那天還不是要我去幫妳報仇!」我生氣地回她。
希娜吐吐舌頭,撒嬌地推推我。「好了嘛,愛琳,我以後再也不說學長了,好不好?」
我白她一眼,但目光卻依然落在窗外那個正在看書的男生身上。


光成的新進王子?
「他叫鄭玄宇,是這個學期才從美國轉來的轉學生。聽說家裡很有錢,本來是在美國讀書的,但不知道為什麼,他堅持要回到這裡來,才到我們班上的。而且好像就和允赫學長同班喔。」希娜這個小丫頭,居然又補上一句。
我橫她一眼,真想咬她一口。
「哇,他真的很帥呢。」希娜盯著他,兩眼冒心。「他家又那麼有錢,而且啊,他真的很酷呢,學校裡很多女生都喜歡他;即使他來了才不過一個星期,立刻就得到了『光成第一王子』的美稱。」
「什麼?光成第一王子?」我不禁重複希娜的話。
「對啊,妳不覺得他長得很帥嗎?個子又高,皮膚又好,雖然看起來很冷,但總體還是很棒啦……」希娜盯著窗外的人,露出一副花癡的表情。
「啊喲啊喲,小心口水要流下來了!」我捉弄她。「怎麼,現在不想著張在俊,改喜歡這個了?」
希娜的臉立刻就漲紅了,她害羞地推推我。「我哪有啊,愛琳,妳難道不覺得他很帥嗎?」
我盯著窗外的那個身影,看著他認真的神情,那長長的睫毛向上微微地彎起,在他白淨的臉上映出一圈淡淡的光芒。沒錯,他是真的很帥,而且不僅僅是外表的帥氣,似乎在這個男生的身上,更有著一種優雅而迷人的氣質。
「他……他哪裡帥了?」我口是心非地說。「哼,比起允赫學長來,他……差遠了!」
「金愛琳,說謊鼻子可是會變長的喲!」宋希娜在我耳邊威脅。
「少來騙我了!」我推開她。「妳當我是騙人布嗎?哼。」(注:騙人布,《海賊王》裡面的角色,愛吹牛。)
宋希娜突然朝著我笑了起來,一臉的詭異。
「鄭玄宇!」
隨著一聲呼喊,那男生的視線離開了書本,抬起頭來。


啊,是他!
我立刻就認出了這張與眾不同的臉,是那個在公車上被我踢了一腳的男生。就說這張臉會讓我過目不忘的,所以一看到他的眼睛,我就立刻想起了在車上的景象。
「哦,對了,愛琳,妳不就是因為他才被那群花癡追殺的嗎……」原來就是他!他就是那天我躲在WC的時候聽到的「王子」。
他的臉上竟然帶著一抹冷冷淡淡的表情。汗!帥是夠帥的,就是太冷了一點,害得我想要打冷顫了。
不過,他真的很適合來演羅密歐,至少會比門外等待的那些「極品」,要好上NNNN倍。
「怎麼樣,請來他演吧?」希娜突然插上一句。
「那我不是要死得更慘?!我真怕會被那群花癡撕碎了……」
「那可未必!妳想想啊,愛琳,如果他來演羅密歐,那些花癡一定會來捧場,到時候我們還怕沒有觀眾嗎?」
「我……考慮考慮。」我還是死鴨子嘴硬。


其實在我的心底,還有一位演羅密歐的人選,那也是我一直默默地喜歡著的人,希娜口中的允赫學長。
他是我國中時代就認識的一位學長,高大、英俊、帥氣……反正在我小女生的心裡,所有能用到的詞,都可以放在學長的身上。從認識他的第一天起,我就深深地喜歡上他,即使過了那麼久的時間,我對他的感情一直都沒有變。不過學長似乎總把我當做小妹妹來對待,我有意無意地向他告白,都被他輕鬆地擋了回來。這讓我情緒非常低落,也不敢輕易再向他說出心事;總害怕萬一連朋友都沒得做了,就真的再也見不到他了。
不過這次尋找男主角的事情真的非比尋常,所以我還是下定決心,去找允赫學長談一談,希望能由他來演羅密歐,也希望讓光成的女生們看一看,到底誰才是光成的「王子」!那個從美國來的傢伙……還稱不上第一吧。
做好了決定,我就立刻去找允赫學長。
我一路小跑到他的教室。
「李允赫?他去操場打球了。」
我立刻轉身跑去球場。
「允赫?他剛剛說去那邊洗臉。」
我連忙轉身,一路跑去操場角落的洗臉台,希望能在那裡找到他。
剛剛走近那個洗臉台,我就看到有個穿著運動校服的男生,正彎著腰在那裡洗臉。那樣高大帥氣的身影也只有光成的王子—我心中的第一—允赫學長才擁有。我躡腳溜到他身後,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。
「猜猜我是誰?」我故意壓低聲音,想和他開開玩笑。
身下的人似乎被我嚇了一跳,但又被蒙住了眼睛,根本看不到身後的我。他低著頭,彎著腰,好一會兒都沒有開口。
咦?難道才這麼兩天,學長就把我忘記了?
我有點生氣,便用自己的聲音問道:「學長,你把我忘記了?」
身下的人微微動了一下,終於清楚地吐出兩個字:「愛琳?」
「啊,猜對了!」
呃……怎麼,這個聲音讓我—冒冷汗!不會……難道……
他慢慢轉身……
⊙o⊙ 我的聲音突然卡在喉嚨裡。
因為我突然發現,被我捂住眼睛的這個人,根本不是李允赫,而是希娜那天告訴我的新進帥哥!
我真是大大大……吃了一驚!>_<|||
天啊,我居然還跟人家那麼親密,居然還捂住人家的眼睛,人家根本就不是允赫學長,我根本就是認錯了人!⊙﹏⊙|||
羞愧立刻就泛上了我的臉頰,窘得我只想挖個地洞鑽進去。
「對……對不起!」我急得轉身就逃。
可是洗臉台邊被水浸濕了好大一片,我慌亂地轉身,立刻就腳下一滑,差點摔倒。
一雙有力的手臂及時拉住了我,我才沒有跌倒在泥水裡。
啊,好熟悉的感覺啊。和一直以來他的冰冷不同的感覺。難怪我會把他錯認成學長,似乎在這個男生的身上,有著什麼東西,讓我有著莫名的熟悉感。
我穩住自己的身子,驚惶失措地跟人家道謝。
「對不起……謝謝……」我語無倫次。
「一點都沒變。」他冷冷地說。
我驚訝地抬起頭,馬上就看到了那張令我過目難忘的臉龐,還有,零下一度的眼神。


鄭玄宇!
沒錯,就是他。雖然他白皙的臉上都是晶瑩的水滴,雖然他亞麻色的頭髮被浸濕了很大一片,雖然他的表情像是要拒人於千里,但是依然遮擋不住他清秀而帥氣的臉龐,以及他眉宇間那抹迷人的氣質。總覺得他的神情背後藏著與冷酷完全不同的東西。就像是剛剛那一剎那,怎麼我的心,會不聽話地怦怦亂跳起來。
「你……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」我奇怪地問。
他放開我,敷衍道:「祕密。」
—_—||| 暈倒,居然還有祕密!
我連他的名字都是聽別人說來的,但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,真是一件怪事。
「這個也算祕密嗎?那我也知道你、你是……光成高中的『第一……王子』。」我故意把「第一」拉長,惹得他瞥了我一眼,有一絲驚訝,和不置可否。
「她們的話妳也信。我有名字……」他居然盯著我問道。「妳記得嗎?」
「呃……」我被他亮晶晶的眸子盯得心頭突然亂跳了一下。「你的名字……我為什麼記得?」
他真是有些奇怪喔,看得我心頭怪怪的。
「不記得了。」他挑眉。「第一次見面呢?」
咦?這句話問得奇怪,我們第一次見面……不是在那輛公車上嗎?
「我……我記得。」我點頭。「就是前幾天在那輛公車上……我和張在俊……我不小心踢了你一腳……對不起。」我連忙向他道歉。
我看到他的眸子裡突然之間閃過了什麼,轉過身背對我。「算了。」
呃……^_^"
真是有點怪異,難道我以前見過他嗎?不可能啊,如果我以前見過這麼帥氣、這麼—冷的男生,又怎麼會忘記呢?
「手給我!」
「手?」我奇怪,這個男生奇怪的事情還真多耶,他幹嘛要借我的手?還用如此命令的語氣!
看著他從口袋裡摸出一枝筆,拉過我的手就在掌心裡寫起字來。我奇怪地皺眉,發現他寫下來的,竟然是他的名字和電話。
「這是我的名字,不可以忘記!」他盯著我的眼睛,非常認真地說。
@_@a 真是奇怪,我為什麼要記住他的名字和他的電話?而且他幹嘛要寫在我的掌心裡?我真的很想拒絕,但是看著他那雙迷人的眼睛,我想即使是任何一個女生,都說不出拒絕的話吧。尤其是我總覺得他很熟悉,似曾相識,但又實在想不起來……


「愛琳!」在鄭玄宇的身後,突然傳來了允赫學長的叫聲。
我匆忙把手掌從鄭玄宇的手心裡抽回來,很怕被學長誤會我和他之間正在發生什麼事情。
「學長。」我急忙回應道。
「你們在做什麼?」允赫學長皺著眉頭看我。
這個高大的男生就是我一直暗戀的允赫學長。從國中時代認識他開始,我就一直喜歡他了;我喜歡看他在籃球場上飛奔的帥氣,也喜歡看他在陽光下把自己曬成一顆巧克力的模樣。他的英俊和鄭玄宇的清秀俊美一點也不相同,可是我就是那樣迷戀著高大的允赫學長。
「我……我們……沒在做什麼啊。」我突然發覺自己有點心虛。「我是來找你的。」
我突然想到旁邊還有一個可以替我作證的人,剛要尋求支援,竟發現那個鄭玄宇早已走掉了。這是什麼人啊!
他明顯就是要製造誤會!
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允赫學長的臉,發覺他的表情有那麼一點點的難看。


「學……學長……我……我和他……」^_^"
那個傢伙雖然走掉了,但卻把麻煩都留給了我。我心慌意亂地想對學長解釋,但是允赫學長卻只是看了我一眼之後,就對我揮了揮手。
「妳找我有什麼事?」
「學長……我想……」我連忙想把自己的要求說出來。
「別要我去演什麼羅密歐!」
我話還沒出口,他已經立刻拒絕。
T_T 5555……他……他又知道了嗎?
大概是被他看到了我寫的那張招聘廣告,所以我還沒有開口,就被他這樣拒絕掉。5555……為什麼每次都會這樣啊?每當我想要請他幫忙的時候,他就只會拒絕!拒絕!難道他就這樣討厭我嗎?
「學長……這一次,這一次是校慶公演……」我咬著嘴唇,希望能說服他。
「無論是什麼公演,我都不會參加的。」他冷冷地拒絕,低下頭來擰開水龍頭洗臉。
「學長……就請你幫我這一次不行嗎?就這一次……」我祈求著他。
「愛琳,妳知道我對演戲沒興趣。」他抬起頭來,滿臉水珠地看著我。「對在那麼多人的面前談情說愛更沒有興趣,何況又是跟妳……」
他的聲音突然打住,似乎怕傷我的心,而沒有再繼續說下去。
但是我的那顆心,依然還是重重地沉了下去。我明白他在說什麼,我也知道他想對我說些什麼。那些話他已經重複了很多次,但是我依然還在騙自己,假裝自己從來都沒有聽懂過……
「學長,請你幫我一次……就這一次……請你演一次羅密歐……」我最後一次鼓足勇氣開口。
「我不是妳的羅密歐!」


一句無情的話晴空霹靂一樣地砸下來。
他的表情突然讓我想起了我認識他的第一年,那天是我的生日,我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去邀請他參加我的生日宴會。可當他看到我訂下的小包廂裡,有那麼多同學和朋友時,竟然在所有人的面前轉身離開。
我追過去想要挽留他,他就只是冷冷地回給我一句:「我又不是妳的男朋友。」
我站在所有人的面前羞愧難當,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大家都知道我在心裡偷偷地喜歡著他,他卻在所有人的面前這樣冷冷地拒絕了我。我已經記不清那個生日是什麼滋味了,我最愛的巧克力蛋糕變得無味,似乎剛剛還在幸福的雲端,下一秒就被狠狠地摔到無底的深淵。
今天,這種話又來了。
我呆呆地站在他的面前,真的想轉身就走。為什麼明明知道會是傷心一場,還要這麼傻傻地一頭撞過來。金愛琳啊金愛琳,妳怎麼會那麼笨……怎麼會那麼傻……


我努力讓自己閉上眼睛,忍住馬上就要流出來的眼淚。我知道,他不喜歡哭哭啼啼的女生,更不會因為我的眼淚,而改變他的決定。我在他的心裡是那麼渺小,小得連我也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……
「好了,我要走了。妳快回妳的戲劇社吧,有很多人想做妳的『羅密歐』,不是嗎?愛琳,妳要乖乖的,我們再聯絡。」他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長髮,就像安慰小妹妹一樣地要我「乖乖」的。
我不想乖!我真的不想乖乖的。我想要你做我的羅密歐,我想要你留在我的身邊啊,學長。
我深吸一口氣,猛地張開眼睛,真的想把這句話衝口而出。
「學……」
眼前,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。
沒有擰緊的水龍頭,還在不停地滴著水,而可憐的我,只能傻傻地站在洗手台邊,聽著滴滴答答的水聲,我突然覺得那水池裡流出的,根本就是我的眼淚……為什麼格琳達女巫答應我的幸福快樂還沒有來?

(未完待續)

lovemiracl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琳

  • 我可以引用ㄇ?
  • 琳

  • 我可以引用ㄇ?
    -----